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三章 碰撞【一】

第九十三章 碰撞【一】

    ()    “再次兑换特殊能力……紫金瞳。”

    秦远默念之后,又跟着道:“时间,依旧是一分钟。”

    叮!

    熟悉的声音,在秦远的脑中响起。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兑换紫金瞳特异能力,限时一分钟。将扣除宿主十个技能。宿主现有技能31个,足够支付所需技能,现在给予兑换。”

    “十个技能扣除成功,请宿主体验。同时提醒宿主,尽快的征服更多更优秀的女xìng,争取早rì获得大湿兄称号。”

    秦远在巷弄里,就是兑换了这个临时的特异能力,十个技能,使用一分钟。

    真特么的贵!

    十个技能,可以兑换的东西不知有多少,可是这玩意,用一分钟就消失了没有了。

    秦远发牢sāo的时间都没有,兑换成功之后,他的双眼有一丝的刺痛感,并且伴有一定程度的灼热。

    这时,他一动不动。

    他的眼前一片模糊,然后又再次清晰起来。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另外的一个场景,完全取代了此刻所处的废弃仓库。

    他看到,虎哥拉着袁玉的手,快速的往前奔跑,跑进了一条不知名的长长的巷。

    接着,秦远就看到了三个他熟悉的人……三个黄毛。当时喝醉酒之后,拦路想要勒索讹诈好心大婶秦嫂钱财的那几个混混。

    那画面,到此时,开始扭曲起来,凌乱而且模糊。并且逐渐开始消失不见。

    p孩心翼翼的走进来,乖巧的来到秦远的身边。

    “傻大个,你怎么了,你别哭啊,我又没有欺负你。”软软弱弱的声音,险些把秦远逗笑了。

    他刚才使用的紫金瞳,被异样的灼热,刺激的流下了两滴眼泪,随意的用衣袖抹去,同时把刚才所看到的场景,告诉了p孩。

    “傻大个,别担心,你所的地方,我知道,我带你去。”

    p孩跑着在前带路,焦急迫切到极致的秦远,担心自己去晚了,袁玉这个洁白无瑕的女生,就会惨遭不幸。

    肖丽再次打来电话,他匆匆了两句,叮嘱她安心,很快就会找回来。

    他把手机刚放进口袋,手机居然又响了。

    尼玛!哥哥这是要去救命的啊!

    没有理会裤袋中不依不饶喧闹的手机,秦远拉着p孩快速奔跑,可他对现在的速度还是不满意。

    “甘甘,我背你。”秦远不容她拒绝的在p孩身前蹲下。

    p孩的身高,才刚刚齐秦远的胸口。她瞪着两只化了浓妆的眼睛,犹疑的问道:“傻大个,你有没有看过漫画……长短最有爱?”

    秦远着急的心,都快要着火了,强行把p孩郭甘拉到自己的背上,无影脚全力施展,速度急剧飙升。

    叛逆p孩,趴在秦远的肩背,她的眼神透着几分怪异和机灵。她一边给秦远指路,一边却不知在想些什么,搂住秦远的脖子更紧了一些。

    没多久,秦远背着p孩来到了那条长长的巷弄。

    “甘甘,你在这里乖乖的等我,我进去救人。”秦远把p孩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转身就冲进了巷子深处。

    这一次,p孩出奇的听话,只是嘴里念叨着……长短最有爱。

    秦远顾不得隐藏形迹,直接冲到那扇看起来破旧不堪的房门前,猛地一脚踹开。

    嘭!

    木门应声四分五裂,碎末四散飞扬。

    里面顿时冲出来了三个人,大声呼喊着,怒斥着。

    待看清来人时,都有些傻眼了。

    “是你?”

    “是我!”

    “你来的太好了,上次你居然戏弄我们,害我们回来被老大一顿痛骂。”三个黄毛混混,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在身边找了实用的武器。

    大黄拿起了一根钢筋条,约么一米长,大拇指粗细,他拿在手上,扬了扬,看样子甚是吓人。

    二黄和三黄浑然不把秦远放在眼里,连脚下的竹棍和板凳都懒得拿。

    大黄戏谑的看着秦远,笑道:“子,你急匆匆的赶来找死不成?我们前两天去外面找过你,算你运气好,没有被我们逮到。不过,今天嘛……”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子,自己跪下……”

    秦远丝毫不将眼前的三人放在眼里,他注意观察着面前这个错综复杂的院子,寻找着虎哥和袁玉有可能身处的地方。

    被面前的大黄吵得烦躁,猛地向他冲去,速度惊人,快若闪电。

    大黄的瞳孔微微一缩,双手抓住钢jīng条,以力劈华山之势猛然砸下。他的心中陡然一跳,心道这子是在找死吗?

    他手中的钢筋,却没有半停顿,只是微微的偏了一下方向,他只是个混混,而不是杀手。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的瞳孔再次一缩,心脏更是骤然猛跳。

    他眼睁睁的看着秦远,冲到了他的面前,眼看就要被他的钢筋砸中,即将会发出嘭的一声闷响,十有仈jiǔ就会肩骨碎裂倒地不起。

    就在这时,他身前的秦远,身形诡异而又快速的转变了方向,堪堪让过了那条凌空砸下的钢筋,险而又险的避开。

    同时,秦远双脚猛地一蹬,掉转身形,扑向了一旁抱着膀子看戏的二黄。

    秦远这一跳,速度极快,二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来得及看到猛然冲到自己身前的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没有伸手打他,反而转过身去。

    就在二黄心中大喜之时,他突然遭受到一句巨大的疼痛,从他的两腿之间,传遍全身。

    在他啊的一声大叫之时,秦远借着乌龙摆尾转身一蹬之力,瞬间就到了大黄的面前。

    而大黄手中的钢筋,这时还砸在地上,没有来得及提起来。

    嘭!

    在秦远狠狠的一个扫荡腿之下,大黄仰躺在地,挣扎不起,摔蒙了。

    瞬间解决了两人,秦远转身面对着唯一还站在自己面前的三黄,这是一个嚣张跋扈得最厉害的混混。

    “告诉我,虎哥带着一个女生去了哪里,不然,你将会很惨。”

    秦远厉声道,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三黄,给他施加jīng神压力。

    “我……我告诉,你就不会打我吗……你会放过我?”

    上次无端的自己打自己三个耳光,这让他一直怀恨在心。也是他最先叫嚣着要给秦远颜sè看。

    更是他提出建议,要大黄拿起脚边的钢jīng条,呼喊着要把秦远打死打残,方能出心头之气。

    他对秦远的怨恨尚且如此,自然也知道秦远同样不会轻易的放过他。可是秦远的战斗力,又让他感觉到恐怖。

    “你不告诉我,你绝对会后悔的。”秦远回答道。

    三黄犹豫了一下,道:“事先好,我告诉你之后,你必须要放过我,不许再打我。”

    见秦远眼神越来越冷,他方才不敢拖延咬牙道:“你所的两人,就在你左手边,哪里有个暗门,从里面进去,往前走一百米左右,有一间有缘宾馆,他们应该就在里面。”

    秦远了头,身形如同一只猎豹,刹那间扑倒了三黄的身边,猛地一个下蹲……扫荡腿!

    咯吱!

    嘭!

    清晰可闻的骨裂声,伴随着三黄到底的声音。以及随后的疼痛嘶吼声,异常刺耳。

    看也不看倒在地上,呜咽不已的三黄,秦远无影脚施展开来,瞬间就从左手边的暗门离去。

    地上的三黄,抱着骨裂的腿嚎叫着。他的嘴巴动了动,对秦远的离去,表示了无言的批判和无声的愤慨。

    “不是好了,我告诉你,你就放过我吗?”他的心中吼叫着,这么一句话。

    似乎是察觉到三黄心中的不甘以及不满,从那暗门处,传来一句淡淡的话。

    “我可并没有答应放过你。”

    秦远没有耽误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有缘宾馆。他一脚踢烂了一支木凳,同时甩了两百块钱,楼下收钱的一个胡子男子,立马就告诉了秦远想要知道的信息。

    三楼303房间,虎哥搓了搓毛躁的大手,压抑了半天的yù望,如缺提的洪水汹涌澎湃极度爆发。

    他的脸上,已经删除销毁了正义的面具,取而代之德的是澎湃的兽yù,以及长期将女生袁玉长期圈养享受的贪婪。

    自从和颜悦sè的欺骗袁玉,将其带进这间房间以后,虎哥就立马锁紧了房门。转过身,虎视眈眈sè相毕露的注视着面前的白嫩女生。

    “你要干嘛?你带我来宾馆干嘛?”后知后觉的单纯少女袁玉,惊慌失措的一步步后退。满怀的感激之情荡然无存。

    “怎么我也是救了你一命,俗话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那个啥啥……总之,就是你得报答我。”

    虎哥把那句经典的话,给遗忘了一般,这让他有些懊恼。

    他一步步的向袁玉走去,同时脱掉身上的衣服,露出他肌肉交错的强健身体。无意中碰到了他自己将自己砸伤的手,咧了咧嘴。

    似乎对自己下手太重,有些不满,不过一想到现在可以肆意的享受处女的滋味,他的心情也陡然好了起来。

    “你……你是那两人所的……虎哥!”

    袁玉浑身颤抖的卷缩在房间角落,凄苦而又悲凉的想起那两个抓她的男生所的话,就是要把她献给一个叫虎哥的人。

    “你现在才知道,太晚了。”虎哥本来想用几句甜言蜜语,外加英雄救美,就让袁玉对他死心塌地,没想到袁玉并没有如他所愿。

    虽然感激,却没有以身相许的打算。

    身上就穿着条三角裤,虎哥摩拳擦掌大摇大摆的向袁玉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