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啪啪啪【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啪啪啪【下】

    武汉第一人民医院特护病房,雯雯时而看着病床上的姐姐刘老师发呆,时而看着秦远曾经发来的暧昧搞笑短信傻笑,时而看向窗口,目光投向她自己也看不到的地方。

    “你太可恶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不经我的允许就上我的床,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我才19岁。我的贞洁啊,我的青春啊……”

    “你是什么时候进入我的房间的?你知道吗,这对我的影响有多坏?我要打110……”

    “我要报警,我要告诉警察叔叔,我被妹纸强暴了!”

    曾经阴差阳错的和秦远同床共枕了一宿的雯雯,当时的事情依旧记忆犹新。

    她同样还记得,她过对秦远的考验结束。

    原本她就想带着秦远,放假来看看自己的姐姐。

    没想到突然就得到姐姐病重的信息。

    贾神医眼中偶尔闪过的贪婪,雯雯其实都看在眼里,却没有明挑出。

    那种**裸的占有**,让她很不舒服。

    情人眼里出西施,秦远看着她娇躯时发亮的眼睛,不但不会让她不舒服,反而让她窃喜。

    偶尔从教她护工技巧的护士长那里听到,关于贾神医的只言片语,冰雪聪明的雯雯,就知道贾神医的人品不怎么样,对自己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可惜,无论她怎么问,护士长也不敢多,只是以同情的和怜悯的眼神看着她。

    “什么和他长得很像的医术高明的师兄,的其实就是他自己吧!”

    一想到再过几个时,自己就要为了姐姐答应那个坏蛋,雯雯心中就很难过。

    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除了自己喜欢的秦远以外,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触碰过。

    想到秦远的时候,雯雯的心中莫名的有些温暖。

    当学校的四大恶人之一的虎哥,逼迫的把自己孤立在操场跑道上,自己孤苦无依的娇躯,就这么的孤立无援的独自站在身高马大五大三粗的虎哥面前。

    当时,学校那么多人,那么多老师,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

    只有秦远!

    那个并不高大并不挺拔的身影,踏着清晨的第一缕光辉,坚定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那是自己的守护神!

    的幸福感,突然出现在她的心中,传遍全身。

    自己就算要为了姐姐,献出自己的身体。也可以把自己的第一次的美好,奉献给自己的守护勇士秦远!

    她拿出手机,给秦远打电话。

    “秦远,我想你!”

    压抑不住的思恋,顺着无线电波传进秦远的手机,接着传进秦远的耳中,进入他的心里。

    “宝贝儿,我也想你。”听到雯雯发自内心的思念,秦远心中有些骄傲和自豪。

    这可是他自己原先计划的第一破处对象,第一个发自内心所喜欢的女生!

    同床共枕过不止一次的玲珑娇海豚臀校花,也是第一个直接敞开心扉对他想他的美女。

    正在接电话的秦远,不由自主的发出恰意的微笑。

    他身下的甄若彤仿佛煮熟的面条,瘫软的躺在沙发上。

    第一次经历这种打摆子的抽搐快感,让她成长了二十年的身体,被释放一空。

    同时,又被秦远一次次的充满。

    娇喘连连的她习惯了秦远的高频率高强度的鞭策,突然感觉到秦远停了下来,嘟了嘟嘴,她很不满。

    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怎么可以分心呢?

    这是对自己的魅力的一种无形的亵渎!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一个县城的普通伙子,算得上是个什么玩意呢?

    若不是自己心情好,这辈子恐怕连这种普通的酒店大门都进不了,更别提得到自己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白富美的恩宠!

    那一丝鄙夷,秦远尽收眼中。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秦远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本来对送上门来的150技能很满意的他,连带着对身下性感娇躯的满意,同时也对敢作敢为的甄若彤印象不错。

    不过,随着那一丝清晰可辩的鄙夷,那些微的好感也荡然无存。

    亏哥哥我还想让你多些快乐少些痛苦,看来是自作多情多此一举。

    心眼不大的骚年,一边和海豚臀校花雯雯聊天,一边不再顾及甄若彤的感受肆意驰骋起来。

    那种翻云覆雨移山填海肆意妄为无所顾忌的癫狂,只怕这世上也只有心眼的骚年秦远才做的出来,还做的不亦乐乎!

    “秦远,你在干嘛?怎么气喘吁吁的?

    听到雯雯紧张担忧的声音,秦远微微有内疚。

    可是,只要有了技能,就可以兑换一切。

    为了让自己身边的朋友亲人,能够更好的生活,过更好的日子,让嫂子方芳这辈子都能够幸福快乐,牺牲一色相这种事,秦远还是极其的愿意。

    如果有可能,他还会乐此不彼!

    “我,我在跑步。”

    骚年急中生智,发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欲仙欲死欲罢不能的甄若彤,忽然噗的一声大笑。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甄若彤,知道在别人打电话的时候出声,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更何况是明知道秦远此刻在和女朋友打电话的关键时刻。

    可她还是忍不住。

    秦远皱了皱眉,他可不相信甄若彤完全出自无心之举。

    这婉转姣啼的白富美,更多的是对他的不屑!

    “秦远,你旁边怎么有女生的声音?”

    骚年秦远调动大部分的脑细胞,思考一个最佳答案。

    身下的甄若彤,随着秦远的鞭笞起伏荡漾。

    她张了张嘴,又想些什么。

    眼疾手快的秦远,立马伸手捂住。

    特么的!

    身下的甄若彤,完全是诚心和自己作对!

    亏哥哥我还助人为乐!

    这厮指挥分身巨蟒,好一顿搅风搅雨!

    “雯雯,我在马路上,当然会有女生的声音了,对了,你在武汉怎么样,你姐姐她还好吧?”

    一连串的事情接踵而至,秦远想起自己的寝室原本可是属于雯雯姐姐刘老师的。自己现在有了中级疑难杂症诊治能力,不知道对刘老师的病情有没有帮助。

    直到如今,他还不知道雯雯姐姐得的是什么病。

    就在这时,他身下的甄若彤,美目连闪。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自己的丈夫贾神医如此,身上这个自己随意拉来的普普通通伙子也同样如此。

    趁着秦远接电话分心的时候,她猛地拉开秦远捂住她芳唇并没用力的手。

    “他骗你的……”

    他何止是身边有女生,他身下还躺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

    这些话,她没有机会出来,被回过神来的秦远,再次捂住嘴……捂得喘不过气来!

    娇喘的女声,从话筒中传到雯雯的耳中。

    她如遭电击,恍然在做一场噩梦!

    怎么会这样!

    好学生秦远的心中,仿佛有亿万万只草泥马奔驰而过!

    该死!

    怎么可以让纯洁的雯雯,知道这些?

    “雯雯,你听我……”

    “就这样吧,我有事先挂了。”

    顿时,秦远的手机里,传出嘟嘟嘟的忙音。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秦远目次欲裂的瞪着身下戏谑嘲弄的甄若彤,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这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恩将仇报的臭女人!

    打女人这种事儿,好学生秦远做不出来。

    用力的鞭策女人这种事儿,骚年秦远自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高强度高频率远超打桩机的人形打桩机秦远,此刻浑然不顾及甄若彤刚刚才被自己开苞这个事实。

    趁着白富美甄若彤此刻接受征服,趁着坑爹神器读女器还没有给出坑爹的提示,趁着秦远的一腔热血满腔怒火……他狠狠的将‘蹂躏‘进行了极致的诠释!

    哥让你自以为是!

    啪啪啪!

    哥让你自作主张!

    啪啪啪!

    哥让你自作聪明!

    啪啪啪!

    哥让你自找苦吃!

    啪啪啪!

    哥让你……

    啪啪啪……

    身下的甄若彤,原本还喜笑颜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秦远鞭策的频率一而再再而三的飙高,她开始有些惊惧!

    具体多久了,她自己都不清楚。

    只是她很清晰的知道,那种身体紧绷然后斐然的抽搐,那种飞上云头落下九州的上起下落,总共进行了四次!

    可身上的秦远,仿佛不知疲倦永不停歇的打桩机一般……一直啪啪啪的不停!

    ……

    挂了秦远电话的雯雯,黯然神伤。

    “我的守护勇士,你怎么可以不要我。”

    她再次看了看病床上微微皱着眉头危在旦夕的姐姐,以及窗外遥不可及,的遥远远方。

    会不会错怪了秦远?最起码应该给他解释的机会吧?

    拿着手机,雯雯心中犹疑不定。

    就在这时,贾神医打来电话。

    “雯雯,我师兄做专车快要到了,你准备好了吗?”

    雯雯支支吾吾的了些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的好朋友程幺告诉过她……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

    我的守护勇士啊,难道也靠不住吗?

    贾神医一个劲儿的催促雯雯,快到天上人间,他医术高明世间难以有人比肩的师兄,很快就到了武汉。

    只要他的师兄愿意,雯雯姐姐的病情,不完全治愈,最起码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缓解和控制。

    两个半时,雯雯出了自己去天上人间的时间。

    从将军县到武汉,同样是两个半时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