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上啊,免费的,不要钱【上】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上啊,免费的,不要钱【上】

    武汉第一人民医院特护病房,雯雯守在病床前。

    床上躺着她相依为命的姐姐,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的姐姐,世界上最亲的亲人。

    望着姐姐消瘦的脸庞,紧闭的双眼,疲惫的神情,痛苦的模样。

    她的心……很疼,很痛!

    “心如刀绞,然来是这个滋味。”

    捂着心口的雯雯,打来一盆温水,替姐姐擦拭脸。

    她的动作轻柔,从上往下一次次按着她从护士长那里学来的技巧细心地擦拭着。

    姐,我不让你死!

    她的心中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没有姐姐,就没有她刘雯雯。

    曾经带着她放风筝,曾经教她读书写字,曾经为她煮饭熬粥,曾经教她唱歌跳舞……

    世界上,她最亲的亲人。

    不知何时,躺在床上的刘老师睁开了眼睛。

    “雯雯……”

    不知是因为病痛,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她话的声音很轻很轻。

    “姐,你醒了。”雯雯收敛心中的各种想法,挤出一个微笑。

    “我的病……医生怎么?”

    刘老师和雯雯长得很像,若不是现在生病,她这种理性的成熟,可能比雯雯还要吸引男人。

    医生断言刘老师的乳腺癌,到了中后期。雯雯曾再三追问,主治大夫也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只是隐约的提示雯雯,贾神医可能有办法。

    是啊,可能有办法。

    只是那个办法,是要雯雯以身体为代价!

    雯雯没有告诉自己的姐姐实际情况,只是要配合医生的治疗,还是有很大的治愈机会。

    “医生是不是又劝你给我的手术签字?雯雯,如果系需要切除**才能换来飘渺的治愈希望,姐姐我还是不愿意。”

    “一个女人,连女人都不是了,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刘老师的强行有些激动,雯雯好言安慰绝对不做手术,绝对不切除。

    听到此话,病床上的刘老师才高兴不少。

    忽然,她对雯雯询问道:“你柳大哥他……”

    “姐,别提那个混蛋,他自从知道你得了癌症之后,就消失了,再也没有来过。”

    雯雯咬牙切齿的道,身为姐姐的男朋友,怎么就这么的没有人情味……简直是王八蛋!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知不觉的,雯雯想到了秦远。

    “你是什么时候进入房间的?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不经我的允许就私自上我的床?”

    “你知道吗,这对我的影响有多坏,你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我才19岁,我还有着大好的青春年华,我,我要打110!”

    当初生日酒醉后稀里糊涂的和秦远同床共枕了一晚,她想服自己生气,居然发现做不到。

    秦远不帅但难看的相貌,有力的臂膀,温暖的胸怀……成绩更是好的一塌糊涂,对自己也非常不错。

    通过了自己的考验。

    如果不是刘老师的病情突然加重,只怕她已经答应,并且完成了身为女朋友的责任和义务。

    “如果我变成姐姐这样,秦远他会突然失踪,转身离开我吗?”

    想到秦远的种种,面对她自己提出的要现在还是未来的选择题,秦远选择了未来。

    他是爱我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

    心中有了肯定的答案,雯雯凄苦的心中又饿了一丝温暖。

    刘老师看到雯雯脸色变化,反而安慰她不要在意。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该是自己的跑不了,不该是自己的强求不得。

    经历了变故的刘老师,心中反倒放开了。她希望雯雯能够找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哪怕她就这么去了,心中也安定不少。

    “雯雯,姐现在不求治好自己的病,只求能够帮你找到一个真心对你的男子,这样的话,即使我明天就死去,我也死得瞑……。”

    雯雯捂着姐姐的嘴,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姐,我不让你死!”

    “傻孩子……”

    望着遭受病痛折磨还依然牵挂自己终生大事的姐姐

    ,雯雯咬住下嘴唇,下了一个决定。

    为了姐姐,做什么都可以!

    她告诉刘老师,她有男朋友了,人不错,待自己也好,人品也好,学习成绩极好。

    听着雯雯的讲述,刘老师微笑着再次昏迷。

    雯雯给姐姐盖好被子,拿出手机按下了几个按键。

    她想打给秦远,拨好了电话号码,却迟迟的没有按下拨打的按键。

    “秦远,我……”

    抹掉眼角的泪水,雯雯转而打给了贾神医。

    ……

    秦远继续等了两分钟,依然没有看到所谓的包子西施出现。

    他身旁的矮胖子第十六次催促包东兰,而卖包子的包东兰自己也很疑惑。

    她刚才就催过自己的妹妹,可是妹妹稍等片刻就出来。

    可左等右等,不知瞪了多少个片刻。

    包东兰猛地一拍面前的台子:“嚷什么嚷,卖包子,要买就买,不买就走开。”

    话虽然这么,她还是走进了里间。

    在里间的角落,一名古装少女身着淡绿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李白曾为西施谢过一首诗: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居然在这个社会主义新社会,穿着是时候的服装。

    只不过现在的她,黛眉微皱,娇柔的身躯瑟瑟发抖。

    “西施,你怎么了?”

    “我感觉到了有同类人的存在,你快让他们都离开……”

    包东兰从里间出来,皱着眉头扫视一周,没有发现杂眼的人物。

    不过她深知自己妹妹的预知能力,借故西施生病需要休息,让围观的人都散去。

    秦远等了老半天,就是想看看所谓的西施到底是何样子,身边的这二十多人居然都来买包子,还要排队!

    真的那么好吃。

    好奇之下,秦远也买了几个。

    身旁矮胖子一口气买了二十个,装了一大袋。他还建议秦远多买,秦远摸了摸鼻子,耸耸肩。

    包子店就在这里,又不会长脚跑了?

    “兄弟,别灰心,明天再来,或许有机会就能看到西施了。”

    没有理会这个自来熟的矮胖子,他随意的在周围买了一些吃,就准备返回医院。

    一名刚刚走来的路人,与矮胖子是熟人。

    此人一百年买包子,一边与矮胖子勾肩搭背。

    “怎么样,见着西施了吗?”

    矮胖子沮丧的摇了摇头。

    刚来的那位,拍了拍矮胖子的肩。

    “嘿嘿,你知道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矮胖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我看到了明星一般的美女啊!”

    矮胖子咂咂嘴:“再美,能美过西施么?”

    那人收好包子,告诉矮胖子。他看到的美女,虽然比不过西施,但是也绝对不一般。

    全身上下都是一级品牌,身材火爆。

    更加火爆的是,美女的身上,挂着一个牌子。

    “出租身体,仅限今晚。”

    有事没事爱凑热闹,这是人的一个本性。

    秦远看着身旁的两人,往巷子的另一头快步走去。

    摸了摸鼻子,美女出租身体这种事,还真是奇葩。

    他也跟着追了上去。

    刚刚出炉的包子,顷刻间售卖一空。

    包东兰告诉后来的人明天请早,转身就进了里间。

    “西施,他们都走了。你这是……”

    望着眼前收拾妥当穿着朴素的妹妹,包东兰愣了愣。

    “姐,我们快走,我敢肯定,我遇到了同类人,我们在这里不安全。”

    穿着朴素的衣衫,依然难以掩饰起绝代繁华的包西施,拉着她姐姐的手,随意的收拾了一些衣物,急匆匆的离去。

    秦远随着矮胖子他们一起,来到了巷子尾。

    只见黑色丝袜的性感女郎,站在路边的电线杆下,她的身上挂着一个牌子。

    清秀而优雅的笔迹,写着几个再明白不过的约炮信息。

    出租身体,仅限今晚。

    此时女郎的周围,围了不少的人。

    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一个晚上,多少钱?”

    “不要钱。”

    “免费?”

    “是的。”

    问话的人,好一阵高兴。可是看了看女郎上上下下的名牌,深深的自卑,以及莫名的担忧,又让他止步不前。

    与他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

    毕竟这么一个明星般的靓丽女子,怎么可能会在巷子里出租身体。

    还特么的不要钱……免费!

    这年头,天上还会掉馅饼吗?

    矮胖子跃跃欲试,却被他同行的人给一把拉住。

    “别惹麻烦,你看不出来,这就是一个骗钱的套吗?”

    在普通人的眼中,丝袜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要气质有气质……看起来还特么么的不差钱!

    这样的人物,有没有可能在巷子里约炮?

    答案百分之两百多是否定!

    秦远站在矮胖子的身后,纵容道:“兄弟,这么好的事儿,上啊,免费的,不要钱。”

    矮胖子还没话,他身旁的人倒是及不赖烦的道:

    “这么好的事儿,你上!”

    周围的人也嚷嚷道,上啊,免费的,不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