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九章 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

第七十九章 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

    ()    听到话筒中,出现男子的声音,秦远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

    “秦远,你在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秦远有些熟悉,是……是蔡副校长!

    尼玛!就是这货打嫂子的主意!

    现在和嫂子在一起,难道……不会……不可能……绝对不能!!!

    秦远大口的喘着气,李米米在一边非常着急,低声的安慰着什么,可秦远一句也听不见!

    就在这时,话筒中传出了嫂子的声音。

    “远,你没事吧?你在哪里?快跟嫂子话啊?”

    嫂子方芳的声音,焦急!惊慌!急切!沙哑!窃喜!

    慌乱的心,也终于平静了下来。听到嫂子的声音,秦远安心了不少……嫂子没事!

    “嫂子,我没事。”

    “远,你真的没事啊?你在那里呢?嫂子过来看你。”

    既然嫂子方芳不知道自己在医院,更不知道自己中枪。秦远也就推自己在朋友那里玩,手机坏了,没法打电话。

    秦远拒绝嫂子方芳来看他,通过刚才的交流,他得知蔡副校长又去了饭店,表面上是去吃晚饭,实际上,就是打嫂子的注意!

    那狗娘养的!秦远心中暗骂!

    嫂子过来,蔡副校长势必会开车送她。那两人就要坐在一个车里,两人就会话聊天,甚至是别的什么。两人势必会越来越熟悉,越来越……秦远不敢再想下去。

    一通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多时。

    直到挂了电话,秦远都还有些不清楚自己了些什么。只要是和嫂子,哪怕拿着手机,不打电话,他也是高兴的。

    在这一个多时的时间里,李米米在好几个电话的催促下,不得不离开回到jǐng局。

    不过秦远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不好动。

    穿衣服这项艰巨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李米米。

    她可是人民的jǐng察……是公仆。

    为人民服务,是她身为jǐng察的本职。

    为秦远服务,是她身为做好了献身打算的女人的本职。

    秦远打完电话,立马就给陈香打电话。

    “香香。”

    陈香咯咯的笑了笑:“你嫂子就在旁边,你不怕你嫂子听见你这样叫我?”

    不怕,不怕才怪。

    “逗你玩呢,我在房间里,你嫂子在外面。你们学校的副校长来了,他们两人在聊天。”

    果然如他所料,秦远的心中虽然焦急,却也好了不少……通过查询这句话,至少证明嫂子和蔡副校长都在饭店,而不是在别的地方。

    “香香,我想求你件事。”秦远很慎重的道。

    远在饭店二楼房间的陈香,立马起身把房门关上。她的心莫名的激动……远这是要和我求婚吗……那我要不要答应?

    前天晚上的一幕幕,给了她极大的冲击。

    特别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七年前的那个他,招呼都不打,转身离去,一走就是七年,音信全无!

    那时候,虽然也面对着一些困难,可是还不至于有xìng命之危。

    可前晚,面对这穷凶极恶凶神恶煞手持凶器的歹徒,秦远依旧坚定而勇敢的站在自己的身前。

    哪怕是面对最后出现的那个要杀人灭口的持枪歹徒,秦远依旧没有舍弃自己,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抱着自己一同跳下峭壁。

    那时候,她感觉到子弹在她的耳边呼啸而过,如果不是秦远,她相信她现在,绝对是太平间一具冰冷的尸体。

    跳下悬崖的时候,她还是以为自己会死……她不会游泳。

    峭壁下的河流暗cháo汹涌,掉下去的一刹那,她就脸喝了几口水。那时,她就在想:我这就要死了吗?早知道这样,早知道远可以为了我如此这般,当初在河边,我……我就应该……跟他一起去宾馆酒店……给他封红包……任他,让他,随他,给他……

    “香香,你不愿意吗?”秦远的声音极其的严肃。

    回过神来的陈香,赶紧答道:“我,我愿意!”

    秦远松了一口气:“那好,你帮我看着一下,以后我嫂子的一举一动,你帮我看着一下。我怕她被人骗。”

    他出了心中的担心,告诉陈香,那个蔡副校长是有家庭的人,但是现在,因为帮助自己转校,嫂子感谢蔡副校长。

    而蔡副校长就渐渐地对嫂子有了企图!

    陈香有些难过和失望,原来不是要给自己求婚。

    这种事,举手之劳,陈香一口答应。同时也关心的问了秦远现在的情况。

    “我没事,等下就回学校去了,明天是星期五,那就后天吧。后天不上课,我去饭店看你和嫂子。”

    放心下来的秦远,忽然嘿嘿的笑了笑:“香香,那个,那个……”

    秦远还在犹豫着怎么措辞。哪知道电话那头的陈香忽然抢先道:“知道了,sè鬼。”

    sè鬼?

    了什么了?

    摸了摸鼻子,秦远回想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

    他只是单纯的想问问,前晚的那个女孩,可成长状态的刘玉婷,是不是在学校。顺便再问问,陈香的心情好些了没。

    秦远是一个纯洁的人,恩,还是一个好学生。

    陈香的那句似嗔似怒的一声sè鬼,倒是无端端勾起了秦远的sè心。

    挂了电话之后,秦远又看了看别的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

    其中有一条班主任秦宛如老师发来的,措辞比较委婉的信息。让秦远有什么事,尽量事先给老师打个电话发个信息告知一下。

    其余的就是浩子,肖丽,雯雯和萝莉倩倩几人分别发来的。

    翻到最后,秦远还发现了一条信息,居然是气质评分高达70的无脉症患者兼职病美人的孙茹。

    “你的电话打不通,收到信息回我电话。”

    秦远一一回复了短信,然后打电话给孙茹。

    接连打了几次,却显示无法接通。

    “跟谁打电话呢?”

    李兰走进病房,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红晕。

    她把袋子递给秦远,里面是两条加大号的男士裤衩。

    这护士姐还真的去买了。

    电话打不通,秦远发了一个信息,便将新手机揣进新衣服的口袋。

    前不久,陈香给他买了一套新衣服,如今,李米米也给他买咯一套。sāo年秦远索然不懂衣服,但也摸得出来布料,绝对是好料子。

    两套衣服,应该都要花不少钱。摸了摸鼻子,他有了一种当白脸被包养的奇异感觉。

    秦远拿了二十块钱给李兰,是给她买裤子的钱。

    李兰不接,她咬了咬嘴唇,仿佛是下了一个什么决定。

    “秦远,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

    秦远看着她,不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第一次在医院,还没有觉得李兰有什么怪异之处。可是这一次,无时无刻李兰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莫不透出怪异的气氛。

    “要不,我给你削苹果?”李兰快步走到床头柜边,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就要开始动手。

    秦远依旧看着她,不话,摇了摇头。

    “那我给你打杯水喝?”李兰忽然之间殷勤的有些离谱,简直是过分到不可思议!

    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

    自认为自己没什么钱,也就不存在盗。那么,就是jiān!

    仔仔细细的看,认认真真的瞧,秦远也没有从李兰的神sè间察觉到李兰对自己有任何的勾引行动。

    怪!

    真怪!

    太奇怪!

    太特么怪!

    无事献殷勤非jiān非盗,李兰对自己这么殷勤……这是要干嘛?

    “那你肯定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背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秦远打定主意,不动如钟,看李兰会怎么办。

    “秦远,要不我打热水,来给你泡泡脚吧?”

    不话,秦远咬着牙关,坚持。

    “秦远,我给你足底按摩好不好?”李兰继续殷勤。

    足底按摩,有了一的挑逗和暧昧了。足底按摩,就和发廊理发一样,暗地里的钱sè交易如同雨后chūn笋。

    摸了摸鼻子,秦远有些期待,接下来李兰还会有什么表示。

    “秦远,要不我……”

    投怀送抱?!

    主动献身?!

    以身相许?!

    怀着深深的期待的秦远,漠不关心不屑一顾的拿出手机……新手机,还没有怎么玩呢,很多功能都不知道。

    美女,你有要求,你就吧?

    你有要求不,哥哥我怎么知道你有要求呢?

    你出来,哥哥我就勉为其难的牺牲一下旷世奇男子当今伟丈夫的极品sè相呗。

    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

    另外的半截话,终于出来了,却让秦远哭笑不得。

    “秦远,要不我……我给你剪脚趾甲……”

    感情这是调戏人啊!

    秦远百无聊赖的翻过身……懒得理。

    若想让女人yù拒还迎yù语还休半推半就,有时候,就要yù擒故纵。这是好兄弟浩子那贱人,对秦远的敦敦教导。

    面对如此,李兰不灰心不气垒。她伏过身子,凑到秦远耳边,吐气如兰软语相求。

    “秦远,那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尼玛!这还用得着问?

    秦远没有回答,他的分身代他用行动表示。

    他转过身,面对这趴伏在自己面前的护士姐。还没有来得及穿内裤的他,从居高临下的位置,俯览两座倒扣的山峰。

    秦远摇头摆尾的冲李兰打招呼,如此明显的暗示,李兰眨了眨眼睛……

    【有些湿兄可能没有看到,雪梨过几天就回家了,过年的这段时间杂事较多,暂时只能一更。谢谢湿兄们一如既往的支持,雪梨现在的更新速度,都不敢求票了,还有那么多的湿兄继续投票,给了雪梨很多的感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