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六章 碰撞【四】

第九十六章 碰撞【四】

    ()    大黄吞吞吐吐的,半饷才道:可,可能是吧?

    他也不敢肯定,秦远打伤他们三人离开后,他立马就打电话给矮胖子,然后就,看了看二黄和三黄的伤势。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心惊肉又跳!

    二黄捂着两腿之间,具体伤势难以分辨,只是哀嚎的声音让人心惊胆战。

    三黄的伤势,则是一目了然,腿骨断裂肿的老高。

    接着他就打了救护车的电话,然后跟着也来到了有缘宾馆。

    后来二黄和三黄,有没有打电话,他真的不知道了。

    他的模糊其词的回答,则是让矮胖子以为他给虎哥的亲叔叔,也就是矮胖子的头上司也打了电话。

    笑了笑,他胸有成竹的走到秦远的身边。

    “子,你没有机会了,乖乖的跟我们回jǐng局吧。”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吼。

    “都不许动!放下手中的武器!”

    司机老宋接到报jǐng,先是赶到了那条长长的巷弄,看到了受伤的二黄和三黄。从两个混混嘴里得知,两人均是被一个叫做秦远的男子所伤。

    秦远?

    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心中陡然一怔。

    会是那个秦远吗?

    如果真的是,自己这个即将退休的老油条,看在头上司李米米的份上,无论如何也不能马虎的。

    他让自己的同伴开车绕路过去,他自己却先行一步,从暗门穿过,提前一下下去了有缘宾馆。

    刚上三楼,就看到了大黄。于是便大吼一声。

    302房间内的众人,看到了司机老宋一个人走进房间,相互都很错愕。

    矮胖子还以为来的是熟人,没想到他并不认识,也就是,并不是他这边的人。他的瞳孔缩了缩,退后了两步。

    老宋快步走到秦远的身边,询问道:“秦远,你没事吧?”

    秦远了头,示意自己没事,同时将事情的原原本本简单的了一次。

    老宋了头,对矮胖子道:“你们是南区的?”

    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之后,他又问道:“你知不知道,这里属于西区管辖?按照规矩,你们是不可以私自到我们西区办案的,有什么事情可以移交给我们。”

    他得不温不火,却是步步紧逼。老油条果然不同凡响。

    在一旁早就等的不赖烦的虎哥,冷哼道:“他就一个人,你们四个人,怕他做什么,有什么事我叔叔会负责的。”

    就在这几人,准备以多欺少的时候,门外再次走进几人,秦远都有些印象,在抓歹徒的那晚,都见过一面。

    一共进来了五个人,加老宋一起就是六个jǐng察,都来到了秦远的身边。

    不是要以多欺少吗?

    秦远摸了摸鼻子,对虎哥笑了笑。

    虎哥恼火的瞪了矮胖子一眼,暗恼他办事不利索,时间拖得太久。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他同样也对秦远笑了笑,呵呵,以多欺少,未必就怕了。

    有了六个jǐng察在自己身边,秦远丝毫不担心虎哥会有什么突然不利的举动。

    于是,他索xìng也坐在床边,安慰妹纸这种重要的事情,自然是由他这种干大事而不拘节的好学生来做。

    “袁玉,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众目睽睽之下,秦远还算规矩,只不过坐得近了一,让两人的大腿之间没有空隙。

    这让挡在他面前的六个jǐng察,额头上布满了黑线……头上司李米米的救命恩人,以及钦定的男人,居然……

    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哇擦……兄弟,你的手放哪里了……

    这六人都有些胆战心惊,一想到干练的女上司,极有可能出现的河东狮吼……啧啧……几人不得不对秦远的举动表示佩服。

    虎哥则是怒火中烧!

    苦苦追求的两年的海豚臀校花雯雯,居然在秦远的寝室,呆了那么久……事实上,比他想象的还要久的久。

    而且,除了最后一步,基本什么都做过了。

    几天,久憋的邪火,让他异常的难受。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满意的处女妹纸,而且也抓到了捆绑好了,只不过想长期圈养,才用苦肉计带来这里。

    为了调节气氛,享受jīng致的过程,稍微耽误了时间……尼玛,居然就yīn差阳错的成了这么一个局面。

    虎哥心中的那个悔啊!

    他越想越是难受,这是看到秦远光明正大的把手放在处子妹纸的手上和大腿上……这是赤果果的刺激啊!

    他又打了第二个电话。

    秦远早上的时候,还不是看得很清楚,此刻近在咫尺,白玉无瑕的妹纸袁玉,真的是白得有些过分!

    “我看你刚才站立不稳,是不是脚麻了?”秦远看到袁玉还有些拘谨和矜持,又道:“其实我还是一个医生。”

    以医生的名义,他正大光明的给袁玉揉了揉腿,以及仔细的查看了袁玉手腕上被绳索勒过的痕迹。

    他偷偷的又制作了一根特制香肠,给袁玉递了过去。

    袁玉陡然听到秦远自己是医生,当时就吓了一跳,一动也不敢动。

    “他会不会……会不会看出……我得了怪病……我……”

    她的心中百味交集,第一次与男子肢体接触,既让她羞怯不已,又让他感觉奇妙。

    “我应该推开他吧……可是……他很温柔……我得了这种怪病……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死了吧……那就……就让他……”

    她的脑中一片混乱,激烈的思想斗争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秦远见袁玉没有反对,胆子也越发的肥了。

    泡妞如打人,得寸要进尺!

    有首歌唱得好,再靠近一,就让你牵手,再勇敢一,我就跟你走……再冲动一,你就能拥有我……

    秦远隔着单薄的牛仔布,触摸着早上才见过的粉嫩白皙的诱人大腿。

    就是这么一条大腿,让秦远的分身陡然看过一眼之后,就立马雀跃欢喜。

    如今亲手触摸。他的分身更是蠢蠢yù动闹腾的厉害。

    时间并没有过太久,老宋和矮胖子也没有商量个所以然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想起了第三次的jǐng笛声。

    呜呜……呜……

    这时候,就是比后台了。

    秦远压根不关心,他的全副身心都放在袁玉的身上。

    袁玉这妹纸,是秦远所见过的皮肤最白的女生。简简单单的吹弹可破薄如蝉翼都无法之直接清晰的描叙。

    冰凉滑腻的触感,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一块jīng雕细琢的软玉。

    古人云:一白遮百丑!

    白玉妹纸袁玉姿sè本来就在中上等,在加上嫩白无比的皮肤,年轻的身体,特么的还是个稀有的处!

    秦远琢磨着怎么吃。

    他记得读女器提醒过他,征服第一个处子,将会获得新的称号。

    咳咳!

    门外走进十多人,带头的人秦远认识……在嫂子工作的饭店,这人还将秦远给用手铐铐了起来。

    他就是汪局长的副手。

    虎哥走过去,快速的耳语一番,副手了头,表示知道。

    “把所有人带走,跟我去了jǐng局再。”

    张扬着笑容的虎哥,不止何时传好了衣服,看向秦远的眼神不怀好意。

    以多欺少……赤果果!

    老宋当场就拍了桌子,开玩笑……这里是西区的辖区,如果自己老大李米米的男人,就这么被隔壁区的人越界给抓走了,他这张老脸还要不要!

    “我的职位比你大,你要服从!”副手摆出自己的职位和官位,强行命令身后的众人,将秦远带走,如有阻挠,一起带走!

    虎哥笑容灿烂,暗自想到,到了jǐng局就让秦远好看。

    秦远的笑容,比他还要灿烂。他心想虎哥愚笨,如果副手这么有把握,他至于如此急切吗?

    这正明了他的心慌意乱没把握!

    “带走带走,全部带走!”副手的额头涔出冷汗,上次就是因为秦远,他被狠狠的踹了一脚,还特么的是白踹的,连报仇都不可以。

    为此,他把秦远给嫉恨上了。反正这件事有虎子在,自然就有汪局长撑腰,他只要把人带回局里,到了自己的地盘,就什么都好办了。

    “快,快,统统带回局里!”

    就在他大力催促的时候,门外出现了有节奏感的清脆响声。

    “是吗,要不要把我也带到你们局里去。”

    英姿飒爽的jǐng花李米米,嘴上挂着浅浅的笑,温和的声音,却让副手等人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陡然下降。

    按职位官位来讲,副手属于南区公安局的内勤组组长,李米米则是西区刑jǐng队队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两人基本上不是直接的上下属关系。

    可是,这里是西区!

    李米米的地盘!

    秦远趁着李米米进来的前一秒,在听到她话的那一刻,就知道是她来了……这个要把身体和所有一切献给自己的美女。

    特么的,她偏偏又是一个对男人过敏的极品少妇!

    在虎哥yù要将他吞而食之的怨恨目光下,秦远对袁玉笑了笑,他的双手意yù未尽流连忘返的在袁玉的青葱手和修长大腿上,眷恋的揉捏了两下。

    他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