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香肠暴露

第一百一十一章 香肠暴露

    ()    与p孩相反的是,程幺的眼神越来越冰冷……这坏蛋真的是想帮我把我哥救出来,还是来调戏老师的?

    比程幺眼神更冰冷的,则是娃娃脸高艾老师。

    如果旁边没有程幺这个学生在此,高艾绝对会脱下自己的鞋子,在秦远的脸上极尽温柔的蹂躏一下!

    她默默的念叨着要为人师表。

    “这位同学,你刚才你玉树临风风度翩翩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智勇双全器宇不凡举世无双绝无仅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英明神武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修为通天可亲可敬,这是你的吧?”

    秦远摸了摸鼻子,气氛没有刚才那么的怪异,与价值200技能评分730的未来的不老仙妻高艾,也有了进一步交流的机会。

    “一个人发展的越好,那么他犯过的错误就越多。一些人过中年,还没有取得成绩的人,基本上没有犯过什么错误。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力求稳妥,心谨慎,看似没有失去什么,却失去了从错误中成长的机会,辜负了自己可能的成就,从而让自己变的平庸。”

    这是秦远曾经看到了一段话,人不怕犯错误,就怕失去了在错误中成长的机会。

    听高艾的口气,接下来绝对是她的反击……不怕你反击,就怕你不搭理。

    错了不怕,咱这不是还可以在错误中成长吗?

    “报告sè眯眯老师,这句话是我的。”

    再次听到那句sè眯眯,而且还是sè眯眯老师!

    这让高艾这个才来五中不久的代课老师情何以堪啊!

    “我是老师,为人师表,我是老师,为人师表。”

    以极大的毅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窜上心头的怒火给控制住。

    “你刚才那么长的一段,好像形容的是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中的孙猴子吧?”

    只要愿意跟哥话,哥就有了继续发展的机会。

    甭是孙猴子,就算形容的猪八戒猪悟能……哥特么么的也认!

    猪八戒,忒么的还chūn光灿烂呢!

    既有女儿国的女王,还有玉皇大帝的女儿,嘿嘿,还有人见人爱的龙女!

    秦远默默的了头,照这态势,是坚决不能承认这是形容自己。

    在自己想要泡的妹纸面前,自恋一是可以的,自恋狂,则绝对不行。

    “不过,孙猴子他不是人。”

    噗!程幺率先笑出声。既是以行动力挺自己的老师,同时也是对秦远的超级的不满的一种宣泄。

    噗!高艾自己当然也笑了。

    身为老师,自然要为人师表,骂人这事也是一门艺术……骂人不带脏字,更是一门高级艺术。

    没想到,p孩同样噗的一声笑。

    “我最喜欢孙猴子了,据以后将要出一部动画片,叫做孙悟空大战葫芦娃,一定很好看。”

    摸了摸鼻子,秦远环视一周。

    特么么的,把哥哥我惹烦了,就化身齐天大圣孙悟空,拿出哥的如意金箍棒,一根棒子大战你们三个葫芦娃!

    好男不跟女斗。

    身兼好学生和好男人二职的秦远,自然不会去斤斤计较。

    若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她】的胃……这句话,无论男女都很实用。

    如要全身心的征服高艾,自然就要想办法给自己加分,偶尔的戏耍挑逗可以增加印象,长期反反复复的这么做,绝对不行。

    “p孩,你们看电视去吧,今天我来露一手,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他一边,一边往厨房走去。

    在进厨房的门口,停放着一辆简易的手推车,这是秦嫂每天早上卖烤香肠的设备。

    秦远这厮刚走到门口,忽然发现厨房也同样不大。

    他往里面走,高艾自觉厨房狭,就想出去。

    两人,一个进,一个出。狭路相逢于窄的门口。

    此时的秦远进去了一大半,而高艾刚刚走出门口。

    “你进来吧。”高艾又退回了厨房。

    “那我进去了。”秦远着着就笑了。有事没事就臆想的毛病,立马犯了。

    葫芦娃退守葫芦谷,孙大圣持如意金箍棒……

    走到门口,看到了厨房里的摆设,用狭两字已经不确切了。

    “你还是出来吧,不然我进不去。”

    高艾有心做菜,可是她以前并没有做菜的经验。于是,于是……

    洗好的青菜,在脚边!

    切好的萝卜,在脚边!

    买的鱼和肉,也在脚边!

    酱油和盐,居然也在脚边!

    这是秦远看到的一幕,难忘的一幕!

    有些羞愧的高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你等下,我收拾一下先。”

    “你出去,我来吧。”

    秦远艰难的寻找着落脚的位置。

    这也许就是传中的天意吧!

    无处下脚的两人,为了不破坏不踩坏不损坏脚下的若干物品。

    于是,于是……

    “你别挤我!”

    “我知道你屁股又大又翘,可你也不要故意我啊!”

    “你要搞清楚,是你在我!”

    这两人心翼翼的想要努力分开,却又不得不贴合在一起。

    高艾咬牙切齿,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投怀送抱了三次也就罢了,今天是来做客的,怎么也要被这个混蛋抱!

    而且,这一次依然是她主动的。

    地上洗了菜,弄了水渍。

    于是,于是……她华丽丽的向秦远扑去。于是,于是……秦远习惯xìng的抓住了不该抓的地方,习惯xìng的捏了一把,习惯xìng的怒蟒抬头……

    程幺和p孩在房间里看电视,秦远和高艾为了避免被人看到尴尬的一幕。

    于是,于是……压制着各自的声音,彼此咬着耳朵,相互声话。

    “别占我便宜!”高艾双手护胸,挣扎着从秦远的怀里起来。

    怎地是一个yù还休yù拒还迎,还是yù盖弥彰yù擒故纵。

    秦远暗自责怪自己条件反shè,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直接的就抓住了老师傲娇的地方呢!

    怎么着也得间接委婉曲线迂回吧?

    秦远依依不舍的放松了揽住高艾芊芊细腰的力道,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得以转身。

    于是……于是……金箍棒在了葫芦谷……

    程幺听到了声响,诧异的探头看了一眼。

    “不好意思,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就在这时,周老头买了一瓶酱油,推门从外面进来。

    “不好意思,我也没看见,我真的没有看见。”

    地上有菜,高艾一脚踩过。

    地上有南宁白醋,她踢倒了。

    地上有秦远的脚,她狠狠的踩着。

    尴尬!尴尬!还是尴尬!

    除了尴尬,还有恼怒,羞怯,气愤……更多的则是一种莫名的情绪。

    在秦远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又踩了一脚……

    半个时后,秦远呼喊着开饭了。

    p孩吵着嚷着,要坐在秦远的身边。秦远的另一边,却空了下来。

    踌躇不定心烦意乱的高艾,在秦嫂的再三劝下,愤愤然坐到秦远的身边。

    “好香啊,秦远这些菜是你做的?”秦嫂仿佛是第一次看到秦远。

    “真的好香啊,傻大个没想到你还会做菜?”屁孩两眼里的星星越发的明亮。

    “切,就算香也未必好吃。”程幺声嘀咕。高艾的想法也同样如此。

    在周老头的带头下,众人纷纷品尝。

    周老头,秦嫂和p孩尝了一下之后,都面面相觑,程幺和高艾也狐疑的尝了一下。

    这味道……珍馐美味,回味无穷。

    此味只因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尝!

    秦远根本就没有兑换厨艺,只不过是把特质香肠放进了菜里面一起炒,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远,句实话,我在省城的五星级大饭店也吃过,没想到你炒的菜比那里的味道还好!”

    秦嫂和p孩纷纷表扬赞赏,程幺和高艾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心里对秦远的恶感不知不觉间在不断的淡化着。

    几人融洽的闲聊着,秦远还有意无意的对高艾讲了两个笑话,高艾咬着牙忍着不笑,p孩则笑得前仰后合,最后捂着肚子大笑不已。

    程幺连番几次的yù言又止,秦远故意视而不见。

    一顿饭吃完,众人皆大欢喜。

    忽然,秦嫂夹起一块香肠问道:“远,这就是你当初救了老周的那种特制香肠?味道很好,看样子今天这菜之所以这么好吃,全靠了这种香肠。”

    秦嫂还告诉秦远,有不少人都来她这里打探特制香肠的消息,有的甚至出价一百块要买一根。

    由衷的赞美了一番香肠的味道,秦远接受着赞美却心惊胆战。

    果然,令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远,你这香肠哪里买的?”周老头依依不舍念念不忘意yù未尽的把最后一块香肠,送给了无限期望的p孩。

    p孩献宝一般的转送给秦远,秦远天天都吃,哪里还会接受?

    将最后的一块香肠还给p孩之后,秦远琢磨着怎么回答才好。

    这特质香肠只是他念一句猥琐的咒语,耗费一些jīng神力,就可以制作出来,可是,这能直接么?

    可撒谎的事儿,秦远这个好学生也难以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