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把一十四章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第一把一十四章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    这是一个快餐经济时代,受到西方开放思想的冲击,这两个丈夫都遭遇车祸的女人,至今才经历过除丈夫以外的一个男人,足够让秦远刮目相看。

    而且李兰和轮椅男之间的感情,秦远的心中有了极大的触动。虽然给不了李兰爱情,但是爱情之外的东西,秦远绝对不会吝啬。

    所以中午自己舒服了,而李兰只是默默的伺候,这让他下决心要找机会好好弥补。

    在给轮椅男治腿之前,李兰就委婉的表示过,会有一个美女医生主动给秦远暖床。

    投怀送抱主动暖床这种美事,秦远当然不会拒绝……这sāo年可不傻!

    正所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更何况是这种好事。

    这宋晓梅深更半夜约会自己,难不成就是来求暖床的?

    可是眼前的女子安安稳稳的坐着,没有一主动的意思!甚至还很是抵触!

    “那个,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秦远虽是个标准的sāo年,偶尔也会发出要坐拥天下美人的白痴感慨。但他同时也是一名好学生,爱党爱国爱社会爱人民爱生活。

    他的身体受到了三次增幅,增强了他的体质的同时,也相对的增加了他对某方面的需求需要。

    兑换的无影脚和扫荡腿,都增幅了他的下半身。当然也包括他两腿间的宝贝,很有可能,增幅的最多的,也就是他的分身!

    更何况在秦嫂家,被半大不无知无觉的p孩给时不时的在大腿上抓捏两下,让他无耻的搭起了帐篷。

    “兄弟,你给我乖一,人家没表示,你可不能乱来。”

    秦远低头,对自己的分身嘀咕道。

    乱来的后果,是从此再也没有后果和结果的机会了。

    宋晓梅深深的看了看秦远,忽然站了起来。

    在黑夜中,就这么注视着秦远。看得秦远蹭蹭蹭上涨的yù火,噔噔噔的往下降。

    感情这不是投怀送抱主动暖床,这分明就像是讨债。

    “你能够治好李兰他丈夫的腿?”

    治腿?容易啊,再来个几十积分就可以兑换一样他心仪已久的好东东,修复如初并不难。

    关键的前提是,必须要尽快再征服一个优秀的女xìng!

    如今吃斋念佛的也未必就是善男信女,秦远这厮充其量依旧是一个普通的sāo年。

    眼前的年轻医生,秦远不想征服,那绝对是假的。

    不过听语气,人家可不乐意。

    了头,秦远心想今晚的相约,八成是没有好节目。

    既然没有好节目,那就有早些回去。学委杨兰和同桌肖丽还等着自己呢!

    “我知道你是想求我给你丈夫治腿,不过句实话,他的腿治起来并不难,关键是他的脾气和心病,很难。”

    秦远把自己答复李兰的话,也复述了一次。在淡淡的光线下,隐约看出宋晓梅的气sè和jīng神状态很不好。

    “你丈夫又骂你了?”

    李兰曾经提起过,宋晓梅的丈夫老吕脾气不是一般的暴躁,而且那张粪坑嘴,让每一个听到他话的人,都跟吞了苍蝇似的难受。

    宋晓梅的情绪,有了一丝变化。

    “他又打你了?”

    兑换过紫金瞳的秦远,如今的视力似乎也有了改善,宋晓梅很不自然的脸上,应该是有着五个鲜明的手指印。

    不然,没有理由选择这么一个照明措施被损坏的凉亭。

    “你还是早些离婚。是不是他不答应?你别担心,我帮你服他。”

    既然老吕把自己的腿看的那么重,秦远寻思着以治腿为由让老吕答应离婚。

    没想到,宋晓梅凄然一笑。

    她告诉秦远,不是老吕不答应离婚,而是强烈要求离婚,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放弃。

    老吕深深的自傲的同时,掩藏在内心的是无尽的自卑,而且几乎到了病态的地步。

    秦远伸手拂了拂凉亭长椅上的灰尘,劝宋晓梅坐着话。

    宋晓梅断断续续的诉着,老吕和她的过往。她仿佛压抑了很久,着着就抽泣起来。

    原来两人是同学,老吕曾经对她很好,可是自从车祸以后,老吕就xìng情大变。

    轮椅男也曾经xìng情大变过,不过他自始至终对李兰都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爱,虽然这种爱在一般人的眼中并不认同,而且如今也升华到了一种博爱大爱的高度。

    他对李兰是一味的为其着想,而老吕却对宋晓梅越来越过分。

    宋晓梅诉着自己的婚姻,忽然就坐到秦远的身边道:“来,李兰告诉过我你喜欢什么。”

    “这……”秦远感觉很别扭。

    那种事儿,虽然消耗体力耗费jīng神,但是确实美好而且让人心情舒畅。

    如今的气氛,完全偏离了初衷。

    哥好sè,也是有原则的。

    “老吕让我来的,我只求你治好他的腿。”宋晓梅闭上眼睛,把自己往秦远身上一靠。

    柔软娇躯入怀,秦远想也没想,就把宋晓梅的身体扶正了。

    特么的,在宋晓梅投怀送抱的同时,秦远的脑中就传出了jǐng告。

    “jǐng告,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宋晓梅的身心,并不完全接受征服,宿主此刻征服,将会被扣取十万技能!”

    “技能不足,抹杀!”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这不是耍人么?

    “宋医生,我有事,先走了。老吕的腿你别担心,下次我给李兰她丈夫治腿的时候,顺便一起治了。”

    至于暖床这种事儿,大家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哥哥我倒是愿意花费时间,以助人为乐为原则,可以暂时献出自己的身体。

    现在嘛,秦远有sè心也没sè胆啊……抹杀两字,可不是开玩笑的。

    秦远起身就要离开,宋晓梅一把抱住秦远的腿,滚圆的饱满,紧紧的压迫着秦远的大腿根部,柔软温暖舒服。

    “别走,你要走,我就从河边跳下去。”

    呃!

    要挟!

    **裸红果果的要挟!

    摸了摸鼻子,秦远暗自叹了一口气。

    何必呢?你既然不愿意,哥也没心情,这事儿就算了。

    一再表示自己会去给老吕治腿,让宋晓梅不需要这样。

    被两团温润的峰峦着要害,秦远快乐并痛苦着。

    秦远违背了自己兄弟的心意,坚持着把宋晓梅推开。

    被秦远再次推开的宋晓梅,抬头复杂的看了看秦远。良久之后,又转头看了看身后。

    “秦远,你真的不要?”

    自己的好朋友李兰都把一切告诉了她,秦远的年龄虽然自己一大截才十九岁,但是身为男人的优缺,却没有半不同。

    男人不流氓,身体不正常。

    这句顺口溜多少道出了世间男人的sè狼本xìng。

    这不仅仅是女人本身的诱惑力让男人们身不由己,还有一个原因是男人生下来就想征服这个世界。一个男人占有了一个女人,男人不仅得到了xìng快感,他们也常常多了一份成就感;对一个男人而言,占有女人越多,他就越有成就感。

    身为普通sāo年中一员的秦远,也是sè狼中的一枚。

    秦远义正词严的再次拒绝了宋晓梅的诱惑,坚定的守护了自己的纯洁。反而让一直处在反感之中的宋晓梅连连侧目。

    和‘男人不流氓,身体不正常’相对应,女人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女人看见帅哥和猫见老鼠没有什么两样。猫见了老鼠就会屏声静气、安好马步,伺机猛扑;女人见了帅哥就千方百计装成淑女,她们嗲声嗲气,搔首弄姿,恨不能马上投怀送抱。

    当然,着只是指的某一部分而已。

    秦远在心灵和**的双重煎熬之下,给李兰打了电话。

    总不能一个晚上就这么姿势暧昧的却又什么都不能干的呆上整整一晚?

    他拨打电话,不远处的草丛中的一颗大树之后,却响起了铃声。

    没多久,李兰犹犹豫豫的走了过来。

    宋晓梅看了看秦远,又看了看好朋友李兰,无声无息的放开了紧紧搂住秦远大腿的手。

    夜晚的风,顿时往她的胸口衣领中钻去,酥麻的异样依旧残留。

    咳咳!

    秦远正准备象征xìng的什么,不过他的电话却在此时响起。

    “我在铁路……等你。”

    喵喵那个咪的!

    哥哥我就那么好耍吗?

    秦远看了看来电显示,居然是病美人孙茹。

    “没空。”秦远直接拒绝,上过一次当,怎么可能还去上第二次?

    本以为今晚是个浪漫之夜,激情之夜,燃烧之夜……特么么的,这完全是一个让自己不上不下快乐与痛苦并存的让人无语的经历。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电话中传来火车行驶的响声,而且响声距离电话很近。

    “你不来,我就卧轨。”

    尼玛!

    无缘无故的被人威胁,这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

    让人更不爽的是,在短短的时间里,连续被人威胁了两次。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对着话筒,秦远狠狠的骂了一句。

    好学生秦远,骂人的经历少之又少。可现在的这种情景,实在让他不爽到了极!

    比这更不爽的是,孙茹轻轻的了声谢谢。

    生活真特么的好玩,生活老特么的玩我!

    摸了摸鼻子,秦远忍不住今天第三次的骂了一句: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