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哐当哐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哐当哐当

    ()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孙茹做好了被征服的准备,请宿主尽心的享受用心的体会。并且不断的提高自身的个人魅力和社会价值,不断的征服各种优秀女xìng,获得更多的技能和称号……”

    陡然听到读女器提示,孙茹做好了被征服的准备。

    心中暗喜的sāo年,加快了脱衣的速度。

    身上的外套和t恤,被他以快若闪电的速度,刹那间脱掉,随手一扔不知扔在了何处。

    坦诚相对的两人,紧贴的肌肤,将挺拔与柔软完美的搭配起来的傲娇峰峦,刚刚沐浴之后的嫩滑白皙……

    食髓知味的sāo年……暴怒下摧残的冲动……怒气冲冲的人型坦克……

    面对的唯一的问题,就是碾压……再碾压……继续碾压……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孙茹还没有做好被完全征服的准备,不接受宿主的征服,请宿主三思而后行,强行征服的后果是……抹杀!”

    呃!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坑爹的读女器,这是在戏耍哥哥我吗?

    刚刚还可以征服,还尽情享用……特么么的,这才半分钟不到!!!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孙茹做好了被征服的准备,请宿主尽心的享受用心的体会。并且不断的提高自身的个人魅力和社会价值,不断的征服各种优秀女xìng,获得更多的技能和称号……”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孙茹还没有做好被完全征服的准备,不接受宿主的征服,请宿主三思而后行,强行征服的后果是……抹杀!”

    ……

    肆意品尝香津的秦远,陡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脑中不断响起的叮叮声,让他错愕不已。

    特么的这坑爹的读女器,该不会是个山寨货?

    这才多久……就坏了?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xìng孙茹此刻犹疑不定,请宿主自行想办法,jǐng告宿主三思而后行,强行征服……抹杀!”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这他娘西皮的皮的叫什么事嘛?

    若是以往,秦远也就依依不舍念念不忘的起身,留下一个幽怨的眼神之后离开。

    可是,暴怒的秦远……不打算这么做了。

    征服不是要被抹杀么?

    那咱就留着最后一步,其余的,还不是任哥哥我肆意妄为!

    低调做人是哥的本xìng,高调妞却是哥的原则。

    征服妹纸,全身心的征服妹纸,这是原则xìng的问题。

    做人,不可以没有原则。

    秦远解开了裤带,身体扭动了几下,脱掉了长裤。

    八爪鱼一般的趴在孙茹娇玲珑的身躯上,双手双脚无规律的运动起来。

    “既然你半夜把我喊到这里来开房,现在何必装纯洁!”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来啊,我现在主动的配合,势必会让接下来的过程更加愉悦舒爽,让我们更加的快乐,来,别犹豫了……”

    秦远纵容孙茹,放开自己的身体,放下所有的防备,放掉所谓的矜持,放弃一切的抵抗……

    生活就像强jiān,抗拒不了,那就享受它!

    由于暴怒而显得低沉的声音,在孙茹的耳边响起。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窗外的火车一如既往的疾驰而过,微凉的秋风钻了进来,将凉意带给床上的两人。

    可秦远的身体,出人意料的热。

    暴怒,烦躁,气急败坏,怒上心头……同时,身下曼妙的娇躯实力悬殊的抵抗……让sāo年秦远的心中,老早就激发了澎湃的兴致和xìng致,兴趣和xìng趣。

    他的分身,用实际行动展示了什么叫做……愤怒的鸟。

    感受到身上的秦远,越来越热的身体,和抵在她大腿根部的傲然巨蟒。

    孙茹迷乱的脑海中,越发的迷乱了。

    这一幕幕,与她设想的完全不同。

    “不要……”她乞求着声呢喃。

    她在求饶。

    “不要?是不要停?”

    秦远促狭的笑了起来,隔壁的呻吟仿佛在嘲笑着自己的无能。

    马蛋,这年头男女开房不干那事儿,这不是扯蛋吗!

    对自己的全身,下达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秦远上中下分三路前进,同时出击。

    熟练的捉住了孙茹的嘴,柔韧的舌开防备的并不森严的牙关,撬开气质美女的芳唇,追逐那条逃之夭夭的香舌抵死纠缠……

    两只魔掌分攻两处要害,傲娇的饱满峰峦,瞬间失守于魔掌之下。

    而右手则不依不饶的向还没有被攻陷的桃源盛地进发,掠过平坦的腹部,受阻于青青的草原。

    他的膝盖曲起,缓慢而坚定的开孙茹绞紧的双腿。

    上下两路,均告突破,只剩下中间的防守,依然岌岌可危的坚持。

    暗度香津的秦远,挺了挺腰。

    那条规模可人的狰狞巨蟒,隔着单薄的布料,跃跃yù试的瞄准了那条桃源洞府。

    就在秦远的魔掌,即将突破防线的关键时刻。

    孙茹剧烈的晃动脑袋,再一次的挣脱了秦远唇舌的纠缠。

    “不要……别这样……”

    “何必呢,是你先勾引我的。”

    老纸的怒火和yù火,都被勾起来了,而且熊熊燃烧……怎么可以这么的不负责任呢?

    “我……”

    满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气质美女,躲闪的看了一眼秦远,yù言又止。

    “你什么?有话就。”

    是有需要吗?

    牛南那家伙满足不了?

    有需要就嘛。

    你不哥哥我怎么知道呢?

    你告诉哥哥你的需要,哥哥我勉为其难的牺牲一下sè相,就给你呗。

    秦远的脑中快速的闪过好几个念头,心中猜测孙茹的下一个字是‘要’。

    眼看身下人的抵抗越发的剧烈,秦远突然车去了所有的进攻,翻身呈‘太’字躺在床上。

    身上陡然一空的孙茹,错愕的看了秦远一眼,扯了扯被秦远压住的被子,努力的想要改在自己光洁的酮体上。

    “为什么要耍我?”

    sāo年秦远的声音,匪夷所思的平淡……这是滔天的怒火与yù火沸腾到极致的表现。

    不在沉默中沦陷,就在沉默中爆发。

    “我没……”

    孙茹停止了拉扯被单的动作,轻声的话语,企图解释这什么。

    “你没有戏耍够是?”

    淡淡的话语,深深的刺伤了孙茹的心。

    难过的她,终于扯了扯嘴角……笑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开始回答,秦远便紧追不舍。

    “我,我喜欢你……”

    “喜欢捉弄戏耍我,是吗?”

    轻轻的话语,重重的撞击在她的心头。

    十八岁的孙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侧头看了看秦远急剧起伏的胸口和两腿间高高屹立的帐篷,咬了咬嘴唇。

    “我的是真的……”

    “喜欢我,不应该全身心的给我吗?口无凭!”

    孙子兵法……激将法!

    这厮以退为进,再加上一个激将法,沉默的秦远,其实在暗自偷笑。

    哥哥我真的是个人才啊!

    “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何必呢?”秦远趁孙茹思想松懈之时,趁胜追击。

    “我想……”

    想是?

    那哥哥我就来了!

    断章取义的sāo年秦远,翻身上马……

    秦远雨一般的吻,倾泻在孙茹的娇躯之上。重徘徊在敏感的耳根和粉红的蓓蕾。

    一连番的进攻,根本就不给孙茹将话完整的机会。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孙茹仰头看了看窗外,呼啸而过的列车,在她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匆匆离去,向着远方奔驰。

    远方是什么?

    她的思绪忽然飘飞老远,身体相应的没有对秦远的进犯做出抵抗。

    sāo年可没有对此表示窃喜,暗中召唤读女器,询问现在是否可以征服。

    得到的结果,依然是犹疑不定。

    你爷爷他nǎinǎi的姥姥个狗大姨!

    隔壁的战争如火如荼激烈非常,时而传来的短促惊叫,勾引的秦远yù火难耐。

    除了以前嫂子方芳被流言蜚语折磨的想不开的那段时间,秦远还没有这么的郁愤难平。

    “你到底……”秦远的话还没有完,身下的孙茹,忽然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

    “你喜欢我吗?”

    句实话,他打心眼里是喜欢和自己同床共枕过的校花雯雯,还有童颜**的萝莉向倩倩,班主任秦宛如和未来的不老仙妻高艾,以及与波多野结衣同样身材的陈香。连服侍自己的同桌肖丽,以及白玉一般的肖丽表妹袁玉,他都很喜欢。

    不过身下的孙茹,他还没有怎么想过。

    怎么,孙茹毕竟是别人的女朋友。

    而且,秦远听出她所的喜欢,不是一般的喜欢。

    低头看了看身下的孙茹,哪怕气息不稳,秀发凌乱,可那种不可言喻的气质,自始至终都存在着。

    浩子曾和秦远打过比方:长得漂亮的美女,若干年以后,就不一定是美女。可是有气质的美女,若干年以后,依旧是美女。

    秦远与孙茹充满希望的眼睛对视,他了头。

    美女,气质美女,难得一见的气质美女,那个sāo年会不喜欢呢?

    还没等秦远赞美一番,看到他头的孙茹,忽然自己凑了上来,略显青涩的凑了过来,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

    “来……”

    听到美女的召唤,秦远超快的速度,扯下自己的内裤。

    愤怒的鸟……持枪的凶器……孤男寡女独处一室……隔壁的呻吟……夜晚的迷情……哐当哐当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