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迂回战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迂回战

    ()    014-02-10

    既然是人间美味,不肆意品尝一番,那岂不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社会?

    秦远的大手,蛮横而又粗鲁的扯去孙茹身上仅有的一条浴巾。(更新更快..)

    他的身体,继续重重的压在孙茹的娇躯上。

    孙茹的挣扎,反而让两人接触的身体更为贴合紧密,更加的让暴怒的sāo年越发粗鲁不堪。

    他的右手钳制了孙茹的双手手腕,左手习惯xìng的摸索到傲娇的峰峦。

    柔嫩的娇羞,堪堪一握。

    那朵珍藏的玉器,骄傲的挺拔着,在秦远的手掌下任凭风雨摧残,依旧坚韧挺拔。

    那颗粉红的蓓蕾,在秦远的中指与食指之间,凸显着自己的傲然世外与世无争。

    秦远的双腿,为了制住孙茹,与其白嫩修长的美腿交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自始至终,秦远的唇都没有离开过孙茹的嘴。

    孙茹紧咬的牙关,让他难以进入其中。

    sāo年秦远所能做的,就是堵……堵得对方喘不过气……堵得对方不得不主动开启一片空间……堵得对方必须要按照自己想要达到的结果那么去做……

    他一边加大加快自己手脚作乱的频率,同时,他柔韧的舌,在孙茹牙关之外肆掠,寻找着缝隙的破绽,窥伺着其中的甘甜。

    再温文尔雅的绅士,在暴怒的情况下,也同样会是粗鲁的野兽。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不是想要强x了哥吗?特么的,还是最卑鄙无耻下流龌蹉到了极的迷,jiān!来啊!”

    “你挣扎做什么?不是你想要的吗?”

    “老纸是你的救命恩人!居然给老纸下药!竟然还要挟老纸!”

    一个晚上,被人要挟一次,本来就很不爽了。

    特么么的,你偏偏还要撞到枪口上来。

    现在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可怨不得哥!

    秦远的心中,愤怒的咆哮着气恼的嘶吼着。

    调动全身所有的细胞,一次次的粉碎身下敌人的抵抗。

    他铁钳一般钳制住孙茹的手腕上,被他粗鲁的勒出了红sè的痕迹。

    只不过反复交战的两人,都没有觉察到。

    怒上心头的秦远,完全是不管不顾了。

    耐着xìng子跑来,接连询问了好几个问题,都被有意无意的无视。

    以前的软蛋,没有资格提自尊。

    可如今,活得越来越有声有sè的sāo年,重拾了久违的自尊心……如今的自尊心,比普通人还要重!

    “仗着自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气质美女,就可以这样吗?”

    孙茹咬紧牙关,不让秦远的舌头深入其中,秦远这厮就偏要进入其中品尝一番不可!

    他要试试,这张不回答自己,却偏偏提了不少问题的嘴,是个什么滋味!

    放在傲娇之处的自己的大手,从把玩的态度,上升为亵玩的高度。

    如此这般,还没有停止,他见孙茹还不屈服,他暗笑一声。

    亵玩的高度,一跃成了几近璀摧残的境界。

    怜香惜玉……那也要对方是香是玉才行!

    哥,空有一副怜香惜玉的心,奈何,奈何……

    “多久了,快一分钟了……没法呼吸了……”

    孙茹被秦远的癫狂之吻,弄得有些迷乱。

    她巧jīng致的琼鼻,急促的呼吸着,这种言语难描的声音,更像是一种别样的呻吟。

    与隔壁房间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有异曲同工之妙。

    呼吸越来越艰难的孙茹,被秦远蹂躏的傲娇,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如此一来,秦远的手掌所感触的舒爽快感,迅速传遍全身……连脚趾头,都透着惬意。

    在芳唇中来回扫荡的舌,游走的愈发的勤快。

    锲而不舍的秦远,预感到身下的美人儿,就要抵受不住了……

    果然,呼吸不畅的孙茹,露出了一个的破绽。

    瞬间立刻马上,秦远柔韧十足的舌,循着破绽奋力的着。

    同时,他的右手,在这关键的时候,放开了孙柔的双手,反而,向着身下娇躯的中心要害摸索而去……

    “不要……”

    孙茹短促的惊呼,势必就让自己放手严密的阵地顷刻间失手。

    一条火热的游龙,进入了她的嘴中,寻找着她的香舌。

    她想逃避,她想躲开,她想些什么……

    这一切,注定是办不到。

    她的嘴就那么大,两只舌头在其中追逐嬉闹……你进我退你追我逃……

    “现在想逃,不觉得太迟了吗?”秦远暗自笑道。

    没多久,也许只是片刻,瞬间。

    暴怒的sāo年,得偿所愿。

    他的舌如一条搅风搅雨的恶蟒,不容孙茹抗拒,在她的嘴中兴风作浪……品尝着气质评分高达70的世间少有的气质美女的甘甜香津,一次又一次……

    孙茹挣扎的越发的剧烈,上面的阵地,已经被秦远攻占。

    她感觉到秦远的右手,摸索着进击自己下面的重要军火库!

    止住了自己狠狠的咬下秦远舌头的念想,两只重获zì yóu的手,拦在了修长双腿的根部,与敌人做最后的抵抗。

    “不……要……”

    模糊的想要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被品尝的兴起的sāo年自动忽视。

    甚至把‘不要’后面,自动的加了一个‘停’。

    不要停……不要停……

    美女有命,sāo年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自我理解的秦远,一方面巩固自己在上面阵地所取得的优势,另一方面,加大加强对下方军火库的进攻。

    奈何,身下美人儿主动放弃上方的驻防。对军火库的防备,那不是一般的严密与坚决。

    洞悉战争态势是智慧与胆识的jīng髓。从战争的实际出发,着眼与其特和发展,制定符合一定战略阶段要求的作战原则,是实施大迂回战略的关键。

    秦远发挥迂回作战的jīng髓。

    什么近距离正面格斗,远距离侧翼包抄……他时而变换策略,时而‘穷追猛打’……与神秘的所在,越来越近……

    “老纸跟你话,你不理。浪费老纸口水,老纸现在给你吃口水,免得浪费……”

    这个暴怒的sāo年,无耻的想到。

    不知从何时开始,病美人孙茹,柔软的香舌生涩的防备,调换成若即若离的档次。

    对于秦远的狂暴的吻,做了试探xìng的迎合。

    暗道一声有戏,重新主动掌控节奏的秦远,卷着丁香舌,调教着纵容着,令其跟着自己的节奏与步伐,在孙茹的樱桃嘴中,展开了一场实力不均衡的较量。

    突然,秦远不断进攻的手,停了下来。

    岌岌可危的防线……孙茹的瘦弱的双手,也不知不觉的愣了一下。

    就在这时,秦远抓住这个制造好的破绽,等待多时的机会,他的右手迅速发力……前进了一大步!

    柔软而平坦的腹部,光滑细腻,触感迷人引人犯罪。

    他的指尖,堪堪触及到了一片青青草原的边际,离神仙洞府的距离不可谓不近!

    “不要!”孙茹猛地扭头,甩开了大意的秦远的进犯。

    她的双手死命的抓住秦远的魔掌,修剪的雅致的指尖,深深的抓着秦远的手臂手背……指甲印清晰明显……若不是秦远的身体受到过增幅,想必现在早就破皮了。

    手臂受痛,秦远恍惚未能觉察,或者是全然不放在心上。

    舔了舔嘴唇,秦远没有急着去堵孙茹的嘴。

    煮熟的鸭子到嘴的肉……飞不了。

    “干嘛不要?这不是你所想的吗?”

    秦远的怒气不减反增,不久前还想给自己下药,然后趁自己昏迷不醒或者酸软无力的时候,干一些天怒人怨的龌龊事!

    虽然主场和客场发生了改变,受与攻有了根本xìng和实质xìng的改变。

    但是,结果并没有多少的改变。

    感受到身下娇躯几乎拼命的抵抗,秦远胜利在望的右手暂缓攻击,给了孙茹缓和喘气的机会。

    面对秦远的质问,孙茹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

    她想解释,却也不知从何起。

    她想微笑,却不由自主的掉下泪滴。

    她想起身逃离,身上的男人力气那么的大……除非发生奇迹。

    隔壁的那对,她鬼使神差的跟着年轻的情侣。

    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旅馆的隔音效果并不好,隐隐约约的呻吟,断断续续的粗喘,与窗户外时而掠过的火车的哐当哐当声,交相呼应。

    这是一首美妙的乐章。

    既然这是你主动的,耽误了哥哥我和学委杨兰的赌约,也让自己错失了同桌女仆肖丽的伺候。

    那么,你就自己以身相替……哥哥我勉为其难的收了你!

    再一次的问话,被孙茹以沉默面对。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连佛都会发火,更何况是秦远这个久问不答的暴怒sāo年。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着淡淡的馨香,略微皱了皱眉眉头。

    凭着自己百多斤的重量,压迫着身下的娇躯,不给其翻身的机会。两只进攻的手,同时收回,飞快的脱去自己的衣服。

    同时,他的唇再一次的捉住了孙茹的嘴……巩固阵地,扩大战果……

    与此同时,他询问体内的读女器。

    身下的气质美女孙茹,是否能够征服?

    坑爹的读女器规则,让秦远不得不先询问一番。

    叮!读女器传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