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四十章 啪啪啪【中】

第一百四十章 啪啪啪【中】

    电话里如此嘹亮的熟悉声音,贾神医有些不敢相信。

    他看了看埋头苦干发出吧唧吧唧声音的‘高中生’女子,又看了看手边的电话,

    一时间百感交集,恍若做梦!

    甄若彤是个众人皆知的美人,是他的妻子。

    只不过甄若彤的仿佛女汉子一般到做到的脾性,让贾神医很不喜欢。

    好色风流的他,就曾被朋友取笑过,娶了甄若彤,以后就没有办法继续风流快活。

    那时候贾神医嘿嘿的笑了笑,称自己山人自有妙计。

    婚礼举行了一半,他就跑了……独自风流快活去了。

    他的想法是把甄若彤晾上个一年半载,等到甄若彤的性子被自己磨砺一番之后,他自己也玩痛快玩厌烦之后,再回家过两人的日子。

    可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

    甄若彤到做到的脾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此刻,更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吧唧……吧唧……

    仿佛是故意如此,声音嘹亮到刺耳!

    特么的!

    这可是他自己的妻子,眼下伺候的不是他,却是他想要收拾的秦远!

    草!

    对秦远的怨恨,以及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让他兽血沸腾!

    用力的按住女子的头,催促她加快动作。

    吧唧……吧唧……

    声音也变得清晰和洪亮,仿佛是在比赛。

    吧唧……吧唧……

    这暗中较劲的两口子,让秦远不知什么好。

    他索性什么都不,闭着眼睛躺着,仿佛地主老爷一般的躺着……用心的享受着甄若彤生涩却极其卖力的吞吐。

    那种卖力,仿佛是要不顾一切的将秦远的宝贝分身给活生生的吞掉!

    这让骚年秦远有些许的担心,生怕匍匐在自己身上的甄若彤,一个不心会张嘴就咬……

    不过他的担心,事实证明是多余的。甄若彤涂着巴黎欧莱雅唇彩的樱桃嘴,动作虽然生涩,可尽心尽力的动作还是可圈可。

    对此感触最深的便是秦远昂扬的分身,它无声的赞扬了甄若彤的芳醇的美好,无言的默许了白富美舌的舔抵。

    幸福的秦远,性福的秦远,此时都是无声而且无言的享受着。

    唯一的声音,就是吧唧……吧唧……

    以及电话里传来声音不同却意义相同的吧唧……吧唧……

    这仿佛就是一场比赛!

    甄若彤听着耳边逐渐洪亮的声音,她皱了皱眉,更加的卖力起来。

    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

    没多久,电话里传来贾神医的一声低吼。

    默念助人为乐的秦远暗自笑了笑,挺了挺腰。

    “若彤,以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你来武汉吧,好吗?”

    贾神医气喘吁吁的讨好着,刚才听到了甄若彤的声音,他史无前例的来劲儿。

    “彤彤,对不起,你来武汉吧,我等你……我现在发誓,以后一定对你好,再也不会辜负你!”

    接踵而至的糖衣炮弹,甄若彤有了明显的犹疑。

    她热烈吞吐的动作也缓慢了下来,好看的眉头再次皱起。

    呃!

    形势不妙啊!

    被伺候的不上不下的秦远,用力的挺了挺腰,再次摸了摸鼻子,一直主动的甄若彤,他还没有完完全征服呢!

    那极其诱人的150技能也还没有得到,可不能被贾神医几句好话给忽悠悠弄没了。

    缓慢而坚定的推开身上的白富美,拔出依依不舍的滚烫而坚毅的分身。

    试探性的将**裸红果果的甄若彤翻身压在身下,翻身跨马,持枪上马。驰骋交战纵横花丛,攻城略地完完全全的征服,获得诱人的150技能就在此一刻!

    别拒绝啊!

    他心中无声的呐喊,得到了落实。

    甄若彤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回答贾神医的话,也没有停下她自己蓄谋已久的报复大计。

    高级香水的淡雅清香,处子独有的若有若无的馨香,让骚年秦远很是迷恋。

    让他更加迷恋的是,身下玉体横陈的娇躯……白皙娇嫩,入手柔滑,极其的细腻而又不失弹性,仿佛是牛奶制造而成。

    他哪里知道,甄若彤就常常用牛奶泡澡沐浴,而且还是那种纯天然的牛奶。

    被秦远抓摸的心痒难耐热血沸腾的甄若彤,主动环抱着身上的年轻的身体,打开了交叠的修长大腿,八爪鱼一般的缠着秦远的身体。

    “给我,快。”

    全身无力的贾神医,听到自己妻子的声音,差吐血。想到妻子的家族,他只能无奈的叹口气,把更多的愤恨转接到秦远的身上。

    “我要!”

    到做到的甄若彤,一边催促秦远快,一边扭动娇躯,竭力配合。

    随着磨合……秦远的分身和甄若彤的神秘花园,仿佛是久违的冤家,终于相遇。

    上一次被神秘和尚作弄了一番的秦远,并不知道孙茹当时还是处子,以至于他当时没有去用心感受尽心体会。

    此刻,骚年秦远就想弥补一番。

    昂扬狰狞的巨蟒,摇头摆尾的探入潮湿的沼泽,他一分一毫的深入……他要好好体会这一刻的美妙。

    就在这时,痒到灵魂深处的甄若彤,娇媚如花脸颊一片潮红的她,想挠想抓却无能为力的她,忽然谴责秦远。

    “你是不是男人啊!”

    “用力啊!”

    特么的!

    身下的白富美,一都没有身为处子的觉悟。

    想好好的体会一番的秦远,被胯下的人儿气得不轻。

    尼玛!哥这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

    男人是不是男人,那不是用嘴巴的,那是要用行动表示,事实证明的!

    恼羞成怒的骚年,不甘受辱的秦远,极其用力的抓了抓手中的饱满傲娇。

    面对着身下白富美千金姐富二代甄若彤的质问与羞辱,心眼不大的骚年秦远,忽然离开了刚刚探入一的娇嫩之躯。

    “你刚才让我用力是吗?”

    “废……”

    话字还未出口,就已经没有办法继续。

    一股庞然大力,仿佛一杆神兵利器,势如破竹的进入她的身体。

    嘶……

    中间的一丝明显的束缚和阻碍的封印,也在那一杆长枪的攻击下,瞬间瓦解破开。

    那种疼痛,酥麻和难以言喻的紧实,让她无法形容此刻心中的感受。

    原先的酥痒,此刻似乎也不至于匪夷所思难以接受。

    学自杂志,得知的那种空虚,此刻得到了充实,而且还是被充实的满满的到了极致,仿佛要被撕裂!

    吐出一口浊气的秦远,对自己气怒之下的举动,满意其进入的世界,果然出乎意料的紧致。

    同时,也有些不满意。

    特么的,哥哥我还没有用心体会那种突破束缚冲开封印的美妙感觉。

    想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研究琢磨,看来,只有等到下次了。

    心中一边体会着被紧紧包裹的紧致与颤抖,不满的秦远,一边询问甄若彤。

    “你刚才让我用力是吗?”

    还没等甄若彤话,这个半大不的骚年,赌气一般的再次离开那个美妙的桃源。

    他腰腹用力,肌肉紧绷,瞄准花芯,一杆长枪凶器……挺立直刺……哧啦一声……深深进入……一杆到底……

    身下的甄若彤,瞪大了一双美目,她忽然有些担心,自己柔弱的娇躯,会不会被捅破?

    那种势不可挡的力量,那种有来无回的气势,那种排山倒海的劲道……那种捅入灵魂深处的玄妙感受,甄若彤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开始发出莫名难辨的模糊音节。

    听着甄若彤的模糊呻吟,电话那头的贾神医,忽然一阵口干舌燥。

    被他弃置一边的他自以为的女汉子,没想到发出的呻吟,竟然如此的**。

    他看不起秦远。他相信和他一个圈子的甄若彤,也同样看不起秦远这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事实也是如此。

    “若彤,来武汉吧,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彤彤,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了吧。”

    讨好的柔媚声音,让听到声音的秦远,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谁知道这两人是闹得哪一出呢?

    万一,在贾神医的糖衣炮弹攻势下,甄若彤回心转意,自己就特么么的悲催了!

    骚年秦远将枕边的手机,随手扔到脚边。

    “若彤是吧?你刚才不是要快吗?”

    再一次没有等甄若彤回答,秦远的身体化作建筑工地的打桩机。

    啪啪啪……

    啪啪啪……

    原本的疼痛,让甄若彤皱了皱眉。

    可如今,随着秦远的动作,甄若彤体会更多的则是难以言喻的舒爽。

    担心身下的白富美会突然变卦,从而让美好的日子失去快乐。

    秦远上下起伏深入浅出的动作,不可谓不快!

    不是让哥快马加鞭的快吗?

    哥就用事实证明给你看……什么叫做快!

    不求最快,只求更快的骚年,没多久,就感觉到身下的甄若彤全身紧绷,一阵剧烈的颤动抽搐。

    啊呀!

    一声婉转的姣啼,仿佛深夜的寂静时的百灵……荡人心魂!

    电话那头的贾神医,心中暗骂一声草,不过是女人而已,老子要多少有多少!

    他抓着脚边女子的头发,往自己两腿间疲软无力的分身处按了按,他挂了电话,找到海豚臀美女的号码,按下了拨打键。

    就在这时,秦远的电话,在甄若彤婉转姣啼的同时,也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