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秘女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秘女子

    秦远连续打了两个电话给雯雯,雯雯都没有接。

    他的心中微微有些心悸,敏锐的感知告诉他……快,再快!

    刚下的士,秦远便飞速的冲进了医院。

    拉着一名导医,一边跑一边问。

    惹得年轻靓丽的导医大声惊叫,秦远没法,只得捂住女导医的嘴,告诉她自己不是劫匪。

    废了一功夫,秦远得知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乘坐电梯,来到八楼。

    默念着希望自己来的不晚的秦远,刚刚走出电梯,就听到雯雯悲痛欲绝的哭声,以及贾神医假心假意的安慰。

    特别是那句:我是神医,不是神仙。

    这句话让秦远心中一突,难道自己还是来晚了?

    虽然有没见过贾神医,但是也听到过他的声音,即使声音经过了一些变化,可也瞒不过感知敏锐的秦远。

    更让秦远心中一突的是,贾神医的手正向坐倒在地的雯雯扶去。可是伸向的不是手臂,而是雯雯傲娇的酥胸以及挺翘的海豚臀!

    我草!

    这个可是哥哥同床共枕的女朋友!

    一个欺骗了李兰和宋晓梅的所谓神医,一个给自己妻子打电话还在啪啪啪的混蛋,一个敢对自己女朋友伸出咸猪手的败类,一个还没见过面就开始结仇的冤家……

    此时的秦远,没有多的话语。

    周围的护士长,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深恶痛绝却敢怒不敢言的贾神医,突然就仰躺在地。

    那一声回味悠长的响声,久久在走廊里回荡。

    而一向爱惜自己头发的贾神医,满头满脸都是鞋印。

    秦远发动中级的无影脚,对着贾神医劈头盖脸一阵猛踩!

    若不是担心会耽误刘老师的救治,秦远方才意欲未尽的抱着雯雯,踹开了刚刚打开急救室的主治医生。

    急救室里的病床周围,站着三名白大褂医生,看样子是在收拾工具,准备放弃。

    “你是什么人,快出去!”

    “老马,快叫保安!”

    “没看到我们在进行急救吗?赶紧离开!”

    三声怒喝,以及刚刚爬起来茫然四顾的主治医生,也跟着怒斥道。

    秦远浑然不把这几人放在眼中,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和雯雯话。

    以他中级疑难杂症诊治能力,也没有自信可以救活一个垂死的病人。

    就算可以,时间上也来不及。

    此刻只是默念了一声,读女器查看。

    刘忻,25岁。

    身高:165cm。

    三围:35,25,34.

    刻度尺为红色,刻度:0

    身材:95【150】

    相貌:90【150】

    家世:50【100】

    学识:60【100】

    能力;45【100】

    气质:50【100】

    事业:55【100】

    兴趣性格:50【100】

    xo技巧:0【100】

    完璧处子:是。【处子可加分200】

    袁玉的综合积分为695,征服此女性,可获得技能150。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性刘忻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征服……”

    秦远暗骂坑爹,很明显此刻的刘老师已经处于弥留之际,读女器居然还给出这么一个提示。

    真特么么的用坑爹来形容,那是玷污了坑爹这两个字!

    发生的其实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询问读女器最快最好的办法。

    他现在有了249技能,要求读女器在他的能力范围内,查找到一个最合适最行之有效能够救活最好是治愈刘老师的办法。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正在为你进行筛查,请稍等。”

    身处急救室的众人,却没有让秦远稍等片刻的意思。

    斥责的斥责,怒骂的怒骂,咆哮的咆哮,有的还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

    “不好意思。”秦远轻轻念叨了一句。

    可是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砰砰砰砰的响声之后,急救室终于安静了下来,

    刚才还叫嚣不已的几人,此刻都晕倒在地。

    这些响声,终于让雯雯恢复了神智。

    “秦远,你怎么在这里?”

    忽然她看到了病床上脸如白纸的姐姐,她挣扎着爬起附在床边呜咽不止。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根据宿主此时的技能,所筛选的方案如下。”

    秦远关上急救室的门,仔细的研究起来。

    此时的刘老师的生命特征,已经极其的微弱,那些所谓的专家教授都摇头放弃。

    急救室已经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刻,而秦远不知道的是,他发现了彪悍男紫衣的黑色奔驰在天上人间的楼下,却没有发现,莎拉和紫衣偷偷的跟在他的身后。

    “老板,你感知到了什么?”

    彪悍男紫衣一边开车,一边询问后座的莎拉。

    本来在五楼套房养伤的两人,随着莎拉的一声惊讶,两人便在莎拉的感觉下开着车跟在了秦远的身后。

    “不知道。”

    身形消瘦的莎拉摇了摇头,那种淡到了一种几乎可以忽略的地步,而且莫名其妙。

    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来告诉紫衣?

    让紫衣停下车后,莎拉透过车窗,看了看医院的招牌。

    皱了皱眉头,莎拉沉思片刻。

    “老板,你到底感知到了什么?”

    紫衣拉开裤子拉链,看了看自己的贴身的宝贝紫色短裤,就算遇到突发状况,最起码也能够尽量保障安全。

    莎拉闭着眼睛,竭尽全力的追寻那种感觉。

    却突然发现,那种感觉荡然无存……仿佛从未出现过。

    怎么会这样?

    忽然,他的眼神陡然凝结。

    “她怎么来了?”

    “老板,谁来了?”紫衣对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很是不满,焦躁不安的拍了拍方向盘。

    继续拍了拍方向盘,紫衣表面上无所事事,两只眼睛却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四周。

    可惜,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没有发现异常。

    “老板,是不是打伤你的那个人来了?”紫衣眼放凶光,再次低声询问。

    这时候,一声极其突兀,却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突兀的声音,出现在两人的耳边。

    “你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声音如银铃般美妙,却又飘渺无踪无迹可寻。

    彪悍男紫衣神色紧张的环顾左右,对于那个神秘的她,发自内心深处的忌惮。

    相反,莎拉却没有太过紧张,只是神色有些不自然。

    “你怎么来了?”仿佛只是和一个朋友打招呼而已,亲切自然。

    “记住我的话,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不想重复。”

    那个飘渺的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依旧无迹可寻。

    这让企图找出神秘人的紫衣,只能暗自叹气。

    自己的话,被人当成屁放这种感觉势必让人不舒服,可他摇头苦笑一声,有些无可奈何。

    “既然你都这么了,那我们照办就是。不过我原先的建议,还希望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这还是紫衣第一次看到莎拉这么好话,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老板欲言又止。

    老板都这么退步了,对方想必也该见好就收吧。

    仅仅只是知道莎拉冰山一角的紫衣,琢磨这神秘人应该要多少给面子。

    可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要么再打一场,要么……滚!”

    话很不客气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莎拉只能再次苦笑……如果打得过,何必那么多?

    挥挥手,让紫衣开车,对于那个她,他只有苦笑着妥协。

    ……

    被护士长弄醒的贾神医,可没有想过要妥协。

    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贾神医嘶哑咧嘴的喊着疼。

    “刚才是谁打我,那个混蛋打我?”

    他习惯性的理了理自己油光可鉴的头发,入手却是肮脏的尘土,甚至还有一些浓浓的粘绸。

    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上让人恶心的东西,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他终于认出了那是暗黄的浓痰。

    啊!

    急怒攻心的他,狠狠的闪了将他救醒的护士长一耳光。

    啪!

    “是不是你打我,是不是?”

    护士长捂着脸后退,在贾神医的淫威下,告诉了自己刚才看见的情况。

    再次打了护士长几耳光之后,贾神医终于冷静了下来。

    “敢打我?找死!”

    贾神医掏出手机,声的交代了几句之后,方才恶狠狠的瞪着急救室。

    “敢这么糟蹋我头发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他阴险的笑了笑:“希望你承受的住,我送给你的礼物。”

    下意识的理了理他珍若性命的头发,再一次看到了让他几乎将隔夜的食物都吐了出来的东西。

    “别把这件事出去,不然要你好看!”贾神医威胁了一番护士长,这才急匆匆的往洗手间跑去。

    跑到洗手间的贾神医,看着水池墙壁上的镜子。

    那张英俊潇洒的脸庞,有着明显的脚印,中间还夹杂着血迹和灰褐色的不明物。

    油光可鉴的头发,乱糟糟的如同鸡窝。

    看到自心爱的头发,成了这番光景,贾神医想死的心都有了。

    低着头在水池下,一次又一次的冲洗。

    虽然冲洗了上面的尘土,却冲不去心中的愤恨!

    再一次拨打了不久前拨打的号码,看了看急救室所在的方向,厉声了三个字:“杀了他!”。

    秦远并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一幕,同样不知道洗手间的贾神医正在给自己准备礼物。

    他察看了读女器筛选出来的几个方案,看了看梨花带雨的雯雯,好学生秦远选择了其中最耗费功夫对刘老师身体最好的办法。

    感谢花班猫咪湿兄的月票,红票快一万了,湿兄们顺手砸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