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三章 给我来一发

第七十三章 给我来一发

    ()    秦远在身后,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他刚才无论做什么,刘玉婷都没有惊恐过,这个胖子一来,就完全不同。

    “比老子还有做坏人的天赋!”

    “这他妈的不公平!”

    心中念叨着不公平的秦远,身形一闪,就到了胖子的身前。

    面前陡然出现一个陌生男人,吓了胖子一跳,他慌忙止住脚步,慌张的问道:“你是谁?”

    秦远虎腰一扭虎鞭一甩,显摆着自己的本钱,耀武扬威的道:“老子是婷婷的老公,你他妈的是谁?”

    这年头,女朋友不定转身就成了别人的。老婆的话,虽然不是百分百的保险,但是比起女朋友来,还是要更有保障一些。

    刘玉婷听到秦远的话,身体抖了一下,看到秦远还没有胖子高大魁梧却依然拦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她咬了咬嘴唇,没有表示反对。

    “你真是她老公?”胖子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邻居最近的情况,他都有些了解。更何况,他早就想打刘玉婷的注意了。

    秦远转身搂过刘玉婷的腰,以行动表示自己话的真实xìng。

    胖子犹豫了三秒,看了看秦远还没有他强壮的身体,腹中的yù火烧的他异样的难受。

    况且,他刚才看的一部片子,就是一个魁梧的大汉,闯进隔壁的邻居家里,绑住了男主人,然后强暴女邻居!

    现在,他所面对的着一幕幕,居然与所看的毛片极其吻合!

    刘玉婷的脸,在秦远强吻过后,年轻娇嫩的肌肤,更显娇艳yù滴。

    同样,也更加的具有诱惑xìng!

    胖子恶向胆边生!

    突然握拳砸向秦远的鼻子!

    刘玉婷在身后看到,吓得惊叫失声。她对秦远的好感,远远超过自己这个无所事事的邻居,惊声叫道:“心!”

    哪里还需要刘玉婷的提醒,秦远随意的抬腿踢去,胖子的脸,瞬间成了猪肝sè。

    前不久,陈香可是用实际行动证明过,男人再耐打,有个地方永远都是弱。

    若不是看到胖子是刘玉婷的邻居份上,担心她以后在村里没法见人,秦远恨不得一脚将胖子的蛋蛋踢爆。

    尼玛!都了这是哥哥的老婆,居然还敢起歪心思,找死!

    区区一个撩yīn腿,秦远犹自还不解气。突然闪身,然后下蹲,一个闪电霹雳般的扫荡腿。

    嘭!

    胖子重重的倒在地上,大耳肥头撞在地面,居然晕过去了。

    秦远正愁没有衣服穿,这不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吗?

    除了一条内裤以外,秦远将胖子剥得jīng光。

    利索的穿在自己身上,一时间暖和了不少。

    “把你的内衣内裤借我一套。”

    秦远看到刘玉婷踌躇的从枕头下拿出贴身内衣,笑了笑道:“老婆,别担心。你老公我可不是变态,今天被人打劫,和我一起的还有我嫂子他们饭店的老板娘,她身上也全身都湿了,还在河边等我。”

    刘玉婷哦了一声,就看着地面上昏迷不醒的胖子。

    就这么放过胖子,秦远还是觉得不怎么解气。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婷婷,你以后还是搬到学校住吧,在这里一个人不安全。”

    潜台词是,在学校我可以保护你。

    深层次的意思是,在学校我可以保护你,还可以做别的什么的……

    婷婷了头,柔顺而乖巧。索xìng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也跟着秦远一起。

    陈香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望着天空发呆。她的心底,时而出现那个他,时而出现秦远。

    将近等了四十分钟,终于看到了秦远回来。

    同时,还看到了秦远身边的刘玉婷。

    “远,年轻而且优秀。我都27了,不应该想这么多。不过如果他……要求……吃那个……就一下……一下下吧……”

    她强压着心中杂乱的思绪,恢复了一些体力的她,站起身迎了过去。

    “远,我还以为你抛弃我了呢?”陈香试探女孩的反应。

    秦远笑了笑,把刘玉婷收拾好的衣服递给陈香,傻傻的笑了笑。

    装傻充愣,也是秦远这个好学生最近学会的伎俩。

    哈切!

    陈香打了个喷嚏,在刘玉婷的帮助下,很快的穿好衣服。

    过程中发生了一的故事,陈香让刘玉婷帮忙扣内衣的扣子,声称内衣实在太。

    她挺了挺胸,在还没有发育好的刘玉婷面前,好好的炫耀了一番。

    而刘玉婷似乎也明白了陈香的意思,她直接跑过去,拉着秦远的手臂不放。

    秦远瞬间就头大了……这两个至今还没有到手的女人,一见面就这个样子,那以后还岂不是要像电视剧中的后宫一样,整天都只顾着宫斗。

    那样的rì子……简直……还是同桌同学肖丽好,安安心心的当女仆,没有别的想法。

    这时,秦远脚边的麻袋动了动,吓到了陈香,同时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远,这里面是什么?”

    “一头猪。”

    秦远摸了摸鼻子,如此回答。

    刘玉婷搂着秦远的手臂,孤苦无依的心,似乎是有了停靠的港湾。她把刚才的事情,简洁的了一次。

    陈香当场就表示,像这样的猪,实在应该直接阉掉。

    麻袋中挣扎不休的胖子,瞬间不敢动弹。

    几人闲聊着,同时,在刘玉婷这个本地人的带领下,三人加一个麻袋,很快就找到了回县城的大路。

    而这时,责任重大的李米米,身先士卒的坐在最前面的jǐng车上。

    “队长,前面有情况。”开车的司机立马发出提示。

    李米米看了一眼,前面路边有几个人影,深更半夜鬼鬼祟祟。

    没有多做犹豫,李米米立马下了命令。所有干jǐng纷纷下车,将路边的人包围起来。

    她提醒着同事,注意安全,匪徒有枪。

    “黑sè线头。”

    熟悉的声音,让李米米陡然一颤。这四个字,更是让他俏脸霎时通红。

    她连忙命自己的同事手下赶紧回到车里,这个一不心就紧揪着自己把柄不放的坏蛋,万一一不心在透露出别的,譬如自己打赌输掉的一个要求,那她这个队长以后就没法干下去了。

    李米米狐疑的凑到秦远的耳边,咬牙切齿的道:“秦远,你混蛋!不是答应过我,你以后不提这事了吗?”

    “答应?答应什么,我有答应过你吗?我不知道啊……嗯啊哦……”

    李米米简直想要公报私仇的把秦远给铐起来!这句话,明明是她自己当初想奈帐的时候所的,如今,又还回给她自己。

    她戏谑的看了秦远一眼,笑道:“你带着两个漂亮女人,想私奔?”顿了顿,严肃的道:“我可以以拐骗妇女和少女的罪名,拘捕你!”

    秦远刚刚来到大路,就看到几辆jǐng车疾驰而来。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给为了起来,而且每个人都荷枪实弹的拿着装备。

    幸好秦远看到了一个熟人,不然的话,三更半夜加形迹可疑也足够自己着三人喝一壶。

    看到了李米米,秦远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意料之中的把周围的干jǐng支开之后,秦远对李米米的故作严肃无动于衷。

    在李米米连续看了三次手表,表示内心的极度焦急之时。秦远摸了摸鼻子,淡淡的道:

    “有个光头,头又圆又光。有个猴子,跑得很快很快,还有三个……”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有紧急任务,不管你了。”李米米转身就要离开,突然,她蹭的一下,又转了回来。

    “你刚才光头,和猴子?你见到那伙歹徒了?”

    尼玛,没遇到他们,哥哥我用得着半夜三更的还在外面散步?

    这女人实在笨的可以!

    秦远的想法,也只能放在肚中。李米米拥有名器不假,是难得一见的jǐng花美女也不假,可是手上拿的却是货真价实的枪啊!

    尽量简单的把今晚的事情了一次,也把麻袋打开,给李米米看了看哆哆嗦嗦的胖子。

    此时的胖子,被秦远捆绑了手脚,而且还脱下了袜子,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见到面前有jǐng察,立马流出眼泪依依哦哦的哭诉。

    李米米手一挥,刚才还笨的可以的她,此时又很聪明。她安排了两个干jǐng开着一辆jǐng车,将陈香和刘玉婷分别送到学校和饭店,并且把胖子带回jǐng局调查。

    罪名就是秦远刚刚所的,私闯民宅,意图抢劫以及强jiān未遂。

    他妈的,敢打哥哥女人的主意,让你在矮墙里面好好反省反省!

    秦远正有些得意,李米米既然这么了,看来胖子的罪名十之仈jiǔ也就落实了。不过,怎么没送自己回学校?

    “我美女……jǐng官,我呢,我也要回学校呢。”秦远可还记得,昨晚叫女仆同桌肖丽,今晚要洗白白在床上等自己。

    那种事,不干还没什么。干过之后,明知很费体力,依然乐此不彼。

    况且,从那么高的峭壁跳下来,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还特么的被人拿子弹shè……一个晚上遭遇了巨多危险。

    秦远急需放松放松,而最适合放松身体的,莫过于ML。

    浩子诊所出事的那晚,就是去了巷子放松身体的。

    耳闻目睹之下,秦远自然就想到了自己得到了和没有得到的女人。

    “你暂时不要回去,带我们去焦山,你遇到那伙歹徒的地方。”

    李米米剥夺了秦远今夜的xìng福,秦远立马就眼红了。

    “那你给我来一发。”他脱口而出。

    感谢在下箭1湿兄的月票,湿兄们,书评区有冷清了,可以风sāo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