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章 色眯眯

第一百一十章 色眯眯

    ()    在秦远张开双臂,接住飞奔而来的p孩之时。

    离此有些距离的将军县第一高中,众所周知的,全县甚至是周边县城的最好的高中,没有之一。

    此刻,孙茹拖着行李箱。

    最后看了一眼这所她生活学习了两年的学校。

    她偷偷的离开,没有和一个人,仿佛在逃避着什么。

    身上的衣服,依旧朴素,她的气质,依旧冠绝全校。

    即使是一中最为严肃的门卫大哥,也破天荒的堆着一脸的笑,跑来询问孙茹是否需要帮助。

    沉默寡言的人,仿佛陡然间变了xìng子,不怎么话,的话却出奇的多。

    孙茹谢过他的好意,她灿烂的笑着拒绝了门卫大哥的好意。虽然那种好意,有像狼外婆见到了红帽。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毅然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她口袋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犹豫再三,她还是接听了。

    “茹,你在哪里?快要上晚自习了,还有,你寝室的东西怎么不见了,你该不会和男朋友私奔了吧?”

    “对了,那个牛南人不怎么样的,你可别被他花言巧语给骗了。”

    “还有啊,明年就要高考了,你可不要任xìng……”

    电话里的声音非常的好听,即使因为焦急而语调很快,依然无损她天生的好嗓音。

    这是孙茹最好的朋友顾晓曼,全校公认的第一美丽女生。

    “晓曼,放心吧,我又不是孩子,而且我和牛南已经没有可能,更不可能和他私奔。我现在心里很乱,不想读书了。”

    顾晓曼焦急的劝,可孙茹心意已决。

    “再见了,晓曼,保重。”

    “那好吧,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给我,你也保重。”

    拖着大号的箱子,单薄的孙茹,走在街头。

    她的眼睛不断的看着周围,似乎在努力的寻找什么,又似乎在尽力的记忆着什么。

    走在热闹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知为何,她却觉得如此的孤单。

    假如你在我颠沛流离的時候应允我现世安稳不是幻想;假如你我什么都不在乎的時候理解我所有的渴望;假如你会在我狂笑不止的時候轻声安抚我不要悲伤;假如你在我蓬头垢面的时候逗我开怀送我欢畅……假如所有陆地都会沉没于海洋,也不要忘记我们曾拥有热烈的时光。【感谢Forever丶zzb湿兄的个人简介】

    花开花落,云舒云卷。

    每一段爱到了不爱的爱情,都有一段曾经热烈曾经绚烂的难忘的过往。

    哪怕从指间溜走,却依旧留有余香。

    而孙茹此时却不知道该记住什么,或者没有什么能够记住。

    没有人知道,柔弱的外表下,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心。

    顾晓曼是她最好的朋友,比她漂亮,比她学习好,比她人缘好,比她有才艺……虽然,顾晓曼也常常羡慕她的独一无二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气质。

    很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有病,活不了多久,于是,在有生之年,她更加的争强好胜……凡事都想和顾晓曼比较一番一较长短。

    多番比较之下,她依然屈居第二,于是她选择了比顾晓曼先交男朋友。

    她以为顾晓曼会羡慕她,而事实恰恰相反。

    这时,她的手机再次响了。

    会是他吗?

    止不住的会想起那个人。

    古时候,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其实,那个时候,女子不仅仅是在报恩,而很多时候,在那个地那个时间,女子由恩生情,由情生爱。

    古往今来,爱恨情仇诸多种种,可谓不计其数。

    这种事情,往往不清,道不明。

    走在人群中的孙茹,就是这种感觉。

    那时候,她壮着胆子,把救命恩人秦远,喊进浩子的房间。她故意把扣子扣错,谎是秦远所致。

    当秦远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身体的时候,就在那时,她忽然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不会珍惜。18岁的孙茹,很早就知道这个道理。

    她想以身相许,却又犹豫不定,她想大声爱,却又怕自己得不到珍惜。她想在身患无脉症的有限且短暂的生命里,痛痛快快热热烈烈爱一场,却又怕自己得不到地老天荒,到不了地久天长。

    她口袋的手机,固执的响个不停。叹了口气,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上标示的名字……孙果,她的双胞胎姐姐,唯一的亲人。

    “你确定要来我这里?”淡淡的声音,不淡的感情。

    “恩,姐,你再诵读一次那首《一棵开花的树》吧?”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

    孙茹听着双胞胎姐姐孙果的空灵的声音,继续往车站走去。

    而此时的秦远,拉着p孩的手,走进秦嫂两室一厅的家,与在厨房帮忙的高艾大眼瞪眼……四目相对。

    两人眼睛一眨不眨棋逢对手般争锋相对,彼此对视着,仿佛誓要从眼睛里看出什么。

    除了秦远和高艾两人以外,p孩和程幺两人,也同样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呃!

    顿时,房间里的气氛,异常的怪异起来。周老头和秦嫂两人相视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

    秦嫂正打算开口些什么,被周老头,拉了拉衣袖。

    “你们在家看电视,我和秦去外面打瓶酱油。”

    周老头拉着秦嫂快速离开,在几人还没有怎么注意的时候,就已经做贼一般溜了出去。

    拉着心仪了十多年的女子的手,周老头心里很满足。

    他看了看天……巷子里看不到多大的天。

    想赞美一下阳光,可此刻最后的一抹夕阳刚刚沉下山头。

    想在黄昏光线迷离的时候,来个浪漫而深情的表白,可陡然亮起的路灯破坏了气氛。

    如此郁闷之下的周老头,依然乐呵呵的望着秦嫂,凑在她的耳边,声的耳语一阵。

    片刻之后,秦嫂也跟着笑了笑。

    “远那孩子我看不错,你那老朋友的孙女人长得漂亮而且乖巧懂事,挺配的。那我们散散步,多让他们聊聊。”

    这正合周老头心意,他很自然的拉着秦嫂的手,而秦嫂愣了一下,也出奇的没有反对。

    回头看了看房门,周老头默念感谢秦远的话,如同得到了糖果的孩童一般,兴高采烈的往前走去。

    秦嫂偷偷看了看身后,两人手拉手一起的影子,即使被拉长,依然挨得很近没有分离。

    房内几人的僵持,持续了绝对不止一分钟。

    程幺从见到p孩开始,自听到秦远的那句话以后,就一直想逗郭甘开心。

    而悲催的结果是……适得其反。

    如论她怎么哄,p孩就是对她翻白眼,还对她举起拳头,jǐng告她不要打傻大个秦远的主意。

    心中的那个郁闷啊!

    可她为了救出自己的哥哥程二苟,不得不拿自己的热脸去贴p孩的冷屁股。

    她试着第N次讨好p孩的时候,p孩第N次的对她翻白眼。

    这可如何是好?程幺有些泄气的看向秦远,希望秦远可以帮忙话,她的视线却陡然被厨房的女子所吸引住。

    “高老师?”

    高艾满心希望的听从周老头的指示,下了第三节课,就出了学校,在周老头的带路下,来到了秦嫂的家。

    对于周老头暗恋一个女子十多年的事情,高艾早有耳闻。买了一些蔬菜水果跟着一起过来,心想吃了饭就让周老头派人去给秦远一个的教训。

    莫名其妙的主动投怀送抱了三次,想想都觉得自己笨到了一种境界。

    可是菜才做了一半,陡然就看到了自己想要教训的人,居然也是来做客的!

    而且,看一大一两主人对秦远的态度,居然比对自己还要好的多得多。

    这个家伙,还真是冤家路窄yīn魂不散!

    忽然觉得,教训秦远这种事,将会无比的困难。她气鼓鼓的瞪着,仿佛如此这般,她才能解气。

    还没等她有进一步的表示,陡然就听到了有人称呼自己高老师。

    高艾转头,看着被p孩敌视的程幺,觉得眼前的女生有些熟悉,却也没有想起来叫什么名字。

    “你是?”

    “我是高三四班的学生程幺。”

    恍然大悟的了头,在自己的学生面前,高艾没法再对秦远表示自己的不满了。

    “那个高老师,虽然我玉树临风风度翩翩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智勇双全器宇不凡举世无双绝无仅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英明神武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修为通天可亲可敬,可是,老师你也不应该这么sè眯眯的看着我吧?”

    如同绕口令一般的一大堆的成语,倒豆子一般的倾泻出来。

    瞬间,就让房间内怪异的气氛凝结住。

    首当其冲的高艾,傻眼了……有sè眯眯的吗?姐姐这是奥特曼的Xshè线好不好?!

    一边的程幺,也懵了……这坏蛋居然敢这么和老师话?!

    而半大不的p孩,则满眼都是闪亮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