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五十章 小妖精【上】

第一百五十章 小妖精【上】

    【为libashiji,飞侠aaa两位湿兄加更】

    忍不住啧啧暗赞的秦远,笑雯雯是个妖精。

    长相清纯外表柔美内心坚强的海豚臀校花,在秦远的纵容下,史无前例的自由发挥。

    那一声:相公,我要……

    情意绵绵,媚态天成!

    与她外表与性格极其不符的简短而突兀的话,在此刻,没有丁的突兀或者不自然。

    这四个字,一句话……超过了所有的千言万语!

    怎是一个勾魂摄魄所能形容!

    被多次增幅的秦远骚年,好不容易压制住的兽血。

    顷刻间燃!沸腾!

    这时候,什么,都特么是多余的!

    所有的语言,所有的柔情蜜意……都特么的用实际行动肢体语言来表示和展现!

    来吧……宝贝儿……

    骚年秦远急促的呼吸着,眼前是他原本的第一个破处对象,阴差阳错的同床共枕过,此刻,便是收获的时节。

    雯雯怀着紧张,忐忑,喜悦,期待等等各种各样的心情,主动的向坐在床边的秦远走去。

    她的几个好朋友,可都是有男朋友的,平时耳闻目睹,如今,轮到自己,哪怕是千万个喜欢,百万个愿意,也多多少少的有些忐忑不安。

    好在秦远的半真半假的御皇大帝故事,以及对姐姐病情的深深担忧和对秦远的浓浓爱意。

    这个举校闻名的海豚臀校花,走到秦远面前,有些羞涩的笑了笑,然后纵身扑上……

    “哥哥我不当受受……”

    得了便宜又卖乖的骚年秦远,脑海中极其幸福的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搂着柔软温润的娇躯,在宽大的床铺上来回翻滚。

    “妹纸,你又想强暴哥了吗?”

    好不容易壮着胆子的雯雯,随着时间的推移,便慢慢的变回了那个羞涩的女生。

    突然,被秦远提起了当初的糗事。

    她的心一横,嘟着可爱的嘴道:“就强暴你,怎么样!”

    骚年秦远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无限委屈的道:

    “还能怎么样呢?”

    他怕压坏了怀里的女生,翻身仰躺在床,让雯雯趴在他的身上。

    捏了捏掌心的傲娇,那挺拔的玉峰,孤傲的不肯屈服,坚韧的挺立着。

    无言的诉着自己,从未被开发的骄傲!

    “我都被你压在身下了,只能任由女侠肆意胡来为非作歹逞凶作恶纵情狂欢……生我只有尽力配合抵死缠绵雨水交融琴箫和鸣……”

    噗嗤!

    化身女侠的雯雯,被秦远逗得笑出声来。

    “油嘴滑舌的!”

    “油嘴滑舌是这样的。”秦远嘿嘿的笑了笑,立刻凑嘴捉住了校花的唇。

    这个骚年,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才是油嘴,什么才是滑舌!

    女侠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在油嘴和滑舌的缠绵之下,也心翼翼的探出了自己的丁香舌。

    骚年秦远鼓励的揉了揉左手掌中的饱满傲娇,右手也不甘落后,捏了捏虎哥窥伺多年却从未得逞的海豚臀。

    光滑细腻,柔嫩可人,曲线曼妙,触感极其惊人!

    海豚臀……果然不同凡响!

    恰好,这海豚臀是雯雯女侠极其敏感的部位。

    就在秦远大逞手足之欲,详细的研究海豚臀各个方位的不同触感,以及在揉捏时所产生的不同的反作用力。

    这厮的生物学,物理学以及数学中的力学研究,都差强人意,有的甚至根本就一窍不通。

    于是,这厮研究的时候,也就更加的仔细。

    于是,敏感的海豚臀校花,突然娇柔的玲珑身体紧绷,然后微微的一阵震颤。

    樱桃嘴猛地逃开秦远油嘴滑舌的攻击,下意识的发出一声诱人至极的嘤咛。

    她纤长的手臂,紧紧的抱住秦远的虎腰,这一下,仿佛用出了全身的力气。

    紧接着,绷紧的娇躯,忽然一阵接着一阵的颤动。

    化身女侠的雯雯,脸上霎时浮上两朵娇艳的红晕。

    银牙紧咬,同时瑶鼻间发出模糊的音节。

    绯红的娇躯,又一次颤动之后,她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

    “都是你……坏蛋!”

    含嗔带怒,娇媚天成。

    “雯雯,你知道坏蛋是怎样的吗?”

    还没有等海豚臀校花回答,秦远气宇昂扬的分身,欢喜雀跃的跳了跳。

    灼热的圆柱,有力的在雯雯柔软的腹部。

    狰狞的巨蟒,高调的姿态,宣扬着自己的存在!

    “我好了……”

    娇羞而柔弱的声音,惹人疼爱。

    骚年秦远心中暗赞雯雯身体的敏感,魔掌跃下高峰路过平坦游向青青草原和神秘的桃源,被满面娇羞的雯雯给拦住。

    “别,秦远别……”

    身为处子的她,虽然愿意为秦远做任何事,但是最最**的地方,娇羞的她还是很不好意思。

    “我摸摸。”

    雯雯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紧张的摇了摇头。

    “那我看看。”

    布满红晕的脸,更加的娇羞,再次摇了摇头。

    骚年秦远心中贼笑,脸上有些不高心的道:

    “相公生气了,怎么办?”

    海豚臀校花从秦远怀里下来,挨着秦远躺在床上。

    然后用力的把秦远往自己玲珑娇躯上拉,后者摸了摸鼻子很是配合的附了上去。

    “看你怎么办?”秦远心中的贼笑更加的热烈。

    等到秦远趴在身上之后,带着性福的余韵的雯雯,学着不久前的语气,有板有眼的道:

    “还能怎么样呢?”

    感受着身下玉体横陈的娇躯的曼妙与滑腻,秦远饶有兴致的看着近在咫尺娇艳如花的雯雯:这丫头该不会……

    没有让骚年秦远等太久,雯雯继续鹦鹉学舌的道:

    “我都被你压在身下了,只能任由大侠肆意胡来为非作歹逞凶作恶纵情狂欢……女子我只有尽力配合抵死缠绵雨水交融琴箫和鸣……”

    妖精……

    心中甜蜜的秦远,可以对身下的海豚臀校花爱意最为浓厚。

    毕竟是他第一个同床共枕的女子!

    老子有根大香肠!

    秦远默念三声,制作出来三根特质香肠。

    他完全相信这个傲娇的校花,不会将自己的秘密外传。

    三根香肠,有三种不同的吃法。

    虽然这个骚年早已兽血沸腾到了巅峰,可他依旧柔情蜜意的先照顾雯雯的感受。

    这在他前几个征服的女子身上,是从未有过的。

    第一根香肠,秦远看着,雯雯自己剥了放进嘴里。

    第二根香肠,秦远剥了,心翼翼的喂进秦雯雯的嘴里。

    第三根香肠,则是秦远剥了之后,含在嘴里,一一的嘴对嘴喂给校花妹纸。

    三根特质香肠下肚,雯雯无力的娇躯,也恢复了一些体力。

    面对着秦远的柔情蜜意,雯雯除了主动的香了一口之后,还主动的送上一个缠绵的湿吻。

    感觉到雯雯娇躯完全放松之后,秦远安抚了一下老早就焦躁不安的分身,方才一粒扣子一粒扣子的解开校花妹纸身上的束缚。

    等不及的高昂龙头,一个劲儿的耀武扬威摇头摆尾

    灼热的物事,得雯雯酥痒难耐。

    早就感受到了这个坏东西的冰雪聪明的校花妹纸,自然知道秦远是为了让她的第一次能够更放松更舒服。

    海豚臀妹纸伸出柔嫩的手,抚摸着秦远近在咫尺不帅却耐看的脸庞。声的问道:

    “秦远,你很辛苦吧?”

    征服妹纸这种事儿,怎么会辛苦呢?

    幸福和性福才对吧!

    骚年秦远摇了摇头,自己不辛苦。

    可他矗立的分身,狰狞的巨蟒,昂扬的龙头,相伴终身的兄弟……秦远,则一个劲儿的头。

    无言的表示自己的辛苦,实际行动的展现自己很辛苦。不仅仅是很辛苦,还非常非常的辛苦!

    辛苦的难以诉无法用言语表达啊!

    眨了眨大眼睛的雯雯,仰着脸,想要永远的记住此时的秦远。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她本就娇艳的俏脸,再次红了又红。

    “相公……可不可以……让我伺候你……”

    哥又不是傻子!

    怎么会不可以呢?

    再次安抚了一下自己焦躁的分身巨蟒,秦远从雯雯身上起来,再次躺在床上,对未尽人事的校花处子接下来的主动伺候很是期待!

    被神秘和尚摆了一道的秦远,默念了读女器查看。

    结果很满意,在雯雯的数据上,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和尚,没有给自己捣乱。

    看着这个xo技巧为零**裸红果果的校花起身,给自己温柔的宽衣解带。

    而秦远这骚年,就像一个地主老爷一般,舒舒服服的躺着。

    “惬意的人生,便是如此。”

    在秦远发着感叹的时候,雯雯已经动作温柔而又生涩的替他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在给骚年脱裤子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插曲。

    那焦躁不安的分身,不停的头致意,亲切的打着招呼。

    那狰狞凶猛的巨蟒,不断的摇头摆尾,热烈的战意凌然。

    那气宇昂扬的龙头,不甘的冲刺封印,傲然的展现强大。

    在海豚臀校花,给秦远褪去最后束缚的时候,这个骚年挺了挺腰……

    有些惊惧的雯雯,看了看眼前矗立的擎天玉柱。

    她忽然咬了咬牙,轻抬螓首。纯洁的大眼睛,妩媚的看了秦远一眼、

    就在秦远莫名其妙不明所以的时候,这个妖精,张开嘴,对着秦远昂扬的分身凑了过去……

    而这时,房门被人轻轻的推了推,然后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细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