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四章 技能点到手

第八十四章 技能点到手

    ()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秦远还有些如同做梦。

    曾经,还是在县三中的时候,偷看罗三炮和二妹约炮,自己就激动的不得了。看到二妹白白的nǎi子,自己就整天浮想联翩。

    幻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去找二妹约一下。

    可是,现在完全不需要了。像二妹那样的,送给自己,自己也看不上。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眼界高了,目光也就挑了。

    “秦远,快去洗澡。”李兰兴奋的道。

    秦远有郁闷,自己还真有像是要被强x的意思。李兰居然比自己还要兴奋。

    “来,过来,我给你洗洗。”

    难怪岛国的片子,喜欢护士拉唑女主角。连洗个澡都可以这么温柔的伺候。

    那片子里的都是假的,自己眼前的确是货真价实的护士妹纸,来个制服诱惑,完全是本sè演出。

    “你别动,我帮你脱,你的伤口不能沾水。”

    护工专业的妹纸,难怪比较吃香,完全都不需要担心滞销。

    被温柔的伺候着的秦远,理所当然的舒坦。

    身边的美女,穿着粉红sè的护士制服,伺候自己洗澡。秦远回想自己所看过的毛片,有很多部类似的情节。

    接下来,护士妹纸,就会用沐浴露给男主角擦拭身体。

    再接着,就会用自己胸前的饱满,给男主角……按摩。

    之后,还会有一系列的服务,不满意,可以随时责罚,女主不得有半反抗。

    “在想什么呢?”李兰挤了一大捧的沐浴露主要清洗秦远的下半身。肩膀处还包扎着纱布,李兰心翼翼,没有沾到一水渍。

    “没想啥,就在想你们女人就是奇怪。你今天对我时好时坏的。对了,你该不会是那个来了吧,故意耍我玩吧?”秦远实话实。

    李兰蹲了下去,幽怨的道:“女人不奇怪,就不是女人了。”

    她有着深厚的护工底子,秦远这个澡,是有生以来洗的最舒坦的一次。

    俗话,家花不如野花香,野花不如偷花爽。

    秦远低头,看了看蹲在自己两腿间的李兰。好奇的问道:“你我们这算偷情么?”

    李兰洗的极其的细致,连秦远的脚趾头,都反反复复的洗的仔仔细细。

    她一边洗,一边回答道:“算一半吧。你们男人有需要,女人其实也同样。对了,你可被把这件事告诉倩倩,不然,不然下次我就不依你了。”

    呃,感情这护士妹纸还想着有下次啊!

    俗话,树挪死,人挪活。

    秦远琢磨着是不是自己从县三中,挪到了县五中,连桃花运都要逆天了。

    秦远站着没动,他的分身抖了抖,那条耀武扬威的巨蟒,瞬时就蹭到了李兰的琼鼻。

    “不许闹,先洗澡。”

    这是在哄孩,还是在哄病人,亦或者是本sè演出的护士在伺候男人。

    分身蹭到了李兰的鼻子,秦远感觉很奇妙。忍不住又抖了抖。

    这一次,高傲的龙头,亲吻了李兰的俏脸。

    “了不许闹,洗澡。”

    再一次的触碰,秦远奇异的感觉又增加了一分。

    蹲在自己下面的,可是一个真正的护士啊!

    连续两次的触碰,以及蹲在胯下的粉红制服的视觉刺激,让秦远的分身,宛如一杆yù刺破苍穹的长枪。

    他第三次的抖了抖,这一次,他瞄准了时机和方向……挺了挺腰。

    他的先头兵,抵在两瓣温润柔软的嘴唇上。

    “了不许闹,你还闹!”

    似嗔似怒,巧笑嫣然。

    又一次挺了挺腰,李兰抿着嘴不动,眼睛妩媚的看着秦远。

    “胀的难受,帮我吹吹。”

    这是当时在县三中,秦远偷看罗三炮和二妹两人野战的时候,罗三炮所的一句话。

    此时,秦远也了。

    当时的罗三炮花了钱,二妹还不愿意。

    如今,秦远不但没花钱,李兰这个比二妹漂亮得多的女人,心甘情愿的伺候秦远,还特么的是主动的!

    只见李兰樱桃嘴微启,忽然就探出了丁香舌,像一个淘气的宝宝,欢喜的舔着自己的喜欢的棒棒糖。

    秦远的呼气越来越急促,微眯着眼睛,俯视着胯下轻吞慢吐的护士妹纸李兰。

    李兰察觉到秦远的注视,她缓缓吐出嘴里的物事,嗔怒道:“坏蛋,满意了吧?”

    满意?食髓知味的sāo年秦远,怎么可能满意?他恨不得兑换一个技能,让时间,永远都停留在这一秒钟。

    这时候,秦远的手机响了。

    秦远慌忙从旁边的衣架上的裤袋里拿出手机,对蹲在自己两腿间的李兰笑道:“我接个电话,你继续。”

    李兰,嘀咕了一声坏蛋,乖巧而听话的把秦远的分身,再一次含进嘴里……舌尖跟着一起行动,在先头兵的细缝中添抵着……

    “希望你能够真的治好他……我的好……好朋友……”

    如此想法的李兰,更加用心更加卖力的伺候秦远。

    丝毫不知道李兰此刻想法的秦远,只觉得一阵阵舒爽的酥感,由下而上,传遍全身。

    他忍不住大大的呼出一口浊气,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

    看了看来电显示,秦远微微一愣。他还以为是嫂子,或者是浩子,没想到是无脉症患者,浩子的同学,气质评分达到了无与伦比的70分的病美人孙茹。

    “喂,你……你有事吗?”秦远呼吸急促,话都有些不顺畅。

    他低头看了看李兰,被秦远注视着,李兰反而更加的卖力了。

    “你在做什么?就像喘不过气来一样。”话筒中,传出孙茹疑惑的声音。

    秦远嘿嘿的笑了笑,道:“如果我我正在和一位漂亮的护士姐,**做的事,你信么?”

    好学生秦远,实话实。

    孙茹听到秦远的回答,明显的呆愣了一下。约十秒钟之后,方才幽幽的道:“你做什么事,跟我又没有关系。”

    蹲在秦远两腿之间的李兰,听到了秦远的话,不满的道:“不是让你不要跟别人吗?”

    只不过她的嘴中,满满的是秦远雄伟的分身,她这句话出来,只能传出呜呜的声音。

    “你什么?”秦远见孙茹没有话,于是按住话筒,对在自己下面辛勤工作的李兰询问道。

    呜呜……呜……

    “听不清楚。”

    呜呜……呜……

    “你大声。”

    呜呜……呜……

    感觉到自己被作弄的李兰,双手扶着秦远的腰,动作瞬间加快。而且卖力伺候的她,尽力让秦远两腿间的宝贝,更加深入的进入她的嘴里……身为少妇的她,知道这样男人会更爽。

    激烈的刺激,持续了十多分钟。

    李兰嘴中的香津,在吞吐间,顺着秦远巨蟒的进进出出,银白sè的津液,顺着巨根流向秦远的大腿根部。

    秦远的身体瞬间绷紧,虎躯狂震……两天两夜的积蓄,倾泻在李兰被秦远按住脑袋而无法躲闪的嘴里。

    足足狂震了近十秒,秦远方才松开按住李兰后脑的手。

    气鼓鼓的瞪了秦远一眼,李兰方才急忙嘴中腥咸的jīng华给吐掉,并且连续不断的苏了几次口。

    舒舒服服的吐出大口的浊气,秦远忽然想到了什么……傻眼了。

    尼玛!刚才只顾着舒服,忘了技能!

    望着转身回来,并且气鼓鼓的看着自己的李兰。秦远摸了摸鼻子,声的商量道:“再来一次?”

    “来什么?”李兰故作不知。

    “梅开二度啊。”

    “你就顾着自己,不理你。”李兰转过脸去。

    “呃,这次不会了,一定不会。”秦远朝李兰抱了抱拳,拜托了。

    这时候,秦远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看,还是孙茹。

    他指了指自己的兄弟,再次拜托的朝李兰抱了抱拳。

    李兰幽怨的看了看那秦远,嘴里念叨着:坏蛋,坏蛋。心想:现在就便宜你,如果你不帮我治好他,我,我告诉倩倩去。

    再一次的蹲在秦远的两腿之间,李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辛勤工作。

    呜呜……呜……

    秦远接通电话,询问孙茹到底有什么事。

    “你不会真的在和女人那个吧?”孙若怪异的问道。

    “我又不是和尚,也不是太监,我那个那个,还不行吗?”秦远暗女人奇怪,没天理了。

    “我……我明天中午……去你们学校找你。”孙茹完就急匆匆的挂了。

    在李兰卖力的吹弄下,秦远又开始耀武扬威的坚强矗立着,秦远用力的挺了挺腰,连续三五次之后,猛地拔了出来。

    “来,转过身,趴着,乖。”

    就在这个宾馆的房间浴室中,渐渐奏响了一首激情澎湃的乐章。

    啪!

    啪啪!

    啪啪啪!

    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玉峰。

    无论是神仙洞府还是风光玉峰,秦远微眯着眼睛,将占有二字诠释到极致。

    李兰的身体已经接连抽搐了三次,她双脚无力的扶着墙壁,迷离的双眼,朦胧的回头看着秦远。嘴里无意识的发出模糊不清的音节。

    秦远大力的鞭挞着,啪啪啪的响声格外的嘹亮。

    又过了五分钟之后,秦远紧紧的揽着李兰的腰,他的虎躯猛地一震……再震……再再震……

    叮,熟悉的声音,在秦远的脑中响起。

    【感谢丫丫帅和我去xxoo两位湿兄的捧场,呵呵,雪梨今天要坐火车回家,希望回家后能够多抽时间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