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二十章 哐当哐当【三】

第一百二十章 哐当哐当【三】

    ()    “秦远,猜猜看我今晚做了什么。”

    听到浩子这贱人的吊人胃口的话,秦远很无语。

    浩子的声音透着愉悦的高兴,欣喜的炫耀……**裸红果果的炫耀,没有丝毫的掩饰。

    “吧,是不是又去了胭脂巷?”

    秦远随意的猜测着,同时暂停的征程再次开启。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列车仿佛在和秦远比赛,sāo年不甘示弱,在孙茹光洁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加快了征服的速度。

    “错了,再猜猜。”电话里传出浩子嘿嘿的笑声。

    “坐车被美女胸袭拐弯被美女撞倒出门捡到萌宝了?”

    秦远随意的胡扯了一句,男女间的这种事,就要全心全意,全身心的投入。

    和浩子闲扯,秦远并没有避开孙茹,不过孙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吧,屏蔽了自己忍不住的娇喘低吟。

    “认真,再猜。”

    “靠,你子不会遇到名器了吧?胭脂巷的?”

    忽然,秦远凑到苏茹的耳边,笑问道:“知不知道名器是什么?”

    满面娇羞的孙茹,两眼一闭,无视了秦远的无耻。

    “秦远,你在嘀咕什么?嘿嘿,这下猜不到了吧?”

    哥哥我忙着呢!

    哪有时间和你猜谜语啊!

    心情甚好的浩子,继续纠缠着秦远。

    “你行不行啊?”

    特么的,哥行不行,问问身下的孙茹就知道了!

    行不行,可不是用嘴的,那是要用实际行动证明的。

    “你要是猜到的话,我请你去胭脂巷,给你介绍那个伪名器。”

    面对着浩子洋洋得意的话语,秦远忽然想起孙茹和浩子是同学。

    如此这般超乎寻常的紧致,与浩子所谓的名器,也不逞多让吧!

    很有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快猜啊,你在干嘛呢?”

    在干嘛?

    在干你的同学!

    可这事儿能嘛?

    秦远崭新的三星手机,话筒的音量效果不错,他身下的孙茹,也同样听到了浩子的话。

    推了推身上的秦远,男人间的话题,永远都离不开女人,就像女人间的话题,永远离不开时尚和购物。

    只不过孙茹酸软无力的手,哪里推得动爽的要死美得冒泡极其过瘾舒服的了不得的乐不思蜀的sāo年秦远!

    可是,她还是想推开。

    对于男女之事,她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慨念。

    哐当哐当的列车,哐当哐当的铁床,哐当哐当的高强度高消耗高热能高效率……让她有些承受不住。

    打电话,就一边去,让我歇歇。

    可她这么样的一个想法,被秦远有意无意的误解了。

    一心二用的秦远,一边和浩子瞎唠叨,一边指挥自己的兄弟在那个jīng致的温润世界艰难的爬山涉水……举步维艰,依旧奋勇向前……

    感觉到孙茹推了推自己,这个正在那jīng致和名器做比较的好学生,以为孙茹是嫌自己一心二用,不专注。

    于是,他的速度加快了。

    于是,他的力气加大了。

    于是,他的频率提高了。

    于是,坚固的铁床再一次的哐当哐当……

    “秦远,你子在火车站?你跑到火车站做什么?”

    “不对,声音有些不对,有火车的声音,还有……我艹,那是铁架床被摇晃的声音!”

    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的哥布林,电话那头的浩子嗷嗷大叫。

    经常在胭脂巷流连忘返的浩子,对这种声音可是丝毫的不陌生。

    自己最好的朋友,终于不再是处男了,他法子内心的高兴。

    有好几次都想要拉秦远去胭脂巷,帮秦远摘掉童子鸡的称号,只不过秦远没答应。

    “我艹,秦远你丫的怎么会去火车站附近找姐,那地方应该很贵吧?嘿嘿,告诉你个秘密,我也去过一次。”

    “那里的妹纸都很会叫的,我怎么半天都没有听到你床友的声音啊?”

    浩子那贱人的声音,非常的洪亮。让秦远身下的孙茹,有一种钻到墙缝的冲动。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高强度的运动,孙茹虽然都没有怎么动,却依然很疲累。

    特别是自己的私密花园……灼热!滚烫!酥麻!酸痒……痒入骨髓,深入灵魂……想挠挠不到……

    古代有众多的枪法:什么杨家枪,岳家枪,霸王枪,暴雨梨花枪,七探盘龙枪,百鸟朝凤枪,燎原百击抢,秦远统统不懂全都不会。

    不过,他现在自创的翻云覆雨枪法,jīng妙绝伦厉害非常无与伦比天下独有……

    秦远这厮把手机扔到枕头边,开始专注的冲锋陷阵起来,任由浩子那贱人絮絮叨叨啰啰嗦嗦。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浩子一个人一个人着着也没有意思,再次纵容秦远,让秦远的床友叫一下,让他听听。

    呃。

    以前,浩子去胭脂巷,行那神与灵合灵与肉合的事情,可是故意开免提,与那时候的童子鸡秦远共分享。

    宛若的呻吟,惊声的尖叫……秦远也连带着听了好几次。面对着最好的朋友浩子这贱人的这个要求,秦远还真的不好拒绝。

    两人间几乎没有秘密,现在的这种事,也许在别人看来有多么的难以置信匪夷所思,但是浩子和秦远这对sāo年,可是再简单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事。

    秦远一边运动,一边用眼神询问孙茹的意见。

    孙茹的俏脸绯红,紧紧的捂着嘴巴,任由秦远搅风搅雨。提供了秦远施展翻云覆雨枪的平台,却怎么也不愿意发出声音。

    自己的呻吟,要是被同学听到了……羞死了……

    秦远没有勉强,按理这厮原本是打算服孙茹意思一下下,轻轻的叫一声。

    毕竟浩子和自己是没有什么秘密的,自己也听过浩子床友的叫声。

    孙茹脸上的yù还休似怒似嗔梨花带雨楚楚可人,让秦远取消了原有的打算。

    “有事就,有屁就放,哥哥忙着呢。”秦远没好气的道。

    同时,他在加快了鞭策妹子的速度,结实的铁架床,晃动的厉害,似乎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就在这时,捂着嘴的孙茹,忽然张开双臂,一把抱住秦远的虎腰。

    啊!

    一声短促的惊叫,她猛地咬住了秦远的肩膀。

    她的身体瞬间绷紧,紧致的世界里,那桃源的尽头,忽然涌现一股浪cháo。

    灼热的浪cháo,一浪盖过一浪!

    秦远的分身,感受到一股极大的吸力,然后是灼热的海啸……

    低头凑到孙茹的耳边,声问道。

    “什么感觉?”

    孙茹咬着牙不话。

    “舒服吗?”

    “疼……”

    “除了疼呢?”

    “有一……”

    “有一什么?”

    秦远看着**后媚眼如丝的孙茹,戏谑的调笑着。

    电话里那头的浩子,突然大声惊叫起来。

    “我艹,秦远你子的床友是谁啊?听声音好熟悉啊?”

    孙茹想挂掉电话,被秦远抢先拿到手。

    “你有啥事快,再不我就挂电话了。”

    这句话果然管用。

    浩子告诉秦远,他今晚和一位美女去河边压马路。幸福莫名的他,正中的决定要开始正正经经的谈恋爱。

    “等等等等,你刚才你和美女压马路?”

    得到确切的回答之后,秦远继续问道:“就只是压马路这么的简单?”

    太不对劲了!

    一个流连忘返于**,驰骋挑战于胭脂巷的sāo年,陡然间和一个妹纸,一晚上就简简单单的压马路,连手指头都没有牵过。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浩子吗?

    “你可别想的那么龌蹉,我可是个纯洁的人。”

    听到浩子那贱人的话,秦远差就吐了。

    一个月要去胭脂巷十多次的老熟客,居然也称自己纯洁,那自己这种从来都不去的人,称作什么?

    纯洁的无以复加惊天动地暗无天rì鬼哭狼嚎?

    秦远一边和浩子闲聊,一边偷偷的制造了一根特制香肠。

    他发现了孙茹的疲累,特制香肠对于恢复体力极其有效。

    那坑爹的和尚,虽然弄了一个猥琐的咒语,不过香肠的功能,秦远则非常的满意。

    孙茹吃了香肠,疲惫和疼痛立马减轻了不少。

    她推了推秦远,现在的一切,和她原先设想的相去甚远。习惯规划的她,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干嘛?”

    “我起来。”

    “可我还没好?”

    ……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火车急速行驶……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秦远加紧鞭策……

    孙茹提出了挂掉电话的要求,刚才就只是听到短促的惊叫,浩子就觉得有些熟悉。万一多听几句,这让身为同学的她情何以堪。

    按掉了电话,没多久,浩子又打了过来。

    “不许接。”

    “就聊两句。”

    “不许……”

    秦远摸了摸鼻子,看在气质美女极其紧致媲美名器的份上,秦远只能委屈自己的好朋友浩子了。

    “孙茹,你刚才的声音真好听。”

    “什么?”

    “就是那么一叫……”

    ……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叫不叫?”

    ……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不叫?”

    ……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啊!

    那一声如百灵般婉转的娇啼,划破夜空!

    秦远的身体陡然狂震……

    风收雨歇之后,秦远呼出一口浊气,缓缓起身。

    那超乎想象的紧致世界,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忽然,他呆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