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五章 夜半三枪【湿兄们新年快乐!】

第七十五章 夜半三枪【湿兄们新年快乐!】

    ()    秦远眼疾手快,一只手捂着李米米的嘴,一只手按住了她抓住自己要害的手。

    他凑在她的耳边,声道:“别出声,有情况。”

    李米米作为队长,自然有着丰厚的破案经验。她轻轻的拿掉秦远捂住她嘴巴的大手,同时心翼翼的想要抽出秦远裤袋的自己的手。

    好不容易寻到这么一个机会,秦远岂能就这么轻易的让李米米把手抽开。

    他的力气那么大,况且现在是特殊情况,不远处就有着奇怪的动静,李米米完全不敢大力挣脱。

    被jǐng花的手抚摸着分身,秦远心理相当的有优越感。

    不久前,那个司机摇头晃脑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这个可是难得一见的名器,怎么会只喜欢女人,怎么能只喜欢女人?”秦远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让李米米的手抚摸自己的傲然巨根,观察着她的反应,以及聆听着不远处压抑的声音。

    “怎么现在才来?焦山都被jǐng察包围了,你们再不来,我可就走了。”

    声音有些低沉,秦远有些熟悉。

    他本来就是凭着微妙的一丝感应,以及无意中看到了焦山一带的地图,再加上他从焦山山落水时,透过水面的反光,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在这里的不远处,也就是焦山峭壁下隐藏在山石之间的河水边,有一间草屋。

    当时秦远就有些疑惑,怎么那么巧,那些亡命之徒哪里都不去,偏偏就去了焦山。

    秦远当时为了救陈香,也就来不及查看。后来就一直在想,那间草屋的怪异。

    一般人,不是无聊疯狂到极,从焦山山跳下来,根本发现不了。

    两人一动不动,生怕发出一声响,惊扰到不远处的大鱼。

    有一个东西,却动了,而且还动的极其欢喜雀跃。

    李米米轻微而又缓慢的凑到秦远的耳边,以最微弱的声音耳语道:“别捣蛋,办正事。”

    秦远以同样的方式,耳语道:“你答应过要满足我一个要求的,不许赖账。”

    在这个时候,李米米哪里还敢赖账,只能软语相求,乞求秦远宽限一段时rì。

    英姿飒爽的干练jǐng花,软糯糯的在耳边低语,手上轻柔的抚摸着自己两腿间的宝贝,秦远差一抵受不住舒爽的刺激而喘息出声。

    再给一次机会……最后一次!

    秦远答应了李米米,此时确实没有可能干别的事情,但是却也提出了要求,李米米的手,必须继续抚摸,没有秦远的允许,不许停止。

    他的听力增强过,刚才再一次听到那个低沉的声音,再一次道:“我给你们五十万,送我去越南。”

    另外一人,似乎并没有开口话,秦远听不到声音。

    “一百万?不行,你们要价太高了,大不了我找别人。”

    秦远猜测歹徒正在跟地头蛇讨价还价,他的分身在李米米jǐng花的抚摸下,逐渐的膨胀,缓缓抬起了高傲的龙头,在温柔的掌心弹跳着。

    不远处是有枪的歹徒,极度的危险,一边是漂亮jǐng花的爱抚,舒爽的刺激难以言喻。

    这特么的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别样的享受,极致的刺激,秦远的眼中散发着火热的光芒。

    他再一次在李米米的耳边耳语:“我……想……要……你,现……在……”

    李米米瞪大了眼睛,仿佛不可思议。

    她是一个25岁的少妇,自从男朋友当兵,与当地的一个女孩结婚,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不知不觉之间,她对男人没有了信心。反而,更愿意跟女人在一起。

    那个开车的司机的没错,现在的李米米,的确是喜欢女人。

    偶尔和看得过眼的男人玩玩暧昧,显示自己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些,李米米还可以接受。

    但是,让她接受一个男人,这实在是……如那个司机所……实在太难了。

    李米米还没来得及什么,不远处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我多给你们60万,再多的话,就显示你们没有诚意了。”低沉的声音,有些焦急。

    秦远看着李米米粉红的耳朵,突然就含住了她的娇嫩耳垂。

    吟!

    李米米猛地捂住了嘴,秦远的突然袭击,恰好就歪打正着了李米米的最敏感部位之一。

    她舒服的享受,同时,也压抑着舒爽的刺激。迷离的双眼,看着秦远又爱又恨。

    这是什么时刻,不远处可是杀了十多人的亡命之徒,一不心弄出了动静,可是要随时准备掉脑袋的!

    李米米根本就不敢乱动,只能用唇语,乞求秦远不要乱动,注意偷听歹徒在些什么,选找机会,将其一网打尽。

    不用李米米,秦远也知道注意偷听,可是此时的他,邪火已经燎燃,而且这种在危险的环境下,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急剧刺激。

    每个人都有侥幸心理,秦远此时也不例外。

    最好的兄弟浩子过,亲吻如打人,要得寸进尺!

    秦远吻着李米米的耳垂,心翼翼的允吸着,灵巧的舌尖,轻轻的添抵,含弄。

    “八十万还是贵了,这样,我们一人退一步,七十万,怎么样?”低沉的声音,比刚才更加的焦急了一分。

    sāo年秦远巴不得不远处的歹徒,多商量一段时间。这样,他就可以更好的享受这段从未有过的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为了不发出声响,秦远缓慢而坚定的伸手,攀上了李米米傲人的双峰,

    李米米不敢挣扎,更不敢发出声音。

    在jǐng局,一直都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注视,李米米表面上不屑一顾,暗自却非常发愁。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每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摆脱了一种麻烦和纠缠之后,自然要负担另外的麻烦和纠缠。

    那天在学校,她被秦远发现自己没有拉拉链。那时的她,自从她开始喜欢女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的面对男人的羞涩,当时就出现了。

    “也许,可以在他身上……让我恢复正常。”

    李米米当时就抱着这样的想法,一直到在浩子家的诊所,看到秦远一不心起死回生,更是两眼放光。

    那时,就更坚定了她当初的想法。

    那个打赌,也是为了更服自己。

    如今,在秦远的舌吻之下,李米米既有难言的舒爽,也有自喜欢女人之后对男人的排斥。

    不远处,就是穷凶极恶杀人如麻的歹徒。

    李米米不断的服自己,试着接受,任凭秦远揉捏她的饱满,轻吻她的脖颈。她的手,也微微的上下抚弄,这是一个作为正常女子此时应该有的表现。

    可是,她发觉还是很难。

    难的不是她的身体,不愿意接受……而是她的心。

    “再坚持一下……我能……我一定能……克服……”

    努力的服自己要坚持,李米米让自己的心神尽量的去关注不远处的歹徒。

    但是,当秦远的大手,从jǐng服的下摆探入她的衣内。温暖的手,抚摸她光洁的皮肤,逐寸逐寸的向上攀爬,接着抓住了她多年没有被男人触碰的傲娇。

    她的身体,忍不住的抖了抖。

    “谁,谁在哪里?”低沉的声音,轻呼一声。

    秦远和李米米两人大惊失sè,一动不动的站姿原地,姿势极其的暧昧。

    李米米的手,还在秦远的裤兜隔着一层薄薄的裤袋,触摸着秦远的没有穿内裤而显得飞扬跋扈的分身。

    同时,秦远的手,一只揽住了李米米的蛮腰,一只手,伸入衣内,保持着揉捏傲娇的饱满如柔软的姿势。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

    “是你们的人?”低沉的声音,故意压制的更低,让秦远险些都听不清楚。

    尼玛,古人云sè字头上一把刀。秦远刚才还在侥幸,现在就幸运的被发现了。

    秦远示意李米米不要动,他竖起耳朵,极其心的注意着不远处的动静。

    “不是你们的人,难道是jǐng察?”

    这句话的声音,几乎如同风中的呢喃。也只有像秦远这样的被【xìng福起航】称号增幅过的身体,才能够隐约听见。

    秦远抽回李米米腰间的手,捏着嘴唇:“吱吱。”

    不远处,暂时没有了动静。李米米挑了挑眉毛,暗赞秦远聪明。

    十秒钟,过去了。

    半分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就在这时,藏在不远处的丧心病狂的歹徒。那个深沉的声音,陡然拔高了些许的音量:

    “快走,有jǐng察来了!”

    秦远,愣了一下……不对劲!

    李米米同样也愣了一下,她的反应是立马拔枪……歹徒要跑!

    察觉到身边jǐng花的反应,秦远伸进衣内放在峰峦上的手,陡然用力捏了一下。同时,在她的耳边急切的声道;“有诈!”

    如果歹徒真的怀疑或者发现有jǐng察,就不是也不会大喊出声。

    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yù盖弥彰!

    可惜,秦远的提示,还是晚了一。

    在秦远提示的同一时刻,李米米大叫一声:“不许动,jǐng察。”

    而且,她企图挣脱秦远的怀抱。

    深深体会过草帽男的枪法的秦远,心中陡然有了很不妙的预感,一种如同被毒蛇盯上的感觉,瞬间侵袭着他。

    他抱着李米米就地一个打滚,接连滚了好几圈。

    嘭嘭嘭!

    三声枪响,在万籁俱寂的深夜,极其的响亮。

    祝湿兄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龙马jīng神1314!新的一年,求祝福求红票求利是……图个吉利,谢谢湿兄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