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别,别,别停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别,别,别停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恭喜你,女性甄若彤,此时的状态可以接受征服。请宿主用心征服尽心享受全心体会舒心畅爽开心每刻……”

    擦!

    坑爹的读女器,这一次居然这么啰嗦起来。

    不过,回答的还是让骚年秦远非常满意。

    让秦远更加满意的是,甄若彤一边接电话,一边媚眼如丝的向自己走来。

    “姓贾的,你有没有当我是你的妻子?大半年过去了,你当我是什么?”

    秦远看着甄若彤对自己妩媚的笑,同时对着电话争辩着。

    忽然,他的眼皮一跳眉毛一抖心中一突……眼前的富二代千金姐白富美性感丝袜长腿美女,居然是别人的妻子!

    君子不夺人所好!

    身为好学生的秦远,此时心中的纠结可想而知。

    在纠结的同时,还伴随着丝丝缕缕的莫名兴奋。

    家花不如野花香,票妓不如偷婆娘。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诸如此类的意思,瞬间在他脑中闪过。

    “总归是别人的妻子,就这么征服……貌似不厚道啊!”

    “不过,为了150技能,节操什么的要来做什么?”

    秦远的心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思想斗争。

    在这关键的时刻,甄若彤忽然就这么的坐到了秦远的大腿上。

    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幅度优美线条迷人。

    特别是那被紧紧束缚住的挺翘的臀,越发的高高翘起,无言的对秦远发出了盛情的邀请。

    丰满的柔嫩,轻微的挤压着秦远的分身。

    受到侵犯的秦远,立马直立站起对来犯者怒目而视。

    “你是不是在天上人间,你不用否认,我知道。”

    甄若彤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娇羞,通红的双颊,仿若熟透的樱桃。

    她继续对着电话控诉着,几乎辗转走了好几个城市,就是为了寻找贾神医。

    可是,每到一个地方,她通过自己的方法,间接的得知,贾神医长期在天上人间流连忘返。

    而且,她还知道,贾神医累计玩弄的女子,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而如今,贾神医还在对她撒谎。告诉她现在在给人看病,而且很忙。

    看病?给女人看病,然后赤身**翻滚纠缠!

    “你可以乱来,我也可以!”甄若彤对着电话吼了一句,就用力的挂了电话。

    随手扔在沙发上,甄若彤眨了眨大眼睛,疑惑的看着秦远。

    “你,你……”

    她发觉秦远居然没有动!!!

    古时候,有个经典的故事,叫做柳下惠坐怀不乱。

    不久前接连几次都想抓住自己的傲娇之处,甄若彤可不相信秦远是柳下惠再世。

    挪了挪自己的臀,底下一根灼热的棍棒,的她浑身燥热……不知是刚才话多了,还是别的原因,她觉得有些口渴,还有些热……

    她试着用自己弹性十足的丰臀,触碰秦远向她立正敬礼的分身。

    分身了头,给出了明显的表示,可秦远闭着眼睛,不为所动。

    帮别人的妻子开苞这种事儿,秦远这骚年是头一次遇到。

    以他助人为乐的原则性,是应该乐此不彼。

    可听到面前的美女和电话中的丈夫吵架,这个父母要求他上大学的好学生,不知不觉对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男子产生了同情。

    这事儿……要哥代劳吗?

    增幅过几次的下半身,此刻在甄若彤有意为之的挑逗下,早已蠢蠢欲动。

    坑爹的读女器,让他可以尽情征服肆意享受。

    坐在他腿上的白富美又要求他不能主动,同时,身为好学生的善良又让他……堂堂天立地的七尺男儿……不爽!

    比他更不爽的,则是他腿上的甄若彤。

    据不可考证的资料显示,当年坐在柳下惠怀里的女子,心中郁愤难平之下,最后幽怨的看了柳下惠一眼,无限悲凉的投湖自尽。

    也许,当时柳下惠做什么,那个女子可能就不会死去。

    她之所以死,是因为自己得不到正视。

    身为万众睹目的美女,而被人无视的那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是完全无法体会得到。

    如同现在的甄若彤,就感觉到自己得不到应有的正视。

    身为受到众多男人仰视的白富美,甄若彤的自豪感和自尊心尤其膨胀的厉害。

    可如今秦远躺在沙发上,不为所动……这让她心中收到了很大的打击。

    刚刚的一通电话,让她心中气急败坏,忘记是她自己强烈要求秦远不要乱动。

    于是,完璧无暇的白富美甄若彤,拿出从杂志网络上积累的滴经验,在秦远的身上做实验。

    她白皙娇嫩的手,在秦远的胸前游走着,时不时的划着圈圈。

    来自白富美的生涩的挑逗,秦远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两团鼓胀的饱满倾泻下来。

    “既然是为了放纵和报复,那就彻底一吧。”

    低声念叨了一句的甄若彤,附身压在秦远的身上,凑上自己的嘴堵住了秦远的唇。

    呜呜……呜……

    被逆袭了……

    柔软的舌,带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滑入秦远的唇中。一丝一毫的往里面推进,缓慢的寻找着。

    经验丰富的秦远,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睁开了眼睛。

    甄若彤的五官精致,一弯柳叶眉微微颤动……这特么的是别人的妻子啊!

    别……别……

    这样是不好的。

    不能这样子。

    骚年秦远的心中呼喊着,他的嘴中的柔韧的舌头,却纠缠着送货上门的丁香。

    别……别……别停……

    与秦远同样不希望停下的,则是武汉天上人间五楼客房中的贾神医。

    他紧紧的按住‘高中女生’的头,猛力的挺了挺腰。

    刚才的电话,让他异常的烦躁,总有些心绪不宁。

    右眼皮一个劲儿的跳动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的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呜呜……呜……

    高中女生喘不过气来,拍了拍贾神医的腿。

    没有理会高中女生的求饶,看到对方喘不过气,这反而让他更加的兴奋,越发紧紧的按住……打定主意不让女子喘气。

    即使如此,他心中的焦虑还是没有半分的减轻。

    他再此拿起手机,给甄若彤打电话。

    ……

    被逆袭的秦远骚年,谴责的目光盯着近在眼前的甄若彤。

    对于被逆袭这种事儿,他谴责的动作更加的明显。

    不让哥抓……哥偏要抓!

    叫哥不要抓,哥就不要抓……那岂不太没面子!

    这厮不但抓了,还抓的那么的突如其来如羚羊挂角,蓄谋已久的同时既快且准!

    在昏迷中就能够神乎其神的抓到鼓胀目标的秦远。此时的习惯性动作,哪里是甄若彤可以拒绝和防备的?

    胸前的敏感部位骤然遭袭,从未有过的酥麻,让这个白富美瞬间触电。

    她深入秦远唇中的丁香舌,刹那间就呆愣住不知如何反应。

    秦远揪准机会,柔韧的舌缠转卷撩。

    如此同时,他左手抓住甄若彤从未被人触碰的玉兔,习惯性的试了试手感和弹性。

    捏了一捏,又捏了捏……依然在他的掌心坚韧的挺拔着,傲然的张扬着她未曾被开发的娇嫩。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送上门的煮熟的鸭子,已经到了嘴边,就这么送走……那简直天理难容。

    骚年秦远心中还有着挣扎,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分的停顿。

    不同的女人就像不同的菜肴,色香味也各不相同。

    此刻,秦远如此近距离的嗅到那种处子所独有的馨香,与气质美女孙如以及海豚臀校花雯雯并不相同。

    那种淡淡的馨香中,夹杂着高级香水的丝丝缕缕香气。

    真真正正的好香水,那种香味其实非常的淡,若有若无,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舒服感。

    秦远不懂香水,却感觉到非常的舒服。

    更让他感觉到舒服的是,附在他身上的甄若彤,在短暂的呆愣后,本能地抗拒之后,居然不顾一切的迎合……飞蛾扑火,奋不顾身!

    她的初吻,生涩,呆板,羞怯……

    同时,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慢慢的逐渐的热烈起来……仿佛是一根被燃被燃烧的枯草!

    胸前傲娇的敏感鼓胀的饱满,被自己初次见面硬拉着来到酒店的稚气未脱的骚年秦远的大手,或轻或重的揉捏着,变换着各种各样曼妙的形状。

    那种酥痒酸麻的触电感,由上而下遍布全身。

    “原来,这种感觉挺舒服的……”

    带着如此想法的甄若彤,一双美目缓缓闭起,既然打定主意要报复,那就用心的投入……而且这种夹杂着报复的快感,让她很舒服很享受。

    “姓贾的,你不是宁愿去找姐,也不要我吗?我姓甄并不是没人要!”

    压在秦远身上的甄若彤,用力的往下挤压,仿佛要把自己融入进去,带着心中的怨与恨,释放着……索求着……

    她的电话铃声响起,秦远这骚年反而被甄若彤生涩又热烈的吻,吻的有些喘不过气。

    趁着此时,他躲开了甄若彤仿佛不要命的吻,提醒她接电话。

    被一个没有经验的处子,反而吻得如此狼狈……这让骚年情何以堪!

    恼怒的在掌上用力,让变换着曼妙形状的傲娇更加的曼妙。骚年秦远还趁着机会,将自己的魔掌往甄若彤高级品牌歌莉娅的衣衫中探取。

    鬼使神差的,他还凑近了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