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妖精【中】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妖精【中】

    海豚臀校花的樱桃嘴,不愧是状若樱桃。

    那柔嫩的唇瓣轻启,慢慢探出芳唇中的丁香舌。

    有些可爱,有些调皮……

    又一次的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看了看满脸都是期待的骚年秦远,校花妹纸的舌尖,羞涩而迟疑的舔了舔嘴边的昂扬巨物。

    啧啧!

    这妖精!

    “雯雯,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秦远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更加的舒服,双手索性放在后脑勺。

    惬意的枕着手臂的骚年,任由趴在自己大腿根部的傲娇妹纸自由发挥。

    “程幺她们看电影的时候,我不心看到了一些……”

    这么纯洁的妹纸,怎么可能会主动去看那些成年人的艺术片?

    解释之后的雯雯,仿佛是第一次吃冰糖葫芦,心翼翼而又俏皮可爱的舔着秦远的先头兵。

    没有等到秦远的回答,她扬起脸惴惴不安。

    “相公,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做,还是学的电影上的样子。不知道秦远心中的想法和感受。

    她,很担心。

    地主老爷一般的秦远,哪里是不喜欢啊!

    这骚年完完全全是只顾着享受去了!

    他第一次觉得那个求人没有一求人觉悟的有胸无脑的程幺,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冰雪聪明的校花妹纸,看到了一艺术知识。

    而且,他敏锐的感知,察觉到门外有人。

    那人虽然很心很心,但秦远还是察觉到了。

    躲在门外,将门推开一条缝的不是别人,正是海豚臀校花雯雯的亲姐姐……刘忻。

    刘忻自和妹妹雯雯相依为命,如今就要把妹妹交给一个男人。

    虽然这个男人她信得过,也很满意。可身为雯雯仅有的亲人,她的心中总是有些不放心。

    具体不放心什么,她自己也不上来。

    将雯雯带给她的特质香肠吃完,刘忻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

    怀着复杂莫名的心情,她起身悄悄的来到隔壁房间的门口。

    站在门口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奈何秦远和雯雯话的声音很。

    鬼使神差之下,刘忻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

    恰好看到了自己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妹妹,对着秦远嫣然一笑,然后俯下身子,向着秦远两腿间的宝贝……昂扬的分身巨蟒凑去。

    呃!

    她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眼看着和自己感情极好的妹妹,就这么的在男人两腿之间……刘忻很想出声喊停!

    可她也知道,这是妹妹自己主动愿意。自己如果出声,不但尴尬,而且很不合时宜。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雯雯抬头问秦远,是不是不喜欢这样。

    事实再一次证明,这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甘心情愿。

    欲言又止的刘忻,心中暗道一声:这丫头……

    骚年秦远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雯雯,她的殷勤服务被姐姐刘忻全部看到。

    奈何校花妹纸的嘴,太过**。

    他暗道一声不好意思,只是告诉雯雯,自己这个相公很满意!很喜欢!

    非常满意,非常喜欢!

    超级满意,超级喜欢!

    在湿润舌尖的舔抵下,昂扬的分身都舒服的颤抖,骚年秦远能不满意吗?

    他不着痕迹的偷偷观察了一下门口,原本他还有些担心刘忻会因为自己和雯雯两人都在读书,没有结婚而出言制止和干涉。

    哪知道,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刘老师出声。

    敏锐的感知告诉秦远,刘忻还在门口偷看。

    “这刘老师该不会也想进来吧?”骚年秦远的心中,闪过这么一个无耻的念头。

    他现在想起那个读女器坑爹的提示,不适合征服,也就代表着可以征服,只是暂时不适合而已!

    同样代表着,刘忻是愿意接受骚年秦远的征服!

    想通这一的秦远,心中一阵激荡!

    “刘老师,你要看就看吧,反正迟早你也是要经历的。”

    分身在雯雯舌尖下也一阵激荡的秦远,默默了头。

    身为一名普普通通的骚年,秦远曾经在县三中。

    又一次听到罗三炮那家伙吹嘘自己那个那个旅社,同时和两个年轻的妹纸大战三百回合的光荣事迹。

    当时的懦弱软蛋秦远,就偷偷的臆想自己设么时候也要同时搂着两个年轻貌美的妹纸,大战三万六千五百回合……不死不休,决战到底,死战不降!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回想当时的那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今地主老爷一般享受的秦远,寻思着自己只要把刘忻的身体治疗好,征不征服,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什么左拥右抱,什么大被同眠,什么3p大战,什么……等等等等,只要自己愿意,统统都不是问题!

    想一想,骚年秦远就觉得现在的变化很大。

    不过,这厮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嫂子方芳。

    “如果嫂子方芳也像海豚臀校花雯雯这样伺候自己,那该多好啊!”

    他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暗骂自己畜生,怎么能生出这么龌蹉的念头!

    正在不断舔抵的雯雯,听到响声抬起头来,询问秦远怎么了,是不是让他不舒服了?

    “傻瓜,你这么用心,我怎么会不舒服呢?只是想……想你动作在快一些而已。”

    这个骚年,哪里好意思自己是在想着自己的嫂子?

    宠溺的摸了摸雯雯的俏脸,秦远询问她还学到了些什么。

    这厮只是随意的问了问,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没想到,校花妹纸接下来的举动,大大超出了他原先的期望。

    雯雯伸出芊芊玉手,扶住那焦躁不安摇头摆尾的巨蟒。

    再一次轻启芳唇,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探出丁香舌,而是对准秦远分身的先头兵,试探着往嘴里吞去。

    要吞下这狰狞的莽头,对于樱桃嘴的雯雯来,可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

    地主老爷一般仰躺着的秦远,不是没有被这么伺候过。

    同班同桌同学肖丽,就不止一次的这么伺候过他。

    医院的年轻护士李兰也这么伺候过他两次,可那些感觉,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

    校花妹纸雯雯,她的嘴不是一般的!

    而秦远被增幅的分身,气宇昂扬的规模可想而知!

    于是,从未有过的紧致嘴,让骚年秦远在这一刹那气喘吁吁粗气连连。

    澎湃的兽血,急速的沸腾着!

    再一次摸了摸雯雯的俏脸,对主动伺候的妹纸无声的褒奖。

    雯雯也感觉到了秦远瞬间的变化,她欢喜的对秦远眨了眨眼睛。

    并且,努力的想要再吞进去一些。

    她记得自己的好朋友程幺曾经无意间过,男人就喜欢这样。

    门外的刘忻,此时心情的复杂几乎到了极致!

    这可是自己相依为命的亲妹妹!

    眼前的一幕,简直称得上放浪形骸!

    “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矜持!”

    刘忻很想一把将门推开,好好教导教导自己这个好妹妹!

    她担心雯雯的举动,会让秦远不喜欢。

    甚至害怕秦远会误以为自己的妹妹,生活不检。

    她哪里知道,躺在床上要多舒服有多舒服的骚年。身怀神奇读女器,只要默念一声读取,任何女性的最最隐秘的资料,都会被读取出来。

    是不是处子,是不是原装完璧,读女器一查便知。

    没有面对同桌肖丽时的纵情享受,也没有对待护士人妻李兰时的偷香情怀。

    没有面对学委杨兰时的故意使坏,也没有对待气质美女孙茹时的怒气冲冲。

    同时,也没有对待贾神医的甄妻子甄若彤鄙视的眼神时的癫狂。

    此时的秦远,满是柔情和蜜意。

    他抬头看了看努力而专注的伺候自己很是辛苦的雯雯,劝解她休息休息。

    努力了好一会儿,也只是看看完成了整个吞服大业的三分之一。

    雯雯将秦远的先头兵吐了出来,有些不甘的道:

    “秦远,吞……吞不进去……”

    柔弱的声音,娇媚的神情,让秦远身心再次激荡。

    “傻瓜,吞不进去就算了。”秦远好心的劝慰道。

    骚年心中在想,上面吞不了,那就用下面吞呗。

    不甘心的雯雯,察觉到自己在吞吐秦远宝贝时,秦远身体舒爽的震颤。

    “相公,我再试试。”

    美人抚笛吹箫……爽!爽得要死!美!美得没边!

    好不舒服极其过瘾的骚年秦远,在海豚臀校花卖力而用心的伺候下。

    第一次,在如此短的时间。

    他的身体瞬间紧紧绷起,如同一张被拉成满弓的射日神弓!

    “雯雯!”

    听到秦远的低吼,校花妹纸保持着姿势不变,对着秦远眨了眨眼睛。

    这个善良的女生,心想着刚才秦远让她了一次。现在,也让秦远舒服一次。

    懵懵懂懂的她,还没有意识到,秦远现在已经是弓如满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门外的刘忻,毕竟隔着一段距离,床上两人的动作也只是看到了一个大概,并不是很确切。

    她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出声提醒。

    身为教师的她,性格比较传统一些。

    而雯雯此时的举动,在她看来是非常的出格。

    犹豫不定的她,甚至想要给雯雯发个信息,暗示女生的第一次要矜持。

    突然,她就听到了秦远的一声低吼。

    原本就很是担心的她,顿时惊慌起来。

    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