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零七章 震精

第一百零七章 震精

    ()    有胸无脑的程幺,此刻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轮椅男。

    轮椅男的腿脚凄惨的样子,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怎么能算是一双腿啊……简直是两截年代久远的木头!

    可是,就在她不敢相信之时,轮椅男却兴奋无比的激动起来。

    “我居然又有知觉了!”

    “我居然又有知觉了!”

    仿佛复读机一般,重复的念叨着这句话。

    这些还不足以让程幺目瞪口呆,让她如此的是轮椅男居然要挣扎着站起来。

    他咬着牙,浑身颤抖着,眼角滑落一滴清泪……他喜极而泣。

    “不会吧,这个讨人厌的坏家伙,真的是神医?”

    想了想,程幺依旧不敢相信。

    她低头看了看如同调皮孩的秦远,仍然在自己的胸口磨磨蹭蹭。

    气恼的她很想一把推开,最好再踹上两脚。却又担心,一不心把晕倒的秦远给摔伤了,从而令今天无法救出自己的哥哥。

    心翼翼的把秦远推开,可秦远那么重,想轻轻的推开,哪有那么的容易。

    而且,轮椅男的行为,也让程幺很担心。

    那两截木炭腿,万一摔一下……后果难以想象啊!

    双腿突然出现的知觉,虽然很轻微,却依然让轮椅男激动的无以复加。

    他挣扎着想站起身来,手扶着轮椅,缓缓挪动自己的枯槁的身体。

    一分一毫的挪动着,心中对秦远的感激,一个劲的蹭蹭蹭往上猛涨。

    明知道他自己现在的状态,不能够站起来。可他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咬牙坚持着,继续挪动。

    他的脚,放在了地面。一丝一丝的给腿施加重量。

    有了痛觉了!

    他的眼睛灼热起来,多少个rìrì夜夜啊,终于又一次的有了痛觉了。

    虽然,依旧不是特别的明显。

    轮椅男不大却灼热的双眼,有些发红。他用力的咬着牙,撑起身体……

    “特么的有病!”

    秦远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暗骂着,好不容易才刚刚遏制住,轮椅男现在的行为,无疑是傻逼脑残外加二百五x次方!

    哥哥我好不容易才换了一个好姿势啊,你丫的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的**?就算你止不住这种白痴的行为,好歹也等哥哥我再多享受一下啊!

    心中恼火的秦远,不得不离开程幺的无脑却有胸的温暖之处柔软之乡。

    他动若狡兔形若闪电,瞬间就从晕倒的姿态中,调频到了最佳状态……稳稳的扶住了险些摔倒的轮椅男。

    “你现在刚刚遏制了继续恶化的趋势,现在还不能站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

    秦远扶着轮椅男坐会原位,告诫他现在的这种行为所产生的恶果。

    程幺仿佛还在做梦,她对秦远的印象极其的不好,究其原因,却又难以明……总之,就是看不顺眼。

    若不是需要求秦远帮忙,她不定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浪费在秦远的身上。

    “他真的是神医?那我父亲的毛病可以治么?不过我父亲的是瘾,不是病……不过,这些人不是他是神医么?”

    心中纠结的她,看着轮椅男即将摔倒,却还是如同没有看见一般……她的心思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世界。

    直到秦远陡然从她的胸口离开,她方才如梦初醒。

    坏蛋!

    可恶!

    暗啐了一口,程幺心中怒骂秦远居然占了自己那么久的便宜。自己却没有推开……刚刚还有那么一丁的享受,对于离开的秦远的头,起伏的胸口还有一些留恋不舍。

    “程幺,你有病啊!”她自己在心中怒骂自己。

    骂自己并不解气,她转而又想骂秦远。

    可是,看到秦远弯着腰扶轮椅男的背影,到嘴的话,她又骂不出口。

    “看在你今天要帮我救出我哥的份上,占我便宜的账,就……就先欠着了!”

    嘀嘀咕咕的程幺,也赶忙走过去扶轮椅男。

    而这时,李兰也跑着进来。

    “怎么样?能够治吗?”问轮椅男的同时,也是在问秦远。紧跟着,她又解释道:

    “老吕上了楼梯,不需要人照顾了。”

    轮椅男激动万分,不久前云淡风轻的淡然一去不再。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彰显着压抑不住的激动。

    “你们聊聊,我出去抽根烟。”秦远对程幺设了个眼sè,把房间让给轮椅男和李兰。

    这时候的两人,肯定有很多话。

    秦远走出房门,来到斜对面的楼梯口。动作娴熟的掏了一根烟,泰然自若的着火,很是舒服的吸了一大口。

    紧跟在他身后出来的程幺,皱着眉头,扇了扇眼前的空气。

    “很享受吗?”对男生抽烟,她很反感,特别是看到她所反感的男生抽烟。

    享受吗?

    看了看程幺的胸,秦远了头,确实很享受。

    “你今天太……太过分了!”

    趁着周围没人,程幺打算和秦远算算账。对于秦远集中在她柔软处的视线,有胸无脑的她,还没有觉察。

    “怎么了,我怎么过分了?”秦远明知故问。

    “你,你是故意的!”程幺顿足道。

    没错,哥就是故意的。可是哥不告诉你。

    “我怎么故意了?”好学生秦远,发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优良作风。

    “你……你撞我那里……你是故意的!”程幺捏紧了拳头。

    呃,现在才知道?当时干嘛去了?

    秦远嘿嘿的笑了笑,恬不知耻的问道:

    “我撞你哪里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告诉我,我撞你哪里了?要不你让我再撞一次?如此这般,我就知道我撞你哪里了。”

    仿佛绕口令一般,秦远继续忽悠。

    没多久,李兰推着轮椅男出门。

    “秦,秦远,谢……”李兰极力的掩饰心中的激动,话都有些语无伦次吞吞吐吐。

    不过,她的话没有完,就被秦远给打断了。

    “其余的话,就别多了。过三天之后,我再施针一次,然后连续每个星期一次,两个月的时间内,你老公的症状应该会有起sè。”

    与李兰同样激动的,还有轮椅男。他也准备感谢的话,只不过被秦远这么一,就只能放在心里。

    “我,我……还能站起来吗?”过了这么一段时间,轮椅男的身体依旧在微微的颤动着。

    “当然,等我找到了需要的材料,要不了多久,你就能站起来。”

    秦远查询了读女器,要让轮椅男的腿完全复原,他仅剩的21技能,完全不够用!

    这特么的根本就不是材料的问题,这是泡妞的问题,全身心征服优秀女xìng的问题。

    而直到此刻,高个子老吕方才走近。

    “怎么样老罗?我了这子吹牛吧,你还不相信!浪费时间。”

    他扶着墙壁,轮椅男和李兰背对着他,两人激动的神情,他自然看不到。

    “走吧老罗,跟这个p孩聊什么?人家专家教授都没有办法,这么一个普通的学生,能够怎么样!”

    心中的鄙夷,他完完全全的写在了脸上。

    轮椅男心中激动,秦远又不让他道谢,于是他调转轮椅,肚子和自己多年的好朋友道:

    “老吕,事情和你想想的完全不同。我的脚现在有知觉了!”

    带着颤抖的话语,让高个子老吕心中大震。

    很多年的朋友了,他自然之道轮椅男的脚,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知觉了。

    如今,竟然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可以有知觉?!

    这么多年的朋友,他相信轮椅男不会欺骗自己。如此来……不远处的普普通通的学生,真的是神医?!

    为了自己的腿,他跑了全国大半的地方,如今都不怎么抱希望了。

    可是,不抱希望是因为他几乎看不到希望。而如今,希望就在眼前!

    他恨不得给自己两拳……真特么的臭嘴啊!

    刚才话的太满了,此刻该怎么改口?

    “那个……”

    秦远摸了摸鼻子,转过身去。他忽然发现,今天的天气不错。

    呃,高个子唯有呆愣的呛着半句话,站在原地。也不是,不又不甘。

    秦远天气也看够了,拿出他的赞新的三星手机,看了看时间,一四十八分了,快到下午上课的时间。

    于是便和身旁的程幺道:“我们上课去吧。”

    听到秦远这么一,李兰和轮椅男也纷纷告辞。

    程幺不断的叮嘱秦远,不要忘记了,今天一定要把她的哥哥弄出来。

    这一次,秦远依旧老神在在的背着手,走在前面。他的身后,是李兰和程幺一起抬着轮椅男。

    而粪坑嘴的高个子老吕,则悲催的好不容易的刚刚爬上楼梯,如今,又要悲催的爬下去。

    很快,四人到了楼下。李兰把轮椅男放下,准备上去扶老吕。却被轮椅男拉住,让李兰低下头来。

    凑在李兰的耳边,轮椅男耳语了几句。李兰的脸微微的红了红,看了看轮椅男,又看了看前面秦远的背影,了头。

    “秦远,我有个东西忘记拿了,你带去拿一下。”李兰对秦远道,并且请吃宵夜帮忙,扶一下高个子老吕。

    秦远并没有注意,更没有听到两人偷偷摸摸的了什么。带着李兰,很快两人回到了寝室。

    进来之后,李兰却没有找任何的东西,只是看着感激的看着秦远:

    “秦远,谢谢你。”

    “谢,用嘴巴的可不算,要用实际行动表示才行。”秦远随意的调侃脱口而出。

    可是,让他震jīng的一幕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