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零八章 好人{给湿兄们拜年了】

第一百零八章 好人{给湿兄们拜年了】

    ()    秦远随意的调侃一句,没想到得到的结果,让他难以言喻的震jīng。

    他看着李兰,对着他妩媚的笑了笑,然后走到自己的面前,蹲了下去……

    她的动作轻柔,良好的护工底子,给人舒服舒适的感觉。

    秦远此时的感觉,尤其的明显。

    而更加明显的则是,他的雄伟分身。

    只见李兰低下头,心翼翼却又动作迅速的解开了秦远的皮带,拉开了秦远的裤子拉链……

    她的手,触碰到了秦远两腿间的宝贝,感受到了傲然巨蟒的热情,以及蠢蠢yù动所表现的欢迎。

    真不安分啊……昨晚还……

    李兰声的嘀咕了一句,秦远也没有听清楚。

    “李兰,你在干嘛,我要上课了。”

    没有了束缚,秦远的兄弟,立马给李兰立正敬礼。

    “你真的要去上课?”李兰抬起头,眼神怪异的看了秦远一眼。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昨晚秦远过,喜欢她的咬【分开念】。

    轮椅男如今有了知觉,如秦远所,也许要不了多久,就真的可以站起来。

    对秦远的感激之情,简直是无与伦比匪夷所思惊天动地旷世难得!

    “既然你喜欢,那我便给你。”抱着这个想法,而且在轮椅男的授意之下,李兰方才如此主动的伺候秦远。

    “你要上课,那就算了。”李兰笑了笑,开始给秦远拉拉链。

    呃!

    特么的,装过头了!

    “别!”秦远摸了摸鼻子,又摸了摸李兰的柔顺的秀发。

    “既然你这么的热情似火,盛情难却之下,我就勉为其难的成全你吧!”

    赤果果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完全被感激冲昏了头脑的李兰,撇了撇嘴。

    “你还勉为其难?你看看它,都打出旗帜欢呼了。”

    人生就像一场戏,戏里戏外都是人生。秦远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送上门来的xìng福。

    来自于护士李兰的温柔伺候,秦远惬意的想要呻吟。

    舌尖的湿润添抵,红唇嘴的紧致包裹,琼鼻中偶尔发出的模糊音节……秦远心中的舒爽,完全用行动来表示。

    激动的亢奋,让他的昂扬的龙头,茁壮的分身,挺立成一杆标尺,矗立如一杆yù刺破苍穹的长枪!

    “秦远,快啊,要上课了。”

    程幺的声音,遥遥传来。

    闭着眼专心享受的秦远,吓了一跳……特么的,房门没有反锁……似乎还没有关严!

    这有胸无脑的毛毛躁躁的丫头,该不会突然闯进来吧?

    秦远受惊之下,他的分身紧跟着增涨了一分,来自于温润的紧致,也跟着增涨了一分。

    呜呜……呜……

    李兰催促秦远快,不要贪玩。可是嘴里的物事,让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哦,来了。”秦远大声的回答了程幺,接着声的询问李兰在什么。

    李兰嘴里满满的都是秦远的宝贝,怎么话?就算话,也听不到听不清吧?

    她试图把抵在喉头的巨物给吐出来,可秦远按在她头的大手作怪,让她无法完全吐出。

    呜呜……呜……

    “兔崽子,万一那女生闯进来可怎么办?”

    李兰的心中有些焦急,于是再次的催促,也再次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听不清啊,你什么?”

    呜呜……呜……

    叮铃铃!

    在这关键的时刻,下午的上课铃敲响。

    程幺催促秦远上课的声音,也再一次的响起。

    “秦远,你在干嘛?上课了!”

    哥哥我还能干嘛啊?

    秦远低头,看了看埋头苦干的李兰,以及不断进出的分身与李兰嘴的拉锯战……愈演愈烈……

    哥哥我能告诉她,自己在干‘好事’吗?

    “你先去吧,我马上就来。”

    大声的告诉程幺之后,秦远心的提醒李兰,他要加快速度了。

    时间紧迫,速度……速度……

    秦远默念助人为快乐之本,按着李兰的头,不断的挺腰。

    “乖,坚持一下。”

    呜呜……呜……

    “很快了。”

    呜呜……呜……

    “快了。”

    呜呜……呜……

    五分钟之后,秦远的手掌青筋鼓起,按在李兰后脑勺的手,不由自主的使出大力。

    他绷紧的身体震了震……又震了震……

    一股灼热的jīng华,仿佛是儿时看过的动画片中的人间大炮。

    人间大炮,一级准备。

    人间大炮,二级准备。

    人间大炮,发shè!

    秦远的数以亿计的炮弹,成功发shè之后,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浊气,方才收回来紧紧按在李兰后脑勺的手。

    “李兰,不好意思啊。关键是你太会伺候人了,我也是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啊!”

    这厮,居然又一次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兰捂着嘴,直接冲进了洗手间。对于秦远的无耻行为,无语了。

    半响之后,李兰从洗手间出来,笑骂秦远坏蛋。

    好学生秦远,虚心的接受批评,真诚的承认错误。

    “坏蛋,下次注意。”似嗔似怒又似怨。

    呃,下次?注意,一定注意……关键是有下次就好!

    “对了,秦远,老吕他……你……”

    摸了摸鼻子,秦远上楼梯的时候,就听到高个子老吕拉着李兰声了几句。那时,他就有所猜测。

    果然,李兰开口求情了。

    李兰刚刚伺候了自己,秦远就算对粪坑嘴的老吕再大的意见,也不好回绝。

    “他的腿好治,他这里和这里的病……不好治。”秦远分别指了指心,又指了指脑子。

    “你就帮帮忙吧,也许他的腿好些了,脾气也就好了,不定人也就变了。”

    两人边走边聊,秦远答应抽个时间给高个子老吕治腿,反正对他来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到了楼下,轮椅男看着秦远,依旧温和感激。

    身怀大爱的人,真的不一般。

    几人一边走,一边闲聊着。秦远有意无意的离轮椅男远一……有做贼心虚。

    好学生的脸皮,就是薄。

    送几人来到校门口,老吕也从李兰那里得知,秦远答应给他治腿,吞吞吐吐的给秦远好话。

    秦远随意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多加理会。

    不过,轮椅男倒是拉着秦远,大有一副:蒙汉情深何忍别,天南地北话斜阳。

    “秦远,有时间来我家吃饭。李兰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厨艺怎么样,哥不知道,吹箫的技艺,还真的不耐。

    就算去,也不是为了吃饭,是为了吃……

    摇了摇头,秦远挥散脑中乱糟糟的想法。

    “好的,有时间,我会去的。”如此盛情的款待,哥能不去吗……哥哥特么的又不傻!

    眼见一节课都过去了一半,身为好学生的秦远,再三答应轮椅男一定会去他家做客,方才挥手道别。

    临末,秦远对轮椅男的身份,忽然很好奇。如此瘦弱的人,怎么会有太平洋一般宽广的胸怀。

    “我是哲学老师。”轮椅男平静的眼神,依然难掩激动的情绪。

    哲学?

    老师?

    呃!

    看来,哲学这玩意,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玩的。

    看着几人离开,秦远和门卫了头,也转身往教学楼走去。

    ……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四楼的走廊。

    他的旁边,站着矮胖的女老师……老处女。

    “郝主任,你终于回来了。我跟你,你不在学校的这几天,来了一个转校生。上一个星期的课,就要旷课六天半,另外的半天,还要迟到早退。”

    “郝主任,我跟你,他目无师长……”

    “郝主任,我跟你,他打架闹事……”

    忽然,老处女指了指楼下。

    “郝主任,你看。上课时间,他还在外面!”

    被老处女称为郝主任的中年人,看起来三十多岁,浓眉怒目,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花样美男。

    至于现在,但看老处女发光发亮的双眼,就知道中年人器宇不凡帅气依旧。

    了头,郝主任让老处女进教室上课,示意自己知道了,会处理。

    他看了看校门口与轮椅男聊天的秦远,足足一分钟。方才往楼下走去。

    “叔叔,叔叔,等等!”

    刚走到三楼,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个脸上还有淤青,贴着帮贴,擦了膏药的‘花样男子’,气喘吁吁的跑到他的身边。

    “叔叔,你终于回来了!”

    中年人了头,制止了‘花样男子’的话。

    “你快去上课吧,至于你打电话所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处理的,去上课。”

    花样男子不情不愿的往教室走去,再三犹豫之下,还是道:“叔叔,那家伙他是故意的……他故意打我的脸!”

    他的脸,他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中年人摇了摇头,再次看了看楼下,秦远此时已经往回走。

    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中年人往楼下走去,刚刚走到底楼,就看到了准备上楼的秦远。

    “秦远,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没有多余的语言,中年人径直往宿舍楼走去。

    摸了摸鼻子,秦远这是第一次看到中年人,摸不透他的身份,看样子是学校里的领导,身为好学生,秦远欣然应命。

    走到老韩身前的时候,秦远故意落后几步,声的询问老韩,关于中年人的身份。

    老韩声的告诉秦远:“这是学校的教导处主任……郝仁。”

    好人?

    摸了摸鼻子,秦远快步跟上,可是,看到好人走进的房门门牌号,这厮不由得浑身一颤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