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太乙神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太乙神针

    骚年看着眼前的一幕,错愕!惊奇!窃喜!激动!

    好几种情绪,同一时间涌上心头!

    秦远虽然依旧没有找到读女器提前解锁的高级能力,和中级时候的真正不同在哪里。

    可现在显示的滴资料,也让骚年秦远受益匪浅!

    他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看着读女器所显示的资料,甚至没有发现和感觉到怀里的校花已经和他了好几句话。

    此前,读女器几乎是惜字如金。

    只是显示太乙神针【残缺】,兑换需要200技能。

    其余的资料,一概没有、

    如今,读女器显示着:

    太乙神针【残缺】,兑换需要两百技能。

    此残缺版本中,包含了烧山火针灸技法的精要!

    虽然就多了那么一句话,十多二十个字。

    可是所表达的意思,让骚年秦远喜不自胜!

    本来,这三个选项中,烧山火的明,基本上是最详细和最实用的。

    毕竟太乙神针【残缺】什么都没有显示,万一是个鸡肋,那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保守的做法,那就是先行兑换烧山火。等到以后技能多了之后,再考虑太乙神针的问题。

    不过现在,骚年秦远完完全全放心了!

    他暗赞读女器高级能力提前解锁,实在是及时雨,

    让他少了很多的顾虑,也多了一些想法。

    太乙神针【残缺】,既然包含了烧山火的精要。

    那么,传下烧山火的无名之士,是否就曾经看到过太乙神针的残缺版,或者是完整版!

    “秦远你怎么了?你话啊?”

    骚年秦远被雯雯从震撼和惊喜中拉回现实,他兴高采烈地抱着雯雯原地转了三圈。

    “雯雯,再等我几分钟,我保证,你姐姐的身体一定可以完全恢复健康!”

    信心大增的秦远,在雯雯的俏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他用力的揽住校花的娇躯,默念兑换。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是否现在消耗200技能兑换太乙神针【残缺】?”

    老子等候多时,当然是现在立刻马上兑换啊!

    骚年此时的心情,还不是一般的迫切!

    越是神秘的东西,越是不一般!

    这个骚年,甚至还想像太乙神针和古神话中的太乙真人,是不是也有关联?

    就在这时,体内的读女器,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顿时,秦远的脑中就出现了一团驳杂的记忆。

    那记忆杂乱无章,只有其中关于针灸的一些信息,才勉强可以熟知。

    直到十分钟后,秦远方才睁开眼睛。

    怀里的校花,定定的看着他。

    “秦远,你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感觉到你现在似乎有些不同了。”

    显而易见的区别是,秦远的双眼更加的明亮。

    他的精神力,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如果在巅峰状态,他一次性可以制作十一根特质香肠!

    “哈哈,雯雯你是不是发觉我越来越帅了!”

    “臭美!”

    秦远拍了拍雯雯的海豚臀,让她再等一下下。

    不久前出了一身汗的骚年,飞快的跑到隔壁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穿好衣服,拉着早就等在门口的雯雯,来到了刘忻的房间。

    “刘老师!”

    “姐,你睡着了没,秦远来给你治病了。”

    两人站在床边,看着蒙头大睡的刘忻面面相觑。

    “你们终于结束了?”

    拿开被子露出头来的刘忻,所的第一句话,让骚年秦远不怀好意的摸了摸鼻子。

    傲娇的校花雯雯,俏脸刹那间羞红得都快溢出水来!

    这是刘老师条件发射不由自主出的怨念……她实在是有些煎熬啊!

    “刘老师,你把被子打开,我现在给你诊治。”

    秦远及时的话,很有效的掩饰了三人此时的尴尬。

    可是,新的尴尬再次出现。

    掀开被子的刘老师刘忻,身上可是穿着房间原先备好的睡衣。

    这种适合秋天穿的睡衣,布料不透明,而且比较厚……虽然好处是保暖和舒服。

    看到秦远站在原地没动,身边的雯雯轻轻的推了一下。

    “秦远,怎么了?”

    这个傻丫头……秦远和刘忻两人的心中默契的产生同样的想法。

    骚年秦远拉着雯雯的手,和床上的刘希道:

    “刘老师,我们去取一样医疗用品,你再稍等一下。我们很快就回来。”

    拉着雯雯出了房门,秦远让雯雯在房子里找一找医疗用品或者急救箱之类的东西。

    两人翻找了一阵,还真的找到了一个急救箱。

    里面有感冒药,创可贴,医用酒精……等等等等,可唯独没有秦远需要的针灸用的银针。

    秦远送那十多人离开的时候,可是知道附近根本就没有可以买到和获得银针的地方和途径。

    第一次使用太乙神针,而且对象还是雯雯的亲姐姐,他自己想要征服的对象。

    骚年秦远当然要尽善尽美,务必让效果达到最好的程度,争取不让自己和刘忻都留下遗憾。

    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生硬声音主人的电话。

    “我需要针灸用的银针,现在立刻马上就要。”

    电话那头明显的顿了一下,那个生硬的声音方才道:

    “好。”

    在省委大院那间普通的书房,生硬声音的主人,放下电话,转身对坐在椅子上喝茶的老人,复述了一次秦远的要求。

    老人了头,那人立马又打了一个电话。

    白发老人把手上的一杯茶喝完,对面前的军人问道:

    “秦远的资料查到了没?”

    军人了头,他告诉老人,秦远,今年十九岁。沿河乡人,父母务农,家境贫寒。

    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嫂子,哥哥秦山,在结婚的第二天和同村的人一起外出务工,然后失踪音信全无。

    嫂子方芳,现在在将军县九头鸟餐馆打工,身兼数职,工资不多,但对秦远不错。

    接下来,军人把秦远从到大在哪里读书,成绩如何,事无巨细都一一禀告。

    坐在椅子上的老人,眯着眼睛,不时的头。

    等到军人汇报完之后,老人询问道:“天道,你怎么看?”

    声音生硬的军人,沉凝的道:

    “我怀疑他不是普通人,就算以前是,但现在应该不是。”

    老人了头,默然不语。

    军人天道询问道:“首长,这件事要不要上报?”

    老人摇了摇头,慢慢的泡了一杯茶。

    “要是上报了,艾还不得恨我一辈子?”

    同一时间,在市长办公室。

    一名年轻貌美如冰山一般的美女,刚刚拿着一份资料从外面走进来。

    她顺手关上房门,将十几双火热而又贪婪的眼神关在了门外。

    手中的一份资料,被她端端正正的放在了桌子上。

    桌子的另一头,则坐着一名少女。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仿佛邻家妹一般的深居简出的少女,正是省城的市长!

    还是全国最最年轻和能干的女市长!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个女市长,从来不上新闻,从来不发表演讲,从来不参加聚会,从来不在公共场所出现……

    更让人奇怪是,这个女市长,在少数知道她的人面前,总是显得普通而又威严。

    可要是有人询问市长长相的时候,他们对此茫然不知。

    少女翻看了手中的资料,很快她就将资料从头到尾看了一次。

    “很有意思的家伙。”

    “市长,要不要进行上报?”

    把手上的资料放到一边,忽然她再一次拿起,看了看上面列出的一条信息。

    秦远,企鹅号5476#######。

    少女快速打开电脑,翻看着自己的聊天记录,看到了大湿兄给她的留言。

    陡然间,她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

    “不要上报,有机会尽量提供帮助”

    ……

    江边居里的秦远,还不知道自己的的资料,已经事无巨细连大便次数和时候尿了几次床这样的事情,都差不多被人整理好交到了两个位高权重的人的手上。

    正是因为那两个位高权重的人随口的一句话,让他免于在能力低下的时候被暴露出来。

    秦远给声音生硬的天道打电话,也才过去了三分钟。

    他所需要的银针,就被人马不停蹄的送了过来。

    而且因为秦远只是了针灸用的银针,而没有出详细的类别和规格。

    来人一次性给他带来了九种!

    高矮胖瘦,各不相同!

    配置齐全,质量上乘!

    让送银针的人离开后,秦远提着专用医药箱,就要进入刘忻的房间。

    被秦远滋润过的雯雯,红光满面,气质更胜从前。

    望着身边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的海豚臀校花,秦远摸了摸鼻子笑道:

    “傻丫头,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我等下进去要让你姐脱掉衣服,你在一边,你姐会很不自在的。”

    “我……”

    “我知道你担心,有我在,别怕。”

    看着傲娇校花的樱桃嘴,骚年秦远忽然坏笑道:

    “雯雯,要不这样。我如果完完全全的治好了你姐,你就经常用自己最开始那招来伺候我。要是治不好你姐,你就不许我以后碰你。”

    “你一定要治好我姐,一定要!”

    “哈哈哈,那你以后可就要经常用嘴来伺候我哦!”

    泛着春水的一双美目,狠狠的瞪了秦远一眼,然后了头。

    骚年的话,声音没有特意压制,让准备出门的刘忻,听了一个彻彻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