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一章 盛情难却

第八十一章 盛情难却

    ()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秦远的眼光从手机上,挪移到对面的熟悉的脸上。

    他无害的笑了笑。

    罗三炮呼喊了一句之后,也看到了秦远,却没有认出来。

    毕竟秦远现在穿着,怎么都像一个有身份的人。

    当秦远抬头看他,并且对他笑的时候,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罗三炮,你似乎对我这个女朋友有意思哦?”秦远玩味的笑道。

    罗三炮心里那个悔恨啊!以前那么懦弱的一个软蛋,如今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而自己还每次都需要花几十一百的约炮。

    太特么的不科学了!

    他还不知道,李兰还算不得秦远的女朋友。

    秦远那些暧昧不清的和已经征服或者即将征服的校花,同桌,老师,学委,萝莉,熟女……每一个拿出来,都能惊爆罗三炮的眼球!

    “没,没有……不……不敢……”连续被打两次,罗三炮真的怕了。特别是在医院厕所的时候,三个人都不是秦远的对手。

    被秦远狠狠的暴踩了一顿,直到现在,他的身上还有着淡淡的尿sāo味。

    “是吗?”秦远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罗三炮心里突突的跳着,看到秦远微微的动了一下脚,他惊恐的抱着头大叫起来。

    “别打我,求求你别打我!”

    上一次的经历,让罗三炮产生了心理yīn影。那次他把秦远的尿液喝了那叫一个饱,每天都要用掉大半瓶的香水。

    秦远好笑的摸了摸鼻子,他只是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脚步而已。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大厅门口,教导主任两夫妻以及老宋的注意。

    教导主任心中一怔,真是冤家路窄,怎么一下子又碰到了?

    马脸女人倒是对上次在饭店请客吃饭,反而自己还要赔礼道歉喝酒赎罪,弄得胃穿孔进了医院,不满意,很不满意,极其非常的不满意!

    她气愤的拉着老宋,快速的向秦远走去。同时告诉老宋,那边的那个年轻人就是这次找表哥帮忙教训的坏蛋。

    上次打了侄儿两次,这次居然还想打,马脸女人心中又气又急又恨。

    身边有jǐng察表哥撑腰,还怕一个普通的学生不成?

    “炮儿,你别怕,姑妈在这里,别怕,乖。”马脸女人搂着罗三炮,虎视眈眈的看着秦远。

    “你就是那个秦……秦远是吧?你把我侄儿打了,还打了两次,你知不知道?”

    她后来反反复复的想来想去,通过罗三炮的诉,断定在饭店的那次是个意外。

    没有可能短短的三天时间,就让一个懦弱胆的软蛋,一向受人欺凌的孬货,突然就认识了那么厉害的人物。

    而且高高在上的人物,那有可能为了一事,就去替一个普通学生出头的道理。

    对于马脸女人的责问,秦远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才打了罗三炮两次,秦远依然觉得不过瘾。曾经,自己就可是每天都要受到欺负的。

    “你笑什么笑?我跟你,你快赔礼道歉,还要赔偿我们医药费,不然……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身后就是便宜表哥,没有可能胳膊肘往外拐。家里有人当差好办事,这是人物的固有思想。

    “请问,你需要多少医药费呢?”好学生秦远,很有礼貌的问道。

    马脸女人翻出自己的包中的单据,零零散散的加起来,一千多块。

    她盛气凌人的怒视着秦远,叫嚣着如果秦远不赔钱,那么就把他送到jǐng局去,关起来。

    老宋在身后摇了摇头,拉了拉马脸女人的衣袖。马脸女人回头道:“表哥,你等等,先让他赔钱,然后,你随便寻个由头就把他关到jǐng局去。”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老宋的脸sè已经大变。

    依旧叫嚣的道:“赔钱,快赔钱!”

    “不赔钱,你……你就别走!”

    面对的是长辈,好学生秦远摸了摸鼻子礼貌的问道:“请问,如果我不赔钱会怎么样呢?”

    马脸女人笑了,呵呵呵!

    罗三炮看到秦远忽然如此有礼貌,以为他怕了,得意的笑了笑,哈哈哈!

    处在最后面的教导主任,他也想笑,却没有笑出来。他看到自己的便宜表哥,在摇头苦笑。

    老宋摇了摇头,又一次拉了拉马脸女人。可马脸女人此时正是嚣张的不亦乐乎,还以为在崔问他需不需要他出马。

    她只是让老宋等等,再等等。

    嚣张跋扈的感觉,太爽快了。

    “如果你不赔钱,那么,你就去jǐng局呆着吧!”平头老百姓,平常怎么都不会去jǐng局。老实人,对威严的大门,总是会发自内心深处的惊惧。

    在她的想法中,秦远必定会和自己讨价还价一番,把要求赔的钱,再减少一些。在菜市场买菜经常就是这样。

    等秦远赔了钱,再让自己的便宜表哥把他抓到局子里,敲打jǐng告一番,让秦远以后,见到自己的侄儿三炮就要绕路走。

    可是,秦远只是伸出了双手,道:“那你带我去jǐng局吧。”

    马脸女人怒了,好歹老半天,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罗三炮也怒了,他转身把马脸女人身后的便宜表舅拉上前来,嚷嚷着要老宋给他做主。

    马年女人也叫嚣道:“表哥,你就他打人闹事,把他带到jǐng局去。”她抱着手臂,胸有成竹。一个老jǐng察,难道还奈何不了一个学生?

    秦远极其配合的把手伸了过去,李兰很是担忧的在旁边想些什么,也被秦远用眼神止住。

    “那个……那个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你……你伤没什么大碍吧?”

    马脸女人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她拉了拉老宋的衣袖,不解的道:“表哥,比管他伤不伤的做什么?你现在把他铐起来,关进黑屋子,严刑拷打一番,随便罗织一些罪名,好好的敲打敲打他……”

    她一连串的噼里啪啦,机枪炮似的。

    罗三炮也不停的给便宜表舅戴高帽子,让老宋把秦远给敲打一顿。

    摸了摸鼻子,好学生秦远缓缓道:“司机,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老宋摇了摇头,神情尴尬。讨好的在口袋里掏出烟,弯着腰敬给秦远。

    马脸女人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自己的便宜表哥吗?怎么不但不给自家人出头,反倒还有给一个学生敬烟。

    她忽然想起,刚才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丈夫和侄儿在给表哥敬烟吧。

    罗三炮更加的愣住了,好不容易请来的帮手,忽然如此低身下气的敬烟,那自己,那……

    忽然,他看到秦远的脚轻轻的挪了一下。

    “啊,别打我,别打我!求求你别打我,我叫你大叔,大爷,爷爷……”罗三炮抱着头蹲在地上。

    秦远没有接烟,摸了摸鼻子,道:“你们jǐng察原来就是这么办案的啊?”

    老宋哆嗦了一下,他与秦远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他开jǐng车,秦远在路边,当着众多的人,要自己的队长给他来一炮。

    当时,他想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很惨。

    可是,等他听到指挥,开着jǐng车来到发现歹徒的地方时,就看到这个年轻人秦远,正压在自己队长的身上。

    他听到自己的队长嚎啕大哭,呼喝着他们救人。

    还听到,队长要他不要死,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他。

    尼玛,老宋狠狠的瞪了身后的几人一眼。眼前这人,自己敢惹吗?那是自己队长的救命恩人,还是队长以后的男人!

    他的脑中念头急转,心中把身后几人给痛骂了无数遍。

    这纯属是鬼找阎王的茬……嫌自己鬼命太长!

    “哥,误会误会啊!我听你在这里住院,特地赶过来看你的。”他指了指身后:“这些人,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啊。”

    他身后的三人,瞬间呆若木鸡。

    秦远看到李兰拿出手机看时间,显然她很急切。

    眼前的这些人,秦远懒得搭理。

    今天晚上,他可是想着要啪啪啪,并且赚取技能的。哪有功夫陪眼前的人玩游戏?

    “那个,刚才好像我要赔一千来块钱吧?”

    教导主任慌忙走前一步:“不用不用,那是开玩笑的。”

    老宋,把脸一板瞬间拉得老长。怒斥道:“什么开玩笑的?你们欠哥的一千多块钱,现在就还给他!”

    呃!

    他的便宜亲戚同时呆愣!

    老宋这种老油条,本来就是磨不过老家人的面子。心想着举手之劳就帮一把。哪知道居然是尊自己惹不起的大佛,而且一个不好就让自己下课,都无法退休!

    秦远秦远优哉游哉的玩着手机,分别和向倩倩以及肖丽以及雯雯发了一个暧昧的短信,然后就开始下载了一个游戏……泡泡龙。

    呆愣中醒来的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追悔莫及。

    没多久,赔偿就到了秦远的面前。见对方盛情难却,自己又推辞不过,于是就让身边的李兰代为收纳了那以前那块钱的赔偿。

    半个时之后,两眼放光的李兰,挽着秦远的手臂,走进了一间酒吧。

    这间酒吧的名字,叫做兽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