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姐姐的惊叫

第一百五十六章 姐姐的惊叫

    骚年的话,声音没有特意压制,让准备出门的刘忻,听了一个彻彻底底!

    总是被撩拨的刘忻,听到了两人床笫间才有的蜜语。

    “这两人……也太……太不注意形象了……”

    “这还是学生吗?!”

    刘忻在对门外的两人感叹的时候,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贾神医,则是在疯狂的怒骂和诅咒。

    为了方便自己的寻花问柳,他花了很大的一番心思,好不容易才打造出一副神医的姿势。

    可如今,自己这个神医,被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给毫不留情的打……不是,是被踩成猪头!

    连大牙都掉了两颗!更别提门牙了!

    而他珍若性命的油光可鉴的一头帅气秀发,如今,连头皮都掉了老大一块!

    当时秦远暴踩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的客气!

    两人还没见面,都相互仇怨似海!

    此刻贾神医满脸都缠满了纱布,整个脑袋都被纱布层层包裹。

    只露出左眼的一条缝,看起来非常的怪异。

    他身体的其他位置还算完好,当时的秦远,根本就没有在意。只是看贾神医的一张脸,怎么都不舒坦,似乎不踩成猪头,心里就是不舒服不爽。

    贾神医含糊不清的拿着手机,颤颤巍巍的按下一个号码。

    “我要你立刻马上杀了那个混蛋,马上!”

    挂了电话,他犹豫了一下,翻找到贾家的联系方式。

    可他还没来得及按下拨打键,那边就先一步打了过来。

    “立刻回家,你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不要给家族惹麻烦,否则……你知道后果!”

    不容他争辩,电话已经挂掉。

    草!

    他重重的在床沿上锤了一拳,不心牵扯到脸上的伤口,疼得他嘶哑咧嘴!

    可他嘶哑咧嘴的时候,又牵扯到更多的伤口!

    一时间,病房里的贾神医呻吟不已!

    想到来电中所到的后果,贾神医很是害怕。

    他让护士找来副院长,让副院长立马派救护车连夜送他回返贾家。

    只不过,他没有再给打过三次电话的那个人取消刺杀秦远的命令或者是请求,因此而引发的后果,实在是无法想象和难以预料。

    ……

    骚年秦远让雯雯等在门口,他推门而入。

    恰好和走到门边的刘忻撞在一起,陡然的相撞,让两人都很意外。

    情急之下,秦远眼疾手快的搂住刘忻的芊芊细腰,这才避免了刘老师差一的摔跤。

    雯雯听到动静,慌忙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自己的男友和自己的姐姐相互搂抱在一起。

    “你们……”

    秦远意欲未尽的放开臂弯中的杨柳腰,摸了摸鼻子,这是一个意外。

    虽然这个意外有香艳,但这还是一个意外。

    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

    校花妹纸再次出门,将房间留给了刚刚还搂抱在一起的一对男女。

    两人不知道,走出门的雯雯,自言自语的了一句话:姐姐和秦远似乎挺般配的。

    扶着刘忻回到床边,秦远让刘老师身体放松的躺在床上。

    看着刘忻乖巧柔顺的照做,秦远反而不满意了。

    “我那个天我那个地啊,你是老师啊,怎么还没有你妹妹冰雪聪明呢!脱衣服啊!难道非要我出来!刚刚还跟你妹妹睡了觉,还梅花三弄!如今,让我怎么好意思直接叫你脱衣服啊!!!”

    骚年秦远的心中,都不知该怎么才好。

    “那个……刘老师……”

    刘忻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轻轻的嗯了一声,静静的等着秦远给她诊治。

    咳咳!

    干咳了两声的秦远,面对着刘忻无形中的教师威严。

    还是没敢自己动手,虽然他很想很想亲手剥掉刘忻身上的睡衣。

    “刘老师,那个……我去打盆清水,你……你把衣服整理一下。”

    看着秦远出门,刘忻低头看了看自己衣着。

    很整齐啊……没有什么不堪入目的有损形象的地方啊!

    忽然,她看到床头柜上的医疗箱,她再一次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着。

    “原来……原来是让我……”

    “看你在床上和我妹妹那么勇猛……居然也会羞涩呢……”

    刘忻笑了笑,自己动手,脱掉了身上的睡衣。

    在等待的过程中,她把棉被盖在身上。

    没多久,秦远端着一盆清水走了进来。

    看到了盖着棉被的刘忻,床边也没有看到她的睡衣。

    他摸了摸鼻子:感情还真的要我动手不成?

    读女器都提示过了,刘忻现在不适合征服。

    那就表示可以征服,既然可以征服,那么帮忙脱个衣服什么的,也应该不在话下吧?

    谨慎的秦远,甚至再一次的询问读女器,刘忻是否可以征服?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刘忻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征服,强行征服,将扣除一万技能,技能不够,则抹杀!”

    骚年有些不岔:问问而已,用得着每次都提抹杀?

    怎么,自己也是主人啊!

    还特么的是个特权宿主!

    咳咳!

    既然如此,哥哥我就做个好人,帮忙脱下衣服吧。

    骚年定了定神,掀开被子。

    呃!

    奥妙毕现,玉体横陈!

    刘忻和刘雯雯是一对亲姐妹,两人面貌有些相像,身材却不尽相同。

    刘老师的身体,比起海豚臀校花来,要稍稍丰满一些。

    可这只是相对于娇玲珑的雯雯来,对一般女子来讲,还是算很苗条的类型。

    只不过,该丰满的地方,比一般的女子,更要来得丰满一些。

    骚年秦远估摸着,其中的触感,也要来得更加的美妙。

    发现秦远只是张大眼睛看着,刘忻询问道:

    “秦远,还能治好吗?治不好也没关系,这是命。”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是刘忻的想法,而秦远的想法则是,治不好也一定要治好。

    治好了,娇俏校花雯雯的樱桃嘴可是异常的**!

    况且,还有可能征服姐妹花!

    左右一双手,相拥两姐妹,一间房一床被!

    摇了摇头定了定神,挥散了心中美好的臆想。

    “刘老师,你放心,有我在,一切ok!”

    突然间,拿起医疗箱的秦远,给了刘忻焕然一新的感觉。

    眼前的男子,还是同一个人,但是气质却是大变!

    整个人变得自信,而且儒雅……像,像是一代宗师!

    刘忻想了很久,只能想到这么一个不是特别贴切的称谓。

    她觉得,秦远此时的气度,已经超过了一代宗师!

    秦远自己,没有太多的感觉,他沉凝半刻,取出了三组银针,共计三九二十七根,一字摆开。

    默念一声:老子有根大香肠!

    将制造好的特质香肠交给刘忻,让她放在嘴里,在体力消耗一半的时候,再行服食。

    连刘忻自己都不知道,她看向秦远的眼神……竟然春水怡然秋波荡漾!

    她有些痴痴的看着,秦远拿银针的姿势,与别的中医大夫都不相同。

    就在刘忻准备细看的时候,秦远双手飞舞,如同穿花蝴蝶。

    瞬间三九二十七根银针,分别插在刘忻的胸前的各处要穴。

    热!

    躺在床上的刘忻,只觉得自己体内似乎有一团接着一团的火!

    而且还是熊熊燃烧的烈火!

    秦远的感觉,则不尽相同。

    他按照脑中读女器给出的记忆,实施着反复推敲之后得出的方法。

    可是,三九二十七针插下之后,他的身体出现了熟悉的感觉。

    就像以前超负荷制作特质香肠后的感受一样,头痛欲裂,困得要死!

    他的精神力,消耗一空!

    同时,他的眼前出现了重影。

    躺在床上的刘忻横陈的玉体,居然变得模糊!

    该死!

    千心万注意,怎么没有料到这一!

    这个太乙神针【残篇】,施展的时候,居然像制作香肠的时候一样,也要消耗自己的精神力!

    咬了咬舌尖,秦远的眼神清晰了一些。

    为了傲娇校花**的嘴,为了以后的左拥右抱大被同眠,秦远决定拼了!

    准备拼了的秦远并不知道,太乙神针本来是不用消耗精神力的,可此时的秦远,没有支持太乙神针施展的能力,这才发生如此情况。

    “刘老师,你感觉怎么样?”

    “热!好热,体内像是有火在烧!”

    刘忻的意识还在,她知道这是关键时刻。

    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完全恢复,就在此一举。

    将嘴里的特质香肠吞咽下去,刘忻让自己尽量不要动弹。

    再次咬了咬舌头的秦远,秦远双手或急或缓的在二十七根银针上忽左忽右的旋转。

    他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双手十指上。

    而随着他的动作,那二十七根银针的颜色也出现了变化。

    ……

    门外的雯雯,听着房间里姐姐刘忻压抑不住的呻吟,她的心中有着深深的期盼和担忧。

    虽然那种呻吟,像极了男欢女爱时所能自然的本能,但她很相信自己的亲姐姐和最亲密的爱人。

    甚至,想到为了照顾她,至今依旧熙然一身的姐姐。

    她的心中,甚至在想:如果姐姐和秦远……可以……能够……真的那样……

    海豚臀校花的心中,绝对是甜蜜和幸福。

    从秦远端着清水进房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雯雯几次三番都想进去,就怕三人在那样的场合见面会尴尬。

    突然,她听到了姐姐的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