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零三章 李兰的奇葩丈夫

第一百零三章 李兰的奇葩丈夫

    ()    秦远施展无影脚,快速的往校门口跑去,在教学楼下,却意外的停了下来。

    “蹄子,没长眼睛啊!”

    “我这么大的人,你看不到吗?眼睛瞎了?”

    “你是不是故意撞我的?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吧?”

    “你你为什么要撞我?快!”

    ……

    一个粗狂的声音,大声的斥责着。声音的主人人高马大体格魁梧,而他的面前,则站着一名巧玲珑的女生。

    女生低着头,不断的声着对不起,不断的道歉,不断的赔着不是……可是,得到的结果则是高大男子的更大声的斥责。

    这么一个大个子,被一个女生不心撞了一下,能有多大的损失?

    如果换做sāo年秦远,他巴不得天天被女生撞,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被女生撞……而且最好是用身体最柔软的那个地方来撞!

    他放慢脚步慢慢走近。

    看到了高个子旁边的李兰,以及李兰推着的轮椅上,坐着一名目光深邃的矮瘦男人。

    矮瘦男人温和的劝着高个子,话的声音不急不缓不紧不慢不轻不重。

    “老吕,算了,人家姑娘又不是故意的,再你又没怎么样。”

    不劝还好,越劝高个子越发的不饶人。

    “什么叫做不是故意的?我看她就是有意的!马路这么宽,她干嘛要站在我的前面,看到我来了,亦不知道让开,这不是有意的是什么?”

    听到大个子这么一,周围的学生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感情是这个女生站着没动,这个大个子自己撞了一下,反而倒打一耙。

    天下之事无奇不有,天下之人奇哉怪哉。

    秦远在十米之外,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摸了摸鼻子,正准备给李兰打招呼。

    大个子自然也听到了周围的议论声,大声嚷嚷道:

    “你们干嘛干嘛!你们看不到我是一个残疾人吗?老师没有教过你们要尊敬爱护残疾人吗?都他妈的没有教养!”

    他把自己的裤管拉起来,露出了两只让人不忍直视的腿。只见他的左腿乌黑肿胀,像过期的黑面包。而右脚原本腿的位置,被一根钢管取代。

    围观的人,无不触目惊心。

    人之初,xìng本善。同情弱者,是人的一个天xìng。

    四周的人,虽然对大个子粪坑一样的嘴巴深恶痛绝,但是看在他是一个残疾人的份上,都没有太过计较。

    而一旁穿着宽大校服的瘦弱女生,则低着头接受着众人的口诛笔伐。

    为老弱病残孕让座,扶老弱病残孕过马路,关心爱护老弱病残孕的身心健康……等等,这都是我们华夏人民从接受的良好教育,这是传统美德。

    没错!很对!确实应该!

    可是大个子的行为,却让人有些不舒服,周围的人心知肚明,却也不好出头。

    被人随便扣上一歧视病残的帽子,在这个三人成虎人言可畏的现实世界,结局无疑将会很悲惨。

    女生低着头,她自己也知道这一。但是,她确实很无辜:她只是蹲下来绑了一下鞋带,然后回头看了一下身后……吃饭的时候,她就在寻找一个人,只是那时候人多,而她害羞。

    她记得那个人还在她的身后,所以,她故意磨磨蹭蹭的在路上……等。

    谁知道没有等来她想要等的那个人,反而在站起身的时候,被一个大个子无缘无故的撞了一下。

    轻微的碰撞,两人都没有什么事……这是一件事。

    可是大个子却紧抓着不放,气焰嚣张咄咄逼人,硬是她故意撞人。

    在她反过来道歉的时候,大个子不但不接受,反而越发的怒不可解。

    委屈的泪滴,怎么也止不住的溢出了眼眶。单薄的双肩,也在不停的抽搐。

    “爸爸妈妈没有了,nǎinǎi也离我而去,一个人……挨骂……受委屈……好想他的肩膀……”

    她的心中,不自觉的想到自己被打劫时,那个突然出现的身影……自己深夜站在桥上怀念nǎinǎi,犹豫着要跳下河,追随nǎinǎi而去,又遇到了那个身影……恶霸乡邻半夜强闯进屋,依然是他挡在自己的面前。

    自己宝贵的初吻,也被他霸道的夺取……

    她只觉得耳边很吵,都快听不到大个子的声音了,疑惑的她微微抬起头来,看到了大个子极度愤怒的扭曲的脸,以及一只硕大的巴掌。

    那巴掌蒲扇一般,带着呼呼的风声,向着她的脸上狠狠的扇来。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残疾人吗?贱人!敢瞧不起我,我打死……”

    大个子重重的一巴掌,从上而下……周围的人微微有些不忍和不耐,却也没有出声制止。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那宽大的手掌,即将拍在瘦弱的脸上,顷刻间就会传出啪的一声响亮。

    有的人同情,有的人担心,有的人漠视,有的人面无表情……女生的心中,忽然希望自己等待的人不要出现。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而那个夺走了她初吻的人,在她的心中非常的优秀。

    “如果被他看到我挨打,他一定会对我很失望吧?被打的样子肯定很丑,那样子他肯定不喜欢。他会在一边看热闹,还是转身离去?”

    被打,她并不担心。被打之后的样子,被他看到,这才是她最为担心的。

    “咦,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打下来?难道大个子良心发现悔过自新改过向善?”

    女生抬起头,看到了那个蒲扇大的巴掌,就在自己的眼前,却被一只手阻拦住。

    她的目光顺着那只手延伸,看到了熟悉的他……她想哭,心中的委屈,寻找着突破口,不由自主的却又笑了。

    同时,她又想笑,亲人都离去,心中只住着那么一个强行夺取她初吻的那个人,而这个人,在她委屈难过彷徨无依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想笑,眼角却又留下了眼泪。

    她哭笑不得,梨花带雨。

    “他妈的,你给我放手!怎么,你也瞧不起我这个残疾人吗?还是你想要欺负我这个残疾人?”

    秦远稳稳的抓着大个子的手,对他的胡搅蛮缠甚是鄙夷。这家伙,很难是极度的自卑,还是极度的自傲……或者心里本来就有毛病。

    明明没有道理的事儿,偏偏要撤出自己残疾人的身份,站在道德的制高上俯视众生。

    摸了摸鼻子,秦远温柔的对女生了头。

    他也是在刚刚,女生抬起头的刹那,方才认出这个普通而又瘦的女生,就是被读女器判定为可成长状态的刘玉婷。

    转过头,对大个子,秦远就不怎么温和了……神情严肃眼神犀利。

    “残疾人也是人,是人就要懂得一个道理:若要别人尊敬自己,自己首先要尊敬别人。这一,幼儿园的老师,应该教过你。”

    大个子张了张嘴,正yù训斥,秦远却不再看他,反而对周围的人,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不理旁边大个子涨得通红的脸,也不理李兰的yù言又止,更不理会周围的议论纷纷。

    秦远不急不缓不紧不慢,缓缓诉娓娓道来。

    不久前有一条新闻,一个老人上了公交车,命令一个女学生起来给他让位。

    女学生看到车里还有几个空着的座位,而且她的位置也不是老弱病残孕的专用座椅,于是没有起来。

    于是那老人,就生气了。他自己是老年人,女学生就应该让座,这是他应该享受的权利。

    老人一边,一边当着众人的面,坐在女生的身上。

    秦远完之后,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学生,然后瞪着大个子,一字一顿的道:“尊重你,这是道德,可你不值得尊重,这是事实。”

    他不给大个子狡辩的机会,把新闻联播里面的那一套理论声情并茂的复述了一次。

    什么绑架了道德,什么扭曲了人xìng,什么颠倒了义务的含义……秦远依次列举了张海迪等人身残志坚的典范传奇。

    身残志坚深有傲骨与人为善,无论这样的人,变成什么样子,都会赢得人们的尊重。

    字字珠玑句句实言,得大个子长大了嘴巴呆立当场。

    李兰推着轮椅男人,来到秦远的身边。

    “秦远,老吕出车祸的时候,受了刺激,你别放在心上。这是我,我的……”

    轮椅男人接过吞吞吐吐的话语,淡淡的道:“我是她的丈夫。”

    秦远的身体陡然一怔:李兰的丈夫?那她和自己……他忽然觉得有些头大。

    “我是她的丈夫,前任的。”轮椅男注视着秦远,神情淡然,看不出喜怒哀乐。

    仿佛是在解释,他又道:“我们是好朋友。”

    李兰看了看轮椅男,然后又看了看秦远。她告诉秦远,这个就是她所的最好的朋友。希望秦远可以帮忙治好。

    大个子听到李兰的话,大声的表示反对。

    开玩笑!老专家老教授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可以治好?

    骗幼稚脑瘫的三岁孩呢!

    “他能够治好?你们以为他是谁?是神仙?半大子,狗屁不是!”

    大个子鄙夷的吐了一口浓痰,歪着脖子咬牙切齿的道:“如果这子可以治好老罗的腿,我就把我脚下的假肢吃掉!”

    突然,人群外也陡然冒出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