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蹭蹭蹭上涨的火

第一百一十五章 蹭蹭蹭上涨的火

    ()    秦远的一句‘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身边的姥姥和宋晓梅都能听到。

    “你们两个不错嘛,耍我好玩么?”

    秦远转身离去,这一页还真是让他纠结。

    那哐当哐当的火车声,无不显示着孙茹确实在火车站无疑。

    该死的,老纸救活了你,怎么能不经哥哥的允许就再次死去?

    秦远跑到路口去拦车,特么的老被生活玩的他,悲催的没有看到去往火车站的公汽。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越来越顺口的秦远,骂骂咧咧的运使无影脚,风驰电掣的往火车站跑去。

    在凉亭中,李兰走到宋晓梅的身边,挨着坐下。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

    宋晓梅了头,道:“他果然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那你能感觉到,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么?”李兰追问。

    想了想,宋晓梅还是摇了摇头。

    两人相对沉默着,半响后。宋晓梅望向宽阔的景观河。

    “还记得那个骗了我们的所谓的神医么?”

    李兰冷哼一声,如今她的前脸上立马写满了怨恨。

    “怎么可能会忘?耽误了我们的治疗时间,还……还那么的无耻!”

    回想往事,两人心情都很压抑。

    宋晓梅告诉李兰,那个欺骗过她们的所谓神医,如今人在省城武汉。

    依然受人尊敬和爱戴,裹着畅快滋润的生活。享受着神医该有的享受,欺骗着那些心甘情愿被骗的人。

    不知不觉,两人抱在一起开始默默的流泪。

    不知何时,忽然把话头又扯到秦远身上。

    “那个假神医,不知道秦远认不认识?”

    “那我下次问问。”

    夜晚的风,越来越大了。

    秋风凉,夜晚的秋风更凉。

    宋晓梅的心里,却出奇的有些温暖。

    “怎么样,我没骗你?你还不相信,句实话,你们两个就算那样,也是你占便宜。”李兰摸了摸眼泪,嬉笑道。

    “我觉得秦远和那个假神医,有一个共同。”

    李兰愣了一下,忽然很生气。她对秦远是有着一种凌驾于友情之上,徘徊在爱情之外的一种奇妙的情愫。

    那秦远和骗过她的假神医相提并论,她很不满。

    “他们两人都很好sè。”宋晓梅缓缓道出心中的想法。

    咳咳!李兰以科学严谨、文明朴实、作风规范、求真务实、思想正派的态度郑重声明:秦远和假神医的‘好sè’是不同的。

    至于具体哪里不同,她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出来。

    反而是宋晓梅自己自言自语道:“我感觉秦远待人要真诚些,应该不会强人所难,做一些欺骗要挟的事情。

    “那你还不愿意,这分明是你占便宜。”

    “那下次你和我一起。”

    ……

    秦远气喘吁吁的跑到火车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不知道他离开后,凉亭中的两人商量了什么。

    更不知道,那俩个人商量的要与他大被同眠的xìng福生活。

    身边来来往往的旅客,偶尔会扫视秦远一眼,这么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像孙茹那样引起众人的关注。

    耳边反复播放的喇叭声,不断的提醒着人们,那辆列车即将到站,那辆列车又停止了检票。

    “你……呢……在那儿!”周围的声音嘈杂,秦远对着话筒大声吼道。

    “我,在铁路旅馆……303房。”

    开房?

    约炮?

    sāo年秦远刚刚升起这么一个念头,立马就熄灭了。

    这不是熄灭,这是自动过滤!

    此刻的秦远,一路上以远超百米冲刺的速度,一口气跑到火车站,如今又一口气来到铁路旅馆的303号房门口。

    脾气一向很好的秦远,连续被人要挟了两次,而且还有这极大的戏耍因素,这让他面上的表情很不友善。

    嘭!嘭!嘭!

    房门就在眼前,秦远没有敲门。

    他在踢门。

    嘭……

    打算再踹三脚的秦远,刚刚踹了一下,赶紧收脚。

    病美人的卓越气质,依旧让秦远怦然心动。

    “进来。”

    声音很平淡,却有些发颤。

    “干嘛……想不开?”秦远捂着胸口,剧烈的运动,让他还没有缓过气。

    这个房间,并不大。

    让秦远意外的是,房间匪夷所思的整洁。虽然设施简陋,可是这种样子的旅馆,简直不合情理。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不远处的列车呼啸着驶过。那种哐当的响声震耳yù聋,强占秦远的听觉。

    冷风也从窗口,喜悦的往房间钻来。

    对于冷风,秦远并不在意,可不远处的孙茹,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她的衣服并不厚,可以得上单薄。里面一件蓝sè的打底衫,外面是一件米黄的外套,下身是一件经典蓝的紧身牛仔裤。

    越发的存托出她纤细的腿,以及玲珑的身段。

    记忆力很好的秦远,立马就回想起,在诊所时给孙茹解开衣服时,看到的一片片白玉冰肌。

    秦远的问话,孙茹似乎没有打算回答。

    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秦远,偶尔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

    “我问你话呢!你干嘛想不开?是不是那个牛南还在纠缠你?你告诉我,我去把他收拾一顿,保管以后见到你就绕路。”

    压制着心中的怒火,秦远好生询问。

    在秦远处在暴怒的边缘,孙茹方才轻轻回答道。

    “你很生气?”

    生气?

    哥何止是生气,哥简直是暴怒!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秦远脱口而出,这句话,他越来越顺溜了。

    孙茹怔了怔,忽然展颜一笑。

    “没想到你还会骂人。”

    哥岂止是会骂人,把哥哥我惹火了,哥还会打人呢!

    哥哥我特么么的不但会骂人打人,最拿手的是骑乘人!

    什么骑乘什么69,哥都会!

    摸了摸鼻子,秦远在心中狠狠的道。他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孙茹的身上。

    “好好的不上课,跑这里来做什么?”

    同样的问题,秦远换了一种问法。

    即使如此,孙茹还是没有回答。

    再次反问道:“你是跑过来的?”

    哥不是跑过来的,用得着气喘吁吁吗?

    如今,秦远的身体中,蹭蹭蹭的上涨的,不是yù火,而是怒火。

    只要有那么一丝的火星,就能够顷刻燎燃熊熊燃起。

    再一次的压制住自己的怒火,秦远看在孙茹是个难得一见的气质美女份上,先行做了回答。

    他告诉孙茹,他正在和美女在江边约会。

    而且同时还是两个,一左一右,左拥右抱。

    一个是温柔体贴的护士,一个是知书达理的医生。

    都是二十多岁的御姐。

    sāo年秦远带着满腹怒气,一鼓作气的道。

    看了看气质独特的病美人,秦远促狭的笑了笑。

    他详细的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御姐。

    御姐一般泛指比自己年龄稍大,xìng感成熟的女xìng。

    “她们漂亮吗?”孙茹打断秦远的话,再次提出问题。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秦远郁闷的难以用言语表示,自己明明是被要挟着赶来,结果自己似乎是被无视一般。接连询问了几个问题,都不回答也就罢了。

    反而,还不得不乖乖的回答孙茹的问题。

    这特么么的叫什么事儿嘛?

    摸了摸鼻子,秦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孙茹玲珑的身段,以及卓越的气质。

    他不断的压缩着自己的怒气,对孙茹的问题还是做了回答。

    “还行,主要是身材还不错。总分150,可以达到90分。”

    这厮了实话,所的完全是读女器查看到的评分。

    “那我呢?值多少分?”孙茹直直的看着秦远,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她的心中默念着: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差不多。”秦远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以读女器的评分来看,孙茹的身材评分仅为85,不过,孙茹的气质评分,就实在是高了旁人一大截甩了别人几条街。

    裹着秦远的衣服,在又一阵冷风钻进来的时候,孙茹忽然怀抱着自己,紧紧的……以至于微微的颤动。

    原来,我和别人都差不多。

    她的心中很悲哀,莫名的委屈,想哭……

    笑了笑孙茹道:“是吗?”

    想哭的她,笑得很开怀。

    看了看时间,秦远有些焦急。

    爱,这件事儿,做了一次之后,就跟吃了鸦片吸了大麻吞了摇头丸,带劲而且上瘾。

    食髓知味的秦远,脑袋里一直在想,学委杨兰完整的履行赌约之后,还能否行动自如的下床。

    善解人意的同桌肖丽,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这几天肖丽来了那个,无法消受秦远的恩宠。却感谢秦远救了她的表妹,硬是强烈要求要好好的伺候秦远一番。

    盛情难却之下,秦远充满了期待。

    “对不起,破坏了你今晚的好事。”

    越笑越欢畅的孙茹,秦远怎么也没有看出有丝毫道歉的含义。

    这让满腔怒火被压制到极限的秦远,到了疯狂爆发的边缘。

    “渴了,喝水。”

    孙茹的神情,忽然有些复杂。

    她背对着秦远,倒了两杯温开水。

    秦远自始至终都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不对劲,却也不上来。

    接住水杯,秦远看了看孙茹微微颤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