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骚年闯进公开课【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骚年闯进公开课【下】

    高艾的轻笑出声,无疑让凝重的气氛,再次凝重几分,连周围的空气都沉闷了不少。

    关键时刻,美女班主任秦宛如出声了!

    她先是轻轻的咳嗽一声,让周围几乎凝固的空气稍稍有了那么一丝的改变。

    周围刷刷刷刺着秦远的视线,从而有不少转移到身材火辣的秦宛如身上。

    当然,高三的男生女生,绝大部分都是些骚年。

    骚年的爱好,不言而喻不语而知!

    秦宛如的前凸后翘,是极好的焦集中地。

    连秦远有时候仅仅看上两眼,就会不能自已的兽血沸腾。

    而骚年的分身更加的明显,爽快的一个立正敬礼!

    此时让秦宛如吸引走了绝大部分的目光,秦远的压力瞬间减轻了不少。

    感知敏锐的秦远,察觉到现在依旧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已经不多。

    有暗自得意的老处女,有从医院回来担忧的看着自己的陆丰,有同桌同学肖丽焦急万分的视线,让秦远意外的是,和肖丽同一个宿舍的自己叫不上名字的普通女生也在看着自己。

    让秦远更加意外的是,被自己凌空扫荡腿踢晕过去的虎哥,也时不时的偷瞄自己。

    让秦远更更加意外的是,半个始作俑者高艾,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一些担忧,也有一些得意。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特么的!居然还敢得意!

    老子迟早要狠狠的收拾你!

    不对!

    是老子的‘兄弟’,迟早要狠狠的收拾你!

    美女班主任秦宛如,在成功的吸引目光之后,给了秦远一个不要担心的暗示。

    就在秦远感激涕零,对秦宛如更加喜爱之时。

    秦宛如的话,让他哭笑不得。

    “秦远,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的病好了吗?”

    呃!

    自己什么时候有病了,自己反而不知道!

    明知道秦宛如是在帮自己,可骚年秦远还是郁闷不已。

    编个什么故事不好,偏偏要自己有病!

    教室里的众人,有不少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难怪咱们班的旷课大王敢硬闯公开课,原来是有病啊!”

    虎哥身边的弟,假装压抑着声音带头起哄。

    忽然,啪的一声响,清脆嘹亮。

    只见那个弟,被虎哥一巴掌打在后脑勺……当场就给打蒙掉。

    “上课,别吵!”

    全校闻名的四大恶人排行老二,外号无恶不作的虎哥。他低沉的声音,让包括进来听公开课的两位校长以及教导主任都为之错愕。

    很明显,这是虎哥在对秦远示好!

    外人不知道两人发生过什么,可秦远知道。并不愚笨的虎哥,定然是知道了他的粗大腿,拧不过自己的细胳膊。

    而且他精明的叔叔,肯定给他下了命令。

    这时候,教室的气氛异常的怪异。

    站在讲台上的老处女,都感觉到自己的课程无法再继续下去。

    于是乎,她对秦远的怨恨就再重几分。

    摸了摸鼻子,骚年秦远没有理会老处女幽怨的目光。

    他忽然翻了翻白眼,张开双手。

    “报告秦老师,现在的状况好了一些。我担心旷课影响不好,而且明年就是高考了,所以就先赶回来上课。”

    这时候,秦远上翻的眼皮,在他有意的控制下,出乎意料的明显。

    秦宛如看着秦远死不瞑目的双眼,既好笑又好气。

    自己都提示他装病就可以,装个感冒咳嗽什么的多简单,偏偏要装眼睛有毛病。

    这事儿既然扛了下来,秦宛如也只好继续演下去。

    恍惚间,她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和同伴一起作弊的时代。

    顿时,美女班主任因为被自己的发闺蜜出卖的郁愤中超脱开来,她的心情瞬间大好!

    “秦远,你的眼睛没事吧?还能够看到吗?医生怎么,有没有让你静养一段时间?”

    骚年暗道自己的班主任聪明有默契,他告诉秦宛如,同时也是告诉在场的人。

    他的眼睛问题不大,就是间歇性的会看不到东西。医生让他吃些药,多注意休息,果断时间自己就好了。

    蔡副校长也跟着了几句一话,让秦远先把病看好,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

    郝校长和教导主任郝仁安坐不动,脸上挂着莫名其妙的微笑。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秦远从讲台到最后排他自己的座位这么简短的路程,在他的有意之下,走得很慢很慢。

    仿佛是瞎子摸象,盲人过街。

    在路过虎哥身边的时候,他还故意的伸手在虎哥比常人要大一些的虎头上摸了一把。

    让教室里的一干男女学生心惊胆战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兴奋莫名!

    可身为恶人的虎哥,任由秦远在他的头上摸了又摸,从始至终不为所动。

    这一幕,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要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老虎的脑袋也同样如此!

    可没多久,让所有人更加的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骚年秦远走走停停,终于走到了最后排,险之又险的没有摸到郝校长的头。

    这让关心秦远的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秦远摸着同桌肖丽的脑袋,被触摸的很舒服的女仆捂着嘴强忍住不笑出声。

    坐在秦远位置上的高艾安坐不动,她不相信秦远好端端的眼睛有毛病。

    她想看看,自己就这么坐着,秦远会怎么办。

    ……

    在教学楼的楼下,校花雯雯没有上课陪着自己的姐姐刘忻。

    门卫大叔老半天还没有认出来,刘忻到底是谁。

    等到雯雯陪着刘忻离开的时候,门卫询问坐在自己旁边的一名年轻些的教职工。

    “刚才那两个女娃,其中有一个是学校高三的一个女生,好像还是个校花。不过她旁边的那人是谁?看起来很眼熟,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旁边的教职工目瞪口呆的看着雯雯两姐妹的背影,有些痴痴的告诉门卫。

    校花旁边的那个,是学校的女老师中最年轻漂亮的两个单身教师之一。

    一个叫做秦宛如,另一个叫做刘忻。

    没有认出来的女子,便是校花的亲姐姐刘忻。

    “不是她患了癌症了吗?怎么看起来很健康的样子?”

    门卫恍然大悟的了头,心难怪自己觉得熟悉,可立马他的心中出现了更大疑惑。

    旁边的教职工犹疑着道:“我也不知道,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真是可惜了,当初我可是暗恋了她好长一段时间。”

    刘忻还不知道自己居然被刚才打招呼的同事,暗恋了老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被人误以为是回光返照。

    她走到教学楼下,雯雯问她要不要上去看看。

    “还是过几天再上去吧,等身体完全恢复后,秦远让我静养至少一个星期。”

    提到秦远,两姐妹顿时都沉默下来。

    早上的时候,两姐妹都默契的没有话。

    现在,两人也同样很默契的没有多。

    两人往操场走去,看着操场上的明显变化。

    “这是……”

    “再过一个月,纪要举行校运会了。”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又一年了……

    刘忻一边感慨,一边往前走去。

    路过宿舍楼的时候,她又和宿舍管理员老韩熟络的打着招呼。

    “老韩,好久不见了。”

    “……刘……你,你回来了?你病好了……”

    当初可是她把刘忻的寝室交给秦远的,她断定刘忻的癌症没救。

    可现在,亲眼看到了被自己断定没救的刘老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惊愕!惊叹!惊奇!目瞪口呆……仿佛时空在眼前错乱……

    刘忻了头,随意的聊了几句,就往饭堂后面的校长办公室走去。

    看着刘老师的背影,茫然回神的老韩知道自己如今有一个大难题。

    一个单间宿舍……自己安排了两个主人……

    刘忻在雯雯的陪伴下,去了校长办公室,还有副校长办公室,可都没有看到人。

    有同事告诉她,两位校长去了高三三班听公开课去了。

    再次回到宿舍楼,刘忻同老韩了头,与雯雯一起往楼梯上走去。

    “要不要告诉刘,她的寝室现在是秦远在住?”老韩看着刘忻身边的雯雯,想到秦远和雯雯两人似乎关系不浅,便止住了到嘴的话。

    刘忻走到二楼的时候,看到了熟人,亲切的打着招呼。

    她从二楼走道穿过,敲了敲秦宛如的房门。

    不算新来的代课老师,她和秦宛如可是老师中最美的两朵花,两人的关系也比一般的同事更要好。

    得知秦宛如不在,她和雯雯一起上楼。

    “雯雯,把寝室门打开,我进去看看,两个多月了,还是自己的床睡得舒服。”

    呃!

    那张舒服的床,如今可是秦远在睡!

    在雯雯心情复杂的代开房门的时候,秦远已经走到了娃娃脸代课老师高艾的面前。

    很多人都不相信秦远突然眼睛有毛病,都在看戏。

    他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美女老师坐在坐位上。

    几乎所有的人,偶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看秦远怎么办?!

    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骚年秦远在自己的坐位前。

    转身……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