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七章 真特么的是个好习惯

第八十七章 真特么的是个好习惯

    ()    秦远不急不缓的将黄页保存到收藏夹中,然后从容不迫的打开百度首页,泰然自若的浏览新闻。

    程幺拉着雯雯走到近前的时候,刚好看到秦远正在看百年教育问题。

    “雯雯,你快看!”程幺颤抖的指着,忽然,她就怔住了。

    “幺,你要我看什么啊?”雯雯疑惑的问道。

    程幺气得张牙舞爪,半饷不出话来。

    秦远没有热脸蹭冷屁股的习惯和爱好,程幺对他态度不好,他索xìng毫不搭理。犹自把电脑关机,当着程幺的面,在雯雯的脸上吻了一下。

    看也不看程幺一眼,三两步就走到床边,翻身上床倒头就睡。

    “你……你……”程幺狠狠的顿了顿脚,追着秦远的身后而来。

    “喂,你起来!”

    “我求你一件事!”

    “你听到没有!”

    “我叫你起来,我求你一件事!”

    雯雯在一边看着,既好气又好笑。

    这哪里像是求人啊!这完完全全就是在追债!

    要不是深深了解自己的好朋友的为人,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了。秦远也是看在雯雯的面子上,不然的话,这厮不定直接将她轰出门外。

    “幺,你听我,你这样是起不到作用的。”

    雯雯还没怎么劝,程幺倒是自己无缘无故的哭了起来。梨花带雨道:“他不答应我,我……我就哭个不停,他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的秦远,实在被吵得受不了,戏谑的道:“我去上厕所,你敢跟着?”

    “我……我……”程幺支支吾吾的一咬牙道:“我跟!”

    也不知是秦远这厮是故意还是无意,他从床上下来,径自朝厕所走去。

    一直注视着他的程幺,怔了怔,用力的咬着下嘴唇,真的跟了上去。

    不过,被一旁哭笑不得的雯雯给拉住。她好言相劝,声称秦远不帮忙,她也会想办法要秦远答应帮忙。

    最好的朋友,可不仅仅是嘴上而已。

    好歹之下,程幺才止住了跟着秦远进厕所的荒唐举动。

    “雯雯,可是你的,明天你一定要让……让那个坏东西把我哥哥弄出来,不然……不然我……”

    着着,她又哭了起来。

    在雯雯再三的拍胸脯的保证下,程幺才止住了哭声。

    秦远上完厕所,无视程幺的存在,对雯雯笑了笑,又回到床上。

    程幺恶狠狠的看着,秦远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拉拉链的地方,恨不得用力的踹上一脚。

    “把那个东西给踢爆了才好!”她邪恶的想到。

    既然自己的好朋友都拍胸脯保证了,程幺便没有再继续待下去。她看了看床上的秦远,又看了看身边的雯雯,她眼珠子一转,对雯雯道:

    “雯雯,今晚我睡不着,你陪我吧。”

    呃!秦远睁开了眼睛,狠狠的瞪着程幺。

    尼玛啊!不断没有一求人的觉悟,还特么的把老纸的女人给带跑!

    眼睁睁的看着雯雯无奈的被程幺带走,秦远只觉得自己真他娘的郁闷。

    自从破处之后,秦远食髓知味尝到了甜头,掌中抓着个柔软的饱满,方才睡得舒坦。

    一个人躺在床上,秦远翻来覆去。

    本来,他可以制作特质香肠,只要jīng神消耗一空,他就可以被迫进入沉睡状态。

    搓了搓手,总觉得手里少了什么。

    “蹄子!你把老纸的女朋友带走了,你以为老纸就只能一个人睡觉吗?”

    他拿起手机,给肖丽发了一个信息:“睡了没?”

    没有了女朋友,老纸还有女仆呢!

    没多久,肖丽回信:“睡了。”

    秦远皱了皱眉头,自从那晚肖丽答应做自己的女仆以后,秦远问她睡了没的潜台词,就是让她赶紧过来。

    可现在,召之即来的女仆,居然睡了!

    没有让秦远疑惑太久,肖丽又发了一个信息:我肚子不舒服。

    呼了一口气,秦远心难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仆肖丽,不是不听召唤,原来是她的大姨妈来看她了。

    就在这时,肖丽发来了第三条信息。

    “我现在过来吧,不过我只能帮你吹出来,可不能责怪我哦。”

    秦远心中一阵感动,慌忙回信道:“别过来,你不舒服,别吹了冷风。如果你因此生病了,本主人可不会轻饶你!”

    在隔壁房间的肖丽,捂着肚子,脸上涔出冷汗。

    她挣扎着就想起床,忽然看到秦远发来的第二条短信,展颜一笑。舒舒服服的又躺了下去,痛苦的神情,纾解了不少。

    抱着手机,很快她就进入了梦乡。

    老子有根大香肠!

    秦远一连做了九根特制香肠,头痛yù裂,再做一根,她就可以进入沉睡之中。

    忽然,他眼中灵光一闪。拿起手机,找到学委李兰的号码,立马编辑了一条短信。

    “学委大人,别忘了,你答应的赌注还没有兑现。”

    忍着头痛,秦远足足等了三分钟,也不见李杨兰回短信,暗骂一声草,再一次念叨:

    老子有根大香肠!

    眼睛一闭,啥事都不知道了。秦远jīng神力消耗一空,进入了深层的睡眠之中。

    就在秦远两眼一闭之时,他的房门响了响。有人在门外推了几次,却没有推开。

    门外站着一个忐忑不安的女子,穿着一袭保守的睡衣,正是秦远等待了三分钟的杨兰。

    世间之事,无奇不有!

    有的人有高度的洁癖,有的人对花香过敏。拥有名器的jǐng花李米米,还特么的对男人过敏。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门外的学委杨兰也有一个极大的缺,那就是把信用看得很重。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吐口痰可以在地上砸个坑!

    收到秦远的短信,她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她不停的自己对自己:诺言已经完成了,赌注已经付出了。

    可是这个一条路走到黑,钻牛角尖到了极致的强势女生,硬是无法服自己。

    被自己把自己折磨的头痛不已,没办法,最后自己告诫自己:“只不过就几分钟而已,就当是被狗咬了被鬼压了。”

    她穿着睡衣,披了件外套,查看了自己对面床上,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室友,打着均匀而轻微的呼噜,她这才心翼翼的走出寝室。

    踌躇不定的走到秦远的房门口,想到前几天被秦远的分身反反复复的进出自己的身体,而那个地方才刚刚消肿。

    又爱又怕,又恨又恼……各种情绪摇摆不定。

    当她终于鼓足勇气的时候,秦远又恰好进入了沉睡之中。

    杨兰神情复杂的看了看秦远的房门,转身离去。

    ……

    早晨,东方的云端还没有翻滚鱼肚白,晨起的铃声,准时的敲响。

    秦远伸了个懒腰,睁开了眼睛,起床刷牙洗脸。事情办完之后,把身上的昨天穿过的衣服丢到厕所的水桶中。

    “对了,今天肖丽肚子痛,不能见冷水,我的衣服怎么办?”

    想到这么一个问题,秦远琢磨着雯雯也算是自己的女朋友了,让她洗洗衣服,她应该不会不愿意吧?

    陈香买给他的那套衣服,出去玩还可以,穿着上学,就有不怎么适合。

    不怎么讲究的秦远,翻找了一下上次嫂子方芳送过来的衣服,挑了件稍稍大些衣服,穿在了身上……无可避免的又成了紧身套装。

    他现在口袋里有了一千多接近两千块钱,寻思着中午去买几套衣服穿。

    铃声,又一次的响起,这是集合令。

    没有再耽误时间,秦远找了个袋子,把那十根特制香肠,他自己抓了两条放在自己的口袋,其余的装进袋子里。

    他出了自己的寝室,就敲响了隔壁寝室的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秦远向她了头,认出了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班同学。

    他径直往里面走,也顾不得看身后惊讶的眼神。

    这个房间是个四人房,有一个女生有时在学校住,有时在外面住。这是肖丽曾经告诉过他的信息。

    秦远刚刚走进去,就听到一个女生道:“你把房门打开做什么,冷死了,快关上。”

    听到声音,秦远不自觉的就转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媚态天成的躺在床上,她刚刚掀起了被子,准备起床。

    白皙的肌肤,羊脂玉一般。

    白嫩嫩的光滑大腿,诱人无限遐想。

    秦远只看到了一条引人遐思的大腿,其余的虽然被蓝颜sè的被子遮掩住,可单单这一条诱人长腿,就让他的分身有了反应。

    正所谓口无凭,秦远直接用行动表示。两腿间搭起的帐篷……触目惊心!

    他居高临下的视线,明显的看到这个皮肤白嫩到不可思议的女生,居然没有穿内裤……一丝不挂玉体横陈!

    居然是裸睡!

    秦远穿着紧身的衣服和裤子,视觉上受到了刺激,那条羊脂玉般的白皙长腿,白得他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哪怕少看一眼,特么的都是一种损失!

    他吞了吞口水,如此的白,让sāo年秦远,很想把自己的手伸过去。

    让自己的魔手在如此白的匪夷所思的大腿上,来来回回的抚摸,揉弄……然后让这么一双美腿这儿一夹……

    啧啧……想想都美得冒泡爽的没边。

    裸睡……真特么的是个好习惯!

    sāo年的感叹,随着一声惊叫戈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