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骚年闯进公开课【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骚年闯进公开课【上】

    敢取这么一个风骚透的昵称,那人该有多么的暗骚骚包……

    秦宛如随手就想关闭,面前的老班长杨伟依旧着讨好恭维的话。

    鬼使神差之下,秦宛如了加为好友。

    看了看对方不在线,略有遗憾的她声称自己有事,焦急的也走出西餐厅。

    同样在武汉的秦远,也同样略有遗憾。

    他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足足睡了十个时。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三更。

    看了看趴在床边的两位美女,苏醒过来的骚年摸了摸鼻子。

    夜晚,最适合做一件事情。

    当然,盗贼之类的例外。

    那也是男人,最喜欢做的事情。

    更是骚年秦远最最喜欢做的事情,没有之一!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女性刘雯雯和女性刘忻,现在不适合征服,请宿主三思,若违背女性意愿强行征服,或者趁着女性熟睡偷偷征服,都将会被扣除一万技能,技能不足,则抹杀!”

    坑爹的读女器,感应到秦远的想法,好心的发出提示。

    看了看时间,半夜两多。

    这个时段,正是人处于最深的睡眠状态的时候。

    此时的睡眠,对人有很好的益处。

    骚年秦远此时有一种冲动,治好刘忻,刘雯雯可是答应过要经常性的用秦远最喜欢的樱桃嘴来伺候。

    他心想,如果把校花妹纸叫醒,提出自己的要求。

    傲娇的雯雯,九成九不会拒绝自己。

    不过要真这么做,那就显得太丧尽天良人神共愤!

    身为好学生的秦远,还是没有好意思这么做。

    他起身分别将两人扶上床,幸好两人睡得沉,没有察觉到这厮的毛手毛脚。

    一间房,一张床,一男两女,一床棉絮……

    骚年摸了摸鼻子,张开双手左拥右抱。

    同时默念:老子有根大香肠!

    他一次性足足制作了十一根!

    顿时,他眼前一黑,再次沉睡。

    早晨,东方的鱼肚白才刚刚开始翻滚。

    生病后经常躺在床上的刘忻,如今好不容易无病一身轻。

    三人中,她第一个醒来。

    张开眼睛,她便看到了秦远并不帅气却耐看的脸庞。

    “秦远和我……昨晚……”

    她低了低头,看到自己依旧穿着睡衣。

    刘忻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却又微微有些遗憾。

    “怎么就没有发生什么?”

    躺在秦远温暖的臂弯,刘忻的心中第一次感觉到了安定。

    要是……可以永远这样该多好……

    估摸着时间还早,而且现在的姿势实在舒服,刘忻的视线越过秦远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雯雯,把秦远借姐姐靠一下……就让姐姐任性一次吧……”

    鬼使神差的,刘忻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秦远靠了靠。

    不知不觉之间,她再一次睡着。

    大约半个时之后,做了一个美梦的雯雯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她便看到了秦远耐看的脸。

    海豚臀校花微笑的伸手抚摸,感觉到亲密爱人的真实。

    突然,她看到了秦远那一边的姐姐。

    呃!

    姐姐也在床上!

    一张床……三个人……在一起睡了一晚……

    “姐姐辛辛苦苦的把我拉扯大,她现在好不容易重获新生。她和秦远……只要他们愿意,我……当然也愿意……”

    半夜的时候,雯雯其实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被人移动。不过那时候,她以为是在梦里。

    现在回想,她猜测可能是姐姐刘忻所为。

    毕竟那时候,秦远一直在沉睡。

    “姐姐肯定是感激秦远的救命之恩,而且秦远那么优秀,既然这样……我还是睡觉吧……免得秦远和姐姐两人等下尴尬……”

    很快,雯雯也微笑着熟睡。

    感知敏锐的秦远,其实在刘忻醒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这个骚年,同样在装睡。

    于是,躺在床上的三人。

    全都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看起来,都是一副熟睡的模样。

    其实,三个人都在装!

    不约而同的装!

    极其有默契的装!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转眼就日上三杆。

    这时候,秦远的手机铃声响起。

    “我就是那冬天的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劲爆的音乐,在秦远的裤袋中高昂而嘹亮。

    刘忻咬了咬牙,继续装睡。

    刘雯雯低了低头,不愧是姐妹,装睡的技法也很有默契。

    “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骚年秦远忍住了第一个电话,可是第二个电话紧接着响起。

    担心是嫂子方芳的电话,秦远第一个从假睡中醒来。

    “秦远,不是好了以后不旷课的吗?你今天怎么又没有上课?”

    “你在哪里?我跟你啊,明年就要高考了,下午赶紧来上课,不然我告诉你嫂子。”

    靠!

    这特么么的是杀手锏啊!

    秦远干咳了两声,看了看身边两位咬着牙装睡的美女。

    这么大的声响,居然还能够继续装睡。

    他不得不佩服两人的毅力!

    “秦老师别告诉我嫂子啊,我现在在武汉,马上坐车回去。”

    骚年秦远从床上起来,饶有兴致的看了看一左一右曲线曼妙的姐妹两人。

    咳咳!

    “太阳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诚心作乱的他,打开手机的音乐播放器,选择了其中最劲爆的音乐。

    他把手机丢在床头边,去了隔壁的浴室漱洗。

    等到他再次回来的时候,床上的两姐妹很有默契的穿戴整齐收拾妥当。

    秦远给军人天道打了个电话,自己要回去。

    然后等刘忻刷牙洗脸之后,让她躺在床上检查一番。

    “刘老师,你把衣服先脱掉,我看看恢复的怎么样了。”

    刘忻闭着眼睛,乖巧的脱掉刚穿好的套装。

    看着眼前的高峰低谷平地草原沙丘……骚年秦远突然伸手,抓住了刘忻胸前的饱满。

    嘤咛!

    敏感部位陡然遭袭,刘忻的呻吟不能自已。

    骚年秦远心中暗道:雯雯的身体已经够敏感的了,没有想到,她姐姐刘忻还要敏感一些!

    “疼吗?”

    “还有一。”

    “别担心,我再用柔和一些的针灸方法诊治一下,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就可以恢复到健康状态。”

    该检查的检查完了,可骚年的手依旧放在那个鼓胀的位置。

    捏了捏,又捏了捏……

    “还疼么?”

    “有一。”

    “别担心……”

    刘忻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不担心啊!”

    不过,敏感部位被秦远触碰,刘老师的心中,有些窃喜和满足。

    可是,时间有长了吧……

    等到骚年秦远意欲未尽的结束了所谓的查看之后,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时。

    三个时后,三人一起坐车回到了县五中。

    两个多月没有进过学校的刘忻,看着熟悉的校园,几乎是死而复生的她,心中感触颇多。

    趁着刘老师和门卫聊天的时候,秦远打了声招呼,去了教室。

    这节课是冤家老处女的英语课,秦远摸了摸鼻子敲了敲教室门。

    老处女似乎讲到了关键时刻,对秦远的敲门声置之不理。

    没有理会老处女的不懂礼貌,秦远自己批准了自己,快步走进了教室。

    在和老处女擦肩而过的时候,感知敏锐的秦远,察觉到看自己很不顺眼的老处女,眼角闪过了一丝得意。

    “这个老处女,难道不担心我把她和三个男人干过的事情宣扬出去?”

    没有理会她,秦远闲庭信步旁若无人的走过。

    习惯性的着万众瞩目的眼神,骚年秦远转身走进通向自己座位的巷道,看到了自己的班主任秦宛如圆睁的杏目。

    还有教导主任好人郝仁!

    更有副校长,副校长还对秦远了头!

    让秦远无语的是,坐在他位置附近的是……五中的校长郝校长!

    让秦远更无语的是,坐在他位置上的是……未来的不老仙妻,至今评分最高高达830,征服之后可以获得足足200技能的代课老师高艾!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骚年秦远忽然想起了一句话:生活真特么的好玩,可她老特么的玩我!

    被生活玩耍了一次的骚年,方才知道老处女为何会得意!

    此时的他,脑中仿佛有千万万只草泥马呼啸奔腾而过!

    转校过一次的他,还是很担心自己一不心又要再转校一次!

    虽然自己无所谓,可嫂子方芳就绝对心里不好过!

    怎么办?

    现在可怎么办?

    就在他焦急万分火烧眉毛的时候,郝校长定定的看着,不笑也不怒,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单单是他严肃的神情,就让整个教室凝重了几分。

    蔡副校长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不过他的眼角偶尔闪过一丝不清道不明的光芒。

    有过一面之缘的教导主任郝仁,在这时也没有看出有多么好人。

    “郝仁啊好人,怎么你也是我未来的未付大人啊……关键时刻,帮帮忙呗!”

    秦远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可岳丈没有一身为未来岳丈的觉悟!

    和秦远不对付的老处女,毫无意外的得意非常。

    除了老处女,未来的不老仙妻高艾也落井下石!

    她对当初自己被糊弄着连续几次对秦远投怀送抱心怀不满,此时的她火上加油的轻笑出声!

    这让骚年很窝火,他暗下决心,以后征服的时候,要让娃娃脸代课老师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

    她的轻笑出声,无疑让凝重的气氛,再次凝重几分,连周围的空气都沉闷了不少。

    关键时刻,美女班主任秦宛如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