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七章 碰撞【五】

第九十七章 碰撞【五】

    ()    秦远站起身来,向李米米走去。

    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秦远张开双臂,给李米米一个热烈的拥抱。

    你们怕她?

    老纸可不怕!

    这是老纸的女人!

    只要秦远的手,没有深入到李米米的衣内,李米米就不至于产生过重的过敏现象。

    清新的发香,熟悉的味道,温润的身体,火辣的曲线,玲珑的身段,至今所见的唯一一个名器拥有者……李米米。

    红润而饱满的双唇,让秦远食指大动,柔荑的味道胜过任何的佳肴。

    李米米的脸皮,可没有秦远那么厚,况且还是当着那么多的手下的面。

    这一幕,李米米的六个手下,惊呆了!

    他们猜到了两人的关系,可也没有这么的火热。都忍不住想,这还是自己的老大吗?那个对男人不感兴趣的干练队长?

    这一幕,让副手也惊呆了,每一次遇见秦远,似乎都给他带来不可思议的震撼。

    副手可是见过和认识李米米的,对她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干练办案作风,可是深有所闻如雷贯耳,对于李米米不喜欢男人这件事,他也是极少数的知情人。

    矮胖子,同样惊呆了,不久前他还要拷秦远,甚至还准备给他苦头吃,简单的认识一个调离的副局长,他并不担心。但是一个火爆的刑jǐng队长的男人,这个身份让他忌惮。

    同样惊呆的还有袁玉,她呆呆的看着搂抱在一起的俊男美女,深深的自卑袭上她的心头。

    “我还是想多了,我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死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怎么会呢?”她咬着下嘴唇,低着头,怀念刚才片刻的温柔。

    十多人被李米米一个人给震撼住,副手和矮胖子等人,都异常的紧张。

    事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转过身,凑在虎哥的耳边,声的商量着。

    与此同时,秦远也凑在李米米的耳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洁的了一遍。微不可擦的,对着那jīng致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

    温热的气息,让李米米耳根处细的绒毛,微微的起伏荡漾。干练的jǐng花队长,在此时也与普通的女孩一样娇羞无疑。

    “别……痒……”

    似嗔似怒的清脆声音,让秦远的心都痒了。

    “我们找个时间,再试试?”秦远轻声的急促道。

    李米米细微的嗯了一声,让秦远别闹,周围有人看着呢。

    秦远耸耸肩,本是主角的他,此刻倒显得可有可无。他神态自若的回到床边,有意无意的再一次坐在袁玉的身边。

    再一次隔着薄薄的布料亲密接触,秦远对袁玉笑了笑……直截了当的试探。袁玉低着头红着脸咬着嘴唇,却也没有让开更没有反对。

    这反而让秦远很疑惑,他都开始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xìng福起航称号,将魅力和桃花运都给增幅了。

    李米米转过身,对副手那方的属于南区jǐng局的人,就没有那么的热情了。

    “好了,你们现在把我也带到你们jǐng局去吧,我倒想看看你们是要怎么审问我!”

    她居然伸出双手,示意副手将她铐起来!

    副手弯着腰心的陪着不是,前胸后背都是汗水……他很后悔来此,还特么的带着十多号人来!

    虎哥焦急的打电话,秦远丝毫不放在眼里,只要李米米没有看向他,他的手就会习惯xìng的放在袁玉的大腿上。

    如此的动作,自然引得虎哥肝火大旺。

    “好的……好……我知道……好的叔叔……”

    虎哥打了电话,舒了一口气。眼前的一幕,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踢倒硬子了,他的叔叔,居然要他服软……那还不如直接要他的命!

    他转身面对着秦远,大声道:

    “敢不敢,跟我再打一场?”

    他刚才想了很久,做了两手打算。如果秦远真的能够打赢自己,他也就真的服气,如若不然,如果他打不赢自己,那就给他教训,大不了受叔叔的责罚。

    秦远还没话,李米米抢先道:“我跟你打。”

    虎哥的抗击打能力,秦远可是领教过的。他拒绝了李米米的好意,如今不需要担心袁玉的安全,公平的打一场,秦远并不怎么担心。

    这一次,虎哥主动要求,把场地放在外面空旷的地方。狭窄的房间,不利于秦远的速度,也同样不利于虎哥的招式。

    在房间他没有把握赢秦远,便想试试空旷的地方,毕竟刚才的交手,如果不是被击中要害,秦远的攻击,他还不怎么在意。

    所有的人,都跟着下楼。围成一圈,秦远和虎哥站在中间。

    袁玉,自然也跟了下来,李米米搀扶着她,同时询问她和秦远的关系。

    “姐姐……你别……别误会,秦远哥哥……是好人,他和我……我表姐是同学……”袁玉再笨也知道想要伤害她的虎哥,势力不。如果不是秦远,她现在恐怕……

    听了袁玉秦远的好话,李米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向秦远的眼神,满是担忧。

    虎哥身上的肌肉……实在太触目惊心了!

    身为jǐng队队长的李米米都对自己能不能完全搞定虎哥,都有些担心,更何况她身后的司机老宋等人。

    “队长,秦远能赢么?”

    “真是叫人担心啊,那家伙怎么那么壮,跟头斗牛似的。”

    几人声的嘀咕着,令旁边的袁玉,更加的担忧了:如果不是为了我,他根本就不需要冒这个险,如果他为此……那我……

    秦远摸了摸鼻子,他也听到了身后的议论和担忧,甚至还听到李米米声的嘱咐老宋,关键时刻,要强行上去干预……然后救人……

    特么的,居然没有一个人对哥哥我有信心!

    “虎子,你好了没有?好了就开始吧。”

    既然你对哥哥我如此不满,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在虎子开始的时候,秦远的身影已经开始飘忽不定,让他捉摸不到痕迹。

    曾经懦弱的软蛋,如今好好的嚣张了一把。

    只见他无影脚快速绝伦风驰电掣,瞬间就到了虎哥的身后。

    虎哥扎稳下盘,通过房间内的交手,以及豹子的亲身体验,他知道秦远的速度是优势,扫荡腿也很厉害。

    “又想扫荡腿?你扫不倒我的。”虎哥很有信心。

    可是等待中的扫荡腿,并没有如期而至,而他的屁股却陡然被踹了一脚。

    一个清晰可辨的脚掌印,让在场的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这特么的那里是决斗打架,这分明是踢屁股羞辱人。

    而且此时的虎哥,全身心的防备着扫荡腿,马步扎的极其稳固,可是那个样子,完完全全的就像是故意翘起屁股让人踹……仿佛就在,快踹,用力踹,狠狠踹!

    秦远也不客气,啪啪啪啪!一脚之后,是接连不断的三脚……四个沾着灰尘的鞋底印,相互交错的呈现在虎哥的高高翘起的屁股上。

    呃。

    短暂的停顿之后,是接二连三的大笑。

    李米米身为刑jǐng队队长,带头哈哈的大笑起来,司机老宋等人自然是迎合着,也算不得迎合,因为这实在太好笑了!

    哈哈哈哈!

    决斗的时候,居然翘起屁股让人踢!这和伸长脖子让人打脸,几乎都没有多少的分别。

    甚至可能更jīng彩!

    袁玉捂着胸口,放心了不少,羞怯的她,捂着嘴笑出了眼泪。

    虎哥这边的副手和矮胖子,看在虎哥叔叔的份上,极力的压抑着心中的爆笑。他们的十多个手下,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忍耐力,压抑的笑声,更是让人忍俊不禁。

    当事人虎哥本人,则是暴怒!

    “怎么不是扫荡腿?这四脚根本就一的杀伤力都没有!”

    他的想法是对的,秦远察觉到虎子是想硬抗扫荡腿,临时起意,改成了踢屁股。

    而效果,那是出乎意料的好。

    虎子转身瞪向秦远,可他完全低估了秦远的速度和灵敏,在他转身的刹那,秦远又到了他的身后,趁机又在他的屁股上,加上了一只脚印。

    如此反反复复,没一会儿,虎子的屁股上已经出现了十多个脚印。

    面对如此的羞辱,虎子发狂了。他的动作,粗暴而且直接,完完全全的不做防备,只求攻敌!

    这么一来,秦远的优势,就不怎么明显了。他打中虎子十下,虎子也未必有伤。但是被虎子砸中一拳,那绝对不舒服。

    就在两人呈胶粘状态之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

    “住手,统统都住手!”

    秦远的眼角余光,看到了来人就是饭店里见过一面的汪局长,对此他没有多大意外。

    久战不下,羞辱的也够了,而且秦远相信汪局长应该知道怎么办。

    就在秦远停手的时候,虎哥眼睛一亮眉毛一抖心中一喜,身体前倾,猛地向秦远撞去。

    李米米站在一边,暗叫不好。身体也跟着前进。她极其的恼怒虎子的偷袭,更担心秦远会为此受伤。

    下一秒钟,她又停了下来。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直的瞪着眼前的一幕。

    她自认为刚才如果换做是自己,绝对不能轻易的脱身,无论如何都会受些伤。

    可是,她看到秦远的身影,不可思议的闪开,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