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一章 状态异常

第七十一章 状态异常

    ()    女子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全身都湿漉漉的,脸上还有不少的泥水。

    “你……你想干嘛?”她往后退了两步,瑟瑟发抖。

    秦远抹了抹脸上的泥水,心想自己有那么可怕么。看了看女子单薄的身体,温和的道;

    “……姑娘,你别怕,我对你的飞机……身体,不感兴趣。”

    顿了顿,在女子放松身体的时候,秦远继续道:“你把衣服脱下来,我打劫,就要你的衣服。”

    把衣服脱光,还对自己没有兴趣!

    女子皱着眉头,防备的盯着擦去脸上泥水的秦远,忽然,她觉得有些熟悉。

    “你是……县五中的学生?”

    秦远错愕的问道:“你认识我?”

    女子的防备,减轻了一半,道:

    “我见过你,你还帮过我一次。那时候豹哥的几个手下找我和另一个女生收保护费,就是你把那两人带走了,后来还听,你把那十多人都打了一顿,让他们再也不敢找我们收保护费了。”

    莫名之间,女子对秦远的态度有了不的变化。

    “你怎么这么晚,出现在这里?你掉河里了?”

    不用秦远催,女子主动脱掉了身上的毛呢外套,就要披在秦远的身上。

    秦远摸了摸鼻子,有些莫名其妙。被打劫的人,似乎一都没有被打劫的觉悟。

    他拦住就要披在身上的外套,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触碰到女子温润光滑的手。

    虽然那个地方不是很惹眼,还有些没有发育完全的味道。不过手上的皮肤还是相当的细腻。

    “我身上都是水,穿上马上就湿了。你家住哪里,带我去换衣服。”。

    秦远终于想起来了,那时候他刚刚把豹子一群人修理了一顿,回来的路上听到声音,走到角落一看,发现高艾和一个女生被人收保护费,就出面帮了一下。

    既然都是一个学校的,而且都认识,秦远也就没有和女子客气。

    女子犹豫了一下,就答应带秦远回家。

    秦远走在女子身后,望着她单薄的身影,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对她会没有感觉。

    “在水里久了,该不会坏了?”

    这厮胡思乱想,同时询问女子家里还有什么人。毕竟三更半夜带着一个全身湿漉漉的陌生男子回家,让乡里乡亲的产生误会,对女孩子不好。

    “家里就我一人。”女子伤心的道:“我nǎinǎi刚刚过世。”

    秦远安慰了一番,没多久,两人来到一间平房。

    女子轻轻一推,咯吱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房内很简陋,看起来女子的家境很不好,难怪这么清瘦。趁着女子翻找衣服的时候,秦远偷偷的默念观察。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该女xìng的状态异常,不予查看。强制查看,将耗费1技能。”

    哇擦!

    尼玛!着坑爹的读女器该不会坏了?

    秦远又试了一次,结果依然没变。

    上次,在浩子家的诊所,孙茹进入假死状态,当时读女器就状态异常,他花费了1技能强制查看,后来还兑换了疑难杂症中级诊治能力。

    可是现在,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女子,活生生的能能动,怎么也是异常状态呢?

    花了5个技能,学习了游泳初级生活技能之后,他此时的技能,仅仅只剩下可怜的2。

    如果现在强制查看,那就仅仅只剩下1了!

    “尼玛,技能真心不够用!”秦远琢磨着要赶紧多多妞多多征服才行。

    今天遇到了一群亡命之徒,也是异常的危险,更加坚定了秦远多多妞多多征服的伟大理想和崇高目标。

    现在这个情况,有些不可思议。秦远咬咬牙,还是决定花费1个技能,他默念强制查看。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你花费1个技能强制查看。强制查看成功,该女xìng的基本资料及评分如下。”

    刘玉婷,17岁。

    身高:160cm。

    三围:30,24,30.

    刻度尺红sè。

    刻度:0.

    身材:70

    相貌:60

    家世:10

    学识:20

    能力;15

    气质:20

    事业:15

    兴趣xìng格:20

    XO技巧:0

    完璧处子:是。

    刘玉婷的综合积分为420,征服此女xìng,可获得技能60.

    “提示,该女xìng的状态异常,为可成长状态。请特权宿主三思。”

    可成长状态,什么意思?

    秦远立马询问读女器,瞬间得到了解答。

    “可成长状态,有很多特殊情况。每个人的命运,基本是固定的。但是又一部分人,他们的命运是不确定的。”

    秦远慌忙问道:“难道刘玉婷是那种命运不确定的人?”

    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耐心的解释道:“刘玉婷并不是那一部分命运不确定的人。她只是遇到了一个命运不确定的人。而这个人,就是宿主你自己。”

    “只有你,可以改变她的命运。”

    秦远消化着这一连串的信息,继续询问读女器,自己怎样做才能改变刘玉婷的命运。

    坑爹的读女器,再一次表现了其坑爹的一面,居然对秦远的问题不予理会。秦远多问了几次,竟然就告知他权限不够,强制询问,将会遭受到读女器规则的惩罚。

    惩罚的结果,不用,自然就是老一套,扣除十万技能外加抹杀。

    “同学,你穿这套衣服,这是我去年过年,nǎinǎi给我买的新衣服。”刘玉婷脸上红扑扑的,像引诱人吃上一口的苹果。

    她的手上,是一套她自己的最新最大的衣服。连秋衣秋裤都是如此,都是她贴身穿过的。

    此刻送给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子,她的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

    正在琢磨着可成长状态和命运未知不确定等一系列的问题,秦远被刘玉婷的声音从茫茫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一切,既然和刘玉婷有关,那么也只有从她身上才能找到答案。

    秦远想到便做,唰唰唰,三两下把自己剥得jīng光。

    “你的毛巾呢,借我用用。”

    刘玉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赤果果的男xìng身体,只觉得一阵恍惚大脑一片空白。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男的还脱光了衣服!

    秦远这么一想,他两腿间的宝贝,就有了反应。当着刘玉婷的面,跳了几下。

    规模本来就很壮观的分身,这下子就更加的引人注目夺人眼球……更何况,秦远完全**裸。

    散发着青chūn气息的肌肤,线条柔和却温含着力量的肌肉,并不帅气却很耐看的脸庞……最难得的是,那一条摇头摆尾的巨蟒。

    刘玉婷,这个年仅17岁的处子,一直和自己的nǎinǎi过rì子,如今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此刻,一个自己有好感的男子,就这么赤条条的站在自己面前,还找自己要毛巾……她冲凉洗澡的毛巾!

    秦远看到面前的刘玉婷正在呆愣中,也就没有作为客人的觉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个可是伟人传下来的名言,以好学生自诩的秦远,自然学以致用。

    他左右看了看,在一个木门之后,找到了两条毛巾,随手拿起一条,问道:“是这条吗?”

    “那是洗脸毛巾。”刘玉婷捂着脸。

    非礼勿视,她还是很懂礼貌。

    秦远边想便笑,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泥水,然后又擦了擦头发,一条洁白的毛巾,瞬间变成了黑褐sè。

    “那个……不好意思啊,改天我买新的还给你。”

    秦远丢下黑褐sè的抹布一样的毛巾,又去抓另外一条。

    “你……”刘玉婷捂着脸,却睁着眼睛,自始至终都在看着秦远。

    她想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秦远拿着毛巾,就在身上用力的擦着,脖子上,胸口,手臂,腹部以及两腿之间!

    不远处的刘玉婷,双手捂着脸,变成了捂着嘴。

    她冲凉洗澡的毛巾,居然被秦远拿来擦拭分身,而且擦了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仔仔细细认认真真!

    干干净净的毛巾,立马就成了又一块抹布。

    “那个……不好意思啊,改天我多买几条新的还给你。”

    秦远这厮完全是故意如此,他在试探刘玉婷对他的态度,态度如果不好的话,他接下来的验证方法就无从展开。

    但是,如果态度好的话,那就……嘿嘿……

    习惯xìng的摸了摸鼻子,秦远大摇大摆的迈着虎步甩着虎鞭,就这么走到刘玉婷的面前。

    从刘玉婷的怀中,抓过准备好的衣服,他的魔爪,不着痕迹的在刘玉婷的不大的鸽蛋上摸了一下,有硬硬的……还没有开发。

    “你……”刘玉婷敏感部位遭到袭击,一股电流侵袭她的全身。

    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未有过的体会,从未有过!

    这种奇异的感觉,玄妙的体会,瞬间驱除了她对nǎinǎi去世后挥之不去的伤心和难过。

    而这时,秦远拿着一条白sè的三角裤裤在自己两腿间比了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