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零一章 面朝大海,日到春暖花开

第一百零一章 面朝大海,日到春暖花开

    ()    每一位老师,都知道一个词语,叫做为人师表。

    为人师表的秦宛如老师,内心深处有着激烈的挣扎。

    在看到秦远一头撞来的瞬间,她的脑海中,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与秦远的一幕幕中的滴滴。

    第一次,是在cāo场上。秦宛如被秦远直直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走过去,正准备教导一下,作为一名学生,最起码应该有的礼貌。

    谁知道,刚刚走近,就听到这厮嘀嘀咕咕的什么要老师什么服务什么,追问之下,还当着面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加调戏。告别青涩多年的秦宛如,难得的当了老师后第一次脸红了。

    接着又是上早自习,撅着屁股扭扭捏捏的站在教室门口,迟迟不敢进来,身为老师的秦宛如,站在讲台上,面对如此情形,不由自主的第二次脸红了。

    然后秦宛如让秦远站上讲台,做个自我介绍,以便尽快的融入高三三班做个集体之中。得到的答案,却是摇头。

    接下来秦宛如把秦远叫出教室,强烈要求之下,要求秦远站直,站好。

    这本没有错,可是却看到了秦远在服从她的命令之后,显露无疑的雄伟分身……玉柱擎天,傲视苍穹!

    为此,秦宛如第三次红了脸。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也没有见过这么样的学生。

    恼羞成怒之下,居然得到的检讨书只有三个字。她自认为自己很聪明,要求秦远检讨书写一千次,可是得到的结果,让她再次错愕惊诧哭笑不得。

    她是高三四个班级中,唯一的女班主任,也是历次测验成绩最差的班级班主任,这让她常常抑郁不平。

    可是秦远在她的命令下,站着做试卷,短短两分钟不到,就完成了,而且还全对……第一次让秦宛如在四个班级中得了第一!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的匪夷所思。

    她莫名其妙的被副校长喊去批评了一顿,原因就是因为秦远的旷课。往回走路过转角的时候,突然就被一个男子大力扑倒。

    她以为自己这下完了,结果男子将两人身体调换位置。她没事,他受伤。

    她久旷的身体,被他莫名其妙的人工呼吸,瞬间燃,燃的身体,便再也难以熄灭。

    几乎每天晚上的若有若无的呻吟,更加的她辗转难眠。

    以前在学生那里没收来的一本杂志,让她躲在厕所前所未有的任xìng了一次,居然又遇到了秦远进她的办公室。

    接下来的经历,几乎都可以写成一篇荒诞!

    她稀里糊涂仿佛天意如此一般的被秦远抱了,摸了,吻了……

    而如今,更是直接一头撞进自己的怀里!

    她本能的伸出一巴掌,作为一名自己没有授权之下,自己没有允许的时候,秦远的侵犯……这是一种侵权行为!

    很严重的侵权行为!

    可是,她对秦远的感觉一直很复杂。她的一巴掌,本来应该扇在秦远的脸上,落下的时候,yīn差阳错的放在了秦远的肩头。

    ……

    刚才的尴尬,两人心有灵犀般的暂时xìng的遗忘。

    秦宛如干咳了两声,询问了秦远上午为什么要旷课。

    好学生实话实,雷锋做好事,通常是不留名的,可秦远这厮不是雷锋,于是他将上午的事,简洁的了一下。

    秦宛如其实并没有认真在听,她的胸口被秦远撞击和磨蹭的地方,滚烫得厉害。她的心脏如怀chūn的少女砰砰乱跳。

    “回来就好,以后有什么事,事先跟我一下,上次副校长因为你旷课的事,都把我批评了一顿。校长,如果你再无故旷课,就告诉你嫂子。”

    最后一句,是秦宛如自己加上去的,她想到那晚秦远的嫂子的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焦急和爱护,她就有些微微的嫉妒和羡慕。

    “既然你这么在乎你嫂子,这么一,你以后就得乖乖的听话了吧。”

    秦宛如的想法,得到了确实的验证。

    只要一提到嫂子,秦远的心,就难以保持平静。

    “老师,你放心,我不会无故旷课的,有事我会事先和你打招呼。”秦远恭恭敬敬态度端正。

    实在难以想象,就是这个看似好学生的家伙,在秦宛如的胸口磨蹭着不愿意起身……

    默默的回想怀念刚才的片刻的**,秦远乖乖的跟在秦宛如老师的身后,往教学楼走去。

    他跟在秦宛如的身后,两只眼睛钉在老师的挺翘的臀上。

    像两瓣花儿一样的存在,在走动中摇摆着,荡漾出迷人的韵味。

    sāo年秦远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这韵味十足的摇摆时,非常猥琐的搭起了帐篷。

    配合着浩子那句:少妇少妇,腾云驾雾,太特么的引人遐思。

    在去教学楼的主干道上,病美人孙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看着秦远一步步走近。她的手上,抓着一张火车票,攒的紧紧的,生怕被微弱的秋风吹走。

    “秦远。”她轻声的呼喊了一声。

    秦远低着头,聚jīng会神的欣赏着秦宛如走路时,第二张脸的卓越风姿,与孙茹错身而过,他还犹不自知。

    走在前面的秦宛如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前凸后翘曲线玲珑的身体,顿时也停了下来。

    眼看着又是一次美好的意外,秦宛如愣了十分之一秒,看到了一旁的孙茹……有人在场!

    为人师表的秦宛如老师,伸手挡住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身体即将要撞上自己的秦远。

    “秦远,有人喊你。”

    此时,秦远才如梦方醒。

    他转头看了看孙茹……70的气质评分,没有半分的虚假。哪怕身材和相貌只是中上等,但是在同等姿sè的女生中,她绝对要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球。

    经过了几天的调养,孙茹的脸上稍稍有了红晕,她的眼睛看向秦远,她的目光却似乎又越过了秦远,看向了远方。

    远方,是一如既往的晴空万里,只是与此相反,孙茹的神情低迷而又暗淡。

    “秦远,给你五分钟时间,然后立刻来教室,下节课,我有重要的事跟你们讲。”

    完之后,秦宛如看了看孙茹的身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方才微微的笑了笑往教学楼走去。

    秦远摸了摸鼻子,来到孙茹身前。

    “有事么?”

    姿态不正也不歪,声音不高也不低,神情不卑也不亢眼光不纯也不sè……

    孙茹把手中的车票攥的更紧了些,咬着嘴唇。另外的一只手,伸进了口袋,拿出一张银行卡。

    “这是牛南他们家赔偿给我的五万块,我,我没有告他。”

    不用孙茹,秦远其实已经猜到了。

    孙茹提出把五万块交给秦远,毕竟她的命是秦远救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救命之恩嘛……孙茹咬了咬嘴唇,把银行卡放在了秦远的手边。

    秦远掉头就走,他身后的孙茹眼睛湿润而模糊,想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她看到秦远速度极快的追上了前面身材火辣的女子,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莫名的有些悲伤。

    “老师,借你的笔用一下。”

    秦远的身影,让秦宛如的身体陡然一怔跟着就是一震。

    Bi……这个能随便借的吗?

    好学生秦远,到没有秦宛如想的那么邪恶。

    这时候,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响起。

    秦远直接从秦宛如的手中,强行借走了一支圆珠笔,跑回孙茹的身前。

    “把你的手伸出来。”

    孙茹听话的伸出手,如鲠在喉的感觉依旧存在。

    唰唰唰!

    笔走龙蛇,秦远快速的写下十几个字,然后道:“这些是我开给你的药方,这是一个礼拜的量,坚持两个月,身体应该就差不多了。”

    秦远赶着去上课,秦宛如拿出他的嫂子压他,他无从招架,乖乖的做一个听话的好学生,也就没有注意到孙茹的右手一直握着拳头。

    更不知道,那里面是一张凌晨离开县城返回老家的火车票。

    没多久,秦远就返回了教室。

    他的旷课行为,似乎都让同学们习以为常了。只不过关注的目光,依然不少。

    秦宛如把教材放在讲台的高桌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在秦远的身上微微的停顿了刹那,高声道:

    “同学们,你们明年六月份,就要高考了,在这最后的一年,大家都要好好的收收心,准备进行冲刺。”

    她顿了顿,拿起手中的一本材料,再次道:“同学们,你们读书,并不是为了老师,也不是为了父母,你们更应该为自己而读书。”

    缓慢而有力的声音,传遍整个教室。秦宛如这节课似乎感触颇多,时而还引经据典,聊着聊着,就谈到了理想。

    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

    理想是火,燃熄灭的灯。

    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

    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秦宛如抑扬顿挫的引导着学生,对未来展开美好的想象。

    她提到她自己时候的理想,就是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海子的理想就是面朝大海chūn暖花开……今天的这节课,就是围绕着理想,写一篇作文。

    秦远摸了摸鼻子,对自己的未来还没有具体的规划。

    不过,到理想,他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此生要照顾嫂子,要让嫂子过好rì子,令嫂子幸福快乐……

    接着,他又想到了童颜巨,rǔ萝莉向倩倩,娃娃脸代课老师高艾,海豚臀校花雯雯,美女班主任秦宛如,身材火辣对自己绝对服从的同桌女仆肖丽,与波多身材一模一样的老板娘陈香,可成长状态的刘玉婷……

    秦远一边想,一边唰唰唰的在本子上一挥而就。

    没一会儿,一篇洋洋洒洒的作文就写好了。

    他放下笔,看了看结尾的一句,了头甚是满意。

    理想……有一所舒适的房子,面朝大海,和心爱的女人,rì到chūn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