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忒不厚道的助人为乐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忒不厚道的助人为乐

    谢谢千里烈湿兄的捧场,好久没有湿兄们的捧场了,红票也少得可怜,书评区更是安静的匪夷所思。各位湿兄们,还记得我们连续四周霸占新书榜第一的辉煌么,再风骚一吧!为了这本【大湿兄】,为了一路风骚啪啪啪的湿兄们,雪梨半工作半码字。只要湿兄们的支持再热烈一些,雪梨会丢掉工作,专门来码字,会以更多更爽快更风骚的故事来回报湿兄们。这章加更,为千里烈湿兄。

    就在秦远准备习惯性的抓向白富美甄若彤的傲娇的时候,远在武汉的天上人间高级会所的楼下,刚刚停下一辆奔驰x7轿车。

    车里走下一名彪悍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

    他嘭的一声关上车门,神情郁愤难平闷闷不乐。

    对于殷勤相迎的礼仪姐,他都同样没有好脸色。即使听到身后,姐们对他声的议论,他也全然不当一回事。

    暗骂一声艹,他坐电梯来到了五楼的客房部。

    环顾左右四周,确定无人,他方才走向最角落的那间房。

    咚咚,咚咚咚!

    两短三长的敲门声之后,房门内传出沙哑的声音。

    “找哪位?”

    咚咚咚,咚咚!

    这一次,他又敲了三长两短之后,方才道:

    “淫荡的一天开始了。”

    房门立时打开了一条缝,彪悍男闪身进入。

    “老板,我这次暗号没有对错吧?”

    彪悍男扯出一个微笑,对面前高高瘦瘦的男子询问道。

    忽然,他的眼皮跳了跳。他看到眼前的人,脸色苍白如纸,神情委顿,眼眶深陷。

    怎么看都像是个病痨鬼!

    他清晰的记得,老板让他离开的时候,还是标准的高富帅形象。

    焦急的询问,他对面苍白的男子,只是挥挥手,命他不要多。

    只见病痨鬼,在贴身的衣袋中,找出一个巧的瓷瓶,从中倒出一粒黑褐色的药丸。

    彪悍男给他倒了一杯水,病痨鬼就着水把药丸服下。

    没多久,他的情况才好了一些。

    又过了片刻,他的脸上方才有了一丝的血色。

    “紫衣,我都了很多次了,以后不要扯什么暗号,你就是不听,什么淫荡的一天开始了,简直不伦不类莫名其妙。”

    训斥了一番彪悍男紫衣,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陈香她……她不愿意来看我么?”

    紫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都怪我,就差一,就可以把陈姐带来了,唉。”

    迎着男子探寻的目光,紫衣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始末告诉了他的老板……莎拉。

    当到陈香对秦远很在乎很关心的时候,莎拉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那人,多大?”

    他的急切的语气,透漏了心中极其的慌乱。

    当得知秦远看样子只是个学生的时候,他方才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好,好。”他自言自语的了两声好,不知不觉的吐了一口血。

    彪悍男紫衣吓了大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老板这么失态,也是第一次看到莎拉受伤,而且看样子还很严重。

    “老板,你怎么会受伤?而且还这么严重,你不是有我借给你的宝贝么?”

    莎拉有些尴尬和懊悔的进了一趟厕所,没多久,他拿出一块紫色的碎布,忐忑不安犹疑不定的递给了紫衣。

    这是?

    紫衣的心中嘭嘭的跳动着,粗大的手掌颤抖的厉害。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来得异常的强烈。

    “这是我的宝贝,莎拉,你奶奶的赔我宝贝!”

    猛地上前一步,掐着莎拉的脖子,剧烈的摇晃着,半饷才松手。

    他高高鼓起的青筋还是没有太过用力,不然的话,没有反抗的莎拉绝对没有活命的希望。

    “若不是看在你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我……我真的想杀了你!”

    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那块碎布,十分勉强才可以看出,那是一条内裤的形状。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手中的紫色布块也微微的闪了一下。

    “拿把刀给我。”

    没等莎拉拿刀,紫衣自己起身在餐桌上拿起了一把水果刀。

    在莎拉的目瞪口呆下,紫衣哗啦一下割破了手腕。

    莎拉脸色大变,惊叹的瞪大了眼睛,想要出声阻止,突然看到紫衣的血,哗啦啦的留在紫色的碎布上。

    陡然间,碎布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想吸水的海绵一样,将紫衣的血液都吸了进去。

    让人大惊失色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块碎布,缓缓蠕动自行修复!

    紫衣再次在手腕上划下一刀,让伤口扩大,血流加速。

    鲜红的血液,仿佛不要钱一般的流出,完全融入紫色布块之内。

    “你歇一下,让我来。”莎拉也想学着紫衣的方法在自己受伤来一刀,被紫衣拒绝了。

    开玩笑,这紫色布块可是他自从获得以后就从不离身的宝贝,若不是救命恩人莎拉相借,他根本不会拿出来。

    现在好不容易有修复的希望,哪里还能让意外再次出现?

    等到紫色布块完全修复,彪悍男紫衣已经在面色上难以看出血色。

    流了多少血,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紫色布块此时看上去,就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紫色内裤,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同。

    不过,紫衣和莎拉两人都知道,只要穿上这条紫色内裤,基本上刀枪不入,棍棒难伤。

    几个时前,紫衣正是因为他把自己贴身的宝贝借给了莎拉,而他的分身,就是他最最大的破绽和要害之处。

    不然,他也不会被秦远的中级无影脚和中级扫荡腿给弄得有脾气却没有办法。

    莎拉询问紫衣是否完好可否损坏,紫衣咧嘴一笑。

    “完完全全的修好了,我的宝贝修好了,哈哈哈!”

    失血过多的他,忽然两腿一软,瘫倒在地,不过他依旧咧着嘴哈哈大笑。

    这时,莎拉默念一声:莎啦啦啦啦,莎啦啦啦啦哦喂……

    幸好此时周围没有外人,不然看到一脸严肃的高富帅莎拉,哼着这么幼稚的调子……让人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更让人别扭的是,他的手掌上还拖着一只空盘子。

    可就在这时,随着他的调子念完,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

    他手掌上空空如也的盘子里,突然出现了一盘沙拉……绿色的蔬菜沙拉!

    让人食指大动的绿色蔬菜沙拉!

    色香味俱全,让人胃口大开食指大动的绿色蔬菜沙拉!

    只不过,凭空出现这份沙拉之后,莎拉整个人仿佛精疲力尽瞬间萎顿。

    “老板,你……”

    “不用这样,我休息几天就好了,你那个是要消耗生命力的,不需要这么做。”

    回复了一力气的紫衣,挣扎的坐到沙发上,拒绝了莎拉递过来的沙拉。

    看着老板吃着他自己制造出来的沙拉,紫衣忽然想到了秦远所的话。

    “莎拉。”

    身旁的高富帅吃了一口沙拉,抬头望着自己亲如兄弟的伙伴。

    “你为什么要叫莎拉,你很喜欢吃沙拉吗?为什么不叫瓜果,拼盘,啤酒,烤红薯……”

    可怜的莎拉,噗的一下……他赶紧掩着嘴。

    “莎拉,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叫莎拉?为什么不叫汽水,牛奶,葱花,炸酱面……”

    噗!

    终于,莎拉还是没能忍住。他华丽丽的喷了出来。

    “紫衣,你个一年365天天天穿紫色内裤的淫荡紫衣,老纸这可是生命精华制成的好东西,你居然……”

    两人名为老板和工人,实为患难之交的兄弟。

    等到莎拉把盘子里的沙拉吃得干干净净一丝不剩的时候,紫衣问出了心中压抑已久的问题。

    “老板,你是被那个女人伤的这么重?她那么厉害?”

    对于这个问题,莎拉脸色很难看,显然很不愿意回答。

    “过几天等我把身体养好了,我就去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叫做秦远的臭子,同时帮你把陈姐带过来。”

    莎拉闭上了眼睛,用力的揉了揉眉心。

    “这段时间形式很乱,没有我的允许,你那里都不要去。”

    那个有意思的子,应该是陈香的弟弟吧?莎拉的心中这么想到。

    ……

    秦远打了一个喷嚏,甄若彤厌恶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再次躲开。

    “不是好了,不准你动了吗?”

    呃。

    可是哥没答应啊!

    秦远搓了搓手,世界上最郁闷的约炮,可能也就莫过于此了。

    耸耸肩摊开双手,骚年秦远把问题丢给了约炮发起人甄若彤。

    不是不让我动吗,那哥就不动……看你一个人怎么动!

    老神在在的躺在沙发上,秦远偷偷的观察甄若彤的反应。

    果然如他所料,甄若彤自己也不知所措。

    想想都觉得纠结!

    就在这时,甄若彤的电话响起了歌声。

    一首秦远听不懂的英文歌曲,曲调很浪漫。

    他闭着眼睛,心翼翼的注意倾听。

    “这白富美不会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如今男朋友打来电话复合,哥哥我岂不就没戏了?”

    骚年既心疼那150技能,同时也心疼那紧致的世界的舒爽与美妙。

    千万不要泡汤啊!

    秦远心中的默念,仿佛起了作用。

    甄若彤接了电话,踌躇不安的模样,瞬间换档……郁愤难平!

    “有什么事?要我出来吗……我在干嘛……你怎么不你在干嘛?”

    一身高级名牌的白富美甄若彤,对着电话气极而笑。

    美人一笑百媚生!

    秦远的眼前忽然一亮,心道:美女和男友谈崩了,自己也就有希望了!

    这念头忒不厚道,骚年秦远却还一心想着助人为乐。

    他默念读女器,询问眼前的美女是否可以征服。

    叮!熟悉的提示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