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身份【祝湿妹节日快乐】

第一百四十七章 身份【祝湿妹节日快乐】

    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秦远突然闪身来到贾神医面前。

    瞬间下蹲……扫荡腿!

    卢帆只觉得眼前一花,砰的一声响。

    站着好端端的贾神医,仰躺在地。

    “你……”

    有些发蒙的贾神医,张了张嘴,刚了一个字,就再也不下去。

    一只黑乎乎的鞋底,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骚年秦远一边,一边不怎么温柔的踩了下去。

    “还记得将军县那个温柔体贴的护士么,这一脚是替她踩的。”

    摸了摸鼻子,秦远提起脚。

    让脸上浮现清晰鞋印的贾神医,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

    “老李帮……”他狠狠的瞪了秦远一眼,呼喊着交情最深的副院长帮忙。

    可温柔的秦远,对准贾神医猪头一样的脸,又一次不怎么温柔的踩了下去。

    啪!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秦远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想过来帮忙的副院长以及部分保安。

    “还记得将军县那个知书达理的医生么,这一脚是替她踩的。”

    秦远回头看了看急救室的雯雯,他再一次提起脚,又再一次不怎么温柔的放下。

    啪!

    周围的人围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听到那啪啪啪的声音,只觉得牙齿发酸心口发痒。

    “这一脚,是替雯雯踩的。”

    啪!

    “这一脚是替刘老师刘忻踩的。”

    啪!

    “这一脚是替那些被你欺骗过的女子踩的。”

    啪!

    连续踩了好几脚,秦远提起脚,欣赏贾神医的尊容。

    如果现在的贾神医是惨不忍睹,那是侮辱惨不忍睹这个成语!

    终于能够喘上一口气的贾神医,吐掉几颗带血的牙齿。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的窝囊过!

    更别提受伤!

    从来都是他打别人的脸,没想到如今,他还要被直接踩脸!

    他的心在痛哭:“好了要温柔的!”

    重重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看着近在眼前的黑乎乎的脚底板,贾神医恨不得直接死了算了。

    开始的时候,他还硬气。

    在此之前,他打过一个电话,他自信自己多也就受伤,但是秦远绝对活不过今晚。

    可是几乎没有间断的几脚,极其不温柔的踩在脸上。

    硬气的他,终于没了脾气。

    开始的几脚,他也只能认了,可是最后的一脚,他非常的不甘心。

    那希望被自己玩弄的女子,跟秦远又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秦远的女朋友,他还没有来得及上手。

    可他自己的妻子,还是他没有享用过的处女妻子,就先一步和秦远开房了。

    亏本到了姥姥家的贾神医,此刻郁闷难过的吐血!

    眼见周围的人,还没有动静。而眼前的脚底板微微晃动了一下。

    杯弓蛇影的贾神医,惊慌失措的喊道:“别!”

    摸了摸鼻子,对于贾神医以欺骗的手段来得到女人的身体这件事,秦远相当的鄙视。

    正所谓盗亦有道,也许是出自读女器规则的影响。如今的秦远觉得,只要男女双方,你情我愿郎情妾意,无论鱼水之欢还是露水情缘,这些都符合他的原则。

    以欺骗,要挟,威逼利诱等手段,不符合读女器的规则,也不符合他自己的原则。

    对于贾神医的求饶,秦远微微的笑了笑。

    “别,别什么,别停是吗?”

    管他是什么,反正秦远这骚年就是这么的认为。

    贾神医心中一突,张大嘴想要辩解,迎接他的是一张黑乎乎的脚底板。

    啪!

    周围刹那间静的出奇!

    见惯了各种场面的院长卢帆,缩了缩瞳孔,犹豫再三还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看到了贾神医惨不忍睹的脸,周围的人喜忧参半……毕竟被他欺骗的和看不惯的还大有人在。

    有几人在副院长的指示下,想要偷偷的治服秦远,也被秦远一个中级的扫荡腿全部放倒。

    放倒两拨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靠近。

    骚年秦远,则继续玩着踩脸的游戏。

    而不知何时,总是喜欢仰着脖子高人一等的贾神医,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提起脚,秦远好心的问道:“你哭什么?”

    “求求你……”

    摸了摸鼻子,秦远打断他的话问道:

    “求我什么?求我继续是吗?”

    他黑乎乎的脚底板再次放下。

    呜呜呜……

    “你哭什么?”秦远提起脚温柔的问道。

    “我投降……”

    骚年秦远黑乎乎的脚板再次落下:“声音太没听清。”

    呜呜呜……

    “声音再大一。”

    呜呜呜……

    “还是没听清。”

    呜呜呜……

    “你没吃饭吗?”

    呜呜呜……

    大部分的人,捂着眼睛转过身去,护士长在内的不少人在偷偷的欢乐。

    秦远也不知道踩了多少脚,一直到十多名警察将他围了起来,命他不要动为止。

    而就在这时,市长秘书却给院长卢帆打来电话。

    让受宠若惊的卢帆,把秦远带到市长办公室。

    与此同时,在省政府大院,一栋朴实无奇的三层楼房的一间书房里。

    “首长,据我们所知,汉镇街区副局长李文带队,共计三辆警车十三名警察已经去了第一人民医院。而我们的人早先就赶到了医院,一直在等候指示。”

    话之人,穿着军服,声音有些生硬。

    他正在对椅子上品茶的一名花白胡子的老人,进行汇报。

    老人轻轻的吹开杯子里水面上的茶叶,缓缓的尝了一口,眯了眯眼睛了头。

    “你周老头那无赖会不会骗我?”老人忽然问道。

    穿着军服的男子大声的回答:“报告首长,不知道。”

    摇了摇头,老人笑道:“当我没问。”

    犹豫了一下,老人又一次问道:“你艾才去将军县多久,这么快就交男朋友了?”

    “报告首长,不知道。”穿军服的男子顿了一下声道:“打个电话问问艾就知道了。”

    老人放下茶杯对面前的男子带着褒奖了头,这是男子的最有意义的一句话。

    立马,老人拨打了一个号码。

    “爷爷,你想我了没?我可会是想死你了。”

    “爷爷当然想你了。”

    老人了几句之后,干咳了两声,假装随意的问道:

    “秦远你认识吗?”

    电话那头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方才咬牙切齿的道:

    “那个混蛋,我不认识!”

    “爷爷,那个混蛋欺负我,你快来给我报仇。”

    没多久,老人喜笑颜开的挂了电话。

    声的唠叨了一句:周老头那混蛋就在那里,敢当着周老头的面,欺负我孙女的,除了未来的孙女婿,还能有谁?

    捋了捋胡须,心情大好的老人,立马对书房的男子下了指示:现在立刻马上把那子给我带来。

    就在男子应命准备出去的时候,老人又把他喊了回来。

    他心想:自己现在还不好出面,万一那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可不是时候。

    就在老人犹豫的时候,秦远只得抬起脚,让惨不忍睹的贾神医重见天日。

    “特么的!老周介绍的什么人,居然这么不靠谱!”秦远的心中很是不岔!

    几名警察上前,就要将秦远铐起来。

    边上的院长卢帆,抢先一步走到了前面。

    卢帆告诉警察,是他报的警。

    接着,他又告诉警察,人不能带走。

    “卢院长,什么意思?”

    面对警察的询问,卢帆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市长秘书打来电话,当时并不知道警察赶到。

    如今,两方面都找他要人!

    而且他知道,贾神医过了今天,也同样会找他要人。

    该怎么办?

    秦远也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那个生硬的声音,那么的自信。

    好学生秦远,深觉自己太过于依赖和相信别人。刚才想到贾神医居然妄想轻薄雯雯,身为年轻气盛的骚年,冲动在所难免。

    阴差阳错的弄成了如今这番光景。

    经过秦远的一顿暴踩之后,惨不忍睹的贾神医已经不出话来。

    在副院长的指挥下,被手忙脚乱的抬去治疗。

    处于众人焦的秦远,眼看着院长卢帆和副局长两人声的协商。

    这让秦远有些好奇和不满……这就是那个生硬声音主人所谓的自信?

    极其需要一个安静住所给刘老师继续治疗的秦远,转身准备进急救室看看刘忻的身体状况……护心丸可还是第一次用。

    这时候,院长卢帆反而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示意秦远接电话。

    一个冷冰冰的女声道:“你得罪了一些你惹不起的人。”

    忽然,话筒里有些噪杂。

    接着一个银铃般悦耳的声音道:“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还没容秦远话,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

    摸了摸鼻子,秦远把手机还给卢帆,他有些莫名其妙。

    他并不知道,在医院楼的对话。

    银铃般悦耳的声音道:“我感觉他有些不一般,你去把他保住,并且警告贾家,让他们管好这个什么都不是的贾神医。

    冷冰冰的声音问道:“是用市长的身份,还是另一个身份?”

    银铃般悦耳的声音笑道:“用另一个身份。”

    忽然,银铃般的声音再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