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九章 我在打炮

第九十九章 我在打炮

    ()    袁玉仰着脸,鼓足了勇气。

    她踮起了脚尖,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早晨新鲜的空气。

    “我,我……这样……他……会不会……责怪我呢……”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袁玉攥紧拳头,闭上了眼睛,向秦远凑去……

    p孩猛力的摇晃着秦远的手臂,醉汉的话语,严重的打击了她幼的心灵。

    可是,更严重打击了她幼心灵的事情,眼看就要发生了。

    刚刚,她还以自己的初吻为条件,要求秦远去把醉汉打一顿。

    可是,转眼间,一直受人瞩目的袁玉,突然出现的娇羞神情与模样,以及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无不与她昨晚和妈妈一起看过的韩剧中的女主脚一模一样。

    特么的,这是想偷吻男主角啊!

    而自己,可是男主角的女朋友!

    怎么可以这样!

    怒上眉头,气上心头。p孩心中的那个愤慨啊!

    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叛逆的她,不甘示弱!

    她抓着秦远的手臂,猛地用力往下一拉,悴不及防的秦远,随着弯了下腰。

    就在这时,她腿一蹬借力跳起。

    她人在空中,涂抹了鲜艳口红的嘴唇,就这么印在了秦远的脸上。

    与此同时,袁玉刚刚凑上嘴。突然就感觉到了秦远身体的移动,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了p孩亲吻秦远的一幕。

    待p孩落回地上,还对她露出了挑衅和胜利的笑容。

    “p孩,你这是在占我便宜!”

    秦远摸了摸自己的脸,上面还有口红的印记。

    “哼!就占你便宜怎么样!”她胜利的笑容如鲜花灿烂。

    若不是身上的破烂洞洞装,以及脸上的奇奇怪怪的妆容,让她减了太多的分数,只怕路上的行人,更多的目光,将会集中在她的身上。

    秦远作势要打她的屁屁,她反而故意的高高翘起:“打打,你喜欢就打,不过你要轻,会疼的。”

    无辜的眼神,柔柔弱弱,惹人怜惜。

    这p孩,长大了绝对不得了!

    没有去计较一个醉汉的无礼之言,秦远搂着袁玉的腰,牵着p孩的手,就这么从最醉汉的身边经过。

    如此这般,醉汉可就不干了。他喝得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俗话酒后乱xìng。

    他正愁找姐解决问题呢。

    “兄弟,你一个就够了,让一个给我呗。”他一边,一边把手上的20元钱递过来。

    而且,他毛毛躁躁的大手,就往p孩的身上抓去。

    也不知道这人是啥眼神,难道没看出来……p孩都没有发育完全么?

    这特么的也太重口味了!

    秦远皱了皱眉,没有动手。

    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身为好学生的他,动了动脚。

    丝毫不理会身后仰躺在地的醉汉,秦远等人扬长而去。那两个议论袁玉的人,愣愣的看着三人的背影。

    刚才秦远的无影脚,把他们给震慑住了。

    p孩还回过头来,对他们吐舌头做鬼脸。

    献出了自己的初吻的p孩欢呼雀跃兴高采烈,一路上叽叽喳喳笑语不停。

    袁玉则相对安静的多,只是偶尔会趁秦远不注意,就偷偷的看上一眼。

    没有多久,秦远将两人送到了她们学校的门口。

    忽然,他停了下来。

    p孩的这个样子,进入学校,怎么也不是回事儿……太标新立异了!

    她才读初一啊!

    “你们等下再进去,我先带你们去一人买套衣服。袁玉你的衣服脏了,p孩,你的衣服简直惨不忍睹。”

    袁玉推脱不去,秦远这蛮横的家伙,却没有批准。

    搂着柔软的腰肢,他紧了紧,让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少女身体,贴着更紧一些。

    p孩听到要买新衣服,更加的高兴欢腾,趁着秦远和袁玉话的空当,她又一次成功的在秦远的脸上印了一吻。

    带着两人,来到附近的服装店。

    “你好,欢迎光临。”揉了揉眼睛,服务员的声音有气无力。

    她做这一行,有些年头了。只需要看顾客一眼,就知道是不是真心想买衣服,是不是没钱只看不买衣服。

    她瞄了三人一眼,便直接收回了目光。

    “又是些只看不买的人。”她叹口气看向门外,等待着新的顾客。

    p孩欢欢喜喜东张西望,回头对门口的服务员喊道:“阿姨,帮我们推荐一下。”

    服务员正要出搪塞的话,秦远挥挥手不用麻烦。

    他给两人挑选了最适合的衣服,这厮有读女器,对袁玉的身材和三围,了解的可能比袁玉自己还要清楚。

    他给袁玉选择的是一套嫩黄的少女休闲套装,简单清新而又自然。选好之后,要求她进试衣间立刻试穿一下。

    袁玉犹豫了一下,方才声道:“那我等下自己给钱。”

    摸了摸鼻子,秦远坏笑了一下。强行让其进入试衣间,秦远又选了一套最号的绿sè衣服,交给p孩。

    让两人都进试衣间之后,秦远眼睛依次扫过店中的所有服装,对一旁睡眼朦胧的服务员道: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给我拿黑sè的中码,这边的这两件,还有那边的那件,拿码。这边的要蓝sè,那边的要红sè……”

    秦远指指的,没一会儿就选了十多套女装,和三套男装。

    女人化妆逛街费时间,女孩子试穿衣服,也同样如此。

    衣服都选好了,用jīng美的包装袋,都jīng心的包装了起来。

    睡眼朦胧的服务员,主动表示打八折……特么的十多套……她拿提成都有不少……

    朦胧的睡眼,此刻发出了明亮的光芒。看向秦远的眼神,都让秦远有些害怕……这特么的是要吃人么?

    秦远扫了一眼,便立马移开了视线……秦远虽是sāo年,却也不至于生冷不忌饥不择食。

    这厮,忙着呢!

    等待的时候,秦远拿出手机。一路上只顾着占袁玉的便宜,以及被p孩占便宜。

    拿出手机一看,居然发现了好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

    未接电话,是肖丽和雯雯以及一个没有存名字的号码打来的。

    短信则有雯雯,肖丽,以及秦宛如老师和学委杨兰。

    秦远一一打开,第一个就看到了秦宛如老师委婉的要求他,好好上学,不许旷课。

    并且要求他,要去她的办公室一趟。

    办公室……秦远摸了摸鼻子,心道那是个好地方。

    秦远回复了一个字……好。

    何为好……一男加一女,方为好。

    一男一女,换一种法,就叫做孤男寡女!

    sāo年秦远回想着自己和美女班主任,孤男寡女的在办公室……四片唇瓣相接香津暗度……

    忽然,秦远停止了臆想和回想。

    尼玛,忘记给肖丽报平安!他索xìng直接回了电话,让肖丽安心,简单的了一下过程,告知她袁玉安全无恙。

    打定主意不对秦远谢谢的肖丽,临末的时候,不知不觉,又对秦远了谢谢。

    最后,她还了一句让秦远瞬间兽血沸腾的一句话:

    “今晚,我要好好伺候你!”

    啧啧啧!秦远感叹着女仆同桌越来越会撩拨人了,他的秦远,此刻坚如钢铁,连带着对一旁姿sè普通的服务员,都有些虎视眈眈。

    秦远赶紧把围在腰间的外套,挪动了一下。把自己的欢腾的分身,尽力遮掩起来。

    “咦,雯雯今天怎么找我找的这么勤?”

    带着疑惑,去打开了雯雯的短信。

    “秦远,我,我对你的考核,暂时,暂时告一段落。”

    暂时告一段落?

    意思是……通过了?!

    通过了……就可以……那个……

    哇擦,这些女生,一个比一个会撩拨人啊!

    秦远接着打开雯雯的第二条短信:“秦远,对不起,我现在有急事,必须要立刻赶到市里。”

    心中不自觉的突突跳着,秦远打开了第三条短信。

    “秦远,你怎么不接电话,生我的气了吗?我没有要骗你和耍你的意思,真的,我现在已经到了车站了。”

    还有一条信息,是雯雯请求秦远帮助程幺的事。

    看了看短信的时间,估计雯雯已经离开了。走的如此匆忙,究竟是什么事呢?

    回复了信息之后,秦远打开了杨兰发来的信息。

    “秦远,不要再旷课了,今晚,我完成自己的承诺,就一次!!!”

    三个感叹号,也不知是着重出誓要完成承诺的决心,还是旗帜鲜明的表示自己完成诺言的次数。

    无论是哪一,秦远都很满意。他回头看了看自己选好的物品,暗道杨兰不枉费他jīng心挑选的衣服。

    这时候,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袁玉,终于顾盼生辉的走出了试衣间。

    秦远此时还在看手机,没有注意到。

    反而是一旁的服务员,两眼一亮。

    作为一个工作多年的销售人员,挑选衣服的眼光,自然还是有的。

    她看到秦远随手乱,也不当一回事,可如今,看到袁玉穿着鹅黄休闲套装。

    青chūn靓丽!

    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芳华绝代,乱世佳人……

    以她有限的词汇,都无法完全的形容!

    这个早已过了青chūn告别青年步入中年的女人,心境平稳多年都么有对身边同xìng嫉妒羡慕的那颗心,居然在看到袁玉的时候,产生了浓浓的羡慕和嫉妒。

    袁玉羞怯的站到镜子前,打量自己……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镜中的人,居然是那么的出尘脱俗!

    鹅黄的服装,居然让她看起来匪夷所思的白sè皮肤,居然没有那么的不可思议。

    虽然依旧很白,但是这种白,是漂亮的白,美丽的白,人见人爱的白!

    带着心中的欢喜,她走到秦远的身边,对着低头玩手机的秦远柔声道:

    “你在干嘛?”

    “我在打炮。”秦远实话实,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