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五章 碰撞【三】

第九十五章 碰撞【三】

    ()    突然出现的jǐng笛声,三个人都同时听到。

    不可思议的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喜!

    袁玉高兴的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得救了,在人民jǐng察面前,犯罪分子是没有任何嚣张的权利。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初三女学生,单纯的思想,还没有被社会这个大染缸荼毒。

    虎哥暗想秦远和女生愚昧不堪,这年头,什么都讲究关系,钱权关系,裙带关系,男女关系……无论是什么,都特么的讲关系!

    面对秦远,虎哥已经没有了必胜的把握,反而觉得自己的输的可能xìng很大。

    听到jǐng笛声,他发自内心的窃喜。只要动叔叔帮忙,不但可以借jǐng察之手,给秦远一个终生不可磨灭的教训,同时,可以更加容易的解决搞定袁玉之后的后续麻烦。

    秦远同样惊喜交加,p孩被他放在长长的巷子里,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坏人,有jǐng察到此,总是一件好事。

    这个时候,两人都很有默契的停手,相互打量着对方,对彼此的忌惮不减分毫。

    没有让三人等很久,jǐng笛声停了下来,jǐng察也如期而至。

    “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矮胖子带着三名jǐng察同伴度着方步走了进来。

    他看了一眼虎哥,对他了头,然后看向秦远,眼神严厉苛责。

    “有人打电话你强闯他人物业,企图抢劫杀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挥了挥手,指挥身后的三个jǐng察,带秦远回jǐng局。

    “等等。”秦远摸了摸鼻子,这几人帮亲不帮理,也太特么么的明显和直接了吧?

    连稍稍的一掩饰,都没有。

    “等什么等!你难道想要袭击jǐng务人员不成?你信不信我告你意图袭jǐng以及企图畏罪潜逃!”

    矮胖子声音更加的严厉,再次挥了挥手,对三名同伴下了指示。

    尼玛,这就是人民jǐng察!

    虽然知道,这些人只是jǐng察群体中的极少数败类和蛀虫,秦远依然很气愤。

    什么事都不问,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这几人刚进来就对自己大声呼喝。

    还特么么的,罗列安置了一大堆的罪名!

    什么私闯民宅!

    什么意图抢劫!

    什么意yù杀人!

    什么恣意袭jǐng!

    什么畏罪潜逃!

    特么的,如果给他们一时间,所罗列的罪名,岂不要用一个大号的笔记本来专门记载?

    “你们是什么人?跟这个老虎是什么关系?知不知道贪赃枉法,以公谋私,肆意栽赃……这等罔顾国家法律法规的事情,都是重罪!”

    秦远争锋相对,顿了一下接着道:

    “国家公务人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那三个jǐng察身体陡然一怔,面面相觑。

    矮胖子眉毛一抖眼皮一跳心中一惊,看了看一旁略微有些不耐烦的虎哥,狠声对秦远道:“东西可以乱吃,你子话可别乱。你所的事情,不需要你管,跟我们回jǐng局再。”

    他一边,一边还想强行命三个同伴将秦远拉到jǐng局。

    “jǐng察,我……我……报jǐng……”袁玉颤巍巍的道。

    秦远暗叹了一口气,这女生袁玉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居然笨的可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几人和虎哥是一伙儿的,居然还要报jǐng。

    果然,不出秦远所料。

    矮胖子抖了抖眉毛,耐着xìng子问道:“你要报jǐng?好吧,你。”

    袁玉卷缩的身体,想要站好一些,也许是因为惊吓,也许是腿脚酸麻,脚步一晃差摔倒。

    秦远身形一闪将其扶住,触手一片柔软,这么一件助人为乐的事情,秦远习惯xìng的把手放在了高耸的玉峰。

    吟!袁玉的身体一怔,红唇皓齿间发出一声模糊的音节。呆呆的看着秦远,竟然当场懵了。

    好奇害死猫,习惯要人命。

    习惯xìng的动作,让秦远也是有些尴尬,他歉意的笑了笑,轻轻的道了声不好意思。

    只是,手上的习惯xìng动作,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将袁玉扶到床上坐下,自始至终都没有将手换个位置,临末的时候,还习惯xìng的捏了一下,不是特别的柔软……特么的还没有被开发!

    虎哥看着秦远,目次yù裂,特别是看到秦远的手所放的位置……那个位置他还么有来得及感受呢!

    他恨不得一刀将秦远的手给剁了!同时也懊悔自己在秦远进来之前,怎么没有先享受一把来上一盘打上一炮!

    捏了捏沙包那么大的拳头,虎哥心道;就让你再嚣张一会儿,到了jǐng局,你就别想出来了。

    袁玉真的呆愣了,秦远扶着她坐在床上,便意yù未尽的松开满手的温润,站在一旁。而袁玉的视线,丝毫没有变化,依旧处于当机状态。

    不久前,他还在想表姐的那句话:是不是对秦远一见钟情了。

    可是现在,秦远的手……居然……竟然……就这么……碰到了……抓住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呆愣中的袁玉,忘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但是她的感觉依然存在,那种酥麻的,微微有些酸痒的轻微触电感,这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妙感觉。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应该很生气才对嘛……为什么我会感觉到舒服……

    “喂,姑娘,你要报jǐng就快,我们赶时间!”矮胖子的斥责,惊醒了呆愣中的袁玉。

    她白嫩的脸,顿时就红了。

    “我报jǐng,这个人他……他想强……强,jiān我……”袁玉有些害怕的指了指虎哥。

    虎哥无所谓的耸耸肩摊开双手,声称自己是救人的人,真正的强jiān犯……他指向秦远。

    袁玉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告诉jǐng察,是虎哥命人将她捆绑在一个废弃的仓库,然后假装路过救人。

    最后,把自己带到了这个宾馆中,就想实施强,jiān。

    她柔柔弱弱的哭声,吞吞吐吐的话语,并没有起到意料之中的效果。

    那几个jǐng察,对她的控诉,基本无视。

    矮胖子看到虎哥有些不耐烦,慌忙打断袁玉的话。正气凛然的严肃道:

    “姑娘,你肯定是记错了。这位刚才已经过了,他是为了救你,而且你看,他为你还受了重伤。真正想要强女干的人,就在你的旁边。”

    就这么模棱两可的解释了一下,矮胖子便不愿多。

    这一次,不但要求那三个同事上前制服秦远,他自己也随着走上前来。

    “子,你乖乖的束手就擒,随我们会jǐng局,不然的话,你这就是阻碍jǐng务人员办案,你敢还手的话,那就是袭jǐng!”

    矮胖子的话,基本封死了秦远的后路。

    秦远摸了摸鼻子,事情有难办。身为好学生的他,上次是因为看不惯中年人对秦嫂的怒斥,他方才踢了一脚……那也算袭jǐng。

    可现在,对方的人占多数,而且穿着jǐng服,带着jǐng棍,与那时的情况完全不同。

    “你们,可认识赵副局长?”秦远报出了被他一脚踢掉了两颗牙齿的中年人的名字。

    走到近前的四人,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矮胖子有些犹豫的问道:“你认识他?”

    秦远还没话,虎哥冷哼了一声,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你所的赵副局长已经调到北区去了,他是北区的,我们是南区的jǐng员,不归他管。看在你认识他的份上,乖乖的跟我们去jǐng局,可以少受苦头。”

    矮胖子多了这些话,也是为了撇清自己的责任。虎哥的亲叔叔,可是他的头上司,而秦远所的副局长已经调走了,身为老油条的他,该如何站队如何选择,一目了然不言而喻。

    言尽如此,矮胖子也不愿在多什么,暗自为秦远惋惜:不就是个女人嘛,何必呢?只要有钱,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她还不乖乖的爬到你床上?

    四人再一次行动起来,矮胖子又一次看了看虎哥的脸sè,咬咬牙,解下了腰间的手铐。心中默念一声:得罪了。

    大神打架,鬼遭殃。他唯有叹气的份。

    就在他的手铐,即将铐到秦远之时。他的眼前一花,秦远的身影已经闪在一旁。

    “怎么?你要拒捕?”矮胖子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秦远的不配合,让他很不满意。

    “你有什么确凿证据,证明我犯了什么罪?而且你有拘捕令吗?”

    秦远一针见血的指出,矮胖子话的漏洞。

    尼玛!刚才还是配合调查,现在都要实施逮捕了!

    “我有证据!”受伤相对最轻的大黄扶着墙走了进来,他报jǐng秦远私闯民宅,无端打人,损毁他人财物……等等等等。

    虎哥也不耐烦的催促矮胖子,赶紧将秦远带到jǐng局再。

    矮胖子咬了咬牙,抽出了jǐng棍。

    不配合,就要吃苦头。

    他的另外的三个同伴,也同样如此。

    就在这时,jǐng笛声再一次响起。

    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亮。

    这第二次的jǐng笛声,让剑拔弩张的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每个人的脸sè都有些不自然,矮胖子声的询问大黄,是不是刚才又打电话报jǐng了?

    这时,可以听到jǐng车的jǐng笛声停了下来,jǐng车停在了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