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粗鲁与美味

第一百一十六章 粗鲁与美味

    ()    按住水杯,秦远并没有完全接过。

    他低头看到孙茹捧着水杯的手,颤抖的越发的厉害,里面的温开水,在杯中荡漾,随时都有可能会溢出。

    联想到自己遇到孙茹的一幕幕,实在怪异。

    莫非她在水里下了药?

    不对,如果有危险的话,自己敏锐的感知,应该会提前发出预兆。

    “我不渴,你自己喝吧。”

    孙茹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那杯,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你怕我在水里下药?那我自己喝。”

    孙茹翻了一下白眼,清晰的表露出自己的蔑视。

    呃。

    哥哥这是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寻思着两人无冤无仇,孙茹没必要害自己。

    更何况,自己还是她的救命恩人,下药的事更加的不可能了。

    秦远眼疾手快,抢过孙茹手中的杯子,一口干掉。

    他喝完之后,把杯子倒过来,示意自己喝完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但是现在我人也来了,水也喝了,你有什么话就吧。”

    压制到了极限的怒火,秦远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话的声音,都不是很平静。

    一直对秦远冷淡的孙茹,奇怪的走到秦远的身边,拉了拉秦远的衣袖,要求秦远坐到床上去。

    秦远照办之后,孙茹也随着坐下。

    两人相隔不近,却也不远。

    闻着淡淡的馨香,秦远皱了皱眉眉头。他又一次的拿出手机看时间。

    都快十了!

    学委杨兰和肖丽都快要下自习了!

    xìng福的生活即将要开始了!

    可自己特么么的还在外面!

    “怎么,那两个御姐还在等你?”

    是有两个在等哥,不过不是两个御姐,而是两个同班女同学。

    摸了摸鼻子,秦远在心中道。

    “很晚了,你有事就吧,我要回学校去了。”

    他话的声音,越发的不平静了。

    只要想到孙茹还和那个差害她丢了xìng命的牛南有接触,秦远就很不舒服。

    这种如此不自爱的女生,虽然气质评分高的离谱,秦远也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

    注定了是转身就忘的路人甲,没理由陪着一起到天涯。

    “你是不是不舒服,再喝水吧。”

    孙茹再次给秦远打来一杯水,这一次,她的手没有抖。

    干净修长的手指,巧洁白的手掌。

    秦远接过的时候,触碰到了一片柔荑的冰凉。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时不时掠过的火车,时不时的发出剧烈的响声。

    就在这时,隔壁忽然发出隐隐约约的声响,模模糊糊的呢喃,断断续续的喘息……

    被这些声音撩拨了心底的念头,秦远不断的看着手机坐立难安。

    “等会儿学校就关门了,我真的要回去了。”

    孙茹闭着眼睛,享受着片刻的安宁。见秦远执意要走,于是道:“再喝杯水吧。”

    隔壁窸窸窣窣的声音,很是轻微。奈何秦远被增幅过的身体,感知异常的敏锐。

    听着隔壁的巫山**,自己却傻愣愣的呆坐着,秦远接过水杯,喝完就站起身准备走人。

    忽然,他的眼前一花。

    头晕!

    怎么回事?

    他的身体他心中有数,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头晕?

    自己没有大量消耗jīng神力,没道理啊!

    “秦远,你怎么了?”

    孙茹任由一次xìng水杯摔落在地,扶着秦远眼中关切神情复杂。

    “奇怪,有些头晕。”

    扶着秦远在床上躺下,苏茹让秦远不要担心,歇息一下就好了。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在水里放了什么吧?”

    秦远眼神灼灼的看着孙茹,在她第二次要给自己打水的时候,一直疑惑不解的他就有些明白了。

    水里下了东西,但是不危险。

    既然不危险,以自己良好的身体底子,丝毫不需要担心。

    “你都知道了?”孙茹愣了一下,继而再次道:“是一种无sè无味的东西,叫做乙醚。”

    乙醚?秦远恍然大悟。

    上次孙茹之所以进入假死状态,就是牛南给她服用了一乙醚。由于她患有无脉症,险些就真的死去了。

    服用或者闻到,都有可能让人昏迷。

    “那你想要干嘛?”秦远摇晃了一下晕乎乎的脑袋。

    “我想要让自己不至于留下太多的遗憾。”孙茹对自己道,却没有告诉秦远。

    她附身在秦远脸上香了一口,带着些许冰凉,夹杂着一些温润的触感,蜻蜓水。

    尼玛!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一个晚上,秦远询问了好几个问题,可是一个也没有得到回答。自己就像一个丑被无视,即使没有无视,仅剩的也只有嘲弄。

    这叫什么事儿啊!

    秦远揉了揉眉心,头晕让他有些眼花。

    喜欢自己掌控而不喜欢被掌控的sāo年秦远,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恼怒到了极致。

    孙茹微微笑了笑,去了洗手间。

    她打开热水器,调试好水温,不急不慢的除去了身上的衣服。

    舒适的热水,倾泻在她光滑的酮体上。

    她反反复复的清洗着自己已经非常洁净的身体,一次又一次。

    连续三次之后,她裹着一条干净的白sè浴巾,就这么走了出来。

    朦朦胧胧的水汽,身上依旧挂着几滴水珠,沐浴过后的芬芳娇躯……

    秦远晕眩的感觉,好了一些。他增幅过的身体,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扭头看了看施施然走来的病美人。

    噢,现在似乎不应该称之为病美人。

    听从秦远的建议之后,孙茹调养了几天,如今的她,气sè有了极大的改善。

    白sè的肌肤,有了红晕。

    此刻站在秦远所躺的床前不远处,脸sè更加红晕。

    身为气质美女的她,无论穿着什么衣服,哪怕只是裹着一条简单的浴巾,她无形的独特气质,依然无法让人忽视。

    “秦远,你……你好些了吗?要不我先扶你去洗个热水澡?”

    sāo年秦远瞳孔收缩了一下,神情痛苦的捂着头。

    “你没事吧?”

    孙茹快步的走到秦远的身边,伸手去抚摸秦远的额头。

    这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不心慌,绝对是假的。

    她没有发现,秦远暗中笑了笑。

    一个晚上都无比郁闷的秦远,怒火压制到了极致的sāo年。

    在孙茹伸手的刹那,他一把抓住了孙茹的手腕,另一只手奇快无比的环住了她的曼腰。

    虎躯一震虎腰一拧虎臂一紧!

    带着压制到了极的满腹怨气,秦远翻身用力!

    孙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

    两人女上男下的体位,瞬间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旋转大交换。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特么么的,这是想要强X了哥哥我啊!

    想哥哥这十九年来的一世英名,多年的纯洁,让世人传唱的五好口碑,尊重爱戴女xìng的卓越节cāo……如今……

    满满的血泪史!

    罄竹难书!

    正所谓,霸气狂拽威武帅气炫酷**炸天,雄风威振潇洒倜傥光芒亮瞎眼。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在又一辆列车急速驶过之时,秦远贫苦农民翻身做主人!

    霸王项羽附身,霸气十足威武不凡的把孙茹压在了身下!

    触手的柔滑,胸前的饱满,那一声短促的惊叫,压制了一晚的怒火……秦远狠狠的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孙茹的嘴。

    呜呜……呜……

    娇躯被压制的孙茹,挣扎的想要离开。可秦远的力气那么大,她如何挣脱的开?

    她的身下,是不易损坏极其坚固的铁架子床。

    铁路旅馆。不知为何连床也沾了亲戚关系。陡然被男人压在身下,她下意识的挣扎,扭动,抗拒……在现实看来,是那么的无力。

    身上的男人,年纪不大,和自己相仿。相貌不帅,甚至可以普通到了一种境界,却很是耐看。

    让她感触更深的是,秦远的力气。

    任她如何用力的挣扎,怎么也挣脱不开,反而铁钳子一般被钳制的更紧了。

    自己冰凉的娇躯上,压迫的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温度极高……肌肤紧贴的地方,异常的灼热,烫人!

    她脑袋里原先设想的情况有很多种,唯独没有现在这样的……她有一种错觉,身上的男人,就像一辆开拔的重型坦克,而她自己,成了坦克前即将被无情碾压的敌兵!

    我不是敌人……

    她心中的话,注定不出来,她的樱桃嘴,被秦远堵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的缝隙。

    秦远带着满腔怒火,几乎蛮狠的压在孙茹的玲珑娇躯之上。百多斤的身体,叠罗汉一般的叠在孙茹的身上。

    他的手,粗鲁的钳制住孙茹试图挣扎的两只手。将其按压在头的枕头上,深陷下去。

    感觉到身下的挣扎,更像是一种半推半就yù拒还迎的娇羞。

    不知是不是天生患有无脉症的缘故,孙茹的酮体白皙娇嫩,而且略显冰凉。

    像一块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冰玉雕塑,晶莹剔透美感诱人。

    愤怒的sāo年,空余下来的手,可没有闲着。

    浪费资源,是可耻的。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他的大手,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扯掉了拦在两人间,孙茹身上最后的屏障。

    什么叫做xìng感?

    什么叫做迷人?

    什么叫做玉体横陈?

    什么叫做人间美味,请君品尝?

    一股淡淡的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