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夜半相约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夜半相约

    ()    此时此刻,倒是没有人再追问秦远香肠的问题。秦远也跟着一起笑,不过心中却在想,特制香肠以后还是要想个办法,不然总是个麻烦。

    百米十秒,别人你是飞人。

    百米五秒,三秒,可能就成了非人了。

    那时候,不但没有奖金没有掌声,反而迎接的可能是无休无止的科学研究。

    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时,p孩抹着眼泪缠着秦远还要听故事。两只手,时不时的在秦远的手臂和大腿上摇晃着,让sāo年秦远,好一阵胆战心惊。

    古时候,会有人提着灯笼提醒人们,天干物燥心火烛。

    如今也感觉到了天干物燥口干舌燥,特别是当p孩的柔嫩手,又一次的放在了秦远的大腿上,距离秦远的大腿根部,不足三寸!

    呃!

    尼玛!

    p孩!

    哥有枪啊!

    容易走火啊!

    不能这样下去!

    以秦远这厮坚强的毅力,也难以控制分身怒气冲冲的抬头。

    那条逐渐狰狞的巨蟒仿佛在:别惹哥,不然吃了你!

    穿回正经衣服的p孩,秦远越看越像个童星。

    看了看秦嫂,发现两人长得并不像。

    难道秦嫂去世多年的老公,很帅?

    忽然,口袋一阵震动,吓了一跳的分身,越发的凶态毕露。秦远赶紧把p孩打发到秦嫂那里。

    他怕了。

    万一等下p孩看到了跳动的奇怪东西,忍不住一把抓住,然后再仰着脸无限好奇的询问:这是什么?居然还会动啊!快把它放出来我看看……

    低头看了看有些明显的帐篷,秦远弯着腰推要接电话出了门。

    ……

    “旅客朋友们注意了,即将开往武汉的K1921列车就要开车了,没有上车的旅客请注意……”

    车站喧闹的声音,如雷贯耳此起彼伏。孙茹拖着行李亦步亦趋的呆板而又麻木的往前走着。

    让人奇怪的是,即使如此的孙茹,依然让周围的众多男男女女为之侧目。

    一个气质卓越的娇弱女生,孤单一人拖着行李箱走在火车站,这无疑是一只诱人的粉嫩羔羊,突然来到了狼村。

    微笑着前来搭讪的人,都换了三波!

    她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以及类似好意,和疑似的好意。

    这些人注定了是吃不到红帽的狼外婆。

    走到候车厅,孙茹拿着车票,对照着寻找候车室,结果却未能如愿。

    再一次拒绝了一个大胡子大叔的好意,以及两个中年男子的好心,孙茹来到了柜台。

    短暂的询问之后,孙茹咬了咬嘴唇,走出了火车站。

    世事难料……她所要乘坐的列车居然出了故障,晚可能要3到10个时,甚至更久。

    “乘务员要我们在附近不要走远,他们会提前半个时给我们打电话的,现在我们去哪里?”

    孙茹循着声音,抬头看了看那身前。

    一对情侣,男的高大,女的娇,很般配的一对。

    巧合的是,两人和孙茹索要乘坐的是同一辆列车。

    “要不要改签?”

    “不用了,反正也不急,吧,我们现在去哪里?”

    听到前面两口的讨论,孙若也在想自己要不要改签。

    也许似乎好像……不急吧?

    鬼使神差的跟在了前面情侣的身后,不知不觉的居然来到了铁路旅馆。

    在服务员再三的询问和热情的招呼下,孙茹看了看外面逐渐深沉的黑夜,她也付了房费,房间就在情侣的隔壁。

    把东西放好,孙茹把还算整洁的床铺整理了一下,方才犹犹豫豫的坐了上去。

    不经意间,她看到了自己手掌上秦远写的配方。这是秦远借秦宛如的圆珠笔,在孙若的手掌上写下的,专门治疗她的无脉症。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秦远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前一秒,却又被她掐掉。转而拨给了她的姐姐孙果。

    “姐,你谈过恋爱没?”

    “我们这种病,还是不要谈的好。”孙果和孙茹是双胞胎,患有同样的无脉症。

    无脉症患者,天生心血管供血不足,受到刺激或者伤害,甚至是偶尔的情绪激动,都有可能发生危险。

    “姐,我们的病可以治好,我告诉你一个方子。”

    孙茹把手掌上的方子,告诉了孙果,让她试饮一剂,有效果无副作用就连服两个月,就能够起到极大的改善。

    “是他给你的?”孙果依旧是天塌不惊的淡淡询问,也就只是在刚刚得知自己的无脉症可以治好的刹那,她的情绪才出现一变化。

    “姐,你把那首《一棵开花的树》再诵念一次吧。”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

    秦远接了电话,却半天没有听到声音。就在他有些不耐烦的想要挂掉的时候。

    “我在一河两岸的凉亭,等你。”

    女声,听声音还很年轻。

    这是在约哥?

    该不会是要和哥哥我约炮吧?

    陌生的号码,有些熟悉的女声,究竟是谁?

    回到秦嫂的家,p孩又缠过来要求秦远接着讲,他这个神圣真龙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连不久前还怒目相向的高艾都期望的看着秦远,秦远的瞎掰,居然也勾动了她的童心。

    摸了摸鼻子,对着快要急哭了的程幺笑了笑。

    “周老头,那个程二苟现在怎么样了?”

    本来心情很好的众人,脸sè立马就yīn沉了。

    “那个家伙别提他,提到他就让人来气。”

    秦嫂给p孩梳理散乱的头发,眼中对周老头和秦远充满了感激。

    “是啊,不提他了,那家伙简直不是人,居然干出那种缺德事!”

    周老头的嗓子,不是一般的大。直震得程幺呆了又呆,愣了又愣。

    秦远拦在程幺话之前,抢先道。

    “事情也过去了,那家伙必定也受了不少罪,而且她妹子也非常可怜,哭鼻子抹眼泪的要来给你们磕头赔罪。”

    周老头当即回挥手绝对不答应,秦嫂拉了拉他的衣袖,暗中指了指程幺。

    事情到了这一步,秦远也不打算再看着程幺继续尴尬,能帮的他都帮了,匆匆的和几人打了招呼,他就大踏步往一河两岸飞奔而去。

    这厮没有听到周老头的嘀咕:笨蛋,这给你介绍女朋友呢,都不知道送人家回家。

    一河两岸的凉亭少也有几十上百个,特么的就在凉亭,这是在考验哥么?

    连找了三个,看到了两对情侣,剩下的这第三个,里面是一对母女!

    一个五六十岁,一个三十开外,都不对。

    秦远摸了摸鼻子,直接回拨了过去。

    要约炮就直接……哥忙着呢!

    气焰嚣张的学委大人,好不容易的表示今晚可以如自己的意,将上次不完整的诺言履行下去。

    而且善解人意同时也善解人衣的同桌女仆肖丽,也明确的表示,要好好的伺候自己。

    “不知道那部【调教未满十八】还要多久才下载完毕,今晚真是期待啊!”

    电话中的女声,的话并不多言语简洁,似乎还有淡淡的疏远,淡淡的愁苦。

    在她的提示下,秦远终于找到了那个凉亭……无巧不巧的是,这个凉亭的灯是坏的。

    依稀可以看出,凉亭内坐着一名女子,有些百无聊赖。

    幸好女子穿着白sè的衣服,容易被发现,否则秦远就当是自己被人忽悠了。

    心翼翼的走近,没有看清女子的脸,却看出她的服装……这是白sè的医生制服!

    转校的短短几天,他就接连去了两次医院,对医生的白大褂和护士的粉红装都不陌生。

    特别是粉红的护士装,里里外外,秦远这sāo年可是熟悉透了。

    童颜巨rǔ萝莉的鼓鼓胀胀呼之yù出,他至今记忆犹新。李兰连续两次的倾情奉献,让他舒爽无比……两人可都是穿着粉红装的护士妹纸。

    “来了就过来吧。”

    被发现的秦远,摸了摸鼻子,狐疑的走到白衣女子身前。

    “你是?”

    女子抬起头来,秦远依稀辨认出模样有些熟悉,可也没有想起名字。

    特么的,笨啊!

    身怀读女器这种逆天神器,居然还在猜测?

    秦远默念读女器查看,哪怕光线微弱,即使没有光线,读女器依然可以既快且准的查看到自己所要知道的信息。

    宋晓梅,26岁。

    身高:163.

    三围:32,27,33.

    身材:90【150】

    相貌:60【150】

    家世:40【100】

    学识:60【100】

    能力;25【100】

    气质:30【100】

    事业:35【100】

    兴趣xìng格:20【100】

    XO技巧:30【100】

    完璧处子:否。【处子可加分200】

    刻度尺为红sè,刻度为2。

    宋晓梅的综合积分为390,征服此女xìng,可获得技能40.

    猛地一拍额头,秦远终于知道这个有些熟悉的人是谁了。

    就是在中枪之后,在昏迷之中,在手术台上,还依然能够准确的抓住‘敌人’的要害的自己,给习惯xìng的抓住了傲娇的饱满之处的医生宋晓梅。

    宋晓梅的评分,居然和李兰的极其相似。两人的综合积分一模一样,连刻度尺上的标注也一模一样,都是经历过两个男人的女人。

    这年头流行一句话:网友相约,不开房,那不是扯蛋么?

    这是一个快餐经济时代,受到西方开放思想的冲击,这两个丈夫都遭遇车祸的女人,至今才经历过除丈夫以外的一个男人,足够让秦远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