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零四章 身体,味道如何

第一百零四章 身体,味道如何

    ()    突然,人群外也陡然冒出一个声音。

    “他要能治好,我就把我的鞋子吃掉!”

    言之矬矬,恨意凌然。

    此人瞪着两只大眼睛,对秦远怒目而视。

    周围的人不知所谓,让开一条路让其进来。

    “秦远,你王八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来人指着秦远的鼻子大声道,由于生气,胸口起伏的厉害,那样子……就像是里面藏了两只雀跃的兔子。

    大个子此刻更是高兴,刚刚被秦远批得他羞愧难当无地自容。现在有人和他站在一条线上,他乐得看热闹。

    他时不时的对李兰的丈夫抱怨几句,斥责李兰完全儿戏。

    上医院看病,这是常识。

    上医院看病,找专家教授问诊,这也是常识。

    上医院看病,找专家教授问诊,首选年纪大资格老的医生,这还是常识。

    轮椅男的症状,比大个子的还要严重,已经完全无法站立。

    大个子的症状,也有了逐渐恶化的趋势。短短的几年,已经跑遍了不少的大城市大医院,效果却并不怎么样。

    李兰要带他们来找神医,大个子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抱着侥幸的心里,也跟着来瞧瞧。

    可是,在李兰的介绍下,大个子老吕实在太失望了。

    眼前的人,约莫十仈jiǔ岁,普普通通的样子,在一所普普通通的高中读书……这怎么可能是神医!

    特么的连神棍都不像!

    神经病还差不多!

    老吕一个劲的摇头,在轮椅男老罗面前坏话连篇歹话一摞。

    摸了摸鼻子,秦远对老吕的仅有一的同情,也慢慢的淡了。

    “王八蛋,活该戴绿帽子。别把老纸惹火了,不然我让你头的生命颜sè更浓郁!”

    秦远在心中,气愤的道。

    虽然给人戴绿帽子这种事,忒不地道,可是有些人,不这么做,还真不解气!

    这样的人,秦远懒得理。

    他在想,气势汹汹而来的程幺,什么时候打电话给自己了?

    早上的未接电话,好像是有一个没有保存名字。

    “我为什么要接你电话?”秦远反问道。

    “不是我要求你一件事吗?你怎么……”

    秦远直接打断她的话,道:“是你要求我,又不是我要求你。”

    特么的,这女生胸大无脑吧?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求人的觉悟!

    这么一想,秦远越发的觉得程幺没有头脑。

    只不过没有头脑的女生,通常都胸大,秦远的目光,便在她的胸部形成了焦。

    不是太大,比不上嫂子方芳和老板娘陈香,也比不上童颜巨,rǔ萝莉向倩倩,不过与同桌女仆肖丽应该相差不了多少。

    一只手掌,还无法完全掌握。

    特别是现在,上下起伏波涛翻滚的样子,格外引人注目。

    程幺怒目而视的瞪着秦远,秦远居高临下的俯览她衣领深处的沟渠风光。

    绿sè的长袖体恤,彰显了年轻女生的活力,尤其突出了衣服里面鼓胀处的活力……忽上忽下蹦蹦跳跳活力四shè!

    秦远的视线,顺着微低的领口,不断的往深处钻去……两座高山之间,是一条深深的迷人的诱人遐想引人犯罪的景观带。

    完完全全的平等分割线,左右对称两边均匀。

    了头,秦远对目所能及的风光表示赞赏。

    “你答应了?”

    程幺欢呼雀跃,充满活力的年轻身体,引人注目的地方,活力四shè的表现方式尤为明显,‘雀跃’二字得到了极好的诠释。

    摸着鼻子,低头欣赏风光的秦远心中大呼过瘾。

    “我答应什么了?我可什么都没有答应你。”

    哥哥我这只是对你的头脑表示无声的批判,以及对你的匀称饱满的胸,表示无言的赞赏。

    真正答应的,则是李兰……这个强制把自己拉到宾馆,要把自己个强X了,结果反被自己梅开二度的护士姐。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自己好的人,就应该尽力的回报,否则会遭天打雷劈。

    李兰给了秦远一段美好而且**的时光,令他获得了诱人的40技能。

    秦远老早就打定主意,要帮助这个对自己提供制服诱惑外加一条龙服务的年轻护士。

    不再理会面前的有胸无脑的程幺,秦远来到轮椅男的身前。

    “你似乎并不担心,难道你对我很有信心?”

    从始至终,轮椅男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置身于世外,不问尘世,哪怕他知道自己下一秒钟就死去,他也不会有更多的反应。

    轮椅男只是平静的笑了笑:“那场车祸没有死,我就觉得自己已经赚到了。”

    周围的人群,啧啧称奇,看热闹的围观者也越来越多。在这样的环境下,不适合给病人看病。

    秦远示意李兰把轮椅男的裤脚卷起来,他转身让刘玉婷回教室准备上课,再一次俯览了近在咫尺的程幺衣领中的chūn光。

    被秦远如此**裸的盯着看着瞧着,程幺居然犹不自知……有胸无脑,名不虚传。

    “喂,你到底帮不帮忙?你要是不帮忙,我就叫雯雯以后不理你。”

    程幺的嘴中,不断的蹦出诸如此类的话,秦远直接将她的话无视了。

    他神情专注的看着轮椅男的腿脚,瘦,干瘪……像脱水的茄子。

    症状的确很严重,比他原想设想的还要严重一些。他的下肢肌肉萎缩已经不是初期,甚至还超过了中期,达到了中后期。

    瘦骨嶙嶙,都不足以形容。

    看到秦远皱起了眉头,李兰焦急而又担忧。

    “秦远,还能治吗?”

    轮椅男笑了笑,淡淡的道:“没关系,不碍事,我早就有心理准备。”

    秦远摸了摸鼻子,考虑了一下,一边的高个子老吕和程幺两人冷言冷语叽叽喳喳,吵得他心烦意乱。

    “去我的寝室吧,我给你详细的看看。”低调的秦远,可不想自己有把握。从而引来周围更多人的围观。

    特么的……哥又不是动物园的猴子!

    特别是有几个年轻的妹纸,那眼神……仿佛随时准备扔几个香蕉过来!

    老吕和程幺可不这么想,他们心秦远没有把握以及吹牛皮,故弄玄虚故作姿态故布迷阵。

    秦远推着轮椅,对两人直接无视。漠视他们的存在,让他们像丑一样蹦跶。

    两人愤愤不平的抗议了两句,最后带着复杂莫名的情绪恬不知耻的跟在了秦远的身后。

    秦远和宿舍管理员老韩打了声招呼,两只手将两只轮椅提起来试了试重量……不是很重,加上轮椅,也不过仈jiǔ十斤。

    “你们两个过来,把人抬到我寝室去。”秦远眼珠子一转,对李兰和程幺下了命令。

    李兰当然没有异议,可程幺就有些不满。

    “你自己怎么不抬?”

    “你还要不要救你哥哥出来?”不怕你不听话,秦远琢磨着要让程幺有求人办事的觉悟。

    哥又不欠你钱,也不是你的谁谁谁,完全可以不帮忙。

    秦远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李兰和程幺抬着轮椅跟在身后,剩下的高个子老吕傻眼了。

    他的腿,走平路,还马马虎虎,上楼梯……这特么么的完全是受罪!

    心中恨不得直接将秦远骂死,却又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办法,可以医治轮椅男的腿。如果轮椅男的腿,都可以治,那自己的腿,也应该可以。

    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淡然处之。

    健康的身体,谁都想要,病痛的折磨,也是他脾气暴躁无理取闹的根源之一。

    秦远让李兰和程幺,去看着老吕,心照顾着别让他摔跤,但是不能扶。

    这两个有求于他的人,只有对秦远唯命是从。

    痛苦的老吕,咬紧牙关,颤巍巍的一步一步走上楼梯,在两位美女的注视下,艰难的往上攀爬。

    这是秦远对他的粪坑嘴巴,所略作的惩戒……秦远丢给了他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就呆在楼下,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自己爬上来。

    不是口口声声的提尊严和尊重吗?尊严和尊重,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争取的。

    秦远的猜测,真的得到了证实。他猜测老吕会自己走上来,事实也是如此。

    他面向轮椅男,提出了自己的另一个猜测。

    “你有话想对我?”

    没想到这个猜测,立马也得到了证实。

    “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他的目光深邃,既像是遥远的星空,又像是辽阔的大海,他的眼神平淡,内敛,包罗万象。

    这是秦远所看过的所有人中,最为特殊的一双眼睛。看上去死气沉沉,偶尔闪过的一抹光华,却又生机勃勃。

    他的眼神神态,就像一个远古的巨人,和他的身体,完全是反比。

    “你放心,我会尽力治好你的。”低调的秦远,委婉的表示,自己可以治好他的症状。

    轮椅男笑了笑,对秦远的话并不放在心上。

    “没关系,我知道自己的腿是什么情况。看了这么多年,也听过各种各样的回答,你这样的回答,我听得最多。”

    忽然,他的眼中陡然明亮,身体也忽然往前倾,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怪异和扭曲。

    “李兰的身体,味道如何。”

    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让秦远错愕呆愣。

    哇擦,那晚的事情,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