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啪啪啪【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 啪啪啪【上】

    感谢沩你付出湿兄的捧场,地狱十九层湿兄的礼物,以及龙吟凤湿兄的月票,谢谢湿兄们!

    在秦远的催促下,甄若彤不情不愿的接了电话。

    骚年也凑着耳朵听,他两腿间的分身,老早就催促他办正经事做快乐事,一个劲儿的欢喜雀跃上下弹跳。

    接了电话,甄若彤和打来电话的人,默契的没有话。

    感知敏锐的秦远,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丝一缕的淡淡熟悉声音。

    那种仿佛是孩子在吃棒棒糖的声音,轻微的嗦嗦声,以及偶尔的吧唧吧唧……

    呃!

    对于这种声音,骚年秦远可并不陌生,反而还不是一般的熟悉!

    几乎完全服从的同桌同学肖丽,在轻吞慢吐用心伺候自己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发出这种声音。

    “这特么么的啥玩意儿啊!给自己老婆妻子打电话的同时,居然在干那事儿!”

    秦远心难怪甄若彤这么一个白富美千金姐富二代的处子,居然要在身上挂牌子约炮,想必是被活活气得半死。

    不这么做,无法抒发心中的不痛快。

    这么算来,征服她,等于是帮助她……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属于助人为乐,为其解除心中的郁愤与不快。

    身为好学生,助人为乐那是分内之事。

    刚刚探入衣衫的手,立马寻找着最舒服最畅快的姿势。

    顿时,那种酥麻的触电感越发的强烈,甄若彤的身体娇躯轻微的颤抖着,瑶鼻间轻微的一声嘤咛。

    “你在做什么?!”电话里陡然传出一声呼喝。

    闭着眼睛享受的甄若彤,被突然传出的声音打断,她好看的柳叶眉挑了挑。

    秦远也皱了皱眉,电话里的声音,让他有些熟悉。

    身上的白富美那个自己并不知道的老公,难道是自己认识的熟人?

    对美的探索对爽的追求,秦远暂时性的停了下来。

    “我在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甄若彤不满意电话中的质问和干涉,更不满意秦远连贯动作的停顿。

    她此刻竟然没有任何的羞怯,热烈的亲吻着秦远的耳根与颈脖,雨一般很是娴熟。

    若不是秦远亲身经历,很难有人相信,这还是她的第一次。

    湿热的唇,一一印在秦远的脸颊,独特的馨香,丝丝缕缕的往他的鼻中钻去。

    被熟人的完璧妻子这么纵情的诱惑和调戏,秦远想要抵抗,试探性的推了推,触手都是一片灼热滚烫的娇柔,不但没有丝毫的推开,身上的甄若彤,反而挤得更紧。

    朋友妻,不可欺。

    骚年秦远和好学生秦远,两种思想在他的脑海中做着激烈的斗争。

    “你该不会真的跟别人……”

    听到电话里犹疑的声音,甄若彤抬起埋在秦远脖颈间的螓首。

    “当然是真的,我甄若彤过的话,没有什么是做不动的。我既然要找到你,我花了大半年找你,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但我一定能够找到你。我过你乱来,我也可以,自然就会去做……”

    甄若彤后来了什么,秦远却没有注意去听。

    他刚才终于明白了,熟悉的声音的主人是谁。i

    原先还以为是那个朋友,没想到还是个‘老朋友’。

    不一般的老朋友!

    冤家路窄的老朋友!

    不久前在中医院楼天台,李兰那种咬牙切齿的痛恨,宋晓梅那种欲言又止的郁愤……

    自己虽然也与李兰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但从来都没有欺骗过什么,连李兰的研究哲学的拥有大爱的老公轮椅男都对自己满意。

    而贾神医却是用欺骗的手段,骗取了李兰和宋晓梅两人。

    在中医院天台上,中年胖子徐猫,还想在中间牵线,让秦远和贾神医做个朋友,被秦远一句‘sb’气得摔烂了手机。

    当时,秦远就暗自下了决心,下次若是遇到所谓的贾神医,就要狠狠的在其脸上踩几脚。

    李兰和宋晓梅,怎么也算是自己的朋友。

    欺骗了自己的朋友,也就相当于是得罪了这个骚年。

    眼下,欺骗了自己朋友的贾神医,他的完璧无瑕的妻子,主动要求开苞。

    此前,身为好学生的秦远,还是很纠结,不然的话,依着这骚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个性,只怕早就把该办的和不该办的事儿给办了,哪里还会磨磨蹭蹭的等到现在。

    可现在,秦远嘿嘿嘿的暗笑两声。

    主动勾搭人家妻子的缺德事儿,骚年秦远做不出来。

    但是,配合着把贾神医的甄妻子甄若彤想办的事儿给办了,这种助人为乐实实在在的事儿,还是能够胜任。

    而且,他相信自己可以更好的完成!

    “傻b,你好吗?”

    秦远对着枕边的手机话筒,优越感十足的道。

    当时在中医院楼,欺骗了李兰和宋晓梅的贾神医就是优越感十足的和秦远话。

    如今搂着贾神医完璧无瑕的妻子甄若彤缠绵悱恻的秦远,同样优越感十足。

    甄若彤错愕的抬头看着秦远,身下这个长得还算耐看的伙子,并不怎么放在她的眼里。

    急着报复贾神医的她,在短时间里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炮友,仅此而已。

    本来就是转身就忘的路人甲,甄若彤并没有和一个县城的学生进行长期发展下去的打算。

    她需要的只是今天,能够给她快乐,帮她报复贾神医的一个‘男人’而已。

    在她的想法中,秦远只需要配合。她没想到秦远会突然对着电话话,不过,傻b这个称呼,她也认为极其的准确。

    自己如论是家世,身材,美貌,气质……等等等等,难道还不如那些酒店的姐?

    对,姓贾的就是个傻b!

    甄若彤认同了秦远的法,不但没有制止秦远和贾神医通话,反而还奖励一般的学着秦远把自己的手也伸进秦远衣服的下摆。

    电话那头的贾神医,陡然听到一天中第二次这个他此前从未得到的称谓,这让他呆愣了刹那,便是滔天的愤怒。

    那个自己破天慌的第一次递去橄榄枝的所谓神医伙子,居然和自己的妻子在酒店……

    他心中的愤怒无以诉难以发泄,猛然把埋首在他两腿间的女子,推了开来踹上一脚。

    看到女子惊慌失措的仰躺在地,他方才有些解气。

    “子,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

    贾神医的这句也不知是夸奖还是威胁,秦远不为所动的摸了摸鼻子。

    迎着甄若彤探寻的目光,秦远把李兰和宋晓梅被骗的事情也了出来。

    这无疑是火上加油雪上加霜!

    不久前在路上遇到中年胖子徐猫,甄若彤就想和贾神医的兄弟徐猫发生这样的事,那种奇异的报复快感,让憋闷难过了大半年的她难以言喻的痛快。

    身下的伙子,这么算来是贾神医的对手和敌人。

    有什么事情,比**在敌人身上更加的痛快!

    秦远和甄若彤两人都很舒爽痛快,彼此摸索探寻,在对方的身体上找到自己所需要的酥麻感。

    恩,生物学有件自然的事情……叫做摩擦起电。

    电话那头同样研究生物学知识的贾神医和‘高中生’,此刻却停了下来。

    他的嘴中念叨着秦远的名字,寻思着要狠狠的报复。

    电话被他扔在沙发上,他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想像着自己妻子和自己要对付的秦远赤身纠缠的画面,他的心中非常的奇异。

    试验过各种各样新奇的他,没有想到,听着话筒的声音,让他兴奋莫名!

    “过来,快!”

    他对着仰躺在地的女子呼喝道,指了指自己的老干部。

    恼怒,愤恨与快感交织的贾神医,一边怒骂秦远,一边按着女子的头,用力的挺了挺腰。

    吧唧……吧唧……

    这一次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什么声音?”热烈亲吻的甄若彤,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旁边的电话。

    尼玛!

    那傻b该不会故意把手机放在哪个位置吧?

    对于甄若彤的这个问题,秦远摸了摸鼻子,犹豫着是直接回答,还是间接的告诉。

    吧唧……吧唧……

    恶补了一段时间男女知识的甄若彤,挑了挑眉毛。

    她忽然拉扯秦远的衣服,费力的想要扯开,甚至是扯烂。

    “别扯坏了!”

    如果助人为乐要赔上自己的衣服,秦远这骚年有些不乐意。

    这可是和波多野结衣身材一模一样的陈香给自己买的!

    更重要的是,衣服扯坏了……等会儿怎么出去,如何回去?

    制止了甄若彤的继续撕扯,秦远叹了口气,自己主动的脱掉。

    不但如此,这骚年看了看身上的白富美,以及白富美身上的一系列名牌,什么欧丽亚,什么歌莉娅,什么欧时力……这骚年压根就就不知道!

    这个普通的骚年,不明白甄若彤好端端的为何要撕扯自己的衣服。可他知道有样学样……以其人之道换之以其人之身!

    嘶拉一声,价值四位数的雪纺拼接连衣短裙报废。

    接着,又是嘶拉一声,欧时力的打底衫也结束了寿命。

    撕拉!

    撕拉!

    秦远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撕烂了甄若彤的一身名牌。

    被撕烂衣服的甄若彤,不但没有错愕阻止,反而兴奋莫名!

    她按住想要翻身做主人的农民秦远,微低螓首埋下头去,

    吧唧……吧唧……

    异常清晰和响亮的声音,通过话筒,传进了贾神医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