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八章 袁玉的决定

第九十八章 袁玉的决定

    ()    汪局长赶到近前的时候,虎子已经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他低着头,悲痛万分,他眼中偶尔闪过的恨意,非同一般。却被他极好的掩饰住。

    查探一番之后,确定虎子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头部受到重击晕过去之后,他才抬起头来。

    他与秦远了头,和蔼可亲的模样,亲切的扯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在外人看来,秦远和汪局长两人就像是一对极好的朋友兄弟。

    忽然,汪局长拍了拍秦远的肩膀,道:“秦远,打人是不对的。”

    尼玛!哥哥还以为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汪局长喊停,秦远也不打算纠缠,可虎子居然偷袭!

    比卑鄙,谁怕谁!

    比偷袭,哥也会!

    秦远趁虎子暗自高兴,快速的闪开,他这一次没有像往常一样下蹲,然后扫荡腿。

    他直接高高跳起,扫荡腿运用在空中,狠狠的一脚,抽在虎子的脸上。

    只一脚,就把虎子给抽晕了。

    汪局长转眼就要翻脸,就在这时,一声稚气的喊声,让他停了下来。

    “傻大个!你没事吧?”

    在这关键的时刻,居然是p孩郭甘来了。

    她的身后,还跟着气喘吁吁的周老头。

    “甘甘,你慢啊。”

    汪局长看到了周老头,眼皮微不可查的抖了抖。他没有犹豫,立马迎了上去,亲切的打招呼,可周老头并不理他,径直来到秦远的身前。

    “秦远,你没事吧?”

    秦远头,示意自己没事,同时告诫周老头,不要剧烈运动,不然很危险。也责怪了p孩,不要太任xìng。

    “人家,不还是担心你。”p孩撅着嘴,带着委屈和调皮,眨巴着两只烟熏眼。

    呃!

    这p孩居然这么入戏!

    还正当自己是哥哥的女朋友了!

    特么的这丫头知不知道女朋友是要履行女朋友的责任和义务的!

    周老头仰着下巴斜着眼睛看了看一旁毕恭毕敬的汪局长,拿出手机给他的儿子打电话。

    人老成jīng的他,看到眼前的架势,哪里还有不了解的,跟儿子了两句,就把手机交给了汪局长。

    “好的,好的……恩……知道……局长放心……恩我会安排好的……”

    有了周老头这个电话,秦远完全可以放心了,有汪局长的安排,后续的事情,李米米也没有参加。

    逮捕草帽男的案子,落在了她的肩上,这几rì起早贪黑甚是辛苦,和秦远匆匆告别依依不舍的离开。

    所有的人,都相继散去。

    秦远,袁玉,p孩以及周老头四个人走在路上。

    取出一个信封,秦远将她交到袁玉的手上。

    “袁玉,这是汪局长代虎子赔偿给你的,你收下吧,今天这样的事,他保证绝不会再发生,你别担心。”

    借着递信封的时候,秦远触碰到袁玉白嫩的手,滑腻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又碰了一下。

    16岁,还算未成年吧?

    如果那个的话……会不会……就算有罪……只要她自己……

    秦远心翼翼的注视着她的反应,白皙的俏脸上,看不出丝毫的不满和反感,只有一抹羞怯的绯红,诱人至极。

    “秦远,这个我不能收,你收着吧。”这可是救命之恩啊!没有秦远,袁玉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遭遇。

    不收?这个妹纸都还没有过门,都知道一个深刻的道理……她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sāo年秦远,无耻的臆想着。

    “收下,收下!”秦远强行塞到她的口袋里,乘此机会,sāo年默默的揩油。

    “你们不要就给我。”p孩对袁玉很是不满。她嘟着嘴,恼怒她占用了秦远的时间,害得秦远没有时间搭理自己。

    “可恶!我才是他的女朋友!”叛逆的p孩郭甘如此想到。

    被p孩这么一闹,袁玉倒不好意思再推脱,只是深深的看了秦远一眼。

    那一眼,明亮,有神,同时也有些复杂。

    奈何秦远被p孩扯开一旁,不然这sāo年,也许读出什么。

    p孩缠着要自己背,秦远此时郁闷不已,……男女束手不亲懂不!

    关键是那两个肉包,看起来不够吃啊。

    哪有旁边的袁玉那么傲娇饱满挺翘诱人?

    秦远寻找了几次机会,都没法和袁玉好好话,都被p孩给破坏了。

    周老头在一边,不吭声,偶尔忍不住笑两声。

    气氛实在诡异。

    脸皮很白也很薄的袁玉,在p孩虎视眈眈的眼神下,终于忍受不住,对秦远道:

    “秦远,我回学校上课,放心吧,我没事。有空我请你吃饭。”经过特制香肠的滋养,袁玉的jīng神状态和情绪基本平稳和正常。

    秦远依依不舍的道:“我送你吧。”

    他的心中更想:吃饭什么的就算了,与吃饭同等重要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秉烛夜谈,深层次的畅谈一下。

    “我也要回学校,你要送我!”p孩又来捣乱。

    结果,秦远一问得知,两人居然在一所学校。而且学校就在县五中附近,几乎称得上是隔壁邻居。

    老jīng怪周老头,打了声招呼,反而不和秦远他们一路。

    p孩有秦远照顾,他乐得轻松自在,也不理秦远的抗议,就这么拐到另一条路,去找好心大婶秦嫂谈谈情爱。

    人间难得几回chūn,最美不过夕阳红。

    秦远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也只能任由周老头将p孩这个缠人的包袱甩给自己。

    此刻,他行走在两人之间。

    一个白玉无瑕,一个巧娇娃。

    一个懵懂女生,一个叛逆少女。

    一个低头娇羞,一个热闹非凡。

    当这样的组合,走过路口的时候,吸引的眼球,何止少数。

    “你看,那女生皮肤好白啊。我靠,太水嫩了,太水灵了!”

    “跟你没关系。你了一堆的废话,就这句是实话。”

    “她旁边那家伙,看起来还没有我帅了,没天理啊!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命呢?”

    “人品问题!”

    ……

    不远处的声音,秦远三人自然也听到了。

    他嘿嘿的笑了笑:羡慕嫉妒哥哥我了吧,再让你们开开眼界。

    只见好学生秦远,突然探手搂住了袁玉的柔柳腰肢,触手的一片柔嫩,让被人羡慕的秦远,心中更是得意而且舒爽。

    感觉到袁玉的身体瞬间僵硬,微微的颤抖。

    秦远温柔而又一本正经的道:“过马路,很危险,我带你一起走。”

    过马路,的确很危险。

    可是,男人的头,女人的腰,轻易是摸不得的。

    这比过马路更加的危险。

    他的手轻轻的放在她柔软的腰肢上,试探着袁玉的反应。

    也不知是不是读女器的缘故,秦远这个曾今的懦弱软蛋,居然也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一些泡妞的技巧。

    循序渐进,永远是征服懵懂女生的不二法则。

    轻轻的一声‘嗯’,几乎微不可闻!

    像极了那个时候,所发出的模糊不清的音节。

    撩拨人体之潜能,诱人无限之遐想!

    这特么么的还没有怎么样呢,居然都这么会魅惑人啊……秦远忍不住手上的力量加重了一……手掌间带来的感触更深一些……

    袁玉气息有些凌乱,她的脸更红了头更低了,两只眼睛盯着脚尖都忘记看路了,两只手也不知该放哪儿了。

    “过马路,很危险,你带我一起走!”p孩郭甘气鼓鼓的道。

    她的两只化了浓妆的烟熏眼,紧紧的盯着袁玉比她饱满比她凹凸的身体。

    撅着嘴,努力的挺起自己的包子……她生气了。

    “你们什么眼光!本姑娘不漂亮吗?”p孩单手叉腰,对刚才话的两人怒目而视。

    那两人笑了笑,在p孩的身上扫了一眼,目光有看向袁玉。

    潜在的意味,不言而喻。

    “可恶,太可恶了……本姑娘这么漂亮……”

    这时候,从街角摇摇晃晃的走来一个醉汉,似乎是听到了p孩的声音,眨巴了一下模糊的眼睛。

    “不错……是,是……很漂亮……”

    听到醉汉的称赞,p孩雀跃不已,抓着秦远的手臂一个劲儿的摇晃。

    醉汉在口袋里翻找了一下,搜出20元钱,遥遥向p孩递来。

    “终于……被我找到……了一个,姑娘跟……跟我来……”

    呃!

    p孩呆呆的看着,瞬间调频傻愣愣。

    那两个刚才话的人,在一旁放肆的哈哈大笑。

    一些路过的行人,也是掩嘴暗笑。

    p孩气得浑身颤抖,再一次摇晃秦远的手臂……使足了劲儿。

    “秦远,去把他打一顿给我出气,我……我就亲你一下……”

    p孩,你她懂,她基本啥也不知道。

    你她不懂,她又懵懵懂懂的知道一些。

    见秦远不为所动,p孩红着脸顿脚道:

    “傻大个,你还愣着干嘛,这可是我的初吻!”

    呃!

    旁边大笑的两人,差平路摔跤,紧紧的捂着肚子……笑岔气……

    被秦远搂着的袁玉,也是忍俊不禁。暗笑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可不敢这个样子。

    她忽然想到,自己也还保留着初吻。

    早晨的阳光,灿烂而温暖。

    明亮的光芒,温柔的撒在秦远的脸上。

    袁玉低头看了看自己白得不可思议的皮肤,咬着嘴唇,抬起头来,看向被阳光笼罩的秦远。

    她下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