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章 不好意思,我打劫

第七十章 不好意思,我打劫

    ()    在这群亡命歹徒的团伙中,猴子身后的三个人,无疑是垫脚的角sè。

    他们原本有八人,其中的两人,就是被光头和猴子分别抛弃在逃命的半路上。

    他们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看了看光头满满一大袋的钞票,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背包。就算猴子分的钱,都比他们的要多一半。

    “你们三个,过去把那子抓起来带到二哥面前。”猴子将散落在地上的一匝一匝的钞票,塞回背包之中,习惯xìng的向身后的三人吓着命令。

    三个人分别掏出了自己的锋利匕首,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们三个耳朵聋了,听不到话啊!”

    猴子很恼火,对自己照顾有加的二哥,看样子是被人踢伤了下体。身为大哥的草帽男至今没有出现,事情透着诡异。

    身后的三个垫脚货sè,居然也敢不听自己的话,他猛地转过身,吼叫道:“谁他妈的不听话,我砍死他!”

    秦远猛地捂住陈香的眼睛,几乎是绝境的时候,没想到居然遇到了对方的内讧。

    陈香也猜到了事情的转变,鸟依人的偎在秦远的怀中,一边是七年的遗弃,一边是至死不渝的守护,她一直纠缠在心底的心结,松开了不少。

    几声凄厉的惨叫,猴子被自己最看不起的三人联合刺死,身上的包裹以及光头的撕裂的背包也一起拿走,当着光头和秦远的面,迅速的分赃。

    “你们这几个畜生,看我不宰了你们!”光头忍着下面的剧痛,摇摇晃晃的站起。

    “二哥,你也别怪我们,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那三人分好钱,就要像刚才那样,三人一起出手,把光头也一起解决掉。

    突然,他们的身后,有脚步声靠近。

    所有人都面sè大变,光头既然能当老二,自然不是笨蛋。草帽男迟迟不出现,绝对不正常!

    秦远的敏锐感知,更是告诉他尽早逃离……危险!

    “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样我杀了你们,也就没有多少心理压力了。”

    深沉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紧接着就是砰砰砰……枪声!

    秦远在感知极度危险的瞬间,抱着陈香纵身跳下峭壁。

    草帽男的枪法极好,瞬间shè杀了四人,对着秦远的方向连开两枪。

    “算你机灵!”

    不去理会跳下去的秦远和陈香,他把手枪放好,逐一的收拾着一包又一包的钞票,眼中散发着贪婪的光芒。

    呼啸而过的子弹,让秦远紧紧的抱住陈香……难怪我觉得危险非常,居然有枪!

    秦远狠狠的鄙视了这个丧心病狂的老大,呼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响起。

    他忽然想起,自己居然不会游泳!

    “赶紧兑换游泳技能!”

    不管需要多少技能,也不知道够不够,秦远急急忙忙的给读女器下了命令。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游泳生活技能初级,需要技能5,是否立刻兑换?”

    尼玛!都要死人了,这坑爹的读女器居然还这么的啰嗦。秦远几乎是嘶吼着出兑换!

    瞬间,一团柔和的能量,出现在他的体内,同时他的脑中,也多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

    短短三秒,他就掌握了游泳的能力!

    也不知是多久之后,秦远艰难的把昏迷的陈香拖到岸边。

    刚才的一段时间,暗流汹涌,他好几次都差一把陈香送到岸边,也好几次差沉入河底。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转弯的浅水区。

    这才把陈香送到岸边,快速的检查了一下陈香的身体,除了几个些微的擦伤意外,基本没有事。

    抹了抹脸上的泥水,谁知越抹越多。他的身上湿漉漉的,在秋天的夜晚愈发的冰凉。

    身边的陈香同样如此,本来就是和波多一样的傲人身材,此刻更是湿身诱惑,而且还一动不动,任君施为的样子。

    秦远想不激动,他兄弟也不答应!

    掐了掐陈香的人中,很快,陈香从昏迷中醒来。

    在秦远的帮助下,她吐出了腹中的积水,虚弱的躺着,险死还生的她,看向秦远的目光异常明亮。

    陈香原本穿着秦远的外套,在水中不知怎么就不见了,此刻的她全身就只有单薄的黑sè的连身短裙。

    她里面的胸罩,在大排档的时候,就被秦远无意中扯断,水中挣扎的这段时间,那件质量上等衣料柔软的xìng感内衣,挤成一团,在在柔软的胸口,异常难受。

    费劲力气,她扯了几下,也没有扯出来。

    “远,帮我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下。”

    美女的召唤,秦远通常是没有多少的免疫力。

    他就着边上的河水,把手洗干净,然后用力的搓了十来下,让自己的手掌不再冰冷。

    一只手把衣领拉开一些,右手往里面探去。

    冰凉的触感,光滑而细腻。

    他习惯xìng的捏了捏,果然如想象中的一样……弹xìng十足!

    “我是让你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不是让你乱摸。”陈香声道,没有抗拒的她,更像是yù拒还迎的嗔怒与娇羞。

    温暖的手触摸着她冰凉的肌肤,让她久旷的身体,微微的颤了颤。

    秦远哦了一声,在陈香的胸口捣鼓着。

    里面的衣服,被陈香自己的身体压住,秦远拉了几下也没有拉出来。

    无奈之下,他把陈香扶着坐起,两只手一起伸了进去……

    那件xìng感的蕾丝胸罩自然被秦远拿出来,不过,他习惯xìng的动作,一时也难以改变,陈香似嗔似怒的瞪了一眼,却也没有什么。

    这时,陈香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他的身体同时也办苏浙低烧。

    秦远摸了摸她的额头,道:“香香,你可能感冒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找几件干净的衣服。”

    他走出几步,忽然想起自己还有香肠。把手伸进裤袋,同时默念老子有根大香肠!

    “香香,你吃根香肠。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陈香接过香肠,望着秦远离去的背影,心底的结,又解开了一些。

    她撕掉香肠外层的薄膜,清新的香味扑鼻而来。

    接着,她手拿着香肠,轻启红唇,将香肠塞进嘴里。

    忽然,她就想起在焦山山,秦远请她吃香肠的一幕。

    当时,她还以为远要她吃他的那个香肠呢。经过反反复复的心理斗争,她居然选择了答应……虽然只是一下下。

    此时,她轻启红唇,嘴里满是沁人心脾的香味。

    “这应该是最后一个香肠?而且很不一般很珍贵的样子……远应该也饿了?”

    口口的咬着,香肠快速的分解成有益的养分,供陈香的身体吸收。常常看快播的她,脑袋里不知不觉的又冒出了那个念头。

    “如果远要我吃他的那个香肠,我该怎么办?”

    “那样的话……那我……那就……”

    秦远对身后的陈香此时心中的纠结一无所知,不然,这个食髓知味的sāo年,不知道会不会虎躯一震虎步一迈虎鞭一甩……请陈香吃香肠!

    他爬上河岸,身上的衣服在冷风中越是冰凉难受。回头看了一眼陈香,自己的身体都瑟瑟发抖,陈香此时的情况就更加的可想而知。

    “这样下去不行,赶紧找两套衣服来才好。”

    心中有了想法,秦远就打算寻找附近的住户。

    这个地方,秦远没有来过,不过估计离县城应该不远。

    选定一个方向,快速往前走去。

    ……

    此时,在县城的jǐng局,完全是一片紧张的气氛。

    “迅速的查找那辆车牌号####金杯面包车的下落。这么大的线索,你们居然这个时候才和市里的银行抢劫案联系上,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个威武的中年人,发着脾气。

    这时,一个手下告诉他,西区jǐng局发现重要线索,请求接通视频。

    半饷,视频接通,李米米出现在视频中。

    “局长,我们在交通路口的视频中发现了那辆面包车。据我们反复推断,那伙歹徒应该是从西南方向出了县城。”

    威武的中年人,秦远也认识,就是老周的儿子,此刻暗难怪县城怎么都找不到。

    他立马下了命令,让李米米立刻带着西区jǐng局的所有干jǐng,迅速出城。

    接着又连续下了几道命令,让周边的jǐng局配合。

    李米米风尘仆仆的带着一大队的jǐng员,驾驶着jǐng车出城。

    而秦远,则在期盼着早回城……太特么的冷了!

    还是温暖的被子里舒服,再加上有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仆同学伺候着,更他妈的爽的没边!

    他沿着河岸往前疾步行走,淡淡的月光,朦朦胧胧。

    跟着感觉走,秦远觉得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找到干爽的衣服,哪怕是裹床棉被也好……陈香的身体弱,这么冷一下可能会感冒。

    走着走着,他听到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鬼啊!

    闪过一个念头之后,秦远反而不怕了……鬼最怕的就是血气方刚的男人。

    秦远心翼翼的靠近,只见前面的不远处,有一座拱桥,拱桥上站着一个消瘦的女子,正在不断地摸着眼泪。

    她的身上穿着毛呢外套……不是鬼。

    秦远大步走近欺上前去,摸了摸鼻子道:“姐,半夜三更干嘛想不开呢?”

    女子摇了摇头:“我不是姐,也没有想不开。”

    “那么。不好意思,我打劫。”秦远如是道。

    感谢zlxj20111111湿兄的捧场以及威猛歌湿兄的月票,同时向湿兄们召唤红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