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白骨精的内裤与膜

第一百六十五章 白骨精的内裤与膜

    感受到秦宛如身体地震颤,瑶鼻间模糊不清的音节,唇齿间隐约难辨的呻吟……

    骚年秦远步步为营再进一步,虚坐的他直接坐在了美女班主任挺翘的丰臀上!

    嘤咛!

    被秦远按摩了那么久都没有出声的秦宛如,在秦远这个胆大心细脸皮厚的骚年,大力发扬死猪不怕开水烫伟大精神的情况下,在两对屁股瓣接触的瞬间……美女班主任秦宛如呻吟出声!

    而骚年秦远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着,那对让自己看着看着就兴致高昂的韵味十足的翘臀。

    不得不,他现在的感受的的确确十分的美妙。

    不出的爽快,道不明的舒服……

    那超级无敌的弹性,那肌肤娇嫩的滑腻,那弧度优美迷人的挺翘……啧啧!

    秦宛如此刻也感觉到了美妙,仿佛自己的身体天生就和身上的男子匹配……竟然在如此的情况下,也没有生出讨厌和不喜的情绪。

    可是,她却放不下自己的身份……我是老师!

    她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

    “秦远,快起来,我是你的老师。”

    秦远暗骂了一声:草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没想到这次进一步的试探,还是失败了。

    虽然查知到秦宛如果然对自己好感多多,可现在征服,还是不够火候。

    不过骚年秦远现在也终于知道了秦宛如不接受征服的主要原因,在于两人的身份。

    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师。

    “老师,你别想多了。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医生。”

    微微有些遗憾的秦远,继续虚坐在秦宛如的身上继续扎针。

    本来他是想一的将秦宛如引导着脱掉全身的衣服,然后在她的身上使用太乙神针【残篇】中最好最全的一种调和五脏六腑的针灸方法。

    然后,有机会的话,让自己的大针也扎进美女班主任的娇躯之内。

    不过如今看来,只能先行如此。

    “秦老师,你现在翻过身来,我帮你把前面也扎一下。”

    前面?

    美女班主任慌忙摇头,心中以乱的她,不肯让秦远看到她一丝不挂的双峰……虽然那双峰还曾经沾过秦远的口水。

    两人有些尴尬,秦远只得选了一个型的针灸手法,调理了秦宛如的睡眠和内分泌便就此收针。

    “秦远,你……你先去上自习吧。”

    骚年知道,秦宛如在没有打开心结放下两人身份的时候,自己是很难征服的了。

    如果强行征服的话,秦宛如有极大的可能会半推半就。

    可是,强行征服的话,秦远自己也很有可能被坑爹的读女器给抹杀。

    望着秦远离去时萧索的背影,秦宛如的心中也很是心疼。

    “怎么办……我是老师……他是我的学生……”

    在刚才为了掩饰彼此的尴尬,秦远提起了那个神秘的龙哥。

    秦宛如告诉他,龙哥姓龙名哥,今年16岁。

    是个百年难遇的天才,从不参加考试,但是成绩绝对第一。

    本来是被燕京大学破格录取,却不知为何忽然要来五中上课。

    最先是以高姿态用武力打败了虎哥熊哥和豹哥成为了老大,接着就办了休学离开了五中。

    好学生秦远隐约猜测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劲敌,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也是刚才,身为骚年的他,有些太急切的原因。

    虽然还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龙哥,可是,他已经感觉到了压力。

    “只要有足够的技能,老子还会怕谁!”

    ……

    此刻,在秦远曾经去过的焦山。

    李米米身着警服英姿飒爽的带领着一队人马,追踪着当初唯一的漏网之鱼……亡命之徒的匪首草帽男。

    经过这几日的严加盘查,并且严密的控制了将军县的交通运输各个要道。

    草帽男仿佛凭空消失一般,突然间就消失了踪迹。

    由于这件案子是三十年来最大的一起银行抢劫案,死伤了不少人。

    鉴于此案的特殊性,李米米的领导已经不止一次的找过她谈话。

    要求她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抓获草帽男,将元凶尽快抓捕归案。

    别的县出了这种事,也许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可是将军县,绝对不允许草帽男逃脱。

    要知道,将军县可是两百多个将军的同一个故乡。

    要是在这里出了岔子,那就等于是在两百多个将军的脸上打耳光!

    李米米担不起这个责任,老周的儿子县公安局长精密同样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将军县的所有警民也同样如此!

    如果出了岔子,那是整个将军县所有人民,一起被**裸的打脸!

    所有知情人都知道此案的干系重大,李米米更是知道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与艰巨。

    若不是秦远当初舍身相救,李米米只怕当初就英勇就义。

    她对草帽男的恨意可想而知,经过她几天的不懈努力,围剿抓捕的范围,再一次被缩减在焦山的方圆百里。

    日以继夜的搜捕,让李米米以及其手下都疲惫不堪。

    “头,休息一下吧。”

    “原地休息五分钟,老罗你跟我来。”

    司机老罗随着李米米,来到一块大岩石之上。

    “头,你找我?”

    这时候,李米米的手机铃声响起。

    错愕的她拿起手机一看:孙悟空取经,与白骨精勾搭成奸,碍于唐僧没有得逞,于是路上悟空趁着化缘之际,夜里来到白骨精洞府,由于没有灯,在夜里两个翻云覆雨,完毕后,孙悟空感慨:“他妈的,妖精就是妖精,膜都这么硬”,白骨经骂道:“就你猴急,我内裤还没脱呢!”

    呆愣的一瞬的李米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混蛋……白骨精哪里来的裤子啊!”

    顿时间,李米米花枝乱颤。

    让一把年纪的司机老罗,都忍不住眼前一亮!

    “队长,是秦远发来的信息是吧?”

    李米米了头,这几天的劳累,仿佛在这个荤段子的作用下一扫而空。

    英姿飒爽而又花枝乱颤的李米米,让不远处的一群老少爷们眼神明亮心驰神往。

    同时,也让躲在暗中不远处的草帽男咬牙切齿。

    此时的草帽男灰头土脸极其狼狈,阴狠的眼光扫向李米米的方向充满了怨毒。

    ……

    秦远从秦宛如的办公室出来,正在想着自己的征服大计。

    他刚刚走到教学楼的楼下,就接到了宋晓梅打来的电话。

    “喂,宋医生有事吗?”

    “秦远,你在哪里?老吕他摔了一跤,很严重!”

    听到那个满嘴喷粪的老吕摔跤,好学生秦远心活该。

    可听到了宋晓梅央求他现在立刻赶去施救,他就有些不乐意。

    当时在河边,秦远就觉得自己被宋晓梅给戏耍了一顿。

    虽然后来在气质美女孙茹的身上得到了满足和补偿,甚至还有特大的惊喜。

    不过骚年的心中,还是有些不爽。

    老吕对宋晓梅并不好,甚至得上是很差很差。秦远也劝她离婚,可她自己习惯了就是不愿意。

    现在出了事儿,有了问题就来求自己……哥又不是救世主!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李兰的声音。

    “秦远,我知道上次的事让你不痛快,晓梅其实也不是故意的……我们听贾神医在武汉被人暴打了一顿,估计就是你做的……秦远求你了,老吕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毕竟是我们认识多年的朋友,求求你救救他,他现在很危险……”

    由李兰出面请求,秦远抹不下面子拒绝。

    毕竟是被自己征服过的女人,她们夫妇两人对自己都很不错。

    摸了摸鼻子,秦远施展中级的无影脚。全力施展的他,是那些出租车所不能对比的存在。

    很快,秦远在李兰的提示下来到了县中医院附近的一个普通区。

    进入宋晓梅所住的单元,一间狭的两房一厅,显示两人的生活并不怎么优越,可以得上是有些拮据。

    扫了一眼家里简单的摆设的骚年秦远,听到房间里老吕的粪坑嘴在骂着宋晓梅。

    秦远在李兰的带领下,走进了房间。

    满嘴污言秽语的老吕方才止住了对宋晓梅的怒骂,转而低声下气的哀求秦远。

    “神医,求求你救救我,求你……”

    骚年秦远反而没有理会他,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梨花带雨默默垂泪的宋晓梅。

    “真是弄不明白,这样一个一无是处对你还不好的男人,你守着他做什么!”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的秦远,习惯性的使用读女器对宋晓梅和李兰两人进行查看。查看到的资料和两人原先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他寻思着神秘和尚并不是在所有的数据上做了手脚,他不知道此行将是他解开读女器高级能力的一个契机。

    对于秦远的感叹,宋晓梅低着头,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躺在床上哀嚎不已的老吕,不断的苦苦哀求秦远。

    “神医求求你救我,只要你救我,你想要宋晓梅怎么样,我就让她怎么样……我让她今晚就陪你,我让那个她天天晚上随你怎么样……”

    秦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沉的吼道:“你再敢多一个字,我马上转身就走!”

    老吕立马捂着嘴,不敢话。

    好学生秦远转头,对宋晓梅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苦苦守候的男人,值得吗?”

    望着依旧咬着嘴唇不发一言的宋晓梅,秦远再次叹息一声……他尽力了。

    “你的腿我可以帮你治好,但我有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