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还手【一】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还手【一】

    秦远兴高采烈的来到饭店门口,忽然看到大门居然被一辆有些熟悉的轿车给堵了起来。

    我艹!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骚年秦远暗骂一声,风驰电掣的冲进饭店。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背对着自己,向着嫂子方芳和陈香大踏步走去。

    尼玛!

    看到方芳有些惊恐的眼神,秦远是彻底的怒了!

    动什么,也不能动他的嫂子!

    无影脚!

    放下手中的袋子,秦远的速度瞬间提升到了极致。

    背对着他的高大魁梧彪悍男,给他很危险的感觉。

    可他,不管不顾。

    瞬间,下蹲,扫荡腿!

    这一招是他唯一一次没有任何保留的攻击!

    嘭!

    秦远一脚之后,瞬间闪身来到方芳和陈香的身前。

    彪悍男的身体只是轻微的抖了抖,而秦远的右脚则发出了咯吱的轻微响声。

    主动攻击的他,居然成了唯一的受伤者……轻微的骨裂。

    “速度不错,力气了。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彪悍男眉毛不抖眼皮不跳,一都没有受伤的样子。

    陈香和方芳,分左右一起扶着秦远。关切的询问他是否受伤。

    摸了摸鼻子,秦远安慰身旁的两位美女。眼神强制性的在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之后,从左右共计四座巨大的山峰峰峦间移开。

    “你是什么人?”

    彪悍男停下脚步,对于陈香扶着秦远的手臂,他很不满,浓厚的眉皱了起来。

    “你可以叫我紫衣,或者银殇紫衣。”

    呃。

    这名字还不是一般人能取得来的。

    “那个……淫荡的紫衣……”

    “不是淫荡紫衣,是银殇紫衣!”

    “对啊,没错,是淫荡的紫衣啊!”

    “我了我不是淫荡紫衣,我是银殇紫衣!”

    “我知道啊,你就是淫荡紫衣。”

    嗷呜!

    “淫荡紫衣就淫荡紫衣呗,有什么好害羞的?”

    嗷呜!

    ……

    银殇紫衣怒了,恼了,要抓狂了。

    除了他的老板莎拉以外,敢于拿他的外号来取笑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后来都乖乖的闭嘴,心甘情愿的服气。

    开玩笑,不服气的,打也要打得服气!

    “子,有那么好笑么?”紫衣的脸,憋得通红之后,居然转变为紫色。

    他心中的怒气可想而知,对于秦远……他要用自己的拳头,让面前的子服气。

    激怒对方,趁乱攻击……这也是孙子兵法中的一种。

    秦远激怒紫衣的同时,也声的询问了方芳和陈香事情的起因。

    陈香告诉秦远,眼前的人,是七年前的那个他,也就是紫衣口中的莎拉派来的人。

    想带自己去京城,会一次面。

    尼玛!整整七年没有音讯,现在冒出来,就想把哥哥我好不容易追到的女朋友带走?

    当哥是泥捏的啊!

    陈香在自己的身边,紫衣不敢贸然攻击,一个劲的在不远处被秦远刺激的嗷呜大叫。

    “子,莎拉老板命令我,不许违背陈香姐的意愿,更不得伤害陈香姐。你是个男人,就走开一!”

    “我要揍得你服气!”以前不服气的人,他都有办法让对方服气。

    秦远心难怪,眼前的彪悍男,被自己气得不轻,却不敢轻易的攻击自己。原来是怕无意间会误伤陈香。

    尼玛,七年都没有一丁的信息,现在才跑来装好人,算什么东西!

    而且,一个手下就开着奔驰x7,那个所谓的莎拉,不是富二代,那也是个土豪。【汗,湿兄莫怪】

    “远,我不会去的。”心结逐渐打开的陈香,如今想起秦远的时间越来越多。

    “香姐,你放心,有我在,任何人也不可能把你带走。”

    嗷呜!

    彪悍男紫衣怪叫着冷哼道:“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

    县一中,女生宿舍。

    今天没有上课,不少的女生呆在寝室里,看书,绣花,玩手机……自得其乐不亦乐乎。

    其中,有人无意间抬头看到了孙茹。

    陡然间,她张大嘴巴大吃一惊。

    她摇了摇周围的人:“你们快看,孙茹今天好漂亮!”

    有了一个人惊叹,接着就有了第二个,然后第三个……有意或者无意的从孙茹的寝室门口经过。

    她们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叹声:今天的孙茹,真的不一样!

    孙茹住的寝室是双人房,室友便是她的好友顾晓曼……县一中众人皆知名副其实的头号校花。

    在众人的指指议论纷纷之中,孙茹安静的坐着,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抿嘴傻笑,时而捂嘴偷笑……

    她笑起来的样子,本来就非常好看。

    曾经沉默寡言的病美人,如今面若桃腮气色红润,有了极大的改变和不同。

    刚刚走进来的顾晓曼,惊诧,惊奇,惊叹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

    “天啊,你真的变漂亮了!”

    “我……恋爱了……”孙茹的笑容,让寝室的光线微微一暗……惊艳……绝对的惊艳!

    “你男朋友是谁,不会是那个牛南吧?”顾晓曼双眼明亮。

    这是她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对孙茹羡慕,甚至是崇拜。

    自己好友的瞬间失态,让好强的孙茹,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当然不会是牛南,是我的救命恩人。”孙茹幸福甜蜜的笑容,娇艳如花。

    “茹,我们是好朋友吧?”顾晓曼大眼睛眨了眨。

    孙茹了头。

    “那你把他介绍给我呗!”

    “不行。”孙茹坚定的否决。

    “我不抢……”

    不抢也不行!孙茹可是知道秦远这厮好色的本性,上次居然跟着老师的身后,两只眼睛盯着班主任秦宛如的屁股瓣儿就浑然忘我!

    不过,在孙茹的印象中,秦远除了好色以外,别的都是优。

    面对着孙茹的再次摇头拒绝,顾晓曼眨着大眼睛不依不饶。

    “要不你做大,我做……”

    ……

    县一中的头号校花顾晓曼和孙茹着半真半假的话,县五中的第一美女郝锦瑟,和父亲郝仁打了下招呼出门。

    不久前在秦远的寝室,所看到的一幅幅不堪入目的图片动画,让她面红耳赤到了极致。

    “那家伙……太过分了……”从到大,乖巧伶俐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的郝锦瑟,哪里看到过这样的限制级玩意?

    即使现在,那些上上下下进进出出让人震撼的效果图,依旧仿佛在眼前……

    长发及腰的美女咬着嘴唇,呜呜婷婷的走下楼。

    宿舍管理员老韩喊住她,同时递给她一个笔记本。

    “有个伙子,托我交给你的,他这个可能对你很有用。”

    面对着老韩促狭的微笑,郝锦瑟看了一下上面的艺考资料四字,慌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幸好教导主任郝仁,确实是个好人,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没有过多的干涉。

    “那家伙……这是要贿赂我吗……”

    她翻看了一下记载的资料,又看了看窗外。

    她的视线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的学生,三五成群出双入对的不在少数。

    常常都是一个人的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楼下的老韩无声的笑了笑。

    刚才她偷偷的在笔记本里面,加了一片火红的玫瑰花瓣。

    自己只是一个卑微普通的宿舍管理员,但是每次秦远看到她都会主动打招呼,还每次都叫她韩老师,这让她心里很温暖。

    “秦远,上次老虎非让我去你寝室查房,我被逼无奈之下去了,没想到你对我还是那么的尊重。”

    她见多了男女学生拍拖恋爱,自认为自己是在给秦远帮忙。

    “那子,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看了一眼操场,感叹奇怪的人不少,老韩摇了摇头继续看报纸。

    ……

    秦远默念读女器,询问自己的伤势恢复需要多少技能。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修复此伤势需要3个技能。”

    擦,这儿快就花掉了三个,171个技能,好不容易啊!

    摸了摸鼻子,秦远花费了三个技能选择修复。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脑中出现一光芒。那光芒温和舒适,迅速通过身体来到受伤的右腿,轻微骨裂的地方。

    很快,受伤的地方出现一丝灼热。

    瞬间伤势修复。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没有任何的不适。

    “那个淫荡紫衣,敢不敢跟我找个地方打一场?”

    紫衣充其量也就是自己情敌的手下,连他的手下都打发不了,还如何对付没有现身的莎拉?

    彪悍男紫衣,看着秦远自有活动的腿。他的瞳孔下意识的缩了缩。

    不久前清晰可辨的骨裂声,他了解的最为清楚。

    “我让你三招,这三招我只抵挡不还手,三招之后嘛……”

    掂量了一下秦远出其不意的偷袭,紫衣还是摇了摇头,只要秦远不在陈香的旁边,对付眼前的子,胸有成竹的她自觉不费吹灰之力。

    让你三招又何妨,别三招,就是三十招也不碍事。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秦远离开陈香的身边。如果陈香不愿意和自己去见老板,那么也只有制服眼前的子,拿来做筹码。

    “放心吧,三招之后,如果还奈何不了你,那我也不还手。”

    骚年秦远,还有一句话没,他不还手,只还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