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读女器高级能力的特殊之处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读女器高级能力的特殊之处

    【湿兄们,弱弱的求票票,晚还有一更。这个月太忙了,雪梨争取下个月多更一些】

    望着依旧咬着嘴唇不发一言的宋晓梅,秦远再次叹息一声……他尽力了。

    “你的腿我可以帮你治好,但我有一个要求。”

    听到自己的腿可以治好,老吕连连表示无论什么要求他都可以答应。

    “你考虑清楚了,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我可以让你安然无恙也同样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在老吕赌咒发誓的表示自己绝对能够做到的前提下,秦远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发自内心的对宋晓梅好,时间不长,就一生。

    听到了秦远的要求,宋晓梅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她深深的看了秦远一眼。猛地捂住嘴冲出了房门。

    秦远挥挥手,让李兰赶紧跟着下去。

    “句老实话,如果不是看在李兰和宋晓梅的份上,我绝对不会救你。”

    老吕看了看秦远,又看了看敞开的房门,再看了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腿……他重重的了头。

    就在秦远给老吕施诊的时候,李兰也追上了跑到了马路边的宋晓梅。

    “晓梅,想哭就哭出来吧,别藏在心里,狠狠的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我知道你心里累……哭吧,哭出来吧!”

    宋晓梅抱着李兰,就站在马路边嚎啕大哭。

    哭得累了,宋晓梅便询问李兰怎么知道武汉那边贾神医被人打了的事情。

    李兰告诉她,她有个同学就在武汉人民医院上班做导医,她上班的时候,突然就被一个年轻的男子挟持……然后那个男子就狠狠的把贾神医暴踩了一顿!

    “你是暴打贾神医的那个人是秦远?”宋晓梅摸了摸眼角的泪水,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年纪轻轻而且还救了一个垂死的病人……除了秦远还能有谁?”

    李兰言之搓搓的话语,让宋晓梅联想到前天在医院的楼一幕。

    那时候,秦远为了自己和李兰两人,就当场和贾神医翻了脸,还辱骂贾神医是傻b。

    没想到,昨天就把贾神医暴打了一顿。

    “怎么样晓梅,我秦远人很不错吧?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人,哪里会去得罪贾神医,巴结都还怕来不及呢。”

    “而且你看,今晚他几次三番的为你着想……虽然实话,秦远还是有好色……食色性也男人本色嘛,不过他这人确实很不错,如果你不愿意,他绝对不会勉强。而且看得出来,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

    李兰似乎是有感而发,对秦远的好话随手拈来张口便是。

    到后来,她甚至把她和秦远开房……并且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快乐也抖了出来。

    让宋晓梅面红耳赤的同时,又让她对秦远产生了众多的好感,并且有些心驰神往。

    身为御姐少妇的她,一旦放开了心扉,她久旷的娇躯瞬间火热。

    “李兰。”

    “怎么了?”

    “今晚……”

    “你放心,只要秦远愿意救老吕,老吕就不会有事,就不知道老吕以后会不会真心对你好。”

    “我知道,我是问今晚……”

    “你放心,如果秦远不愿意救老吕,我也会想办法让他答应。”

    “我知道,我是问今晚……”

    “你放心……嘻嘻,不逗你玩了。今晚……”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两人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齐齐看去的两人,俱都惊喜交加。

    “秦远,你怎么来了?”

    “秦远,你没有给老吕治腿吗?”

    骚年秦远摸了摸鼻子,很是随意的告诉两人:老吕的腿现在已经没有大碍,只要按着他写的一张方子抓药,一个星期就会感觉到疗效,半个月就差不对可以正常走路。

    当然,这还只是他的保守估计……实际的效果只会更好。

    秦远挥挥手,让宋晓梅回去看看老吕,让李兰带着自己去给轮椅男治病。

    有了太乙神针,虽然只是残篇,可是治疗两人的腿,完完全全不是问题。

    偷偷的在秦远的脸上香了一口的宋晓梅,大声的着谢谢。

    好学生秦远笑道:“口无凭,要用实际行动表示才算。”

    李兰和宋晓梅两人不约而同的道:“流氓!”

    呃!

    哥什么了?

    哥可什么都没!

    哥是纯洁的,最最纯洁的!

    暗骚的秦远,三两下就给轮椅男治好了腿。

    接连两次使用了太乙神针,秦远差一就当场晕倒。

    他揉着眉心倒在了李兰的怀里,在那柔软的温柔之乡,剧烈的头痛才减缓了不少。

    双腿恢复了大半知觉的轮椅男,只觉得里面又热又痛。

    越痛他越开心,越痛表示他恢复的越好!

    “秦远,你怎么了?”

    对于秦远倒在自己的妻子李兰的怀中,心中有大爱的哲学教师轮椅男没有半分的怨怒。

    反而很担心给自己治腿之后,会影响到秦远自己的身体。

    秦远依旧保持着风骚而暧昧的姿势,温暖柔软的温柔之乡,确实让他消耗了太多精神力而头痛的脑袋,有了显著的舒缓。

    “消耗过大,休息一下就好了。”

    轮椅男让秦远就在他家睡觉,今晚就不回去睡了。

    骚年秦远没有答应,刚才李兰可是告诉过他,今晚老地方。

    对自己武力值颇有自信的秦远,对自己的兄弟的武力值也同样自信。

    看过轮椅男房间木床的秦远,坚决的摇了摇头……他不担心自己晚上和李兰的好事被轮椅男知道,但他担心房间的那张木床不够结实!

    秦远推要回去,轮椅男便让李兰送他。

    在李兰的搀扶下,秦远一边走,一边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让身边这个御姐护士娇喘不已,软语求饶。

    “别……秦远别……痒啊……”

    “哪里痒,我帮你挠挠。”

    越挠越痒的李兰,突然对秦远道:“想不想要宋晓梅?”

    “你想干嘛?告诉你,哥哥我可是卖艺不卖身!”

    骚年秦远一边大肆揩油,一边笑道。

    “切,我还不了解你啊,完完全全是流氓加色狼。”

    秦远一把抓住李兰的傲娇,告诉她流氓是这样的。然后又一把捏住了后面娇嫩的臀瓣,告诉她色狼是这样的。

    随着两人的嬉闹,十多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曾经来过一次的旅馆。

    上一次的房间,还是李兰订的,这一次秦远打算由他来定,却被李兰给一把抱住。

    “哈哈,你该不会是等不及了吧?再等一下,我去开房。”

    “别去……房间已经开好了。”

    微微错愕的秦远,一把将李兰抱住。

    他奶奶的,敢不经哥哥的允许,就先把房间开好……看哥哥怎么收拾你!

    感知敏锐的他,隐隐约约的觉得,今晚将会有惊喜出现。

    房间,还是原先的那个房间,连里面的摆设几乎也没有挪动过。

    骚年秦远抱着李兰进了房间,反踢一脚将房门关上,不然受到打扰的他,还心细如发的把房门反锁。

    把李兰一把扔在床上,秦远纵身压了上去。

    御姐人妻的李兰,比起那些娇柔的妹纸可是要经干的多!

    而且在这个时候,完完全全可以翻身上马任意驰骋胡作非为任意妄为,根本不需要谨慎心柔情蜜意。

    事实上,果然如此。

    纵身压上的秦远,感触着身下柔软的娇躯,头痛已经舒解了不少的他,在半路上就早已兽血沸腾。

    正所谓少妇少妇腾云驾雾,就是的那种不需要心谨慎,能够肆意妄为的潇洒!

    随着进入房间,冥冥中秦远就有一种感觉。

    似乎很快就知道了读女器提前解锁的高级能力,这让骚年迫不及待的飞快而熟练的剥去了李兰的衣衫。

    “秦远,我们先去洗澡吧,反正我也跑不了。”

    你当然跑不了,可是哥哥想要知道那个读女器的高级能力到底有何不同啊!

    这个骚年没有答应李兰一起去洗鸳鸯浴的请求,反而在李兰的娇躯上实验太乙神针【残缺】中零零碎碎的一些经验技巧。

    这是太乙神针中关于烧山火精要的一些附带内容,让骚年秦远同样受益匪浅。

    骚年秦远的双手,仿佛穿花蝴蝶一般绚丽多姿。

    在被剥得**裸红果果如同属于夜晚的精灵的身上,秦远的双手由上而下。

    分别在李兰的头,脸上,再到脖颈,香肩……重照顾了最为柔软的鼓胀,然后蜿蜒而下,来到了平坦腹,稍作停顿,再次往下,忽轻忽重时快时慢,在那青青草原,在那神秘桃源,在那修长**,在那紧实的腿,圆润的玉足……一直延续到那红润巧的足趾。

    接连实验的他,还没有试探出这些推拿技巧的效果,反而让身体敏感的李兰陡然间一声婉转姣啼。

    嘤咛!

    摸了摸鼻子的秦远,微微的笑了笑。

    哥这可还没开始呢!

    这个夜晚注定了要酣畅淋漓,注定了要舒爽透,注定了尽情尽兴……

    骚年秦远望着媚眼如丝娇艳欲滴的李兰,他稍稍的停顿了一下。

    “读女器怎么没有提示?”他心中疑惑着读女器高级能力到底有着怎样的特别之处。

    李兰可是知道秦远最最喜欢她用嘴来咬{分开念},奇怪的是,秦远对此摇了摇头。