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会很温柔的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会很温柔的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性刘忻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宿主征服,请宿主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呃!

    尼玛!

    特么的!

    老子了要征服刘老师了吗?

    摸了摸鼻子,骚年秦远记得自己以前还真的想过。

    那时候还是在刚刚搬进刘老师的寝室不久,睡在刘忻的床上,曾经幻想过要和寝室的主人来一发。

    却阴差阳错的差和寝室主人的妹妹来了一发,至今秦远记忆犹新。

    不过现在,骚年秦远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这么龌蹉的想法啊!

    特别是在刘忻死里逃生的时候,在刘老师最最虚弱的时候,在如今这个无影灯下的急救室里……读女器的提示,完完全全是在诱导骚年进行重口味的体育运动!

    不适合征服,却没有不可以征服!

    这个意思太特么的坑爹了!

    对于这么突然冒出的提示,秦远摸了摸鼻子,很是不解。

    自从这骚年获得了读女器,虽然这神器坑爹,但有时候还是有着很特别的意思。

    这么一想,秦远猛地一拍脑袋。

    “和尚,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该不会又在玩我吧?”

    骚年秦远暗骂了两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只觉得自己触摸到了读女器提示的真实意思的边缘,却总是差一没有摸透。

    想不明白,秦远便不再去想。

    再一次叮嘱雯雯姐妹两人不要担心,有自己在,一切ok。

    秦远记下的电话,还没有打过去,那边却先一步打了过来。

    “你是秦远?”

    “恩。”

    “告诉我你的地址,以及简单的用一句话明需要什么帮助。”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公式化的生硬。

    而且听口气,似乎一都不担心自己的要求会得不到落实。

    “我在武汉第一人民医院,我需要你们现在派人带我和两个同伴去一个幽静的住处。”

    ……

    卢帆当上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至此已经有七个年头了。

    发生在医院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没有几十件,也有十几件。

    各种怪异的事情,甚至是灵异的事情,也偶有听闻。

    可远远及不上今天的这件事!

    先是一个月前,突然来了一名贾神医,还是由副院长牵线介绍,来头大的难以想象!

    对方有好几个硕士和博士学位,还是前不久若贝尔医学奖得主拉吉拉吉拉贝尔的学生。

    他的身后,更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中药世家!

    奈何贾神医虽然着神医的招牌,却没有颇大的真凭实学。

    倒是偷偷诱骗了两个涉世未深的护士,以及一名攀荣附贵的女医生。

    对此,卢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可奈何。

    现在,一名少年,突然闯进医院,突然暴打了贾神医,突然闯进急救室。

    而被打成猪头的贾神医,不但不让自己报警,还要求自己派保安,将来人打断手脚交给他。

    看到贾神医阴森森的笑,卢帆就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自己身为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出了事儿,贾神医拍拍屁股走人了,自己可是有根有底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人!

    “贾神医,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总归是不好的。”

    他对保安科科长使了个眼色,却被贾神医不耐烦的制止。

    “院长,你在怕什么?放心吧,有什么事我担着!”

    卢帆暗骂一声担你妹!想到贾神医的身份,也不好反驳,只是偷偷的让保安科科长要注意分寸。

    他试探着对急救室喊话,再一次被贾神医给从中制止。

    他只觉得自己眉毛不能自已的跳得厉害,这件事实在太过蹊跷。

    就在卢帆院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之时,贾神医逼着保安科长带人强行逼近急救室。

    正准备用粗鲁的方式,强行将门打开的时候,急救室的门却自己先行打开。

    只见一名少年模样的男子,约莫十**岁光景,神态自若旁若无人的走了出来。

    呃!

    这就是穷凶极恶的匪徒?

    这就是丧心病狂的凶手?

    这就是为非作歹的杀人狂?

    急救室外的众人,看了看贾神医,又看了看站在急救室门口的少年。

    卢帆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副院长站在贾神医的身后,咬了咬牙,狠狠的瞪了贾神医一眼,但还是站在了原地。

    护士长捂着脸退到一边,心想着少年要是能够再扁贾神医一顿该多好!

    贾神医则阴险的笑了笑,只不过他的脸肿胀难看,笑起来的样子,更加好笑。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秦远的样子,积怨深重的他,眼中几乎装满了怨毒。

    “子,你很好,真的很好!”

    摸了摸鼻子吧,秦远淡淡的道:“你妻子甄若彤也这么。”

    噗!贾神医不能自已的吐出一口气……这完全是被气的。

    透过急救室的大门,他看到雯雯的曲线玲珑的背影。

    “雯雯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女朋友。”

    “我……”

    “你没有机会的。”

    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贾神医笑道:“有没有机会,那还很难。”

    指了指面前的秦远,他催促保安科长指挥人把秦远抓起来。

    副院长也帮着呼喊人,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习惯性的占据最适合的位置。

    在一连串的呼喊声中,十多名保安将秦远围了起来。

    贾神医捂着脸吧嘿嘿的笑了笑,他排开众人走到秦远的身前。

    “子,你还是嫩了一。刚才你敢打我的脸,还敢弄坏我的头发,就要有被我报复的心理准备。”

    秦远出门是想看看周老头介绍的人,到底靠不靠谱,可足足过了三分钟,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面对着贾神医的挑衅,秦远浑然不放在心上。

    “别吵!病人需要休息。”

    病人?

    哪来的病人?

    骚年秦远把急救室里被自己打晕的众人给扔了出来,没有阻拦那些人的查看。

    这些刚刚醒来的专家教授,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站起,纷纷发出自己的质疑。

    急救室只有死人,哪里来的病人?

    依照他们多年的经验,不可能有错!

    “你们别吵,我姐姐要休息。”雯雯也转头道。

    卢帆心翼翼的走上前来,他可也是判定刘忻病逝的专家教授之一。

    “兄弟,病人真的没事了?”

    主治大夫也止住杂乱的声音,走到院长的身边。

    一个比诊断并且基本放弃医治的癌症病人,怎么可能……除非,发生奇迹!

    对于把这些人,秦远也没有为难,然他们自己去看。

    贾神医也想混进去,却被秦远拦了下来。

    “秦远,你什么意思?”

    秦远这骚年懒得理他,摸了摸鼻子,想一些事情。

    彪悍男紫衣的车在天上人间的楼下,这么来,那个和陈香有段感情的莎拉此刻又极大的可能性也在天上人间。

    当时战胜紫衣,在于彪悍男双手捂住要害,几乎没有怎么还手。

    那个背后的莎拉,会不会更厉害?

    而来次之前的路上,自己敏锐的感知,察觉到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奇怪感觉,代表什么?

    自己获得的一次奖励抽奖,得到的神秘物品,又是什么?

    得到的第二个称号,还没有来得及实验,具体有什么功效,也还不知道。

    一系列的事情,让他有些头疼。

    现在这个时候,贾神医还在耳边吵吵嚷嚷啰啰嗦嗦。

    进去查看刘忻病情的几个权威专家,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没道理啊?”

    “我行医这么多年,从未遇到这种事!”

    “对啊,对啊,我提议我们的研究和检查一下……”

    检查你妹啊!

    秦远低吼一声,把这些权威专家教授,像赶鸭子一样轰了出来。

    这时候,卢帆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立马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周吗?”

    “你上次你们县城也出现了一个神医,你还那人很年轻,他叫什么名字?”

    “什么?叫秦远?才十九岁还是高中生?”

    挂了电话,年仅十九岁的真材实料的神医,卢帆看秦远的眼神立马大变。

    可还没等他上前攀近乎,贾神医已经拉着保安科长,以及十多个保安将秦远完全包围。

    这一次,是真的动手了。

    “秦远,你放心,我等下会很温柔的,千万别担心。”

    贾神医理了理他珍若性命的头发,眼泛凶光。

    副院长也招呼卢帆,准备一起上去凑个热闹,被卢帆拉住。

    卢帆声的告诉他,面前的少年秦远,或者也许可能是个真神医。

    “我不担心,我真的不担心。”

    秦远摸了摸鼻子,泰然自若的笑了笑。

    面对着这群虎视眈眈的魁梧众人,秦远好整以暇的看了看围在边上的几个年轻的护士。

    其中有一名护士的腿,格外的长,并且出人意料的直。

    骚年的举动,彻彻底底的惹怒了贾神医。

    “给我打断他的……”摸着自己肿胀的面部,看了看秦远耐看的脸,贾神医忽然改变了注意:“给我狠狠的打他的脸!”

    给那些保安下了命令,贾神医转而面向秦远。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在他话的同时,秦远笑道:“你放心,我也会很温柔的。”

    他果断的出手……不对,是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