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零六章 软软的,好舒服

第一百零六章 软软的,好舒服

    ()    这时候,一个人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不用看,秦远也知道,进来的人就是程幺。

    果然,没错。

    程幺气喘吁吁,咬牙切齿。

    “怎么样?我都了不行了,也不知道你们听谁瞎。这家伙怎么可能会治病?这家伙本身就有病!”

    对程幺的乌鸦嘴,秦远有一种拔出自己的凶器,将她开口闭口都没好话的嘴,完全堵死的冲动。

    特么的,这是在求人吗?完全像是债主在讨债!

    如不是房间里还有轮椅男,秦远不定还真的有可能在气急之下,做出这么冲动的事。

    摸了摸鼻子,淡淡的道:“我刚才不是让你去看着高个子吗?”

    潜台词很明显,不听话,就别打算哥哥给你帮忙。

    程幺气急败坏的冷哼一声,道:“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今天不给我把我哥哥救出来,我……我……要你好看!”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再给你一次机会。”秦远也来火了,如不是看在雯雯的份上,老纸理都难得理你!

    还正当哥哥我是泥捏的……没有脾气呢。

    程幺狠狠的瞪了秦远一眼,方才不情不愿的转身出门。

    可是没一会儿,她又跑了进来。

    “秦远,你给我记好了,你今天一定要把我哥哥给救出来,否则……”

    不等她完,秦远伸出一根手指头,接着又伸出第二根手指头。

    一,二……

    “你……你……”

    程幺最终还是妥协的离开,只不过眼底对秦远的恨,简直不可思议。

    秦远心中暗,哥哥又没有怎么着你,瞪老纸干啥?看了看程幺的曲线曼妙的背影,如果怎么着一下……似乎也不错。

    不过,很关键的是,程幺的哥哥程二苟的行为,确实惹怒了秦远。虽然认识的时间不久,可是秦嫂和老周都是好人,而且是程二苟所作所为的直接受害人。

    他也许一个电话,就可以让程二苟出来。但是,他还是故意拖延着……程二苟必须要受到该有的教训。

    “你女朋友?”轮椅男问道。

    秦远摇了摇头,要真是自己的女朋友,他早就一把推倒狠狠的蹂躏了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一个轮回接一个轮回了!

    这样的女生,不接受最严厉最残酷的调教……简直太不像话!

    他选了一根最细的绣花针拿出来,用打火机烧了烧,仔仔细细的消了消毒,正准备给轮椅男治疗。

    这时,程幺仿佛yīn魂不散一般,又跑了进来。她双手捏拳情绪激动:“我很急啊!”

    急啥?急着伺候哥的话,哥就如你所愿,为了你的梦想,献出哥的身体……

    如果不是这件事,那你急就急吧,跟哥哥我可没什么关系。

    秦远有些无奈,对于程幺的有胸无脑都无语了。

    他索xìng不予理会,站在轮椅男的身前,摸了摸鼻子,思考了一下。

    “你就这样拿着一根绣花针给人家看病?”

    “麻烦了,雯雯倒霉了,这人傻了。”

    “喂,跟你话呢!你不会真的有病吧?”

    特么的,你丫的才有病!

    秦远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和有胸无脑的程幺一般见识。

    和傻子讲道理……对牛弹琴。有时候和女人讲道理,也同样如此。

    于是,秦远打定主意,不对牛……弹琴。

    “你的腿虽然能够治好,可也不容易,我先帮你遏制恶化。”秦远对轮椅男头道。

    轮椅男老罗依旧云淡风轻波澜不惊平淡如初,他温和的笑着,对于自己的腿,完全不在意,反而对秦远很满意。

    “我的腿,我自己知道。治不好,没有关系的。”他反过来劝秦远不用担心。

    秦远准备施针,却被程幺拦了下来。

    “你想干嘛?你手上拿的可是绣花针啊!你想要在他身上绣花吗?”

    郁闷的秦远,已经无语到极。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特么的有可能是唐僧!

    拿绣花针的也不一定就是东方不败,特么的哥哥我这是在治病救人!

    此刻的秦远,很想反驳一句:不在他的身上绣,难道在你的身上绣?在你的身上就不是绣花了……那叫持枪上马攻城掠寨直捣黄龙!

    农村土话,叫做耕田!

    “咦,你看外面是谁?”秦远惊诧的看着程幺身后的门口。

    在程幺转头去看的刹那,秦远挣脱她的阻扰。迅速的在轮椅男的腿脚上,时轻时重深深浅浅的扎了六六三十六下。

    速度极快,毫无间隙,让轮椅男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他经过很多的专家教授的会诊,那些犹疑不定的手法,以及故作莫测高深的神情,实在见过太多了。

    可是秦远看似随意的几十针扎下来,他已经两年没有知觉的腿,忽然有了一丝灼热和酸麻。

    短暂的施针,却让秦远心力交瘁满头大汗。

    别看到刚才仿佛在变魔术一般,其实那是他综合了他自己所有的疑难杂症中级诊治能力,几乎是全身心的投入,超水平的发挥。

    刹那的瞬间,就耗费了他极大的心神。

    虽然对轮椅男关于爱的阐述并不苟同,但是对他和李兰两人的感情,还是很赞赏的。就为了这一,他也决定要尽心尽力的为轮椅男治疗,直到治好。

    轮椅男,确确实实是个好人啊……不但待人温和脾气好,更好的是,他由衷的感谢秦远的助人为乐!

    六六三十六针下去,轮椅男的持续恶化的症状,基本就遏制住了。再巩固两次,以及找一个好的修复方法,轮椅男就可以站起来行走。

    像正常人一样,漫步人生。

    扎针完毕,秦远站起身来。

    忽然,他的眼前一片模糊……头晕目眩。

    他完全低估了自己心力交瘁的程度,摇晃了一下,他的身体猛然向前倒去。

    轮椅男惊喜的感觉到自己的腿脚,终于产生的知觉,对秦远的感激,比起刚才又翻了一倍。

    看到秦远摇晃的身体,赶紧张开双手。

    呃,男人……好可怕……

    程幺转头,看到门口空无一人,心道自己上当,一时间怒火难息,对秦远的恨意,又往上涨了一大截。

    她转回头,正准备对秦远实施语言轰炸和噪音攻击。

    突然,看到了秦远的身体,直愣愣的往前倒去……前面可是一个脆弱的瘦病残!

    没有来得及细想,她立马张开双手,准备把秦远拉住。

    就在这时,在轮椅男和程幺两人的眼中,秦远的身体,陡然的停止了倾倒,并且极其的不可思议的做出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他的身体,突然之间,一百八十度垂直逆转。

    程幺惊呼一声,秦远的脑袋堪堪撞进她的怀里,并且还有意无意的挪动了一下方位,寻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软软的,酥酥的,暖暖的……嗯,很舒服……

    “王八蛋,你!”程幺愣了一下,也没有注意到秦远的神情疲惫,自己的胸部突然遭受到侵犯,条件反shè的一把将秦远推开。

    “别推,他晕倒了!”轮椅男面对这秦远,自然知道他的情况,立马惊呼出声。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程幺一把将秦远给往一边推开。

    在轮椅男的提示下,程幺方才留意到秦远的脸sè确实很差,额头的冷汗犹自清晰。

    无毒不丈夫,最毒妇人心。

    可是平时的女人,心地还是像她们的胸一样的柔软。

    把秦远推开之后,察觉到秦远的异样,程幺立马再次伸手去抓秦远。

    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

    秦远倒向一边的身体,再一次的陡然止住,又一次的违反牛顿定律的常规,逆转一百八十度。

    在轮椅男的呆如木鸡,程幺的目瞪口呆下,秦远华丽丽的一头栽倒在一片柔软之中,软软的,酥酥的,暖暖的……好舒服……

    秦远有了短暂时间做缓冲,头晕目眩的感觉,已经不是太过严重。

    不过刚才的一幕,他也没有作假……这特么的完完全全确确实实是本能。

    幸亏当初兑换的能力是无影脚和扫荡腿,连续两次对身体的下半身,进行了增幅和改善。在加上xìng福起航称号,对身体的百分之十的增幅。

    如此这般,才让他在仅有的一丝意念下,还能够让自己的身体,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幸福的举动。

    摇了摇脑袋,调整了姿势,秦远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眯着眼睛,等待着程幺再一次的将自己推倒。现在他已经丝毫不担心,被推了。那种头重脚轻的晕眩已经好了大半。

    只是现在的这个位置……的确很舒服,他舍不得离开。

    不过,时间整整过去了三秒,他的身体依然没有被推开。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过去了,依然舒舒服服的享受着舒舒服服的柔软,体会着绵软温暖的弹xìng。

    “咦,这有胸无脑的程幺傻了?不过这个姿势……哥喜欢!”

    既然不反对,那哥就当你是默许了!

    秦远摇晃着脑袋,把头埋得深了一些……更深了一些。

    柔软所在的主人程幺,则傻愣而惊叹的看着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