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哐当哐当【二】

第一百一十九章 哐当哐当【二】

    ()    “来……”

    听到美女的召唤,秦远超快的速度,扯下自己的内裤。

    愤怒的鸟……持枪的凶器……孤男寡女独处一室……隔壁的呻吟……夜晚的迷情……哐当哐当的列车……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轻声细语召唤秦远的孙茹,放开自己的身体,放下所有的防备,放掉所谓的矜持,放弃一切的抵抗……

    sāo年秦远,哪里还会有半犹豫!

    理论经验丰富,实际经验尚可的他,带着满腔的怒火,以及满腹的yù火。

    他摆好了男上女下的姿势,瞄准了‘敌人’的要害,两只魔掌上下游走,唇舌交缠抵死缠绵。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又一辆列车飞快的驶过,秦远挺了挺腰。

    那是一片泥泞的沼泽,那是一个世外的桃源,那是令人神往的处所,那是让男人为之奋不顾身的存在……

    紧……

    出人意料的紧……

    匪夷所思的紧……

    秦远几乎寸步难行……

    上次征服学委杨兰的时候,就感受过那种别样的紧致。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比那一次更紧!

    有些疑惑的秦远,略作停顿之后,再一次挺了挺腰……

    终于,又前进了一些。

    不过超乎寻常的紧致,让它步伐维艰。

    “孙茹不是有过男朋友的吗?该不会……应该不会。”

    在秦远挺腰之前,他就曾询问过读女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这时候,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可能。

    “也许,每个女子都不一样,也许,孙茹天生就……紧一些……”

    奋力前进的秦远,忽然又停顿了下来。

    他的分身,突然受到很明显的阻碍。

    隔壁的喘息声,越发的大了。模糊难辨的莫名音节,似乎无形中给秦远一剂催情剂。

    他的唇舌继续与孙茹嘴中的香舌纠缠,鼻子喘着粗气。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紧闭的双眼,颤巍巍的两弯柳眉。

    谈不上眉毛如画,却有无形的气质深谙其中。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sāo年发起了冲刺。

    戏耍哥,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压制到极的怒火,和沸腾到极致的yù火,都是需要发泄的……

    这时候的秦远,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只不过他驰骋的不是漫无边际的草原,而是一具玉体横陈的曼妙娇躯。

    孙茹摊开放在两边的手,忽然揪紧身下的洁白床单。

    疼……仿佛身体被撕裂一般的疼……

    下意识的,她咬了牙……那么……自然……于是……

    秦远抬起头,吸了一口冷气,幸好孙茹不是咬的很重,不然……

    不过,受到刺激的秦远,感触最深的不是舌头,反而是那条进入神秘桃园的恶蟒。

    只要受到惊吓,秦远的分身就条件反shè的增大一分。本来就紧致的无以复加的道路,如此一来,就更加的艰辛。

    多么幸福和xìng福的艰辛啊!

    秦远愤怒的鸟,怒不可解的诠释着什么叫做真正的愤怒。

    尼玛,老纸今晚够郁闷的了,难道万事俱备,连妹纸最后也放弃抵抗任哥予取予夺,可特么的居然发现那里紧的没有天理!

    连进去一次,都那么的辛苦!

    “孙茹。”秦远轻声呼唤。

    实际经验并不怎么丰富的秦远,估摸着是孙茹的身体绷得太紧,需要放松。

    身下的气质美女,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你听隔壁在干嘛?”

    秦远停止了动作,孙茹果然慢慢的放松了身体。

    隔壁的声音,此时异常的明显。

    很显然,那对情侣的交战,必定是到了关键的时刻。

    连一向以牢固著称的铁架子床都发出晃动的响声。

    以前,牛南就曾经明里暗里的表示过好几次,孙茹现在听到隔壁的呻吟,自然猜测到两人在做些什么。

    “嘛,隔壁在干嘛?”秦远纵容的追问道。

    “不。”

    “。”

    “就不。”

    “你不,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

    “真的不?”

    ……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隔壁传来一声短促的惊叫,急速行驶的列车不知是第几次的呼啸而过。

    秦远逗弄的孙茹哭笑不得……他居然无耻的挠痒痒……沉默不语的孙茹,不得不。

    “他们……”

    sāo年秦远,并没有真的要她些什么,只不过是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放松身体而已。

    在孙茹开口话的同时,秦远便暗自蓄力。

    在孙茹出‘他们’的瞬间,蓄谋已久的秦远,弯腰……挺身……直刺……一杆到底……

    中途的阻碍,被他蛮狠的强行破除。

    温润紧致的包裹,直捣黄龙的舒爽,耳边气质美女的惊呼……秦远第一次感受到的这种紧……

    “如果时间可以停止,那就停在这一刻把!”

    郁闷了一晚的秦远,在这一刻舒了一口气。对身下的孙茹忍不住的赞叹。

    “孙茹,你真的……好紧啊……”

    啧啧称赞的秦远,埋首在孙茹的乌黑秀发之中,没有注意到,身下的孙茹由于急剧的疼,姣好的面容有些轻微的扭曲。

    嘴唇也被她自己的牙齿,咬出了深痕,还有了淡淡的血迹。

    她张了张嘴,想出言提醒秦远,可是感觉到秦远的兴奋和愉悦,她咬紧牙关,沉默下来。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默念着这首诗,她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福。

    她身上的秦远,并不知道她现在有多疼。

    到底,秦远还是经验太少了。

    刚才的阻碍,他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也许他隐隐约约知道,可没有往那方面想。

    在那种极致的深度,难言的紧凑之中,秦远默默的回味感受了足足六十秒。

    隔壁的声音,渐渐淡去平息。可秦远的战鼓,才刚刚敲响。

    “疼吗?”

    察觉到孙茹摇了摇头,兴奋的sāo年,食髓知味的**丝,助人为乐的好学生秦远,开始了新的征程……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这是急速行驶的火车奔驰声。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这是秦远身下的孙茹娇躯下的牢固的铁架床,发出的声音。

    人不轻狂枉少年。

    此时的秦远,更像是癫狂!

    那种极致的紧,那种别致的爽,那种jīng致的美,那种兴致的蓬勃……

    孙茹抱着身上的秦远,忽然一口咬在秦远的肩头。

    她就像一片飘零的树叶,在狂风巨浪的大海上飘泊。

    任凭来自秦远的浪涛,一波接一波,一波又一波,一波再一波……

    “你喜欢我吗?”

    松开嘴,看了看秦远肩头浅浅的牙印,撕裂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一颗会开花的树》是她最喜欢的诗,来自体内的疼,让她幸福……终于不是被无视的走过……

    秦远亲吻着她的耳际,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孙茹的问题。

    “喜欢是浅浅的爱,那么,他是爱我的。”孙茹真真正正的开怀微笑起来。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列车急速的行驶着,一辆又一辆。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秦远仿佛化身成了一辆特快列车,身下的娇躯,是他奔驰驶过的铁轨……一次又一次……

    他的手机不知何时响起,兴致勃勃的sāo年,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你,你……的手机……响了。”身体不断遭到撞击,孙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不管它。”

    天大地大,兄弟的事儿最大。

    “接……电话,我……又不走……”孙茹其实是想歇一下,一次次被充实的身体,在哐当哐当的响声中……

    在孙茹的再三催促下,秦远赖在美女的身上,耍赖不下来……

    奈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秦远不拿手机,孙茹就表示自己去帮忙拿。

    呃。

    现在这种事儿,一个人也干不了啊!!!

    秦远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刚才随便甩,也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

    摸了摸鼻子,万幸的是……裤子就挂在床脚。

    索xìng也懒得起身,伸脚勾了勾。

    两人依旧保持着超友谊负距离的接触,不过秦远狂风骤雨狂涛骇浪的疯狂驰骋,有了暂时的停歇。

    孙茹偷偷舒了一口气,她的目光看了看秦远,又看了看窗外遥不可及的天际。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又一辆列车疾驰而过,带走了多少人,同时也带走了多少的梦想。

    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孙茹对自己的问题,也没有答案。

    曾经有专家告诉她……最多,活不过二十岁。

    如今,秦远告诉她可以治愈,那么也就是一个正常人。几十年的光yīn……那么长……自己也该有个理想?

    秦远尽量保持身体的姿势没有大幅度的改变,手脚并用好不容易的拿到了手机。

    掌握主动权的秦远,并不担心孙茹离开。

    他担心的是,嫂子方芳的电话,自己没有接到。

    连续打了两个,肯定是有什么事。

    电话显示的是浩子的名字,秦远有些疑惑。

    那家伙今晚有事,而且言语出人意料的正常。

    如果浩子话正常,那就表示事情一定不正常。

    “浩子,有什么事?”

    秦远话的同时,挺了挺腰。

    今晚jīng妙绝伦的紧致快感,势必让他记忆深刻终生难忘。

    “秦远,跟你件事儿。”

    浩子的声音,居然是正常的,那么事情就真的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