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走,我们聊聊

第一百二十三章 走,我们聊聊

    ()    让他惊喜的是,获得第二个称号以后,自己的香肠制造能力,有了可喜的进步。

    本来一次xìng最多可以制造十根香肠,此时的秦远发现,自己的jīng神力不知不觉有了提高。虽然还不能多制造一根,不过,照这么下去,也要不了多久。

    自己的这个第二称号,果然像称号的名称一样……利人才能利己。

    不久前秦远制造了几根给孙茹恢复身体,眼下他所能制造的就不够使用,虽然中间有了休息,秦远此刻也在制作了八根之后,进入了深沉的睡眠。

    哐当哐当!

    哐当哐当!

    早晨的朝阳,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带着疾驰列车的喧闹声响,从窗口一起钻了进来。

    孙茹看着眼前的秦远,不帅气,也不是很有特,但很耐看的面貌。

    吃过秦远的特制香肠,昨晚任xìng的癫狂所造成的伤,一早就醒来的她恢复了不少。

    伸出手,他心翼翼的抚摸着秦远的眉。

    “记得要对我好,不许欺负我。”

    她声的呢喃着,没有发现秦远的嘴角微微翘起。

    “我昨晚只是想和你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想那样的。”

    她自己对自己声的道,是对自己的一种解释吧。

    “没想哪样?”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你……你醒了?”

    秦远伸手,紧紧的把孙茹搂近怀里,追问着刚才的问题。

    “别打岔,你没想哪样?”

    孙茹瞪了秦远一眼,舒舒服服的靠在温暖的港湾,逼着眼睛,享受着此刻的恬静与温馨。

    呦呵!

    都成了哥的女人了,居然还敢无视自己的问话。

    这样下去可不行!

    喜欢掌控的大男子主义的sāo年秦远,心中在想着自己下载了一半的。

    自己的女朋友,虽然刚满了十八。不过看样子,也还需要调教啊。

    这厮的魔掌,立刻不老实起来。

    “别……”

    秦远深知昨晚自己的癫狂,让孙茹疼得不轻。此刻也没有真的做出人神共愤的龌龊事。

    “那你告诉我,没想哪样?”

    “明知故问。”孙茹白了秦远一眼,继续窝在温暖的怀中。

    你不,我怎么知道?

    你了我自然就知道了。

    我知道了也就不会再问了。

    我不问你自然就可以不用回答了。

    ……

    秦远这厮把浩子那贱人的一套,也给学了个三五成。怀里的气质美女不胜其烦。

    “服了你了,就是没有想做你昨晚做的坏事。”

    坏事?

    哥没做坏事啊!

    哥做的可是天下少有的助人为乐的好事啊!

    两人在被窝中嬉闹了一阵,秦远邀请孙茹一起去沐浴。孙茹脸皮还是没有秦远那么厚,没有同意鸳鸯浴。

    秦远冲了凉刷了牙,钻回被窝,孙茹方才裹着浴巾进入浴室。

    躺在床上,秦远一次xìng制造了九根特制香肠。

    以前一次xìng制造这么多以后,他的脑中就会因为jīng神力的损耗而头痛。

    今天,却没有那种感觉。

    昨晚制造了八根,现在又制造了八根,加起来也才十六根。

    利人利己的称号能力,需要20根,不够。

    现在实验这个能力,看来是暂时行不通。

    没多久,孙茹沐浴洗刷完毕,回到床上。

    今天星期六,不用上课,两人都安静的赖在床上,着贴心的话。

    秦远得知,孙茹之所以不想读书,想要回到她姐姐那里,有着好几个原因。

    她以前由于要强,而和自己的好朋友顾晓曼比较,从而一不心以为自己先交男朋友,就能比过晓曼。方才和牛南若即若离的交往。

    自己在生命逝去的最后时刻,听到了秦远的声音,表示可以救自己,并且真的把自己从阎王那里抢了回来。

    不知不觉,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对秦远就有了莫名难辨的情愫。

    亲耳听到孙茹对自己的表白,sāo年秦远心中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急剧的膨胀。

    “不管怎样,以后不准再这么傻了。”

    孙茹嗯了一声,她告诉秦远,她是处女座的女生。

    秦远心难怪,处女座的人,洁癖,追求完美,缺乏安全感。

    “难怪我这旅馆怎么弄得像五星级的,原来你都打理过。”

    闲聊一阵,秦远也得知了孙茹还有一个,同样患有无脉症的双胞胎姐姐。

    两人各自吃了几根香肠,十钟左右,秦远把孙茹送到了县一中校门口。

    既然能够考到一中,证明孙茹的成绩不错,不读书实在浪费了天赋。

    搂着孙茹的腰,秦远叮嘱她以后有什么事,先跟自己讲,有时间自己就会来看她。

    孙茹乖巧的答应着,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

    本就气质卓越的她,此刻更加的光彩照人。不远处的门卫室里的保安大哥,两只牛眼瞪得老大。

    “你是干什么的?我们这里是学校,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摸了摸鼻子,秦远有些郁闷。

    自己和女朋友亲热一下,还是在校门外,跟这个傻大个的保安,有个毛线的关系。

    孙茹想解释什么,被秦远拉在身后。

    开玩笑,遇到事情,怎么可以让一个女生挡在自己的身前。

    “那个,有事吗?”秦远神态自若的面对着急急跑来的比自己还要高上一截的大块头门卫。

    这个红一中,不但是将军县尖的学府,连保安的个头,也不容觑。

    “我们这里是学校,闲杂的社会成员不得随意进入。”门卫憋了半天,也只是憋了这么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看了看还有几十米的校门,又看了看那门卫对孙茹关注的眼神,秦远摸着鼻子嘿嘿的笑了起来。

    感情这家伙是觉得自己癞蛤蟆吃了天鹅肉啊!

    既然如此……那么……

    秦远忽然转身,猛地抱起气质美女孙茹。他的右手揽住孙茹的蛮腰,左手绕道后脑勺,不容她拒绝的凑上了自己的唇。

    捉住孙茹的樱桃嘴,蛮横的侵入其中,肆意品尝其内的甘甜,追逐着缠绕着那条丁香舌。

    不是嫉妒哥癞蛤蟆吃天鹅肉吗,那就让你再嫉妒一。

    对自己的女朋友,而且是在外人面前,秦远的魔掌还算规矩,没有习惯xìng的抓傲娇处的饱满,也没有往衣服里面钻。

    不过,即使如此,那门卫也是两眼喷火。

    他在这学校当保安,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但是他就是不可自拔的暗恋着学校的气质美女,高三的学生妹纸孙茹。

    昨天他鼓起勇气,想要表白,最后也没有出口。

    眼下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唯美,居然被一个极其普通的臭子所亵渎……让这个闷sāo的男人情何以堪啊。

    “你……你放开她!”

    擦!老纸的女朋友,哥哥我自己不来,难道我放开她让你来不成?

    秦远心中暗笑,亲吻上升为激吻。

    丫的,谁让你没事儿跑来瞎呼喝,老纸嫉妒死你!

    sāo年秦远年少气盛,和孙茹的激吻越来越进入状态。

    孙茹被秦远吻得晕头转向,心知在学校门口这样,实在风险太大影响不好。

    呼吸急促的她,不经意间看到秦远身后虎视眈眈的门卫,也猜测到秦远心中的故意为之。

    “谁让自己就这么爱上你了……算了,随你胡来吧……”

    矜持的她,在这一刻,也主动的探出了自己的温润舌,伸入秦远的唇中。

    呦呵!

    有进步!

    不错不错!

    秦远和孙茹吻得忘乎所以,连身边的门卫都给无视掉。

    门卫大声吼了几句,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返回了他的保安室。只不过喷火的眼神,依然没有离开秦远。

    “等你进学校,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的激吻,引来了众多同学的关注。

    自然也就有人认出了孙茹。

    “咦,你们快来看,这不是学校的两大美女其中之一吗?”

    “真的耶,我靠,居然在学校门口,KISS的这么激烈,前辈,教教我泡妞秘籍吧。”

    “也教教我,每次都是靠右手的兄弟帮忙,太悲催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的rì子,简直不是人过的生活。”

    其中有一个同学,偷偷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

    “牛哥,你在哪里?我看到孙大美女了,在学校门口和人接吻都老半天了,你快过来……好,我知道……好的,怎么好意思要牛哥的钱啊……谢谢牛哥……”

    这人眼睛目不转睛盯着秦远和孙茹两人,时不时的还流下口水:为什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在学校门口附近的台球室打球的牛南,狠狠的甩掉手中的杆子。

    “你们几个跟我来,他妈的,连老纸的女人都敢占,我倒要看看那家伙是不是黄泥巴过江嫌命长!”

    牛南呼朋唤友的带着七八个朋友,风风火火的往学校赶去。

    孙茹被吻得忘记了时间,只觉得这个吻延续了很长很久。

    直到学校定时的上课铃响起,她方才挣脱了秦远的拥吻。

    周围的指指,面若桃腮的她置若罔闻。

    “我去学校了,你回去吧,有时间我去找你。”

    好妹纸就是与众不同,居然不是要求自己来看她,反而是自己主动找秦远。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sāo年秦远感动莫名。

    望着孙茹拖着箱子进了学校离开了很远,秦远方才转身准备去给嫂子帮忙。

    今天星期六,往常都是去饭店帮忙的他,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子,走,我们聊聊。”

    七八个眼神不善的家伙,忽然冲了过来,把秦远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