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骚年与御皇大帝的秘密

第一百四十八章 骚年与御皇大帝的秘密

    【感谢libashiji湿兄的捧场和长评,分析的很好,湿兄厉害啊,不愧是老书虫!谢谢飞侠aaa湿兄的礼物,那个湿兄啊,你给个龙套的名字我啊,不然我很难给你神级龙套啊。为了感谢两位湿兄,明天加更……为了养妻儿老,不上班不行啊,更新慢了,望湿兄们谅解。明天那个……你们懂的……】

    忽然,银铃般的声音再次道。

    “等一下。”

    与此同时,秦远所在的急救室门口,十多个身形彪悍的男子,突然步伐矫健的冲了过来。

    递给了副局长一个红色的本本,然后来到秦远的面前。

    “秦先生,请跟我们走。”

    秦远的电话也响了,那个生硬的声音告诉他,这十多人会安全的把他带到一个幽静的住所,绝对不会有麻烦。

    半个多时后,秦远,雯雯以及刘忻就来到了江边的一个幽静的住所。

    那十多人,在秦远的要求下,全部离开。

    本来自己被人救了,他还想当面感谢一下。

    谁知道那个生硬的声音,一句不必,直接挂了他的电话。

    目送那些人离开,秦远想了想那个生硬的声音,和那个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幕后的主人是不是一伙人,是不是都是周老头帮自己联系的?

    奈何所知有限,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如果我有十万技能,如果我获得了大湿兄的称号,如果我可以免费兑换自己想要的一切,如果……”

    随着雯雯的一声呼唤,秦远挥去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来到声音的来源处,踌躇着不知该不该进去。

    “秦远。”

    听声音有些焦急,骚年看了看门上卫生间的标示。默默念叨了一句:这可是你们请我进去的!

    他摸了摸鼻子,推门而入。

    ……

    刘忻觉得自己自住院以来,身体从未有过的舒坦。

    “24个时吗?也很不错了。雯雯的男朋友,比姓柳的靠谱多了。”

    她摸了摸身上的虚汗,粘粘的,很不舒服。

    “雯雯扶姐姐去洗个澡。”

    在雯雯的搀扶下,两人来到浴室。

    浴室干净整洁,不过看里面的摆设,应该是很久都没有人用过。

    看样子,这住所原先的主人,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

    浴室的浴缸,出乎意料的大。

    看规格,应该是情侣专用。

    扶着刘忻坐在浴缸边,雯雯放好水,调好温度。

    “姐,我给你洗。”

    的时候,一直都是姐姐照顾自己,如今有这个机会,雯雯非常乐意。

    雯雯动作轻柔舒缓的给姐姐刘忻脱衣服,扶着进入宽大的浴缸里。

    刘忻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

    “你和秦远怎么认识的?”

    自知自己寿命无多,刘忻对自己唯一的妹妹有不完的话。

    她挑了最想问的问了出来。

    雯雯俏脸微微一红,想了想,对自己的姐姐,她并没有隐瞒。

    一边轻柔的和姐姐洗澡,一边红着脸声的着自己生日那晚稀里糊涂的和秦远同床共枕。

    “姐,你不知道,秦远那时候居然恶人先告状……”

    “姐,你不晓得,秦远那时候居然我破坏了他的节操……”

    “姐,你他那时候有多可恶!他居然我强暴他,还要打110报警……”

    “姐,那时候他真的吓到我了,看着他眼角的泪水,我当时就蒙了……”

    听着妹妹羞怯的话语,刘忻也不时的轻笑出声。

    她转身拉了拉雯雯,让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也进来一起洗……这可能是此生最后一次洗澡,和妹妹一起,也算是留下最后的一念想。

    禁不住姐姐刘忻的要求,雯雯也被拉了下来。

    “后来呢?是你追他,还是他追你的?”

    姐妹两人聊着雯雯和秦远发生的往事,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轻笑。

    “秦远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道,应该快了吧。”

    雯雯不知道姐姐刘忻是不是不舒服,所以要找秦远。

    她立马出声喊秦远。

    “别喊他,我只是想问问你们两人的事。吃了秦远的药现在身体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她们不知道,这个可是现实社会岁没有的好东西,足足耗费了150技能!

    “姐,我们很好啊。

    “你们是不是闹不愉快了?姐都看出来了。中午的时候,姐看到你打完电话就在偷偷的哭。”

    中午的时候,雯雯听到了甄若彤的声音,联想到秦远对自己的欺骗,她的心中当时非常的悲伤。

    不过现在,秦远大老远风尘仆仆的跑来,赶着救了自己的姐姐。

    虽然心中还有些隔阂,不过18岁的她,多多少少也知道食色性也和男人本色。

    “姐姐看得出来,秦远是个不错的男生,而且他看你的眼神很温柔,相信姐的眼光,他还是很不错的。以后别使性子。”

    刘忻和雯雯泡在大浴缸里,两人舒舒服服。没一会儿,刘忻又问起了秦远。

    雯雯心想:姐姐是不是感觉那里不舒服,不敢告诉我怕我担心啊?

    同时她也担心秦远去送那些人出去,怎么还没有回来。

    下她又一次呼喊秦远的名字。

    于是,听到了两声呼喊的秦远,摸了摸鼻子,推门而入。

    应入眼帘的,是两具一丝不挂的粉嫩娇躯的湿身诱惑……

    呃!

    秦远捂住眼睛:“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只是他的贼眼滴溜溜的转,透过指缝,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眼前让人欲血沸腾兽血澎湃的一幕。

    雯雯的身形曼妙,刘忻曲线火辣……这厮身为一个普通的骚年,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

    左拥右抱……大被同眠……三p!

    更何况眼前的还是一对亲姐妹!

    “等我治好了刘忻,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得到了一对姐妹花,那时候在寝室的木床上,三个人,一床被子……”

    雯雯没想到秦远会直接进来,她自己早就被秦远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可是,身边还有姐姐呢!

    而刘老师刘忻,此刻尴尬,羞怯,无地自容……她双手捂胸,躲在水里。

    满室春光,让骚年秦远目不接暇。

    雯雯快步走过来,剜了他一眼。

    “还看,赶紧出去。”

    两只柔弱的手,拉着秦远出了浴室。

    海豚臀校花,哪里知道秦远被增幅了几次的分身,只要稍稍被刺激,那就会引起极大的连锁反应。

    雯雯拉着秦远,进了隔壁的房间。

    声的责怪秦远,怎么不敲门就进去。

    欲语还羞,含嗔带怒。

    正所谓别胜新婚,处在一个安静的房间,两人都有些激动。

    娇玲珑的校花,轻启红唇,目含春水的看着自己的守护勇士。

    得到美人儿无声的召唤,骚年秦远猛地将雯雯搂紧怀里。

    他的力气是那么的大,仿佛要将怀里的人儿融进自己的身体。

    柔韧的唇舌,发扬了武学中的快与准。

    瞬间,捉住了雯雯的樱桃嘴。

    秦远一手紧紧的揽住雯雯的腰,另一只手穿过身后扶住校花的后脑。

    肆意的品尝着芳唇中的甜美,一个湿热的长吻,在雯雯几乎要窒息的时候返回刚才停止。

    怀中红果果的嫩滑白皙,大大的方便了秦远的魔掌。

    测试皮肤的弹性和光滑度,这是骚年秦远最擅长的事情。

    此刻他一边测试,一边凑到雯雯的耳边声道:

    “雯雯,你过我的考验结束了,那我们……”

    对于冰雪聪明的雯雯,剩余的话秦远不需要继续下去。

    雯雯早就在秦远硬拉着她的手,抓住了一个滚热的棍子之后,就知道秦远会提出这个要求。

    来武汉之前,她就是愿意的。

    此时,秦远救了她姐,她心中的愿意那更不必。

    骚年秦远搂着鸟依人清纯可爱的刘雯雯,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也不管雯雯身上还有水滴,看到房内有一张大床,拦腰抱起,就往大床走去。

    “别,秦远你别急,姐姐还在浴室呢。”

    压制住自己啪啪啪的冲动,秦远温存的一尝手口之欲。

    “雯雯,我很想你。”

    秦远在雯雯的耳边软语诉,同时,他的分身巨蟒耀武扬威的了校花平坦而光洁的腹部。

    以实际行动表示着,不但秦远想,作为分身的它,也同样想!

    感受着秦远强烈的反应,有力的心跳,温暖的胸怀,满腔的柔情蜜意……芳心早许的雯雯,好一阵意乱情迷。

    只不过,不经意间,她想到了中午时陌生女子所的话,她柔软的娇躯,忽然微微一颤,短暂的僵硬了一下。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委屈,流下两滴清泪。

    感知敏锐的秦远,立马察觉到了这一幕。

    他的脑中发达的脑细胞,立马超负荷运转。

    对于他人生中第一个同床共枕的女生,秦远的心中很是在意。

    作为好学生,欺骗和谎言,是秦远不愿意做的事情。

    可他也不愿雯雯心中委屈,自己的女人,还不能给她快乐,那是自己身为男人的失职!

    该怎么办呢?

    快想啊!快想啊!

    他的脑中飞快的想着办法,不断的闪过各种念头。

    忽然,他灵光一闪。

    曾经在秦嫂家,香肠差暴露的那一次,就曾急中生智了一回。

    编出了一个神圣真龙的故事,好不容易敷衍了事。

    捏了捏掌心的柔软,秦远神情从未有过的严肃和认真。

    “雯雯,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包括你姐姐。”

    看到秦远如此的慎重,雯雯也屏住呼吸专注的倾听。

    “你知道玉皇大帝吗?”

    陡然听到秦远的问题,雯雯不能自已的迷惑和茫然。

    她甚至有一种感觉,面前神情严肃极其认真的守护勇士,再给自己讲冷笑话。

    可是,看秦远的样子,是那么的严肃,是如此的认真……

    雯雯神情有些怪异的看着秦远,但还是了头。

    好学生秦远,心中笑得欢喜,面上依旧凝重。

    “雯雯,那你知不知道玉皇大帝,其实不叫玉皇大帝,叫做御皇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